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於,楚淺淺還在床上休息的時候,玉手突然就被人握住了。

楚淺淺大驚失色。

在她的神念探查之下,沒有發現任何人。

突然就有人進來。

她能不震驚嗎?

不過,楚淺淺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因為在她床上坐著的,就是她的好徒兒葉青。

「師尊,你的警惕性真高!」葉青豎起了大拇指。

「青兒,你這個不正經的,到底怎麼隱身的?」楚淺淺問道。

「這是秘密!」葉青嘿嘿一笑。

「不告訴我,以後打算隱身摸去其他女孩子的房間嗎?」楚淺淺沉聲道。

「淺兒,你冤枉我了,我只會去你的房間!」葉青肅然道。

楚淺淺撲哧一笑。

「青兒,你知道我叫你過來幹什麼嗎?」楚淺淺紅著臉說道。

「知道,師尊想跟徒兒深入交流一番感情!」葉青微笑道。

「青兒,上次如果我聽你說的,先……先把事情辦完,或許就不會遇到危險了,我現在很後悔,讓你擔心了,對不起。」楚淺淺低聲說道。

「無妨,你沒事就好。」葉青微笑,「我們現在把事情辦完,也是一樣。」

「嗯,青兒……」

楚淺淺閉上了美眸。

芳心顫動。

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她,還是有點兒緊張。

畢竟還是第一次。

活了一千多年的她,就跟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一樣,緊張羞澀。

「青兒,我聽說,這樣會疼的?是這樣嗎?」楚淺淺突然紅著臉問道。

她雖然一直單身,但男女之間的事情,還是聽說過一些的。

所以,有這樣的疑問很正常。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葉青微笑。

「嗯,我相信青兒,不過,我的防禦,青兒你能破開嗎?」楚淺淺又道。

絕美的臉上,有著一絲擔憂之色。

。 他為了自己的根基更紮實一點,於是使用了聚靈果,而且還是七星聚靈果。

這裏面所蘊含的靈力自然是非常可觀的,成功幫助林天成突破到了接近金丹期巔峰境界的實力。

除此之外,林天成還有10個電,三種玄階功法,一把上品靈器,一隻金丹期中期的貔貅獸,一隻金丹期初期的海東青,即便是遇到金丹期巔峰境界的強者,他也有實力與之一戰。

百里焱搖了搖頭,望着林天成的眼神,似乎變得更加的深邃。

「大哥說的沒錯,這個林天成很不簡單。」

他開口對林天成道,「我若是懷疑你的實力,又怎會想把你拉入到黑暗工會。

好吧!就依你的計劃,我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半個時辰之後,索圖幾乎帶上了所有魔狼傭兵團的弟子,與等候在山坳里的索丹匯聚到了一起。

索圖快步走進了帳篷,「二弟,聽說你已經得到了消息,黑暗工會的顧子龍病入膏肓?」

這傢伙足有兩米多高,虎背熊腰的,單單一條手臂就有人的大腿般粗大。

最讓人發毛的是他手中的那把青龍斬。

這是一把上品靈器,通體發青,足有三百多斤,且是一種叫做「玄玉」的礦石打造而成。

在月光之下,更是散發着悠悠的寒氣,令人心生畏懼。

「大哥,今晚我們就發起總攻,收了這黑暗工會!」

索圖心中還是有幾分擔憂,「二弟,雖然顧子龍不成威脅了,但黑暗工會不是又多了一個百里焱嗎?

而且,你可別忘了,一旦我們動手。

嗜血傭兵團也肯定會有所行動的。」

其實,魔狼傭兵團的一切事物都是在索丹在給他的哥哥出謀劃策。

「大哥,我已經打探清楚了,百里焱確實是被逐出了百里世家,我們這一次不僅要拿下黑暗工會,還有百里焱手中的地階初級功法《御獸訣》。」

索丹其實早在一年前就盯上了百里焱的《御獸訣》。

《御獸訣》乃是百里世家世代相傳的地階初級功法。

那個時候的百里焱實力可是大乘期初期境界強者,索丹哪裏敢覬覦《御獸訣》。

這法訣的強大之處就在於它可以控制幾隻甚至是十幾隻實力比自己更加強大的靈獸。

使用此法訣之人的實力越強大,通過《御獸訣》所控制的靈獸就越多,靈獸實力也越強大。

索丹已經打聽清楚,百里焱是被逐出百里世家的,他的功力也受到了極大的打壓,只有金丹期巔峰境界。

這一次想要從他身上得到《御獸訣》,不成問題。

索丹也是算準了他們今晚的行動幾乎沒有失敗可能,才敢下次決定的。

機會難得,絕不容錯過。

只要他們能夠拿下黑暗工會,並且得到《御獸訣》,就算嗜血傭兵團有所行動,也根本不足為懼。

索圖的心情大好,很快便下定決心要在今晚一舉拿下黑暗工會。

很快,魔狼傭兵團系數抵達了黑暗工會的營地。

黑暗工會的營地內,除了一個照顧顧子龍的弟子之外,其他的都已經來到了營地之外。

看到索圖的樣子,林天成的心裏有些震撼。

身高兩米,虎背熊腰的,單單一條手臂就有林天成的大腿般粗大。

讓人有些發毛的是他手中的那把青龍斬。

這是一把上品靈器,通體發青,足有三百多斤,且是一種叫做「青玄玉」的礦石打造而成。

在月光之下,更是散發着悠悠的寒氣,令人心生畏懼。

至於那索丹,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給人一種城府深不可測的感覺。

而在此時,姜素曦也已經來到了高高的懸崖之上,瞭望着下方的戰況。

山風習習,吹拂着她肩上的三千細絲。

藉著明亮的月光,她終於再次看清了那個負心漢的面孔。

時隔將近一年,她已經對百里焱沒有任何感情了,有的只是無盡的仇恨。

索爾的視線越過人群,一眼就看到林天成。

他左手抱着酒罈子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林天成,我正要找你這小子算賬呢!原來你躲到黑暗工會做縮頭烏龜了呀!

不過,你以為躲在黑暗公會就能逃過一死嗎?」

蘇嵐握着手中的長劍上前一步說道,「死胖子,我不允許你詆毀天成,你的對手是我們。」

張秋月緊了緊手中的長劍,目光凌厲的盯着索爾。

索爾晃了晃帳篷的腦袋,連忙擦了擦模糊的眼睛,頓時兩眼發亮。

「就你們兩個小丫頭片子也想挑戰我,那更好,你索爺爺正有一肚子的邪火沒地方發泄呢!

你們兩個一起來最好。」

索丹朝着索爾厲聲喝道,「三弟,不可大意。」

雖然說索爾的實力不弱,但那是在他還沒有被酒色掏空之前,現在的他恐怕還真不是這兩個丫頭的對手。

索丹不免有些擔心。

索圖輕輕一晃手中的青龍斬,整個大刀發出了沉悶的蜂鳴之聲。

「百里焱,只要你交出《御獸訣》,我可以不追究你一直以來對我們魔狼傭兵團的冒犯之過。」

百里焱「啪」的一聲收起了青羽扇,冷聲說道,「你的胃口可真大,竟然敢覬覦我百里世家的《御獸訣》,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你……」索團長被氣得吹鬍子瞪眼,那暴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只見他拖着三百斤的青龍斬以極快的身形像百里焱飛來,強大的氣息瞬間充斥在整個戰場。

「唳……」一隻通體潔白無瑕的白鶴從月光之中飛下。

百里焱輕身一躍便跳上了白鶴的背上。

索團長當即冷哼一聲,「飛行靈獸嗎?」

只見他朝着身後吹了一聲響哨。

一隻體型巨大的天幻靈鵬萬丈高空之上俯衝而下,龐大的身軀瞬間遮天蔽月,就彷彿烏雲遮蓋住了月光。

索圖作為魔狼傭兵團的團長,常年在這迷離之域狩獵,擁有一隻飛行靈獸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張秋月和蘇嵐兩丫頭趁著索爾晃晃悠悠的樣子,便立即拔出長劍朝着他刺了過去。

索爾圓滾滾的身軀卻極度的敏捷,像是不倒翁一般,在原地來回晃動,竟然輕易的躲過了兩人凌厲的攻擊。

林天成立即提醒道,「打爛他的酒罈子。」

打爛索爾的酒罈子並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但是這傢伙把酒罈子看得比自己的命都更加重要,一旦被打壞,他的情緒會變得極其的暴躁。

到那個時候,他便會破綻百出。

…… 京大生命科學學院。

楚楠看着網絡上的消息,興奮的手都有些抖。

她這麼多年的付出也不是白做的,她的實驗記錄本是有真材實料的。

不僅記錄實驗過程,結果,還有時間安排,個人準備的方法小結。甚至連提前預熱儀器這樣的小事都有詳細記錄。

雖然楚楠只在網上發了廖廖幾頁,卻依然能看出她的態度。

一個做事這麼認真的人,會是壞人嗎?

網上因為蒙面仙女而開戰的兩撥人僵持不下,楚楠選擇性的忽略掉那些不好的評論。

只留下一些對她有利的,攢起來好好看一看。

她正開心着,手機微信來了語音通話,是廖呈的。

「喂!廖老師好,有什麼安排嗎?」

她和廖呈溝通了好幾年,自然知道他的性格。

廖老師一心實驗,根本沒有時間做別的事情。

「楚楠,你的論文怎麼回事?怎麼用安宜的名字發表了?」

廖呈是個人精,裏面的彎彎繞繞他也猜的差不多。

安宜……沒必要拿楚楠的這些結果。

「廖老師,我也很奇怪,我的文章也是最近整理好的,您也幫我改了兩遍,我是打算等再多潤色幾遍再發表,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被……」

楚楠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

「總之,等我發現的時候文章已經用安宜的名字發表了,我只是整理一下筆記,原本是要向編輯部說明這個問題,只可惜……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人傳到了網上……」

「也許是最近蒙面仙女太火了,所以才被大家這麼關注。給咱們實驗室帶來麻煩,我也很懊惱。但文章這件事,一直都是按照貢獻度排名,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安宜做的,會不會很過分……」

廖呈的態度,是楚楠沒有想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