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兩人,司星辰目光中帶着躍動的好奇地問道。

「白少莊主呢?」

這……

白岩、白石對視了一眼。

「季兒出門了。」

司星辰一愣,輕輕咬着嘴唇。

說好自己在郡城等他,這麼久不來也就算了。

如今連自己緊趕慢趕主動來找他,他竟然又跑了……

不過……

司星辰擺去心中心思,臉上又掛着輕笑,對着白岩、白石爽朗地笑道。

「小女此來,是為了和白莊主探討結盟一事,日後在糧食、織衣、鹽鐵等物資上,可以互有照拂……」

白岩、白石對視一眼,心中滿是震撼。

什麼互有照拂,這明明就是郡守對於他們山莊的單方面照顧!

何至於此……

……

帝都皇宮。

剛剛回到帝都的魏言,就被父皇召見而來。

空蕩蕩的大廳之中,來自於當今皇帝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顯得不似人間可有。

「言兒,這次的事情,你出格了。」

即便他的打算和魏言所做差不多,但是不經過他的同意和指示,就擅自做出主張,這毫無疑問是對於他的一種挑釁。

魏言咬着嘴唇,不做任何辯解。

她知道,父皇不需要解釋。

任何事情,他所看到的,就是真實。

他從不需要聽任何解釋。

「言兒,如今看來,我覺得你還需要歷練一段時間。那由平西王進貢上來的昌水城,就由你去守吧。你可以帶五百親衛,明日一早就出發吧。」

魏言咬了咬嘴唇,看着上方那個面無表情的身影,最終還是柔柔地應道。

「……是。」

7017k 葉天傾眼睛亮起,黃泉的眼睛也放射出亮光。

「嘭!」

黃泉一拳錘在秦無爭胸口,笑喝道:「胖子,可以啊,沒想到你還有這麼聰明的一面。」

「哈哈,黃泉老大,其實我一直都挺聰明的,只不過是之前你沒發現罷了。」

秦無爭很是臭屁的說道。

黃泉看向葉天傾:「殿主,那我就立即通知海神他們,讓他們開始地毯式……」

「不着急!」

然而,出乎黃泉意料的是他的話沒說完,葉天傾就抬手打斷他的話,拒絕道。

不着急?

黃泉萬萬沒想到,葉天傾竟然會說不着急,這讓他微微愣住。

「就讓他們繼續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既然姐姐他現在過得很好,找她的事情不急於一時。」

「現在,還是讓他們修行要緊。」

葉天傾緩緩的說着。

黃泉想要在說什麼,但最終也沒開口。

「八大戰神如何了?」

忽然,葉天傾響起此事,開口詢問。

神龍殿有的可不單單是五大金剛,更是有八大戰神,十八神龍使者,二十四位超級財神。

這是神龍殿的核心力量。

五大金剛,黃泉,海神,軒轅破天,毀滅,秦無爭,他們代表的是神龍殿內除葉天傾外的最強戰力,五位皇級巔峰強者。

八大戰神!

他們是神龍殿的八位,王級巔峰強者,同樣可越級作戰,斬殺皇級宛若屠狗。

更重要的是,八大戰神創建的時候,葉天傾將神龍島的一份傳承交給他們。

八大戰神的修行功法同出一脈,他們的武器也是如出一轍,都是代表死亡的月刃。

八大戰神自始至終都被葉天傾給予厚望。

這段時間!

五大金剛在他的命令下動作不斷,十八神龍使者也都遍佈各地執行任務。

可唯獨在神龍殿內,戰鬥力僅次於葉天傾和五大金剛的八大戰神。

他們並未執行任務。

這段時間,他們都在神龍島全力以赴的修鍊。

葉天傾給他們的命令也很簡單,那就是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皇級境界。

「殿主,八大戰神的情況不是很好,按照推算來說,現在他們應該至少有兩位達到皇級,可事實卻是他們八個還是王級巔峰。」

「哎,其實他們的資質都不差,只是你給他們的功法太深奧,他們的路也太難走了。」

「所以修鍊起來,縱然有神龍殿的諸多資源夾持,可依舊不是那麼的快速。」

黃泉嘆息一聲,鬱悶的說道。

「哎!」

聞言,葉天傾也是嘆息一聲。

「是啊,他們的資質都很好,只是我給他們的這條修鍊道路,的確是太難走了。」

「這也不怪他們。」

說着他忽然伸出手,拍打着秦無爭的肩膀:「辛苦你了。」

秦無爭:「???」

辛苦我了?

辛苦我什麼?

老大,你是不是拍錯人了,你這和黃泉老大聊得好好的,怎麼忽然就拍我肩膀說這話啊?

他滿臉懵逼。

黃泉則是給秦無爭,投去一個同情的眼神。

「你,你們這是啥意思啊?」

秦無爭滿臉蒙蔽。

「你還不懂老大的意思嗎?」

「你可是神龍殿第五金剛,現在八大戰神修鍊遇到阻力,突破困難,你作為咱們的五大金剛之一,還是唯一會煉丹的,你覺得不需要出一份力嗎?」

黃泉直接說破。

噗!

秦無爭險些吐血,瞪大眼睛:「啥,老大你是讓我煉丹,我靠……八個人啊,你讓我負責給八個人煉丹啊,而且……我這還要兼顧煉製皇龍丹和金魂丹,你是打算累死我啊?」

胖子立即哭天嚎地的叫嚷起來。

「辛苦點好,就當減肥了,你這麼一直胖下去,以後找媳婦都困難,也該減減了。」

葉天傾語重心長的說道。

「可是,我不打算找媳婦啊,雖然我喜歡漂亮大姐姐,但喜歡漂亮大姐姐和找媳婦是兩碼事。」

「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

「所以,我不用減肥,老大你就饒了我吧。」胖子叫屈說道。

葉天傾則是一本正經的道:「胖子,清醒點你的武器不是刀,影不影響你拔刀的速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把丹藥煉出來,幫助八大戰神突破,這才是正事。」。 嚴謹的氣息撲在耳邊,樓上的寒光悄然轉身。

林閬輕吁一口氣,危險信號解除。她不禁犯嘀咕,怎麼哪裏都能碰到他!

也是,西市最大的夜總會,他當然會光顧。

「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險幫你。」嚴謹笑着調侃,帶她走上樓梯。

林閬開口:「我跟他不可能,你放棄吧。」

嚴謹揚眉一笑:「他有錢有勢,對你也有意思,你不如抓住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真不像是你說出的話。」林閬故作感慨,繼續邁上台階。

「我只對你這樣說,其他人我才懶得管呢。」

嚴謹一臉傲驕,又對她說道:「林閬,戚洺聞對你是不是真心,我會幫你看清楚。現在,先來解決我的事情。」

林閬不置可否,心裏想到秦冬。她想和嚴謹一吐為快,或許嚴謹了解秦冬態度模糊的緣由。她想了想,決定出去后再說。

「嚴謹你看,他們這裏保安比服務生還多。這點值得我們學習,紅氣球最好每個包廂門口都安排一個保安。」林閬由衷講出。

嚴謹推開了門,爽朗地笑:「你還真是敬業。進來吧,好好享受貴賓待遇。」

寬敞的包廂里,林閬四下欣賞,牆紙上的牡丹花雍容鮮艷。

「請稍等,天鵝公主馬上到。」服務生送上酒水,禮貌地離開。

林閬不由地好奇:「天鵝公主?」

「這裏有很多陪顧客應酬的公主,說白了就是賣酒的。」嚴謹倒了一杯酒,平靜道:「只要是職業就會分等級,級別高了賺的錢也多,在這裏也不例外。」

林閬認出桌上酒價位不菲。她坐在辦公室並非無所事事,通過上網,加上何迎的解說,她對各色酒類都有一些了解。

嚴謹點了二十瓶,齊齊整整地放在大理石桌子上,宛如一道璀璨的屏障。他坐在沙發上,修長手指搖晃酒杯,眼神變得迷醉,儘管他沒喝下一口酒。

「天鵝公主,末日夜總會排名第一的公主。我的女朋友,裘非。」

林閬恍然大悟,怪不得見面地點在這裏。她是一個愛聽故事的人,嚴謹眼裏流露的情絲,恰如故事的扉頁。

有人推門而進,幽幽香氣緊隨而至。林閬不由自主地看過去,再難移動目光。

她隨意地倚靠門邊,黑長直發在燈暈里飄逸又閃亮。那一身看似普通的短裙,穿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不可言喻的驚艷。

原來,一件衣服,一根香煙,都可以因為一個人綻放獨特的光輝。

裘非,天鵝公主。她吐出一口煙霧,雙眸淡淡掃過他們。

「真會玩,帶個女人來點我的牌子,不愧是你嚴謹。」

裘非的紅唇勾起一絲嘲弄。她徑直走過來,坐在旁邊沙發上,瞅了一眼桌上酒。

「何必呢,你現在自身難保。再說,我還用你捧場?」

她的話語里毫無溫度,從進來到現在沒有正眼看嚴謹一下。林閬不由地為嚴謹感到氣憤,再看嚴謹,他卻是享受其中。

「裘非,我要走了。」嚴謹直言。

林閬留意到裘非持煙的手不穩,但只有兩三秒便恢復如常。

「祝賀你。」

裘非吸了一口煙,她的臉龐在煙霧中迷幻不清。「也祝賀我們,終於結束了。」

嚴謹嘴角的笑意很牽強。「是啊,八年了,我們都變得不成樣子。」他的笑容泛起苦澀,「裘非,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裘非聽后大笑不止,她將煙頭捻滅,漂亮的桃花眼笑的像兩道月牙,聲音如月光般發冷:

「嚴謹,你在做什麼夢!你現在毀了,毀了你知道么!你還能賺多少錢,你養得起我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