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姐姐個大白腿!

還不躲…

就憑剛才那一擊,就憑你這身體硬度,除非老子往死里整,否則根本就沒有破防的可能!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光頭把兩把腕刃向著身後一順:「我要攻了。」

孟有房一抬手掌:「請!」

一抹光亮帶起兩線紅光,叮叮兩聲,孟有房的身上多了兩個紅點。

噗!

孟有房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小坑,一團灰塵慢慢飄起。

「厲害!」

光頭的攻擊雖然是斬擊,可他的力量依然不可小覷,孟有房有些佩服他,一個普通的打手能成長至此也算是天運之人。

而另一邊,光頭的心裡也是放下了不切實際的想法。

孟有房這身體,硬的可不止一點點!

「果然是破不了防么?」

光頭看著抱棍子而立的孟有房,他的眼睛里閃起紅光。

兩把腕刃一收,兩隻碩大的拳頭帶起了風聲。

「著!」

嘭!嘭!

拳頭瞬息而至,孟有房就覺得身體好似被兩顆流星擊中。

嘶~!

兩個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光頭飛身後退,他的眼神盯向了雙拳。

就剛才這一下,他的拳面上已經是通紅一片,血絲正在不斷的蔓延。

「果然是夠硬!」

光頭心下感嘆,曾幾何時,這位孟公子還是一介廢柴,可現在,他已是站在了異國的土地上,身體硬的出奇。

硬就代表著實力,更何況,這可不只是硬那麼簡單。

沒有動用仙氣,僅憑身體就硬抗了兩記重拳,這樣的實力,怕是已經可以和聖光掰腕子了。「天命之子嗎?」

光頭的臉上閃起了印紋看上去有些猙獰。

呼!呼!

孟有房重重的吐出兩口仙氣,他平復了一下仙府的衝擊,隨後眼神盯緊了光頭。

這個貨很強!

他本以為光頭一開始被打的時候就已經用了七成力,可現在看來,這個貨從一開始就在藏拙,他連五成力都沒有用到。

果然是能在聖光天國搞反抗事業的男人,手裡真有貨!

只是…

光頭這貨他哪裡來的這麼強的氣運,這快趕上某些小說的主角了,妥妥的廢柴逆襲。

「看來,這合作還是可以提上日程了!」

在仙國可能是仇人,可來到了這裡那就是老鄉,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這才是在聖光天國闖蕩的唯一出路。

孟有房的心裡瞬間打定了主意。

光頭,必須團結過來!

孟有房站定了身形,他對著光頭擺了個起手式:「再來!」

光頭甩了甩雙手,他微微搖頭:「不用了,我打不贏,咱們還是直接進入主題吧,對於聖光,你是什麼意見?」

哦豁!

這光頭可真是夠爽快的,竟然一點都沒猶豫。

孟有房不由的又高看了他兩眼,拿的起,放的下,這樣的人物才是干大事的人!

「走,我們進裡面詳談!」

當頭的達成了共識,手下的小弟們當然也不會再綳著臉,他們全都露出了笑臉,彷彿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

畢竟,光頭天使在聖光天國也不是那麼好混的。

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

光頭們跟著孟有房向著血色修道院里走,可有些事總是那麼巧的發生。

踏!踏!踏!

遠處塵土飛揚,一隊神聖十字軍正在不要命的向著血色修道院里飛奔,隊形有些散,可還沒有亂。

在他們的身後,一隻只聖光天使正在發波。

BIU!BIU!BIU!

神聖十字軍騎士們被炸的又是一陣聖光亂竄。

隊長莫格看到了孟有房,他彷彿是看到了救世主,立馬發出了呼救。

「大人,救命啊!」

孟有房和光頭們全都停住了移動。

這是搞哪門子的妖?

還未等他們採取什麼行動,就見遠處的聖光天使停止了追擊。

他們已然看到了那幫閃閃發光的大光頭。

一隻天使飛速的沖向了高空發出了尖嘯:「是光頭佬,這裡有聖莫妮卡反抗軍!!!」

咻!

聖光閃現,一隻六翼熾天使飛速的來到了前方。

他抬頭向著不遠處一看,果然是有著一群大光頭,六翼熾天使瞬間激動了起來。

「哈哈哈!聖光在上,原來這裡還有意外收穫!」

看到了光頭,聖光天使們果斷的不再糾纏那幫神聖十字軍騎士,他們全都看向了光頭,眼睛里閃著惡光。

「光頭佬,跪下受死!」

孟有房愣了愣神,他隨後很是同情的看著這些鳥人。

就憑這點實力也敢挑釁大光頭,是誰給了你們勇氣,是梁靜茹么?

大光頭可是憋著勁兒呢,這可真是自尋死路。

果不其然!

大光頭奎托斯連狠話都沒放,兩腕處紅光一閃,他的身影早已經是衝到了那隻口出惡言的鳥人身前。

「死!」

嗤!嗤!

雙臂一交叉,天空中飛速閃起兩道血線。

噗通!

天使的殘軀砸在了地上,霎時引起滿地的飛塵。

六翼熾天使怔住了,他仔細的看了一眼大光頭,這才發現眼前的大光頭的臉上布滿了印紋。

「這人…」

思緒停頓了一秒,他的臉色大變:「你是奎托斯,反抗軍的領袖!」

踢到鐵板上了。

六翼熾天使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可是…

剛好下午三點,來都來了,不得飲個茶先?

不等孟有房發話,光頭們已經是鑽到了天使堆里,各色兵器一展,百般本事齊發,來犯的這些天使們全都成了籠中鳥。

大光頭奎托斯笑意盈盈的提著一隻六翼熾天使:「孟公子,這見面禮可還行?」

孟有房掃了一眼問道:「一個都沒少?」

光頭笑的更燦爛:「孟公子放心,一個都跑不了的,辦這事,我們熟!」

「很好!我們先去飲個茶先!」

「請!」

孟有房喝了一聲,隨後引著光頭進了血色修道院。

。 說完后,海明威也不看眾女的表情。用筆又在兩個大圓內畫出數個小圓,「預選賽分區進行。其中,我們天斗帝國這邊,以天斗城為中心,天斗帝國境內,凡是不屬於其他王國和公國的高級魂師學院都將在天斗城分區進行預選賽。各王國和公國的高級魂師學院則按照國家的區分進行預賽。

天斗帝國一共有四個王國和一個公國。也就是說,算上天斗城分區,天斗帝國這邊將一共有六個預選賽分區。除了已經保送進入總決賽的一支隊伍外,這六個分區將爭奪十五個參賽名額。

其中,天斗城分區因為高級魂師學院眾多,又是帝國直屬分區,出線的名額將是五個。其他四大王國和一個公國,每個分區將有兩個出線名額。星羅帝國的情況與天斗帝國幾乎相同。」

「也就是說,通過預選賽,進入下一階段的魂師隊伍將是三十支。這三十支隊伍都將參加總決賽。但在參加總決賽之前,還有一場晉級賽。所謂的晉級賽,其實就是對已經進入決賽的隊伍進行一場排名賽。根據排名順序在總決賽中確定出場順序。」

「預選賽和晉級賽的賽制是不一樣的。預選賽將以你們最熟悉的團戰方式進行。單循環賽制,各預賽分區取獲勝積分最高的隊伍進入晉級賽。而晉級賽將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進行。參賽的隊伍雖然依舊是派出七名參賽學員,但卻是逐一對決。勝者繼續留在場上,負者一方繼續派上學員,直到有一方的出場學員全部失敗而已。」

「因此,預選賽可以說是展現團隊實力的比賽,而晉級賽則是發揮個人實力的舞台。之所以會有晉級賽這一項,就是為了讓兩大帝國與武魂殿高層從這些參賽學員中更好的認出一些特別優秀的青年魂師。」

「總決賽的參賽隊伍一共將是三十三支,抽籤進行殘酷的淘汰賽。」

「老師,等一下。」這一次開口的是孟依然,她疑惑的道:「您剛才說,兩大帝國的種子隊伍各一支,通過預選賽和晉級賽的隊伍各有十五支。這樣計算,參加總決賽的隊伍應該是三十二支才對,哪來的三十三支?」

海明威似乎想起了什麼,道:「忘了說了。總決賽的種子隊伍並不只是兩支,而是三支,這第三支,就是由武魂殿保送的隊伍。也可以說是最有競爭力的隊伍。武魂殿雖然並不是高級魂師學院,但他們也有著自己培養魂師的專門機構。

在之前的三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除了星羅帝國曾經獲得過一次冠軍外,另外兩屆的冠軍都是由武魂殿派出的隊伍獲得的。他們也將是你們未來最強的競爭對手。」

獨孤燕等人面面相覷,但是,她們眼中流露的並不是擔憂,反而是強烈的好奇和興奮。經過了那麼多場斗魂,她們渴望的正是強大的對手。沒有強大的對手,又怎能更好的磨練自己呢?

「晉級賽的排名將在兩大帝國分別進行,排列出從一到十五的位置。這個排名的好處將在總決賽中顯現出來。總決賽採取淘汰賽制度。每一輪,將有幾隻隊伍輪空。

第一輪,輪空的將會是三支種子隊伍。另外三十支隊伍捉對比拼,勝出的十五支隊伍參加下一輪。第二輪,算上三支種子隊伍,一共是十八支。

這時,剩餘的隊伍中,在晉級賽排名靠前的兩隻隊伍將輪空。剩餘的十六支隊伍決出八支進入第三輪。

第三輪的參賽隊伍就只剩下了十支,依舊是在排名賽中排位靠前的兩支隊伍輪空。已經輪空的隊伍不再進行二次輪空。第三輪過後,剩餘的隊伍將是六支。也就是大賽最後的六強。

這時將不在有輪空隊伍。第四輪六支隊伍通過抽籤,捉對比拼。決出最後的前三名。前三名最後的名次排定為了公平,需要通過團戰與個人淘汰戰兩種比拼方式。」

「首先,進行的是個人淘汰戰,就是晉級賽那樣的賽制。三支隊伍以打擂的方式進行。雙方各自派出七名隊員。輪流上場。負者淘汰,勝者繼續迎戰下一名對手。直到另外兩個學院的學員全部淘汰,勝者的那個學院將直接晉級。

另外兩個學院進行一場團戰,決出另一個晉級的名次,與之前通過個人淘汰賽晉級的隊伍進行最後的團戰決賽。」

聽了海明威的講述,寧榮榮揉了揉眉心,忍不住道:「明哥,這比賽好複雜哦,我聽的有點暈。」

獨孤雁沒好氣的道:「有什麼可暈的,不論賽制如何,只要我們一場不敗,最後的冠軍不就是我們的么?」

海明威微微頷首,笑道:「雁子說的沒錯。賽制固然要熟悉,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在比賽的過程中,我會提醒你們賽制的情況,同時會對你們將要遇到的對手進行分析。都起來吧。最後這幾天,你們要做的,是戰術演練。

哦,對了,有件事我必須要提醒你們。在天斗城分區的預選賽中,你們七人上場后要盡量保留底牌,所以你們商量一下,選出兩個人,每場戰鬥都由這兩人出手解決對手。」

「啊?只能由兩個人出手?」眾女不禁驚呼出聲。不明白這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戰術?

海明威笑道:「怎麼?你們都是魂王了,對付那些最多魂尊的小魚小蝦,還需要全部出手啊?」

獨孤雁試探著問道:「老師,這是要保存實力么?只是,如果我們輸了怎麼辦?」

海明威淡然道:「如果你們七個魂王面對一些最多就是魂宗的隊伍都能輸,那麼這就是我的失職,只能說要不是我的培養出現了問題,要不就是你們有問題。」

「你們真正的對手在在總決賽,絕不會在這預選賽之中。如果在這時候將你們自身的實力全部暴露給對手,那麼這對你們而言可不是什麼有利的事情。」

獨孤雁頓時露出訕訕的神色,也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她們可是全員魂王哎。如果面對大多是魂尊,最多就是魂宗的隊伍,還能輸的話,那麼已經可以去買塊豆腐撞死了。

。 突然,有人驚訝無比的喊道,「快看擂台,那裏好像有變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