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迷不悟!」鄢陽使出早已修鍊熟悉的「毒」術。

那胖子腳步一頓,茫然的看了看前後左右,然後歪著頭不動了。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然後立即急劇縮小。

面部表情也從茫然變成了傲慢。

他最終轉身,再一次向石洞走去。

「鄢姐姐,西風他們回來了。」小金對鄢陽傳音道。

「你去把他們接過來,注意隱蔽。」鄢陽指揮著。

「是。」小金領命去了。

那胖子站在原地,傻呵呵地凝望著前方。

前方的三個石洞呈三角分佈,而隔著一個寬闊空地的另一邊是五個石屋。

西風他們,就是從石屋那邊走過來的。

不像這邊三個石洞是裸露的,沒有陣法,石屋那邊是布置了嚴密的陣法的,看著西風他們垂頭喪氣的表情,就可以得知,西風他們的收穫不大。

西風看見那錢二爺也不吃驚,看來,小金已經對他們說明了情況。

鄢陽落地化了人形。

「那幾個石屋,應該就是整座山的陣法關鍵之處,你們沒法突破,是很自然的事,不必沮喪。」鄢陽安慰道,「現在我們要進入一個石洞,由這位錢二爺帶我們去。請大家跟緊點,不要說話。」

說完,鄢陽倏地不見了。只在胖子的肩上多了一棵草芽。

西風幾人這一會兒時間,看見了鄢陽的諸多手段,再見鄢陽這一變化,也見怪不怪了。

「跟上。」小金一縱,也跳上錢二爺的肩頭,藏在他的耳後。

「走。」鄢陽的靈力輸入錢二爺的身體,他的身體和神識此時完全被鄢陽控制了。

西風三人默默跟在後面一起進了石洞。

「錢二爺,您怎麼又回來了?」聽見門開了,那個精瘦男子急忙迎了上來。

「呵呵」錢二爺只是笑。

那皮膚黝黑的,呼呼甩了兩鞭,將下面默默不語的「牲口」們,抽得血肉模糊后,也從下方山洞中迎了上來,「錢二爺是還有什麼吩咐嗎?」

鄢陽看見兩人到齊了,一聲令下,「殺了他們倆。」

「是。」西風三人齊齊從第二道門門外闖進來。

呼呼,三道流光,一陣劍風,直接撲向毫無準備的兩人。

尤其是西風,本來劍速就驚人,再加上輕身符的作用,眨眼間就刺出了數十劍,將那精瘦男子逼進犄角旮旯,沒有後路了。單源和王鈞兩人則迎向那個揮鞭而來的皮膚黝黑的男子。

「你,你們是何人?」那兩個男子大驚失色,這才覺察出不對。

「是要你們命的人!兩個修士中的敗類!受死吧!」西風義正詞嚴道。他只掃了一眼下面,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真是兩個活該千刀萬剮的畜生!

那兩根十米長的生著倒刺的長鞭,呼啦啦就招呼過來了,如若沾上,必定會被拉掉一大塊血肉。

可是西風哪裡有絲毫畏懼,他劍芒灼灼,竟叫他幾個回合,就硬生生將那根長鞭,給削成了幾節。

「叫你猖狂!」西風是鍊氣期後期的,而那精瘦男子是鍊氣期前期,實力差距就在那裡,不得不服。西風三兩下就一劍戳進他的喉嚨,結果了他。

「滅魂。」鄢陽提醒道。

「對。」西風一劍劈過去,那青綠魂魄便如煙般散了。

另外一個,那個皮膚黝黑的男子,也在單源和王鈞的攻勢下節節敗退。

兩人一劈一砍,將那男子削得渾身稀爛,最後,單源竟然奪過那根長鞭,反客為主,一鞭抽得那人身體缺損了一大半。死了。

王鈞一刀砍在那弱小的魂魄上,徹底解決了他。

「花將軍。」三人來到鄢陽面前,鄢陽和小金此時已經恢復了自己的樣貌。

「做得很好,」鄢陽道,「下一步,我們要下去察看這山洞會通往何處。依這幾人所言,還有兩個類似的山洞。據我了解,應該是通往三個不同方向,但我們也要小心,萬一在某處是連通的,會有危險。」

「是。花將軍。」西風此時已經把鄢陽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她簡直太神奇了,所以西風現在完全對鄢陽言聽計從。

正常來說,修士能做到化形,必定是在結丹期以後,才有可能修鍊成功的法術。而鄢陽只是一個鍊氣期後期的,就已經會運用化形之術了,簡直逆天!

可西風他不知道的是,如果鄢陽不是接受了樹靈的傳承,這些法術哪有那麼容易學會,若要等待慢慢修鍊到結丹期,再按部就班修鍊此術,不知要等待多少歲月。

但鄢陽卻並不知道這些限制,只是因地制宜因時制宜,選擇能夠用到的法術而已。

。 四周寂靜無聲,只有懸浮着的死牛屍體,以及一艘生死不知的飛船,還有幾具『死相』極為奇形怪狀的屍體。

過了好一會兒,四周依舊一片寂靜,彷彿所有的生物,都死去了一般。

岳棲光漲紅的臉,變得青白交加,逐漸往黑紫進發……似乎死的極為不安詳的樣子。他的旁邊,柳扶風、沈長青、盛清顏三個的臉色也逐漸灰白……

牛屍體之上,季柚、何必、楚嬌嬌、岳棲元四個人的死相,也沒有安詳到哪裏去,尤其是季柚,一張臉上滿是怨氣,似乎死前,都沒搞懂自己為什麼富死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走……

萬籟俱寂。

正當飛船甲板上的『屍體們,馬上要堅持不住破相之時,忽然之間,一股讓人恐怖的壓力,向著通道里蔓延……

呼啦啦~

那股壓力,彷彿凝結成實質一般,向著四面八方的涌去,而這條通道也沒有落下,被這股細細密密的壓力不斷的侵襲著……

岳棲光黑紫馬上要轉紅的臉色,霎時間又變成了黑紫。

通道壁外面。

密密麻麻的黑點,向著通道壁涌過去,然而,因為通道壁的阻隔,這些黑點努力了好幾次,都沒有辦法突破通道的壁壘。

但它似乎並沒有死心,而是繼續嘗試。

啪嗒~

啪嗒~

啪嗒~

像雨滴打在芭蕉葉上的聲音,不斷的響起。通道壁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但它還是堅挺著。

通道壁的材質,非常特殊,從內部擊破它輕而易舉,但要想從外部打碎它,那就千難萬難……

這隻渾身佈滿黑點,黏糊糊一團的怪異星獸,撞擊著,撞擊著……

結果,一切徒勞無功。

如果季柚等人睜開眼睛,看清楚這隻怪物的長相,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它就是已經出現過一次的那個青蛙卵一樣的怪獸……

這隻渾身黏糊糊的怪獸,身上那些黑點仔細一看,其實是無數雙的眼睛,當你的視線盯着它時,它又似乎再跟你對視……

總之,看起來有點滲人。

哐當~

哐當~

哐當~

……

它的眼睛不停地開合,結果無法擊破通道壁之後,它馬上遊動起來,用它的腦袋去撞擊通道壁。

結果,當然也是撞不破。

嘗試了好幾遍之後,它終於放棄了。

接着。

它仔仔細細盯着死牛、以及幾具人類的『屍體』觀察了好幾遍,發現這些小蟲子好像真的死翹翹了。

不像裝的。

算了。

它對變質的食物沒有興趣,要吃還是生鮮好吃。

這麼想着,它掉轉身體,轉瞬間消失在原地。

1秒。

2秒。

3秒。

……

等它的身形徹底消失不見,且完全不會再次出現之後,死的極為不安詳的一群人,以及那頭老黃牛,就在下一瞬間,全都睜開了眼睛,岳棲光更是誇張的一蹦而起。

季柚狠狠拍大腿:「卧槽!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為什麼會這麼恐怖呢?感覺只要給它發現了,我們全都要死無全屍的樣子啊。」

說這句話時,季柚的眼睛是盯着何必的。

何必搖搖頭,說:「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宇宙星獸錄裏面,根本就沒有這玩意兒。」

岳棲元心有餘悸,說:「剛才我差點就要露餡了,要不是這玩意兒突然撤離,搞不好就真有麻煩了。」

「沒事。」季柚踮起腳尖,拍拍岳棲元的肩膀,說:「下回多努力。演技這東西,必須要多練多動手,經驗多了,演技自然就上去了。」

在幾個人互相交談之時,假死得比誰都要快的老黃牛,忽然一甩尾巴,那尾巴尖,直接就搭在了季柚的肩膀上。

下一秒,老黃牛大吼一聲:『哞——』

【幹活!】

這個幹活,肯定是讓自己一行繼續給它治療身體。

季柚翻個白眼,說:「你就光等着我們給修復、治療身體,要知道咱們答應給你治療身體的前提是有條件的!」

老黃牛尾巴輕輕甩了一下,然後迅速收起來躲著了。

這傢伙,是心虛了?

季柚哼了哼,道:「你繼續跑,我們才給你修復啊,修復身體,也不耽誤你跑路啊,你剛才不是跑得挺快嗎?」

老黃牛眨眨眼,似乎在思考。

季柚這回不慣着它了,直接道:「你跑多少米,我們就修復多少的皮膚,兌換比例是1:100。」

說到這裏,季柚略微停頓,道:「你跑出去1000米,我們給你修復10毫米的皮膚,就這麼辦,你什麼時候跑起來,什麼時候動手。」

老黃牛:「哞!」

【跑。】

老黃牛倒也乾脆,想通了之後,第一時間就跑起來了。

季柚與何必等人,趕緊抓住機會,給老黃牛治療傷口。

治療設備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隨着季柚等人不停的挪動,治療設備的光芒也在不斷的挪動着。

老黃牛的速度並不慢,季柚還是覺得時間花費的過多了,應該可以再縮減約莫30秒的樣子。

治療還在繼續,老黃牛原本坑坑窪窪的皮膚,也不斷的再好轉。顯然,人類提供的治療,對於老黃牛來說還是有一定效果的。

當然,人類的治療儀設備只能治外傷,老黃牛的內傷到底是怎麼個情況,有沒有嚴重到危險生命安全的地步,這些,老黃牛不配合,季柚就根本無法得知。

……

逐漸變得寬闊的通道,在之後的路程之中,也沒有縮小,反而越來越有擴大的趨勢,這時已經不是2個來時的路大小了,季柚初步估計已經擴大到5-6倍的大小。

有那個青蛙卵一般的怪物的威懾懸在心頭,季柚等人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全部打起精神,戒備森嚴。

就在季柚等人全神貫注留意著四周之時,季柚忽然看到通道壁以外,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開始,她以為是自己錯覺,然後她定睛一看,發現真的沒有看錯。

這個東西,不是別的,正是一艘人類製造的飛船,上面的編號季柚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楚嬌嬌略有些不太確定,說:「那艘飛船,好像是申升他們乘坐的吧?」

「是。」季柚眯起眼,盯着通道壁的外面,那艘飛船靜靜的懸浮着,甲板之上,一個人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是全部死了,還是全部暈了? 徐凌展顏一笑,說道:「蘇兄好氣魄,令人佩服。」

「好了,咱們也別浪費時間了,上山吧。」

蘇莫愁不願多提這件事,說着便轉身走向了峽谷。

于晴雪似乎有些擔心,可看到蘇莫愁毅然決然的背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徐凌看向身邊的于晴雪,出言安慰道:「於姑娘,別擔心,蘇兄他不會有事的。」

「嗯,徐公子,你們都要平安無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