哪怕是看到懷爾斯,哪怕是看到法爾廷斯,也從未如此失態過!畢竟他的老師,也是澳洲悉尼大學數學系主任,在世界數學界也是很有名氣!

什麼樣的大場面沒有見過! 一連串的空翻和轉體動作后,樂海落地。

他雙臂張開,一隻腳後退了一步,重心立刻下沉,維持住了身體平衡。

忽略樂海騰空而起的瞬間,他後面一連串眼花繚亂的空中動作,包括落地姿勢,縱然是跳馬冠軍程菲看到,也要自嘆不如。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個人眼中都寫滿了疑惑。

剛剛那一聲巨響,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些一開始不敢去看的女士,也睜開眼睛。

看見血腥的一幕並沒有發生,林天成還站在籃球場中央,而樂海已經站到了籃球場邊緣位置,她們臉上也寫滿了疑惑。

凌遠山的臉上,則是露出幾分狂喜。

歐陽鵬程的心裡已經敲起了鼓。

歐陽羽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見樂海站在遠處觀望,立即道:「樂師父,怎麼還不斬他?」

此時此刻,樂海心中充滿驚駭。

他腦子裡面嗡嗡作響,感覺半邊臉都不是自己的了。

要不是看見林天成兩手空空如也,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挨了林天成一個巴掌。

這也多虧了是一個巴掌,要是林天成當時給他一拳,他覺得,他的下場比他弟弟可能還要慘。

樂海立即就明白過來,他根本不是林天成的對手。

樂海沒敢繼續去斬林天成,甚至不敢靠近林天成,只是站在原地,道:「沒想到你年紀輕輕,身手如此了得,我今天斬不了你,但總有一天,我還會回來找你的。」

聽到樂海此話,全場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樂海敗了?

剛剛挨打的是樂海?

歐陽鵬程的臉色一下變的死灰起來。

歐陽羽也睜大眼睛,驚恐地看著林天成。

凌墨晴聞言,伸手移開凌遠山的手掌,再次喜極而泣。

十三鷹的臉色也變的很難看。

特別是牛保國,在飯店吃飯的時候,凌遠山希望他可以教一教林天成,他當時直言不諱,說林天成過了年紀,只能去健身房健身。

張雲鶴一張老臉上寫滿震撼。

他可是一隻腳邁入暗勁的高手啊,那個樂海,顯然已經步入暗勁,可是,林天成竟然一巴掌把樂海打飛了?

這意味著林天成起碼也是暗勁高手。

如此年輕就能成為暗勁,未來就是成為一代宗師都有可能。

看見樂海害怕了,林天成有些不甘心。

毋庸置疑,樂海絕對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

在立於不敗之地的前提下,林天成不介意和樂海好好過幾招,對自己的實力有個較為準確的預估。

譬如這次,如果他一開始就明白自己的實力,信心滿滿可以擊敗樂海,說什麼也會阻止凌遠山去找十三鷹,也不會讓張雲鶴出手。

再者,和樂海交手,林天成也可以積累實戰經驗。

他對樂海招了招手,誠懇地道:「樂師父,再來,剛剛是你大意了,只要你小心應對,施展絕招,我肯定不是對手。」

樂洋看見林天成對他伸手,嚇的朝後一跳,旋即臉色也變的分外難堪,道:「林天成,你不要欺人太甚。」

林天成道:「我是說真的,你捫心自問,你自己是不是大意了?」

樂海臉上稍做遲疑。

他剛剛確實是有一點大意。

只是很快,樂海就搖了搖頭。

以林天成展示出來的實力,就算他沒有一點大意,也不會是對手的。

樂海道:「縱然是我大意了,但你未必盡了全力,今日我沒有把握斬你。」說完樂海就要離開。

「慢!」

林天成絕不甘心放過這個機會,他對樂海道,「樂師父,這樣,你儘管動手攻擊我,我確保只用一隻手打你,行嗎?」

林天成總有一種感覺。

不管是樂洋還是樂海,出手的軌跡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他想印證一下,自己是不是能夠躲的開樂海的狂暴連擊。

聽到林天成這話,所有人都張大嘴巴。

樂海可是把雲城武術界的定海神針張雲鶴都嚇的不輕,林天成縱然比樂海厲害,但只用一隻手,這也太託大了吧?

「太狂了!」有人搖了搖頭。

「樂海剛剛輕易,並沒有對林天成發動真正的攻勢,如果林天成真的只用一隻手,絕對走不了三招。」有人點頭附議。

「他只是這樣說說而已,如果我是樂海,肯定不相信林天成真的不全力還手。」

樂海當然不相信林天成,並不打算理會。

林天成道:「樂師父,我沒有騙你,如果我真的要對你下死手,剛剛就不是打你一個巴掌。再說了,如果我一定要讓你留下,你現在又走的了嗎?」

大家臉上就露出幾分驚異。

樂海也停下腳步,轉頭用狐疑的目光看著林天成。

「天成。不可大意。」凌遠山見林天成不像是開玩笑,立即提醒了一句。

林天成沒理凌遠山,只是對樂海招了招手,「樂師父,來吧。」

「你真的只用一隻手?」樂海問。

林天成是他生平罕見之強敵,一巴掌把樂洋打的不省人事,剛剛又一巴掌把他打飛,如果能夠趁林天成大意,斬了林天成,他當然樂意。

「這麼多人給你作證,你還怕什麼?」

樂海的臉色就變的陰晴不定起來。

歐陽鵬程也用驚疑的目光看著林天成。

如果今天樂海就這樣走了,他歐陽鵬程日後在雲城,看了凌遠山只能繞道走。他也希望樂海能夠扭轉乾坤。

終於,樂海下定決心,來到林天成面前,道:「我剛剛並沒有大意,就算你用一隻手,我也未必是對手,但,士可殺,不可辱。」

「來吧。」林天成伸出一隻手。

樂海遲疑了下,終究還是想要擊殺林天成的念頭佔據了上風。

他低喝一聲,如靈猿一般朝林天成撲了過去。

林天成手電筒開起,樂海的一舉一動,他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樂海出拳的時候,林天成都可以看見,樂海拳頭上面的汗毛,在空氣阻力下齊齊后倒。

林天成斜踏一步,很容易避開了樂海的攻擊。

樂海看見林天成果然不還手,心中稍安,這下也不客氣,開始對林天成發動狂暴連擊。

在樂海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林天成就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彷彿隨時可能傾覆在深海當中,只是每一次都是有驚無險。

「啪!」

「啪!」

時不時地,籃球場上面,就會傳來『啪』的一聲。

主要是林天成也不敢太大意了,在樂海施展出絕招的時候,他擔心自己閃避不及,便會主動攻擊,打臉化解。

…… 四大天王聯手一曲《真愛》獻唱,將全場的氣氛推到了一個新的高潮!

轟!

所有燈光瞬間全部聚焦變化,音樂變得柔美,在賀老師的開場白之下,燕北和蘇若晴的婚禮正式開始!

「下面,有請蘇若晴小姐登場!」

……

「有請新郎燕北上場!」

……

一切都按照燕北的安排在進行着,所有的節奏,場景,都是按照當年的情況來的!

只是有點可惜的是,因為假冒的蘇國華將蘇家人都幾乎殺光了,所以蘇若晴的大伯,二伯等人是不可能在現場了。

蘇若晴在宋梅的攙扶下,交給燕北!

此時的蘇若晴處在這樣的環境中,感受着燕北身上的氣息,還有那無比熟悉的隱約,腦袋中某個枷鎖似乎在緩緩打開。

蘇若晴的腦袋非常疼痛,但理智讓蘇若晴還在堅持。

今天是自己的大婚之日,已經失敗過一次,蘇若晴絕對不會讓自己這次婚禮再失敗!

舞台上,所有的流程都到位了,只差最後一步!

「燕北先生,您願意娶您面前的這位女士為妻,無論貧窮,富貴……」

「我願意!」燕北單膝跪地,雙手捧著全球最珍貴的海洋之心,眼灼灼的看着蘇若晴,一臉期待。

要想徹底恢復甦若晴的神智,需要兩種藥材,九幽毒蓮已經到手了,但另外一種藥材卻還遙遙無期。

燕北策劃這次婚禮,一方面是對全球宣佈蘇若晴是他燕北的老婆。另外一方面,一比一復原當年的場景,也是想換起蘇若晴的記憶。

至少,讓蘇若晴能想起燕北是誰。

「蘇若晴女士,你願意嫁給眼前的這位先生么?無論貧窮,富貴……」主持人賀老師將話筒交給了蘇若晴。

但此時的蘇若晴神情卻有些迷茫,雙眼無神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熟悉的音樂,熟悉的人,熟悉的場景。

這一瞬間,蘇若晴都分不清楚這究竟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後?自己究竟是在夢中,還是蘇醒?

當蘇若晴的目光最後落在燕北身上的時候,看着那熟悉的面龐,蘇若晴整個人徹底呆住了。

轟隆!

蘇若晴腦海里,似乎有某種枷鎖瞬間被擊碎。無數已經丟失的記憶被找回,曾經無數關於燕北和蘇若晴的美好回憶全部想起來了。

一起上學,一起在小樹林里約會,一起外出勤工儉學……

蘇若晴就這樣獃獃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燕北!

賀老師看着眼前的情況,有些着急,想要開口去提醒蘇若晴,但燕北卻連忙使了個眼色,止住了賀老師。

燕北從蘇若晴的眼神中看出來了,蘇若晴肯定想起了什麼。現在處於蘇若晴非常關鍵的時候,千萬不能被打斷。若是蘇若晴在恢復的關鍵時候被打斷,說不定蘇若晴就徹底永遠無法恢復了。

「燕……北……你是燕北,我什麼都想起來了……燕北,燕北……」

良久!

蘇若晴嘴唇劇烈哆嗦著,嘴裏不斷喃喃自語叫喚著燕北的名字,晶瑩剔透的淚水順着臉頰滑落,淚涌如泉!

「我願意!我願意……嗚嗚,燕北,這麼多年,你到底去了哪裏?為什麼要丟下我們娘兩,嗚嗚……」蘇若晴最開始只是低聲抽泣,到最後開始嚎啕大哭。

這一刻,蘇若晴似乎要將這三年的悲痛全部宣洩一樣!

蘇若晴的聲音似乎天生帶着某種穿透力,將現場的氣氛都影響的有幾分悲傷,眾人似乎都已經感受到了蘇若晴那種悲憤,絕望!

「你想起來了?都想起來了?」燕北站起來,猛然一把抱住蘇若晴,低聲喃喃道,「太好了!你終於想起來了?」

「是的,我想起來了!燕北,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蘇若晴嬌弱的身體靠在燕北的懷裏,使勁朝里鑽著,恨不得都要鑽進燕北的胸膛里去。

蘇若晴的腦袋四處尋找著,根本顧不得周圍有這麼多人,放肆找到燕北的唇,狠狠一口親下去!

燕北的計劃奏效了!

蘇若晴終於想起來燕北是誰了,三年前那個失去的身影,逐漸和眼前的燕北融合到一起!

這就是燕北,這就是自己的男人!

宋梅在舞台之下,看着眼前這一對苦命的人,心中終於暗暗鬆了一口氣。終於,兩人算是再次回歸當年的那種恩愛么?

「恭喜兩位,禮成,大家鼓掌!」

本來後面還有很多台詞要繼續宣讀,但這一切都沒有必要了。今天這場婚禮最關鍵的部分,已經完成了。蘇若晴神智徹底恢復,這就是今天最好的結果。

舞台之下,老王,魏武陽,費老,崑崙,吳德發,省督,江南指揮室沈鐵,天策……知情的人看着眼前這一幕,紛紛都為燕北趕到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