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3499生存點】

居然是四階詭異,到是葉雲稍加驚喜但也僅此而已,看着大量的詭異,葉雲一聲怒吼隨後如同狼入羊群一般,瘋狂的屠殺這廣場之上的詭異。

【獲得683生存點】

【獲得2348生存點】

【獲得982生存點】

……

瘋狂的掃蕩完這一個魔物廣場,葉雲的生存點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整整十七萬九千的生存點,讓葉雲整個人瞬間膨脹了起來,再看看自己在這個停留的時間只有四小時。葉雲打算在離開錢感受一下高階詭異的威力,也是試圖獵殺高階詭異,在此之前葉雲覺得自己有必要升級一下自己的技能。

轉回自己的血鴉本體,這一此要挑戰高階詭異,所以不能殭屍形態延後先升級本體。

將飛行天賦直接升到六級,在把血之涌動提升至六級,剩餘最後一個血海天賦也是提升至六級足夠保命,一番操作之後之後此時也剩下了十二萬九千八百生存點。

隨後看着自己的技能只是三三四四等級,比殭屍形態差遠了,又是一大批生存點消耗,將所有技能統統提升Lv.7級,達到了自己此時最強的狀態。

葉雲覺得自己此時就算是硬剛七階詭異,也有很大的概率能贏,就算是輸也不至於輸的很慘。

看着還剩下的五萬九千的生存點,葉雲直接將五萬生存點堆到血之涌動上面,升到了七級。

血之涌動這個天賦可是一個很強力的,在戰鬥之中加快血氣的流動,起到強化自身羽毛與身軀的作用,甚至還能形成一個強而有力的護盾。

一番升級下來,葉雲的面板再度增強了起來。

【玩家:葉雲

本體:烏鴉

等級:6階(0/100000)

天賦:吞噬掠奪(唯一天賦),飛翔Lv.6(0/50000),血之涌動Lv.7(0/100000),血海Lv.6(0/50000)

技能:爪擊Lv.7(0/10000),嘶叫Lv.7(0/10000)迷惑Lv.7(0/10000),羽刃Lv.7(0/10000),妖氣護體Lv.7(0/10000),妖風斬Lv.7(0/10000),妖化Lv.7(0/10000),幻化Lv.7(0/10000),小風暴Lv.7(0/10000),血羽Lv.7(0/10000),血妖之力Lv.7(0/10000)

道具能力:形態轉化(唯一天賦)

形態:殭屍

等級:5階(0/50000)

天賦:吞噬掠奪(唯一天賦),力大無窮Lv.7(0/500000),銅皮鐵骨Lv.7(0/500000)

技能:屍毒Lv.5(0/1000),屍氣衝擊Lv.5(0/1000),躍翔Lv.6(0/5000),猩紅衝刺Lv.5(0/1000),利爪Lv.5(0/1000),屍毒感染Lv.5(0/1000),屍煞斬Lv.4(0/500)

生存點:9000】

十七萬九千的生存點一番消耗之後,各項機能與天賦瘋狂升級,讓葉雲的實力大漲。

「接下來就是斬殺高階詭異了,就從那個胖子開始吧。」

回想起之前被胖子廚師追的瘋狂逃跑,向著猛鬼街區那邊,甚至還跑到了恐怖街區那邊。

躍翔技能再度使用,葉雲一邊蹦著一邊查看聊天頻道,卻又很多人在聊天。

【怎麼回事,東邊好大的動靜啊,發生甚麼事了。】

【我在這邊附近,好像是五個玩家在組隊刷黑爪蛙,為了獲得更多的生存點,進入沼澤深處,結果引發了毒龍。】

【卧槽!默哀一秒鐘,難怪引發震動。】

【管他呢,反正不管我們的事,毒龍一出世就能引發這麼大的震動,可能八階起步。】

【不用可能了,我就是那五個人之一,毒龍就是九階詭異,其餘四個都死了。】

【通過這件事告訴訴我們,做人不能猖狂,做詭異也是一樣。】

【其實也不是不行,組隊刷詭異確實效率更高,只要小心一點,還是可以的。】

【可以個屁,這個生存遊戲又沒有組隊系統,殺了怪又不能平均分配生存點,我剛剛就因為生存點跟隊友鬧掰了。】

看着聊天頻道的內容,葉雲也是忍不住主動出聲。

【咱們進入這個遊戲這麼久了,怎麼也沒見五階大佬冒泡啊。】

果然此話一出,立刻有人順着葉雲的話語說了下去。

【五階?你想的太簡單了,除了那四個變態,現在有那個玩家能達到的,上得了四階就不錯了。】

【你們為啥升級這麼慢啊,我快四階了。】

【凶弟,你是不是只升等級,不升技能?】

【對啊,畢竟為了活命,難道不對嗎?】

【你技能不升級,就算你的等級上去了,你的實力在同階之中墊底的存在,遇到點危險直接歇菜。】

【沒錯,後期想要升級只殺低階詭異根本不夠,肯定要去找高階詭異,可如果技能等級低了,實力太低了,高階詭異根本殺不了,甚至反過來被高階詭異秒殺。】 燃燒之地。

阿爾法登陸點的戰鬥一直持續到天明,奧古斯都的軍隊和他的星靈盟友共同抵禦了十七次提亞瑪特、嘎姆、耶夢加得和利維坦以及格倫德蟲群的進攻,直到日升月落。

奧古斯都曾經經歷過數次與蟲群的正面交鋒,但沒有那次的情形像今天這樣的兇險。

到後半夜,防線被蟲群衝擊得七零八落,千瘡百孔。坑道蟲直接從基地的中心破土而出,大量尖叫著的怪物自塌陷的洞口湧出,那些用來震懾敵人的怒吼聲能夠讓奧古斯都聯繫到迄今為止所聽到過的最可怕的聲音。

在過去的幾年裡,奧古斯都很少做噩夢,他的睡眠質量相當不錯,就是睡得比較少。而在經歷過昨夜的那一切以後,他對自己正處於一場可怕的、永遠也不會醒來的噩夢中的這件事深信不疑。

沒人會想再做一次同樣的夢:成群成群的怪物湧上來,好像是無數的惡鬼正想著把你拖進深淵。

一旦被那些尖叫著怪物得手,等待著奧古斯都的就會是被開膛破肚的命運。沒有塔爾達林的援軍,奧古斯都絕不會相信自己能夠撐得到現在。

好在奧古斯都再一次地堅持到了最後,成為了真正的勝利者。儘管只是一場慘勝,但奧古斯都一直都在告誡著自己,一場戰役的得失絕應當放在大戰略的角度。

當查爾的晨曦灑向大地時,查爾星系雙星系統中的一顆金色的恆星立即急不可耐地跳了出來。

清晨的一絲涼意還沒有在查爾的地表上停留多久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金子般的光芒眨眼間就退卻了,近於紅色的陽光把查爾的岩石都映成熔鐵一般的顏色。

奧古斯都從一面已經被刺蛇脊針與異龍刃蟲轟擊得不成樣子的傾斜掩體后看向前方時,地面上已經躺滿了紅色的跳蟲和海德拉刺蛇。天空中黑壓壓的王蟲、異龍和蟲群守護者也已經散去,剩下的也飛得很高,像是一個個脫手的黑色風箏。

更遠方是坍塌出幾道缺口的防禦工事牆,在那個方向,異蟲的屍體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死魚一樣在黏滑的血液中堆積成山。這些屍體中還混著人類的屍體與一些在探照燈下閃爍著金色光芒的龍騎士機甲殘骸,就是斜插在組織體之中的金塊。

異蟲在太陽升起前就停止了進攻,即使是星靈援軍還在不斷通過傳送門抵達的情況下,它們淹沒這裡不過是時間問題,一定是有著什麼迫使著主宰召回了它的族群。

一架龐大的歌利亞武裝機器人跪倒在蟲屍之中,駕駛艙上貼滿了死去的跳蟲,只剩下一節插在駕駛艙后的旗杆。旗杆上那面紅色的旗幟早已經被酸液腐蝕得不成模樣,只能依稀看到阿爾法中隊金色的鷹與狼。

駕駛這架歌利亞武裝機器人的是阿爾法中隊的一名機械軍士,他這支軍隊中少有的沒有經過再社會化改造的士兵之一,也是自願加入革命軍的聯邦士兵。

奧古斯都對這名機械軍士的過去知之甚少,甚至在十幾分鐘以前還不知道他的名字。羅德軍士的故鄉是那種真正被人稱之為窮鄉僻壤的偏遠星球,他所在的鎮子一共都沒有兩百個人。

羅德是當地唯一的一個警長的兒子。就和泰倫聯邦世界邊緣世界許許多多的人那樣,他要是沒能讀完大學到核心世界去自謀生計,將來最大的可能就是子承父業。

雷諾的故鄉也是那樣的地方,漫長的歷史中擁有是那麼些人生活在那裡,幾代人都做著同樣的工作。

這名機械軍士生命中最重大的決定就是跟著募兵員加入聯邦軍隊,另一個不下於之的人生抉擇就是決定幹些能被人稱為英雄受人敬仰的事情。

在奧古斯都被迫放棄工事牆撤退時,這名阿爾法中隊機械軍士駕駛著巨人般的歌利亞機器人突入敵陣,擋在他與追擊的異蟲之間。

確認異蟲已經全部撤立以後,奧古斯都退回掩體后掃視著身邊最後的幾名士兵——滿眼血絲的雷諾、面無表情的法拉第像是以及最後兩名還活著的元帥衛隊成員,旁邊是一輛倒伏的運輸平台卸貨起重機,腳邊堆滿彈殼和被丟下的槍支。

幾名元帥衛隊成員倒在血泊里,他們堅固的新型合金鋼動力裝甲被刺蛇脊針打得千瘡百孔,還有一個人的手臂上套著一個猙獰的頭顱,那是一隻在咬其手臂並撕開其胸膛緊接著就被星靈聖堂武士靈能利刃一刀斬首的海德拉刺蛇。

「我們差點就被蟲海淹死了,蟲子的數量簡直比這兒的沙子還要多。」雷諾仍舊精神抖擻,就與所有還活著的人一樣,他剛剛注射了第二針興奮劑。

儘管興奮劑的副作用會使得雷諾在藥效褪去后的幾十個小時里讓他頭痛得死去活來並伴隨著深度失眠,搞不好還要像個白痴一樣流口水,但是在生死光頭可沒人會在乎這些。

「奧古斯都,我幾次都以為我們的冒險就要到此為止了,不得不把你的事業交還給你的老爹和哥哥。」他仍然心有餘悸。

在最危急的時刻,雷諾和元帥衛隊的成員試圖把奧古斯都送上運輸船,但誰都清楚太空中並不比地面上更安全,在查爾的高空軌道上至少有數千萬的異龍和爆蚊。

「我打賭你一定是想錯了,吉米。」奧古斯都也剛剛注射過一陣興奮劑,儘管他潛意識裡仍然在告訴他自己應該是極度疲憊的,但其此刻真覺得自己能一拳打死牛。

「在想要歇歇腳以前,我還不會停下來。」

「那可你是沒機會停下來了。」雷諾說。

這時一架帶著些許傷痕的龍騎士自奧古斯都的身後走來,他的身後跟著兩名手持靈能利刃的聖堂武士狂熱者。聖堂武士們向奧古斯都點頭致意,真是他們向人類表達敬意的一種方式。

星靈們沒有與奧古斯都交談的意向,只是在此之後越過他們走向前方。一些異蟲仍未就此死去,即使是承受了致命傷,它們不斷再生的細胞依舊可以保持機槍的生命力。

奧古斯都掃過雷諾和法拉第下士等人的頭盔,注意到上面滿是異蟲的鮮血和被異龍死後的強腐蝕性酸性血液所溶蝕出的細洞:「統計傷亡人數,萊恩中士,在一個小時之內告訴我結果……並不只是數字,我需要一份名單。」

指揮頻道中的絕大多數軍官都已經斷開了理連接,剩下的也僅剩下電噪音和雜音。

「提亞馬特和耶夢加得這兩個最龐大的異蟲巢群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薩斯的嘎姆巢群和其他的幾個蟲巢。」雷諾則在聯絡基地指揮中心裡的軌道衛星基站。

查爾軌道上的革命軍衛星已經全部被異蟲所摧毀,但最後一顆衛星在半個小時以前仍然還在工作。

「你覺得那兩個巢蟲氏族的是去做什麼的?」雷諾看向奧古斯都。

「難不成查爾上還有一支星靈登陸部隊……或者說是澤拉圖的黑暗聖堂武士讓蟲群的主宰感受到了威脅。澤拉圖說過蟲子要報復?報復誰?我打賭主宰到現在都沒能知道黑暗聖堂武士的位置。」

「很難說,吉米。」奧古斯都想了想說。

「塔薩達爾的星靈遠征軍一路殺進了查爾,接著澤拉圖的黑暗聖堂武士又接連殺死了三隻腦蟲。」

「如果主宰想要給予星靈以凌厲而致命的一擊,那麼,直取軟肋、咬破獵物的喉嚨才是一個獵食者更傾向於去做的事情。」他認為自己的推測還是太保守了。

準確的說,奧古斯都不是在推測主宰可能會怎麼做,而是在根據既定的歷史推導過程。

「我懷疑蟲群正在計劃著一次針對星靈帝國的有力反擊,目標很可能星靈的幾顆星球。」

「星靈的星球……最讓我覺得氣憤的是,現在所有遭了蟲子的星球都是我們的。」雷諾跟著奧古斯都的思路揣測著主宰的意圖:「我們就連星靈有沒有殖民星球都不知道。」

「嗯,我只記得澤拉圖提到過一個叫艾爾的星球,那個好像是星靈的母星。那裡一定離這兒還很遠,就是蟲子知道在哪兒,它們飛過去也不知道要多少時間。」他說。

「那可不像我們突襲塔桑尼斯那一次,那時我們還是早有準備。」

「主宰不會做毫無意義的事情。」說完以後,奧古斯都跟著幾名正在走來的星靈聖堂武士走出掩體,踏進堆滿屍體的地面上。

在緊挨著的異蟲屍體中,奧古斯都動力裝甲的腿部被浸染得更紅了,他時不時地拔出自己的電磁手槍結果掉那些仍然還剩下一口氣的異蟲。

這個時候,奧古斯都才能在日間的陽光中一窺整個基地如今的模樣。堅固的防禦工事牆只剩下了斷垣殘壁,90%的建築物都被夷平了,只有星靈那藝術品般輝煌閃耀的傳送門還屹立著。

沒過多久,查爾高空軌道上的革命軍艦隊又傳來了壞消息。

「星靈遠征軍的艦隊沒能在查爾星系擊敗異蟲的艦隊,被迫退往查爾星系最邊緣的行星,我們也不得不撤立查爾的高空軌道。」科莫朗船長接通了奧古斯都的通訊頻道。

「我們仍然在嘗試向查爾派遣戰機和運輸船,但是收效甚微。」他說。

「最好你該做的,船長,我們會想辦法的。」奧古斯都馬上就接受了這個現實,他深知抱怨毫無意義:「杜克將軍和泰凱斯的部隊在哪裡?」

船長回答說:「杜克將軍和泰凱斯上校的部隊就在你們附近,但恐怕他們沒辦法穿過異蟲的重重包圍給予支援。」

「我知道了。」奧古斯都點點頭。

「吉米,恐怕我們還得在查爾上待一段時間了。」奧古斯都在向科莫朗船長發布了一系列命令以後轉頭對身後的雷諾說。

「什麼?這可是我到查爾以來聽過的最不幸的消息。在昨天晚上衝進基地中的蟲子幾乎把我們所有的補給都毀得差不多了。」雷諾反應了過來。

「待在查爾這個遍地是異蟲的地方可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泰凱斯他們呢?」

「至少塔爾達林的軍隊還在我們的身邊……我正在聯繫泰凱斯和杜克。」奧古斯都終於連通了泰凱斯的通訊頻道,這說明在這附近沒有通訊基站的情況下他們已經距離自己相當得近了。

「你還活著,蒙斯克。」泰凱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興奮,但這樣的情緒隨後就被隱藏在了其富有磁性的深沉嗓音之下:「我本來準備返回休伯利安號,聽到你們被包圍的消息馬上就趕來了。但是外面的蟲子太多了。」

「後來我聯絡上了杜克的人,他們在趕來的時候損失不小。不過杜克逮到了幾個新星中隊的偵察兵和異形科學家——別問我為什麼這戰火紛飛的鬼地方會有科學家。」他瓮聲瓮氣地說。

「總之,真是一團糟。」

「好兄弟,泰凱斯。記得讓杜克留住那些俘虜的命。」奧古斯都不得不承認泰凱斯已經用實際行動贏得了自己的信任。

「我就快趕來了,你們外面的蟲子正在撤退。誰能知道那些蟲子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嗨,如果你還有多餘的人手能夠支援我們,那就儘快搭把手。」

「真是驚險,全銀河系最刺激的射擊遊戲也不過如此。」泰凱斯這人打仗是一把好手,但缺點就和優點一樣的明顯,他一上戰場就相當的話多,渾身上下都洋溢著熱氣。

「查爾……這個被惡魔踹過一腳的骯髒小星球是我見過最像是地獄的地方。」泰凱斯繼續在奧古斯都的頻道里大聲說話,而這個頻道剛剛被後者轉給了雷諾:「噢我差點忘了,我們就是惡魔。」

「帶著剩下的人接應泰凱斯。」奧古斯都對雷諾說:「以亞頓的名義,看看那些星靈能不能再給我們一些幫助。」

「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泰凱斯,你這混球。」雷諾在頻道里毫不留情地說著就帶著一名元帥衛隊成員離開了。

此時此刻,奧古斯都隨身攜帶的通訊水晶又閃耀了起來。

「到這個坐標來,我的朋友。」澤拉圖的影像自通訊水晶折射出的光影中出現,他身上的面紗和衣袍明顯相較於之前更加的破舊了。

「我們觀察到主宰所在的主巢區感受到了異常的時空涌動跡象,這是一個非比尋常的不詳預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