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神鵰俠侶》被奉為經典傳世之作的真正原因!

「張……張大鬍子,你是打算用兩個演員演楊過嗎?」

金庸老先生有些以獲得詢問道,張大鬍子卻是擺了擺手「不是,這位叫劉浩哲,就是我之前和您說過的,另一位試戲的演員!」

「什麼?就是他?」

金老先生再一次抬起了頭,這一回,些許渾濁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絲精光,還帶著些許的銳利,儘管說他已經八十多歲了,可看上去還是非常精神,耳不聾眼不花,就連說話也很利索。

劉浩哲這三個字,他在港城時不時就能聽到。

就連他一手創辦的《明報》,也在前不久刊登過一些和劉浩哲相關的報道,再加上金老先生一直都喜歡看報紙,這聽得多看得多,也就立馬反應過來了。

「如何?金老先生,他現在的形象是否更貼合你對楊過的人設?」

說實話,張大鬍子還是比較認可劉浩哲的,也說不上是因為什麼,就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了劉小藝微博上發出的照片,上面是她和劉浩哲穿著古裝的扮相。

就那一瞬間,他的心臟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似的,就連眼神都移不開了,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感覺,他才選擇給劉浩哲發了份劇本。

他是真心覺得,劉浩哲比黃明更適合楊過這個角色。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投資方竟然會把金老先生給找來,看來……是有人在背後幫助黃明成功拿下這個角色,畢竟金老先生的建議,張大鬍子是不敢反駁的。

不過,金老先生卻遲疑了,就在不久前他是真的覺得黃明的想象很不錯。

「黃明的話,是呀年少輕狂的楊過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十六年後的神鵰大俠……顯然是劉浩哲更適合!」

「無論是他留的鬍鬚,還是眼神中流露出的滄桑,就連渾身營造的那種孤寂感……都更我筆下的神鵰大俠一般無二!」

金老先生想了好一陣后,才說了這麼一番話,張大鬍子另一側的兩個導演則笑了出來。

「老先生,這就要看演員的演技了,您剛才看到的黃明,他形象確實不差,可那只是他的自身條件,跟演戲可沒什麼關係,要知道不起演技來說,還是劉浩哲技高一籌啊!」

「劉浩哲還可以變年輕,可讓黃明演十六年後的楊過,可未必有現在的劉浩哲來的更符合也更有氣質!」

張大鬍子面帶微笑的和金老先生講解著,老先生想了一下后就輕輕點了下頭,其實,他也在劇組待過,這其中的差別他還是明白的。

一個人的外形可以通過化妝、減肥等方法去改變,去達到符合角色形象的地步。

可是一個人的演技和氣質,卻是無與倫比,任誰都無法複製的。

就拿眼下來說,劉浩哲對於十六年後的楊過的理解,黃明是絕對做不到也演不出來的,可要是說外形,劉浩哲只要減成原來的狀態,就能輕輕鬆鬆勝任楊過這個角色……

這,就是兩人間存在的最大的差別!

「老先生,我這有張照片,您先看看!」

。 李方回到房間,諾諾還在那裏睡覺,不過可能是聽到李方開門的聲音了,等到李方靠近她的時候,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啊!」

「幾點了,你這麼起這麼早啊。」

「不早了,都快8點了,我都跑完步吃完早飯了。」

「那你這麼不叫我啊。」

「這不是看你睡得這麼香,就沒忍心叫你起來啊。再說了,你媽說懷孕的人愛睡懶覺,讓你多睡一會。」

「好吧,自從懷孕以後的確越來越愛睡覺了,再加上現在天氣變冷以後,更加不願意起來了。」

「你今天這麼安排,要去工作室嗎?我等下要去公司,中午可能不回來。」

「你要去公司嗎,傳媒還是餐飲。」

「去傳媒那邊,少安早上會過來,到時候和澤武還有大哥他們開個會,聊一下合併的事情。」

「這樣啊,那我也去工作室看看吧。雖然工作室的事情都已經交代下去了,但是還得去盯着點。」

「那你中午回來嗎,柳姨說你如果不回來就給她打個電話,她中午和楚叔就弄簡單點。」

「不回來了,等你那邊結束了來接我,到時候回來吃晚飯吧。」

「好,那就回來吃晚飯。」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村裏啊。」

「這兩天把事情辦完了就回去了,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嗎?」

「恩,我和你一起去吧,小離前天還說讓我去村裏來着,正好我也想她了。」

「那好,這兩天事情結束了我們就一起回去。好了,快起來吧,你哥和嫂子他們都在吃早飯了,你再不快點粥和包子就涼了。」

「我要你抱我起來!」諾諾撒嬌道。

「多大的人了,還要人抱。」嘴上這樣說着,李方的雙手還是把諾諾給抱了起來。

等李方陪着諾諾洗漱完下樓,楚修文已經吃完了,正在沙發上刷視頻,而張思琴則一邊吃着一邊看着手機。

「諾諾起來了啊,你今天去不去工作室,要去的話我帶你一起啊!」楚修文問道。

「誰要你帶啊,你是沒看見方子是吧。諾諾要去工作室方子難道不會送她去嗎,還要坐你車。」張思琴聽到楚修文的問話,在一邊說道。

「我這不是最近一段時間問習慣了嗎,再說了,諾諾坐我們的車一起走,還省的方子特意跑一趟了。」

「哥,那你們等等我,我和你們一起走。方子他還要去接高鐵站接少安去公司開會,我和你們一起走好了。」

「你看看,我說吧,我家妹妹就是會心疼人,都不願意讓方子多跑一趟。」

「你真不用我送你去嗎?」李方對着諾諾問道。

「恩,你先走吧,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早點把事情忙完了我們也能早點回村裏去。」

「那好,等我事情忙完了,就去工作室接你。」

「好,快去吧。」諾諾推著李方往外走去。

「大哥,那諾諾就交給你了,等我忙完了去接她。」

「行了,諾諾是你老婆難道就不是我妹妹了,難道就你會關心她。」

李方笑着摸了摸頭,抱了諾諾一下后就出門開上車直奔高鐵站。接到班少安以後,倆人直奔傳媒公司。

「李總,您來了,秦經理已經在辦公室等您了。」公司前台見到李方走進來,對着他說道。

「好的,我自己過去吧。」

來到秦澤武辦公室,李明皓已經在了,倆人正說着什麼,說着說着還笑了起來。

「你們說什麼呢,怎麼高興。」李方推開門問道。

「沒什麼,皓哥說了一些店裏的趣事,我感覺可以叫編劇稍作修改變成一個個段子讓我們的短視頻主播進行拍攝。」

「這個提議不錯,店裏有趣的事情應該挺多的吧,大哥,你可以叫人記錄一下,到時候發給澤武。」

「行,回去我就安排人做記錄。」

「那好,我們就不談閑事了,開始正事吧。」李方說着從他帶的包里拿出了藍城資輝壹方匯寫字樓的房本遞給了身邊的班少安。

「這是什麼?藍城資輝壹方匯的寫字樓,這是那裏啊?你又買寫字樓了?」班少安打開紅本看了一眼來了個三連問。

「什麼,藍城資輝壹方匯的寫字樓,少安,快給我看看。」聽到紅本上是藍城資輝壹方匯的寫字樓,秦澤武朝班少安伸出了手。

班少安把紅本遞給了他,秦澤武看了以後從剛開始看到興奮到之後的表情拉垮。

「李總,你這也太小了吧,才500平啊,只有科創園的一半啊,這地方不夠用啊。」

「澤武,你想什麼呢,那裏的寫字樓你認為可以用來當直播基地,你還是老老實實待在科創園那邊吧。」李明皓白了秦澤武一眼說道。

「這麼,這裏的寫字樓很好嘛?」見秦澤武和李明皓這幅樣子,班少安不解的問道。

「你之前不是在杭城待過嗎,這個房子你沒聽過嗎?」

「沒有,我從老家過來不過一個星期就跟着李總去縣裏了,那有時間了解這個啊。」

「這麼說吧,這個紅本代表了1800萬左右吧,我這麼說你能了解了吧。」

「澤武,你說錯了,現在是2000萬。他們有一個副總是我們店裏的常客,之前和我說過,現在寫字樓的價格在4萬一個平方。」

「行了,你們三個關心這個房子的價格幹嘛。少安,這層寫字樓我將會當做我們集團公司目前的辦公地址,等以後有條件了,我們回縣裏建一棟我們自己的寫字樓,到時候就把這當做杭城的分公司,你看這麼樣。」

「這才500平,按照目前兩家公司的人員結構估計不夠吧,李總。」

「這個你放心,傳媒公司的主體在科創園那邊,並不會佔用這邊多大的場地。至於餐飲公司,除了文職以外,其他的人員也可以安排到培訓基地那邊。這樣一來500平的場地應該足夠使用了吧!」

「那樣的話差不多了!」

「那好,下午我們倆個就過去看看,到時候我叫諾諾安排人進行細微的調整就可以搬進去辦公了。」

「不用裝修嗎?」

「不用,本身就是精裝修,只是把我們需要的一些東西整進去就可以了。」

。。。。。。。 晚上。

訓練了一天,精疲力竭的學生們精神放鬆,在宿舍里躺平休息,累的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辦公樓里燈火通明,四個教員坐在辦公室里開會。

顏知許坐在椅子上,面前擺着一張乾淨整潔的白紙還有一支圓珠筆。

汪啟承看了一眼她懶洋洋的坐姿,眉頭緊皺一瞬但什麼也沒說。

他拿出手機翻看天氣預報,「據天氣預報顯示夜裏凌晨宣城將會溫度驟降迎來一場大雪,這場雪會持續一個星期左右。」

靳璇明白汪啟承話里的意思,自然的接過話,「老汪,你這是打算利用下雪天對學生們進行強化訓練。」

說出口的話不是疑問句,心中顯然已經把對方的主意摸的差不多了。

汪啟承點頭,「不錯。」

這個機會不容錯過,既然下暴雪那麼就利用起來。

顏知許樂見其成,「挺好的,我沒什麼意見。」

肖舒逸同樣贊成。

於是一場強化訓練就此敲定,大家在辦公室里商量挑選哪些項目。

放鬆警惕進入睡夢中的學生們全然不知,一場可怕的噩夢已經悄悄的到來。

四名教員在辦公室里待了許久,全部商量好擬定計劃書後才互相分別,返回宿舍。

——

夜色寂靜無聲。

昏暗的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飄落下晶瑩剔亮的雪花。

單人間寢室里,顏知許躺在鋪墊的有些冷硬的床上,雙眼緊閉睡覺,沒因條件簡陋感到不適。

倏然,這方空間微微扭曲。

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撕破空間,降臨在狹小但五臟俱全的宿舍,睡眠中的人沒發現任何的異樣。

傅時墨凌空的雙腳落地,緩步走到床邊凝視着睡夢中的女子。

不知是最近的工作過於繁忙還是什麼,她的眉眼間染上幾絲細微的疲憊。

「阿許。」

他伸出手,骨骼分明的手指撫平她的眉梢,動作輕柔溫和,細心的像是在對待易碎品。

傅時墨的喉結蠕動,「怎麼辦,感覺越來越離不開你了啊。」

低低的呢喃聲在房間里響起,「你什麼時候才能記起來。」

真的是越來越貪心了,好想她能夠記起他們以往的記憶。

他的腦海里浮現出在修仙位面時的點點滴滴。

傅時墨的眉眼柔和,「徒兒……」

以前在修仙位面時一到冬季,她總是害怕寒冷,時常用法術護體驅散冰涼的寒意。

「睡吧,別怕,師父陪你。」

他獨自呢喃許久。

掀開被子在她的身邊躺下,輕柔的把她摟入懷中,指尖溢出靈力為她驅散體內的冰涼。

一夜無夢。

次日,天灰濛濛亮,傅時墨起身撕裂空間離開。

過了十幾分鐘后顏知許蘇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

手隨意的放下,觸摸到旁邊被子裏殘留的餘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