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擺了擺手,屈指一彈,一縷精芒沒入冷九陰眉心中,「你的體質非常特殊,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做冰族族長。」

「相信朕,你可以的。」

冷九陰點點頭,目光敬畏的看著楚帝,後者道:「如果實在有無法解決的事情,請派人前來楚國,朕會出面幫你們。」

說完。

他身影一閃,消失在冰族上空,轉瞬間,無影無蹤。

冷厄昂首看去楚帝離開的方向,「冰族註定太小了,容不下他這條潛龍。」

「老夫去閉關,接下來,族內凡是有潛力的弟子,不惜一切代價培養,終有一天,我們要能幫到他。」

見冷厄轉身準備離去,冷九陰上前道:「老祖,你身上有傷,這超級生命之水老祖留下,儘快恢復實力,我冰族還要老祖的庇佑。」

冷厄沒有推辭,只帶走了一瓶超級生命之水,下一刻,直接消失在原地。

「師父!」

冷宮瑤擺了擺手,示意冷九陰不用開口,「兩界谷一戰,為師有些領悟,也需閉關一段時間。」

「既然你現在是族長,就肩負起守護冰族的職責,有任何事情,隨時通知為師。」

冷宮瑤離開之後,萬冰山下,冷九陰帶著其他人返回冰族。

……………

靈城。

楚帝身影剛剛出現,三道恐怖的氣息從城內迸射出來。

下一秒。

鬼谷子,孫武,張良三人出現,看到楚帝的瞬間,他們連忙上前躬身施禮。

楚帝微微抬手,示意三人起身,「城內情況?」

張良拜道:「稟陛下,天蒼域接連向靈城發起進攻,子牙和四王率領兵馬前去,已有半月時間了。」

楚帝點頭,「看來子牙在天蒼域已經立足,爾等為何不前去助他一臂之力?」

張良又道:「陛下有所不知,天蒼域各勢力三番五次偷襲,我等要是離開靈城,他們必將會趁機摧毀這裡。」

「子牙,傳回消息,他們在慶城集結,雖被天蒼域各勢力打壓,一時半會兒不會有危險。」

「現在陛下歸來,吾楚大軍便可興兵天蒼域。」

聞聲。

楚帝點點頭,「爾等留下靈城,朕前往慶城看一看。」

距離上一次大戰,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

天蒼域四王隕落,其後勢力先後出現,他們刻意針對楚國,無非是想逼他出現。

既然現在歸來,天蒼域勢必有楚國一席之地。

三人躬身拜道,本想著恭送楚帝離去,卻發現他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

慶城。

一座府邸內。

姜尚,白起,項羽,冉閔,帝辛,唐狂天六人身影端坐著,有人殺氣凜然,義憤填膺。

亦有人眉頭微皺,心事重重。

白起突然開口道:「天蒼學院真是欺人太甚,吾主張主動出擊,劍指天蒼學院。」

項羽面如寒鐵,冷聲道:「本王贊成殺入天蒼學院。」

冉閔和帝辛沒有說話,但他們依舊是殺氣凜然,顯然他們二人也是主站。

一側。

唐狂天耷拉著眼眸,似在小憩一把。

四王目光齊刷刷匯聚在姜尚身上,就等著他一人表態。

沉默一瞬。

姜尚開言道:「宣戰天蒼學院,我們將要面對的並不只是一個對手,各方勢力都在虎視眈眈,他們隨時會向我們發起進攻,那時候腹背受敵,我們的處境會非常艱難。」

白起道:「軍師,眼下局勢已是非常惡劣,急需一場大戰才能鎮壓天蒼域各勢力,我們要是一直藏身於慶城內,他們勢必聯合在一起。」

「天蒼學院這麼長時間沒有動靜,吾不相信他們沒有陰謀,要想真正立足,一切必須我們去爭取。」

項羽道:「天蒼學院三番五次挑釁,我們避之不及,倒不如一戰,孰強孰弱,立見分曉。」

姜尚陷入為難,並不是他不想出戰,但他也有自己的顧慮。

楚帝外出未歸,一旦大戰全面爆發,以慶城內的兵力,還不足以與整個天蒼域為敵。

就在這時。

一道雄渾之聲傳來。

「戰,一戰到底!」

聽到殿外傳來的聲音,眾人倏地騰起身影,皆是喜出望外,朝著殿外疾行而去。

少時。

六人出現在院中,一縷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

不是別人,正是楚帝。

「末將拜見陛下!」

「微臣拜見陛下!」

楚帝微微抬手示意,沉聲道:「隨朕入閣一敘。」

進入樓閣內。

眾人落座之後,楚帝開口道:「方才你們商榷之事,朕都已聽到。」

說著。

他頓了下,朝著姜尚看了過去,「子牙,吾楚想要在天蒼域立足,就必須發兵,此戰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立威!」

「朕要告訴天蒼域各勢力,吾楚來了,朕來了!」「當然!學了后,我幫你做事。」

周想歪頭看向王橋:這樣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姑娘,你真的打算要了?

王橋:我就喜歡她這樣的特質!

周想:好吧!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

王橋:你罵人!

周想:我沒有,是你跟它一個姓,一家人嘛!

王橋轉臉陪周裊繼續玩牌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473章費家 宴會上,台下的觀眾都在爭鋒相奪。

高雲燕眼神嫌惡的望著台上蓋著黑布的籠子,壓低著嗓音:「這些人怎麼就對洛桑這麼有興趣,才多久,就把價格抬到了千萬。」

還好跟她斷了關係,要不然現在臉皮都要被她丟盡了。」

洛亦明皺著眉,視線沒有離開那個籠子:「我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不必擔心這些。」

「……」

高雲燕稍稍點頭,收斂了臉上的神色。

洛亦明環顧了一圈四周,「月月怎麼還沒來?」

高雲燕從包里掏出手機,從座位上站起身子,「我去打個電話問問。」

洛亦明看了眼台上的籠子:「去吧。」

在高雲燕離開宴會廳后,入口處來了一群人,聲勢浩蕩。

一名年紀很輕的少年,就像是高中生,他名為許詞,此刻臉上的怒氣很重,「綰姐,小門主在哪?」

傾綰注視著不遠處的方向,「在前面,主持台上的籠子里。」

許詞身後跟著的一群人,「大家走快點!」

程家老爺子看著這一大群人進來,臉色頓時間變了,外邊是有人把守的,不會有人能隨隨便便進來,還沒提前通知一點消息。

「你們是什麼人,來這做何事?」

許詞揚聲放話,「我們來砸場子的!快把我們門主交出來,否則今日,你們誰也別想從這裡走出去,要是我門主掉了一根頭髮絲,你們誰也脫不了罪責!」

程老爺子眼神微凝,嗓音渾厚地開口:「誰是你們門主?」

「……」

二樓雅間里,程允桉看著底下的一群人。

他是在道上混的,怎麼可能不認得這群人的來歷。

身旁的手下遲疑地開口問:「程少,要將他們趕出去,還是要看看他們想做什麼?」

程允桉略微沉吟片刻,懶懶一笑:「我親自下去。」

手下疑惑地出聲,「程少?」

程允桉眉梢輕揚:「這群人,是無情門裡的人。」

話畢,他轉身離開雅間,手下在原地瞪大了雙眼,回過身急忙追了上去。

不多時,程允桉來到了拍賣宴廳。

頭頂上的水晶燈氤氳著朦朧的昏黃,他腳上的步伐不緊不慢,來到了許詞和傾綰身前。

他散漫的視線停在了傾綰的身上,「未來的弟妹,你跟他們一夥的?」

傾綰往後退了一小步,瞪著他:「把我的桑桑交出來!」

身旁的許詞疑惑地問:「綰姐,他說你是他未來的弟妹?」

傾綰掃了他一眼,「正事要緊。」

許詞「哦」了一聲,望向面前的程允桉,吼道:「把我門主還給我們,膽敢當眾拍賣她,你這是想死!」

程允桉眸光微閃,往台上那籠子看了一眼,凝神片刻,「門主?」

門主啊,有點意思。

他轉頭,瞥向身後的手下,「將他們都攔下,這是我程家舉辦的拍賣會,拍賣的所有物品……或者人,都是經過買賣的,許少若是想要,就得砸重金。」

他的目光落在眼前的許詞身上。

許詞摸了摸腰身的搶:「小爺我動手不動口,能動手的話,就不浪費口舌。」

瞬間,他執起了槍,抵在程允桉的腦門上。

「呵……」

程允桉臉上沒有任何的慌張,眼底的興味正濃。

所有的賓客都亂成一鍋粥了,四周都是尖叫聲,卻有好些人,目標都在台上的籠子上。 五點半左右修改回正常章節。

已經訂閱的刷新一下即可,不會重複下載。請支持正版訂閱,可以看15秒廣告賺起點幣訂閱,不會花太多時間,但可以看書,謝謝支持。

「那我明天去一趟批發市場,食材都斷供了,得重新跟他們商量下。」項清德說道。

孔大明連忙說道:「不用,項伯,您老歇著,我去就好。」

「都歇了這麼久了,活動活動,那地方反正我也熟悉,重新開業,店裡的活還很多,很多客人都預約了,等著你開業捧場,你有得忙,明天我去就可以。」項清德擺了擺手,堅持道。

孔大明拗不過,也只能同意。

項北飛回到家裡的時候,還特意在客廳的攝像頭前和爺爺交談了一番,把自己搬家的原因說清楚,直接說他現在會賺錢,不想住這裡就好。

開脈期的武道者,賺錢養活自己不要太簡單。監視他們家的人,只要不傻,去學校打聽一趟,肯定也清楚項北飛當前的修為境界,這個借口沒人會懷疑。

這樣一來,對方應該就會找到新家去了。項北飛倒要看看,誰會在他眼皮底下來偷偷安裝監控。

說完這些,小黑再把攝像頭給屏蔽了。

爺孫倆晚上一起把東西都給打包起來,還真別說,自己家裡的東西還蠻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