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露西妮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否則不至於連武器都握不住。

「咳咳咳。」

露西妮掙扎的爬起,對著圍堵過來的黑甲騎兵怒聲吼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幫助邪教徒?」

「……」

沉默是黑甲騎兵的標配,他們一直沒有說話,反正露西妮是沒見過他們說話,戰鬥之時就跟石頭一樣,只會揮舞武器,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

沙沙沙……

無名白銀級黑甲騎兵慢步靠近,隱約直接形成了一個陣型,防止露西妮逃脫或者拚命。

「該死!」

暗罵一聲,露西妮抬手摸了摸頭上的角,那兩個略微彎曲的白金色小角開始散發微光,一股威嚴肅穆的氣息籠罩全場。

嘩啦嘩啦……

但是突然,兩道細小的鎖鏈在白金色小角上面憑空出現,將微光壓制了下去。

「什麼時候?」

砰!

露西妮只來得及驚呼一聲,然後就渾身無力的摔在了地上,她身上竟然還有紅袍的詛咒。

應該說,紅袍預料到了露西妮會使用的底牌是什麼,所以才下了一個暗手。

「抓住她!」

無名黑甲騎兵中的一人見狀,終於開口說話了,然後其中一名黑甲騎兵點了點頭,身上爆發出給人一種堅固感覺的戰氣走向了露西妮。

「他們想要抓住我……」

露西妮心中一涼,重要明白了對方的意圖,或者說是紅袍的意圖。

「不行!不能被抓住!」

露西妮想要反抗,但紅袍的詛咒成了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她已經無力反抗了。

但是沒關係!

不遠處響起了狂風呼嘯的聲音,緊接著帕爾騎著黑色的大黃踏空而來,一槍橫掃向了走近露西妮的黑甲騎兵。

砰!

黑甲騎兵想要反抗,但被帕爾一槍抽出去老遠。

…… 化身章魚哥的周尊踏入了叢林戰場。

只不過,以意識附身於海底章魚,他不太能靈活操控八隻觸手,尤其是觸手還有粘液。

咻咻!

周尊在bb機的提醒下,心中瞭然戰場局勢,自然知道哪片區域的叢林戰爭更加激烈一點。

不管在何方異世界,大家總是有話不好好說,如果沒記錯的話,《孤島危機》世界裏,章魚智慧和星球人類並非是你死我活的關係,同屬於進化的智慧,不知怎麼會演變成今日的局面。

周尊爬到地面,現在的體型約莫有烏龜般大小,從視野來說,這不起眼,卻仍然吸引到了一頭Ceph怪物的注意力,名為卡律布狄斯的神秘物種。

密林之中的猴麵包樹,這隻巨型章魚怪,雙眼赤紅,和周尊一比,顯得有些力量上的獨一無二。

「表親?」

他們同為章魚,周尊從其身上感受到一抹親切感。

小章魚和大章魚互相看着對方,周尊揚起一隻觸手,由於保留了人類的習慣,無法進行這類種族的交流方式。

他才反應過來,雖為同類,大魚是會吃小魚的!

那頭巨型章魚流露出暴躁的敵意攻擊性,只見它迅速從糯米團的狀態,綻放成真正的巨型怪物。

……孤島危機有這號改造的機械章魚嗎?

周尊想盡量遠離巨型章魚,一看便是章魚智慧里的佼佼者,頭部的萬花筒激光炮,泛著妖異的藍光,登時就以觸手為支點,如鬼飄飄般靠近自己。

然而,察覺到巨型章魚的攻擊意圖,周尊索性佯裝逃跑,就在關鍵時刻,如飛起的掠鷹,瞬間吸附於巨型章魚的腦袋。

在找到先知賽克前,似乎必須要解決掉這隻懷有惡意的巨型章魚。

不光是巨章魚生出驚恐,周尊也是嚇了一跳。

意識附身的這隻小章魚,居然也有強化改造過的力量。

吸附到巨型章魚的圓頂腦袋,幾乎是本能性,這具小章魚所攜帶的深寒式冷凍製劑,驅散了垂直區域的大部分熱量。

在控制溫度的氣象武器之下,巨型章魚瞬間變成一具冰雕,效果顯著,液態的霜凍製劑,儲存於周尊的肚皮里,釋放的瞬間,生物動力甲也從柔軟的肚皮中展露無遺。

他那軟腳般的觸手,摩擦巨型章魚的光滑圓頭,觸手長出一根刺,扎破了它的腦袋,吸取了蘊涵的霜凍製劑。

有那麼點冰凍軍團的技術了。

為了接下來的惡戰,周尊緩慢吸取霜凍製劑,按理說他該感到噁心才對,可是全身心代入到章魚哥,整個過程就像吸取果汁般順滑。

「有個疑問,我把意識投射到章魚,如果在戰場上這具肉體湮滅,我是不是也就灰飛煙滅了呢。」

他一邊吸取霜凍製劑,看到幾千米處的海域,有一艘VTOL號航母出現,正在往這座荒島行駛。

「沒試過,長官,你可以試試看?「避難所小子喝着冰闊樂,在像素世界過的很愜意。

「試試就……算了,還是正經事重要,能否定位新居民的位置。」

BB小子如往常般毒舌,這深厚的功力,沒個千年練不出來,讓自己投射到章魚身軀,有可能也是小男孩在暗地耍壞心思。

聽見你在說我壞話了……」

搜集先知賽克的位置,可以以多種方法尋找,因為先知賽克穿戴的納米服,通過光熱、輻射靜電、甚至宇宙中的任何物質吸收能量,只要找到特異能量場的虹吸口,基本便能確定他所在的方位。

啟動了腕錶裝置,很快,一個能量缺口出現了,可周尊卻深感疑惑。

那是一艘擱淺的潛艇裝置,他能發現那群人之中,有一名熱量極高的人類,當拉近熱像感測儀時,呈現了此人的身體狀況。

纖維肌肉的人體組織,程式化的能量蔓延在各處身體角落,可是先知賽克的身體狀況紊亂,現實被人植入了病毒。

「原來你在這裏,我的新居民。」

作為《孤島危機》世界最先進的人間單兵殺器,先知賽克的身體,自然是成為納米服的一部分。

只是……為何有兩股熱量在波動?

當他躲避開眾多章魚機械生物,在反偵察意識的加持下,沒有被戰場上的人類發現。

而且每次有同類章魚生物看向自己,周尊都會很聰明的往人類的鐵磚基地靠攏,哪怕這群章魚的眼神逐漸殘暴,拿他也沒有辦法。

當逐漸接近先知賽克,周尊終於意識到嚴重性。

先知賽克,根本是兩個人!

他這才想到,先知是先知,賽克是賽克,而這兩個思維靈魂,竟然共同被困在一具身體里!

一體雙魂,這便是第三位居民的特殊之處。

先知本名為普費,穿戴納米服裝,只不過最終還是滅亡了,他的隊友是光頭男賽克,可是這倆貨總么湊到一具身體的,他們不嫌擁擠嗎?

這具精巧的殺人機器,同時兼容兩個靈魂。

啊……這是一位居民呢,還是兩位居民,應該會出現生物體紊亂的狀況吧。

猛男版你的名字?

荒島的龐貝河已被鮮紅的血液洗滌成血腥河流,看來是經歷過烈度較高的生死戰鬥。

這各種顏色的激光雨,穿插在叢林,若是想求得生存,最好的辦法是遠離一切。

「30小時過後,靈山島的CEPH生物(章魚智慧)將蘇醒,徹底冰封整個島嶼。」

時間很緊迫,只要讓章魚智慧蘇醒,那麼本次任務就會以失敗告終。

周尊爬的累了,躲在水草叢生的隕落戰艦處休息,吐出一口墨汁,將水塘染成黑色,儘可能掩去身形。

他在思考第三位居民的嚴峻情況。

事情完全不符合劇本發展,到了現在,他意識到原來先知賽克,其實就是先知和賽克兩個人。

根據腕錶成像的數據,他們正處於極不穩定的狀態,因為敵對人士李校長的納米武器,這具融合納米服、兩道靈魂的身軀,隱隱有瀕臨崩潰的局面。

先知和賽克,是一體兩個思維靈魂,豈不是要求我說服兩人,才能完成我的第三次收容,若是他們意見不統一,這就麻煩大了? 就像屠呦呦自己對池魚解釋的那樣,她如今只不過是殘缺的神識,除非是遇到危急關頭,否則使用神力過度、或者太猛,就會被天道察覺。

而她在每個小世界的殘缺神識,衍生出來的凡體,都是有強有弱。

恰好,這一世屠呦呦這具身體,雖說繼承了屠龍天的超好武學天賦,但屠呦呦還未恢復記憶前,蟄伏在陳家,就是個普通的小姑娘,每天都得小心謹慎的活着,對於功夫自然很少有機會練習。

直到她恢復子梨的記憶,才想了辦法逃出陳家。

這一逃,不僅找到了木梓柏,還有了機會練功。

但再怎麼練功,也不可能一下子多五六十年的內力出來吧。而且這個小世界的門派掌門們,哪個不是內功高手。

一對一還行,一對三拼盡全力,但人家整個武林人士群毆,她現在可沒這麼牛逼。

所以,屠呦呦第一想到的就是——借力!

而借力的人選,屠呦呦毫無疑問的想到了池魚。

池魚給屠呦呦想的辦法,非常簡單粗暴,缺什麼就給對方補什麼。既然屠呦呦內功上沒辦法接住群毆,那她就將自己的內力,傳一部分給對方。

反正她返璞歸真境界,損失的內力,很快就能恢復。

而屠呦呦有了強大的內力,未來能坐穩了武林盟主之位,也有了能壓制整個武林人士、不造反不添亂的力量。

………

直到好一陣張狂的笑聲。

「哈哈哈…誰還不服!?」

只見寬大的比武台上,只有屠呦呦好好的站在上面,而眾多武林門派的掌門,一個個不是鼻青臉腫,就是嘴角掛血、捂著心口用力咳著。

池魚掃了一圈那位門派掌門,個個羞愧低着頭、不坑聲,就連少林寺的那個最愛喊佛號『阿彌陀佛』的住持方丈,都沉默了。

「好!好!好!」

「啪啪啪……」

池魚連聲說好,一邊鼓掌,接着又說:「精彩!精彩!恭喜屠姑娘奪得武林盟主之位,希望屠盟主未來如同你父親那樣,維護人間正道、武林正道!」

屠呦呦抱拳:「多謝王爺提點,本盟主自當在其位、做其事,守好武林正道!」

兩人一人的意思是,希望遵守諾言,壓制住武林門派們的人,乖乖遵紀守法、不鬧事;而另一人則是應了,交易答應的事,就一定會做到。

就這樣,整個武林門派都默認了屠呦呦,坐上了武林盟主之位。

不過第二天,屠呦呦剛上位,就遇到了需要武林盟主處理的事。

羅剎門帶着大批人馬,堵在了武林盟主府門口。

原本屠呦呦得了武林盟主之位,正春風得意的跟木梓柏喝酒慶祝,喝了酒嘛、自然就酒後那啥啥,結果被突如其來的羅剎門堵了門,興緻頓時敗得一乾二淨,無名之火瞬間上了腦。

「啪!麻了個巴子!狗門派、敢堵我家門口,找死!」

之後,屠呦呦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往門外而去。

門口。

屠呦呦氣勢洶洶的踏出門檻,大吼:「我倒看看是誰如此放肆,敢堵我武林盟主府的大門!」

台階底下為首的人,聽到這盛怒的聲音,半點沒帶怕的,上前一步、抱拳道:「羅剎門門主、刑清!」

「愛誰誰…一個邪門歪道的小門派,敢堵本盟主家的大門,我看你們是不想活了!」屠呦呦因為打斷好事,對上這些人根本不會給好臉色。

「你!」刑清見屠呦呦這麼不客氣,一點沒別人那樣客套、虛偽的那套態度,同樣變得火氣大,直接嚷道:「屠盟主,武林大會都結束了,為何扣押我家公子!

如若不把我家公子送出來,就等着我神教的大軍,踏平你這武林盟主府!」

「我擦!你他媽哪來的狗東西,你家公子又算哪根蔥?敢威脅老子!送送送你大爺。」屠呦呦怒得一邊懟回去,一邊手勢一揮,「給我打!」

下一瞬,從府里衝出更多的人,拿着武器就朝對方打去。

原有陳百紀的弟子,一個個攤上那麼一個師傅,早就不知所蹤跑沒影了。如今府中的人,全是魔教教眾,教主夫人一聲令下,他們便傾巢而出。

霎時間,就在武林盟主府門口,兩方就打成了一團。

很快,魔教教眾這邊占就領了上風。

刑清見勢不好,看向那台階之人的眼神狠厲,接着他便從腰間抽出一隻竹笛。

「嗚吱吱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