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強大的煞魂,忽然喃喃自語,似乎是想要流淚。但已經是煞魂的他,卻早已沒了淚水。

一萬年了。

太久了。

一萬年,紅顏已逝,白骨風消。當年守護的部落早已不在,連天地大道都已改換。萬年之後,再次從沉睡中醒來,整個世界孑然一身……

衛易心中忽然也生出一種蒼涼之感。在這個煞魂身上,他彷彿感受到了一種英雄遲暮的悲涼。

「我雖然不知道,前輩所說的最後一戰,到底是什麼?」衛易忽然有感而發,自行說道:「但至少這一萬年來,修者其實還算過得不錯。」

「也對。」

衛易無意間的有感而發,竟然讓這尊強大的煞魂心生釋懷,竟是展顏一笑。

「咦?」

強大煞魂忽然神情一變,隨即看向衛易,說道:「此間大道,似乎與我那個時代的不同,我能夠明顯感覺到,大道對我的壓制。我生前乃是下位神巔峰的境界,如今天地的大道,似乎對我格外敵視。無時無刻不再侵蝕我的大道,甚至在磨滅我的記憶!」

「照這個速度來看,我最多再有一炷香的時間,就要記憶全消,重歸蒙昧了。」

強大煞魂的話,完全印證了葉朝歸的猜測。強大煞魂的存在,果然是被如今天地所不容。

然而,下一刻,這個強大煞魂的話,卻讓衛易大驚失色。

「殿下,邯青的時間不多了。我邯苗部雖然已經盡數戰死,但好歹還留有這座祖地洞天,請殿下收取,為我人族貢獻出一分力量。」

這是……

衛易看着眼前強大煞魂的樣子,絕非作偽,竟是真的想將這整座洞天送給他的樣子。

老天啊!

衛易雖然對這座洞天圖謀已久,但此刻,當洞天的前主人,真的將洞天本身交給他的時候,他卻感到無比的不真實。

這可是一整座洞天啊!

而且,還是洞天當中極大的那種,已經快比得上最小的小世界了!

「我邯苗部生前效忠陛下,全部上下,皆願為陛下死戰。如今既然錯過了最終一戰,那麼我們便繼續追隨殿下。希望我們這些煞魂,也能夠助殿下一臂之力。我邯苗部,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魂!生生世世,永不背棄陛下。」

面對這樣的強大煞魂,衛易覺得自己的欺瞞,似乎都是在對這位人族先輩的侮辱。他想了想之後,終於還是再次說道:「我也不知道,前輩您效忠的陛下,究竟是不是我想的那位。如果是的話,我肯定不是他的後代。之所以能夠修行這門功法,也是因為機緣巧合而已。但如果前輩想以後世相托的話,晚輩願意接受。」

聽到衛易這番話后,煞魂只是搖了搖頭,再次笑道:「這一點殿下不用自謙。我雖然已經逝去,甚至連陛下的名號都已忘記,但恰好有關陛下功法這件事,還是記得的。陛下所創之法,堪稱古往今來第一奇法。不是他的後人,根本無法修行。而且,殿下非但修行了這門功法,甚至還修行到了完美的層次。這在陛下的後人當中,也是從來沒有過的,似乎只有陛下本人修行到了這一步。」

「毫無疑問,你就是陛下的後人。」

強大煞魂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自信,竟然認定了衛易,就是他所效忠的那位陛下的後人。衛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點了點頭。

「殿下,這尊王座,就是整個神殿的控制核心,同時也是整個洞天的控制核心。殿下請上座,我將這尊王座的認主許可權,轉交於殿下,殿下便可以控制整個洞天了。」

強大煞魂一揮手,王座之上,那具戰甲輕輕飛落下來,竟如一個戰士一樣,豎立在強大煞魂的身邊。

「殿下,請!」

衛易鄭重點了點頭,隨即緩緩向前,最終做到了那張王座之上。

猶如新王登基一般!

下一刻,所有煞魂盡皆俯首,像王座上的衛易行大禮參拜。而那張原本巨大的王座,竟是如同有靈性一般,直接縮小,繼而變得正好適合衛易的身材。

於此同時,衛易腦子裏瞬間出現了海量信息。饒是以他如今的神魂強度,都覺得有些神魂陣痛的感覺。

這些信息,都是有關這座洞天的。

衛易這會兒才知道,原來整個洞天,超過八百里方圓。此刻衛易腳下的那些看似是樹根一樣的東西,綿延包裹了整個洞天,讓衛易可以感受到洞天內部的所有細節。

而且,那些先前他們遇到的空間裂紋,其實也不是什麼天然形成的東西,而是洞天內部守護陣法的一部分。如果有人操控,全力運轉的話,便會形成極其恐怖的空間風暴。到時候,返虛期以下,絕無生還之理。只不過,這些空間裂紋,如今沒有人來控制,才相對安全一些。只有返虛期的存在親身來此,這些空間裂紋才會開始被動運轉起來,進行防禦。

衛易不知道,正是這些空間裂紋大陣的存在,費家此次才沒有派決定性的高手前來。

在發現這座洞天之後,費家花了巨大的代價,讓麾下天機士測算此事。結果得出的結論是:返虛期前往,會有很大危險,甚至可能會隕落。而返虛期以下前往,則有很大可能將這座洞天收入囊中。而且,派遣的高手數量越多,隕落的高手也會越多。

於是,在族內其他幾位最強大的周天境存在,都各有要務的時候,費家才派這位周天境八重天的費擘只身前來,負責這座洞天的探索事宜。然後才有了讓蒼靈府的高手們做炮灰,進來探索這座秘境的事情。

此刻在衛易的感知中,只要他的神力足夠,他完全依仗這座洞天內部大陣的威能,將洞天內所有高手全部絞殺!不過,以他如今的修為,卻是遠做不到這一點,最多也就是將所有的高手都排斥出去而已。

沒想到,這座洞天,會如此輕易的到手了!

見到衛易已經掌控了整座洞天,強大煞魂露出了欣慰的表情,然後再次說道:「殿下認主了這座洞天之後,洞天內所有的東西,殿下想必已經是一目了然。不過,唯有我身上這件將甲,不在殿下的掌控當中。此甲乃是陛下昔日賜予,極其強大。邯青希望,能夠趁僅剩下的這點時間,將殘魂注入這件將甲,隨殿下繼續征戰四方。」

「請殿下答應。」

生為其戰,死亦不舍嗎?

衛易肅然從王座之上站立起來,像這個名叫邯青的前輩煞魂,深鞠一躬,表達自己的敬意,同時答應了邯青的請求。

「前輩可還有什麼心愿未了?只要晚輩能夠做到,他日一定會替前輩完成心愿。」

「心愿?」

邯青露出一抹懷念之色,繼而說道:「邯青希望,將來以身入甲,殿下可以穿着這身將甲,多多斬殺敵人,壯我人族!若是有一天,殿下能夠穿着這身將甲,回到我們邯苗部的家鄉去看一看,邯青就心滿意足了。」

說罷,邯青化作一縷灰濛濛的霧氣,進入了身旁那件被他稱為將甲的甲胄當中。

憑着對這座洞天的掌控能力,衛易知道,這一刻,邯青徹底逝去了。

老兵永不死!

只是漸凋零。

。 「一共有哪些項目。」

「這問題你讓我怎麼回答?」

遊樂場的項目名稱誰能說的全啊!

除了最經典的幾個,不同的遊樂場也有各自不同特色設施。

嘉神奈也是第一回來。

你想讓他把名字全說出來,還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你直接說我們去哪個項目上進行取材就行。」

考慮一會,嘉神奈直接給出這個回答

書是這個問題少女的。

既然如此,到底去什麼地方進行取材。

顯然還是由白川綾來決定。

至於自己…

最多也就只能算是過來陪同,協助她完成素材獲取的而已。

「我哪知道要去什麼項目。「

白川綾在身旁嘀咕了一聲。

捏著小手,神情有些暗淡的回答。

「我又沒來過遊樂場。」

「嗯?」

嘉神奈滿臉詫異的看了她一眼,語氣微微錯愕起來。

這就真是他沒有想到的了。

雖然問題少女的確喜歡捉弄人,但從目前的語氣來看,這種話的確不是開玩笑。

尤其這幅好奇寶寶,帶着一絲隱藏的忐忑眼神,將原本清麗脫俗的臉蛋更是襯托出一絲別樣的少女感,

就感覺…

少女,你的童年好悲慘啊。

「小時候我都被家裏安排學習各種東西,所以根本就沒機會來這種地方…準確來說跟男孩子約會也是第一次。」

白川綾聲音小小的嘀咕道,目光微微側了過去,很快就做出了解釋。

啊,這種事我還是能夠理解的。

嘉神奈忽然就有些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

就像國內的孩子小時候都被逼着上過各種明明不感興趣卻名為興趣班的地方一樣。

換到白川綾身上,大概就是跟霓虹國傳統的大戶人家一樣,從小就開始學習各種禮儀跟花里胡哨的技能吧?

雖然這些事,嘉神奈也都沒經歷過就是了。

上輩子在孤兒院長大,這輩子開局就是富二代,加上又有很強的學習天賦。

至於補習班興趣班,那是啥玩意?

「明白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面對白川綾微微有着躲閃的眼神,嘉神奈立馬就點了點頭回答,

「那遊玩順序就我來安排好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們並非約會,僅僅只是取材。」

「唔…」

就像是被看穿心事般,前一秒還有些躲閃的問題少女,表情驟然發生變化。

她似乎有些氣憤的捏緊拳頭,輕輕皺了皺眉,有些懊惱的嘀咕一句。

「可惡,居然又被看穿了!」

這個男人…

偶爾讓我一點,他會死啊!!!

非要這麼認真的區分開約會跟取材嗎?

再說跟我這麼一個美少女出門約會,就算說給別人聽,那也會讓人非常羨慕的吧!

「這個傢伙…」

白川綾深吸口氣,察覺到周圍遊客相當至多,尤其因為兩個人都是高顏值的緣故,更是屢屢引開目光的緣故,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明媚的眸子浮現出一抹狡黠,就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上前直接抱住嘉神奈的胳膊。

好看的臉上驟然浮現出笑容的說道:「好嘛好嘛,神奈說什麼就是什麼…那麼我們要從哪開始呢?」

「白川同學你正常點,我害怕。」

嘉神奈忽然就感覺後背有點冒冷氣。

其它女孩子撒嬌那叫撒嬌,但白川綾這個問題少女…怎麼總感覺這麼奇怪呢。

「神奈同學真過分。」

白川綾撇撇嘴,有些不滿的嘀咕道:「只是為了更加方便取材而已,否則如果沒有代入感,想順利取材也不會那麼容易吧?」

這…

仔細想想,似乎的確是這個道理?

嘉神奈微微猶豫了片刻,感受到著被對方用力環抱后,有些奇怪觸感的胳膊。

微微猶豫片刻,終究還是選擇妥協。

「行吧,那就這樣…既然你是第一次來遊樂園玩,那就從簡單的開始,先玩旋轉木馬好了。」

嘉神奈開口提議道。

畢竟對方是第一次來,剛開始當然得從簡單的開始,先讓她體會到遊樂場的樂趣不是。

不然,後面的刺激項目怎麼能忽悠她上去呢?

「嘿嘿嘿嘿~」

嘉神奈的笑容驟然就變的有些殘酷。

…..

…..

「緒美姐,我要玩這個我要玩這個!」

嘰嘰喳喳的在耳邊響了起來,

松繁緒美退出line,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們,又看了眼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露出有些無奈的笑容。

「啊~假期的遊樂場,人真多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