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凌雲道,「你上次回國,見過這個女人?」

陸司擎,「見過,印象不深,我甚至有些好奇,老四為什麼要娶她?」

宋凌雲捏着筆,「沐家,一年的資金周轉只有兩個億左右,這樣的家境能夠攀上陸家,也是有趣,不過她為了救秦久嵐失去了孩子還昏迷了,這對我們倒是一個機會,你也知道的,如果這個孩子生下來了,對於陸卿寒,也是一個大大的籌碼。」她的眼神銳利起來,「現在沒有了,正好,我們的機會到了。」

陸司擎道,「母親,需要我現在回國嗎?」

「不——」宋凌雲搖頭,「這件事情來的蹊蹺,秦久嵐每年都舉辦慈善宴,每年都圓滿舉辦,只有今年出了事情,我聽說,她是險些被墜落下來的水晶燈砸到,是沐舒羽推開了她,水晶燈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砸下來,必然是有人動了手腳,如果我們現在回去了,那麼嫌疑就在我們身上了。」

陸司擎抿唇,「媽,你說,這件事情,是誰做的?」

陸家雖然死對頭不少,但是也沒有人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動手,沐舒羽已經懷孕9月,現在出了事情,可以說,是狠狠的捅了陸家一刀。

而且,還把髒水潑到了他們的頭上。

沐舒羽這次意外流產,最大的嫌疑……

「媽媽,你不覺得,最大的嫌疑就是我們嗎?幕後的這個人,手段夠高啊。」

宋凌雲收了筆,「下個月,陸璟榕生日,我會跟你一起回國,我也有段時間,沒有見過陸璟榕了。」她對陸司擎說道,「這件事情跟我們沒有關係,但是,對於我們也是機會,機會既然主動送上門來,那我們就抓住,你現在就聯繫張董事,他知道該怎麼做。想必,陸氏現在應該會小小的震動一番。」

「我知道了。」

……

沐家千金沐舒羽為了救秦久嵐,9月身孕流產昏迷的事情在短短的三天之內,百家媒體報道。

幾乎成了北城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陸家也面臨着不少的壓力,儘管陸家富可敵國,但是輿論聲音太大,也不得不採取去一些手段。

即使在有錢有勢,也壓不住輿論的壓力。

陸氏召開了股東大會,大會上,幾個老董事幾次提出讓陸卿寒先休息一段時間,男人笑了一下,「張叔,該休息的是你們了,我記得上個月,你的孫女還說你高血壓犯了不舒服,現在還要麻煩你們這些老前輩來真的是我考慮不周了。」

張海生笑了笑,「卿寒啊,現在陸氏的股票開始下跌,我們也是為了陸氏考慮了,這陸氏,是我們跟你爺爺一起打拚下來的,我們自然也是為了陸氏好。」

陸卿寒的眼底帶着涼薄的笑意,「張叔,李叔,既然如此,趁著開會,我也有事情跟你們說,前幾天,李嵩銘私自挪用了陸氏3000萬資金,至今未還,我想問一下李叔可知道嗎?」

李董事的臉一白。

「這……」

陸卿寒的目光幽幽的落在張海生身上,「張叔,你說,李嵩銘私自挪用公款一周,我是不是應該走法律程序處理。」

張海生臉色一凝,一邊李董事連忙道:「老張啊,阿銘可是你看着長大的。」他又對陸卿寒說道,「卿寒啊,你跟阿銘從小就認識,你何必呢..」

陸卿寒冷嗤一笑,「是啊李叔,何必啊。」

在輿論發酵的這幾天,他就知道,這幾個老東西,遲早會來,尤其是張海生,跟陸司擎一直來往密切。 「居然是空間種類的果實能力者,還不止一個。」

廢墟中,發射完喀秋莎的王漢眉頭皺了起來。這次不是之前的表演,而是真的皺眉了。

王漢襲擊聖地瑪麗喬亞的目的之一是協助泰格救出奴隸,所以王漢在到達聖地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放出了大量的偵察飛蟲對整個瑪麗喬亞進行偵查了。

從一開始,對於天龍人的居住區王漢就已經清楚其位置,而且連裡面的分佈格局和設施都一清二楚,在偵察飛蟲的時刻監視下,裡面的一舉一動更是都瞞不過王漢的眼睛。

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襲擊天龍人的居住區,除了吸引敵人,避免誤傷奴隸外,更多的是王漢有自己的考慮在其中。

而就在現在,在天龍人的地下避難所中,此時正有兩個有著空間系惡魔果實能力的人將那些帶著泡泡頭罩,穿得像個宇航員似的天龍人悄無聲息的轉移到王漢都不知道的地方。

現在事情已經有些超出王漢的掌控了。

超出掌控的並不是這些天龍人逃走了,對於天龍人逃走,王漢根本就不在意,就算這些天龍人沒有逃走,王漢也會故意放過他們。否則剛剛就不只是用喀秋莎了,還有鑽地導彈。

因為現在還不是殺光天龍人,和世界政府徹地翻臉爆發戰爭的時候,雖然心中不爽這個世界政府,但是現在的世界穩定確實還需要他們來維持,天龍人這個壓在眾生頭頂的石頭也還不能完全推開,否則必將引起巨大的混亂,於王漢的計劃不利。

現在真正讓王漢在意的只是那兩名空間系的果實能力者。

空間系和時間系的能力,一直都是王漢有些忌憚的能力,雖然不會造成陰溝翻船的事情,但是也是比較麻煩的種類,尤其是現在的情況下。

香波地群島的戰鬥只是開胃菜,自己襲擊聖地瑪麗喬亞的目的是掩護泰格解救奴隸,但是這個目的只是之一,王漢最根本的目的其實還是來展現更強大的武力,達到一定的威懾效果。

然而,萬事都有一個度,若是現在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武力太過強大,同樣對自己以後的計劃不利,故而之前戰鬥中王漢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不過是王漢想讓世人看到的,都是演技。

但是現在,如果兩個空間系惡魔果實能力者轉移走天龍人後,再回來參與對自己的圍攻,自己恐怕也要用出超出計劃的力量來了。

想要改變世界,不是光靠武力就可以的,否則最終結果更可能是毀滅世界或者毀滅自己。

上一個世界自己與世皆敵就是例子,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乏無畏的反抗者,王漢不想一切又發展成上個世界那樣。王漢的目的是改變世界,不想最終只能毀滅世界,因為這個世界自己有同伴,更是有古伊娜。

短短的十幾秒的時間,王漢想了很多。

「看來這場遊戲該提前結束了!」

想及此,王漢口中輕嘆了一聲。有些事情,以後有的是機會和時間去做,但絕不是現在,時間不對,地點也不對,場合也不對。

「百架80毫米迫擊炮模板!」

有了決定后,王漢的雙手再次按在了地上。

地面上開始出現一個個凸起。凸起的泥土迅速開始塑形,轉變物質,最終形成一具具80毫米的迫擊炮。

「咚咚咚咚……!」

下一刻,咚咚咚的發射聲不斷響起,一枚枚迫擊炮彈不斷的發射向了天空。

————————————————

「攻擊來了,大家注意防禦!」

另一邊,看著天空中如同冰雹般密密麻麻落下的小點,鋼骨空立刻大聲喊道。同時對天空中落下的迫擊炮彈進行攔截。

其他人也都紛紛行動起來,一時間各種各樣的攻擊不斷飛上天空。

————————————

「這就是科技果實!!!這根本就是爆發了一場戰爭,一個人爆發了一場戰爭。」

另一邊,泰格已經潛入到了城鎮中心,看著到處都是廢墟和大火燃燒的城鎮,眼中充滿了震驚和驚嘆。王漢一個人居然就把瑪麗喬亞破壞得如此嚴重。

此時的城鎮中,隨著戰鬥的擴大化,城鎮中的居民已經全部逃出了城鎮。之後隨著戰場的轉移,城鎮中的特工和軍隊也全部向天龍人居住的區域支援了過去。

一路在城鎮中穿梭,泰格的路線直指天龍人的居住區,不過那邊現在還在爆發著戰爭,暴炸依舊不斷的從那邊傳來。泰格知道,現在王漢還在強攻那裡。

對於現在的情況,泰格也不意外,天龍人怎麼會沒有保護的力量,遇到襲擊,那邊的防守肯定也會更強,以確保這些世界垃圾的安全。這是他和王漢早就預料到的情況。

現在就看王漢要怎麼把那裡的防守力量吸引走了。

——————————

地點回到天龍人的居住區。雖然這裡防守的力量已經拼盡全力攔截落下的迫擊炮彈,但是迫擊炮彈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不停落下的迫擊炮彈還是對這裡再次造成了不小的破壞和傷亡。

「五老星大人,天龍人大人們已經全部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了。」

在五老星身邊,一名穿著白色西裝的男子毫無徵兆的突然出現在一個五老星身邊,恭敬的彙報道。

「呼!」

聞言,這個五老星頓時鬆了口氣。眼中布滿了殺氣,立刻對白色西裝男子吩咐道:「你留下,與我們一同圍殺王漢,這樣的惡徒,今天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是。」聞言,白色西裝男子立刻應聲,身影瞬間消失在五老星的身邊。

「所有人,迅速撤出這裡,現在開始全力圍殺世界最大的惡徒王漢,不惜一切代價。」白色西裝男子離開后,五老星立刻大聲下達了新的命令。

聽到五老星的命令,鋼骨空等人頓時都鬆了口氣。他們知道這個命令意味著天龍人已經全部轉移走了。

最擔心的就是天龍人傷亡太多,這也是他們拼了命的攔截王漢的攻擊這裡的原因。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了,接下來圍殺王漢,他們也可以不用顧忌那麼多了。

。 孟慕思眼見蜘蛛細長的腳就要碰到領口的扣子,再次發出凄慘的叫聲:「啊!不要過來,走開走開,天啊……誰來救救我,上官霆!」

極度驚恐之下,孟慕思潛意識中想到上官霆,大聲喊出他的名字。

「端王才不會來救你呢,他和我一樣,恨不得扒了……」

「砰」的一聲,門被踹開,將宮女的話打斷。

就見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他面無表情的臉上略帶一絲焦急,深邃的黑瞳中迸發犀利的目光。

「上官霆!」孟慕思又驚又喜,救星來了,他是來救她的吧?

下一刻,她就撲過去,將上官霆抱個滿懷。

上官霆被她大力撞得差點沒站穩,急忙伸手攔住她的腰,原地轉了一圈才穩住身形。

發生什麼事了?

她怎麼這麼害怕,身體在劇烈的顫抖。

莫非,宮女對她動用私刑了?他想到剛剛孟慕思的尖叫聲,臉色頓時變得漆黑如墨,無可抑制的憤怒在他的血管中奔騰翻滾著。

「大膽,竟然敢對王妃動用死刑?」剎那間,上官霆猛地抬頭望向宮女,迸射出猶如撒旦一般恐怖的目光。

宮女被他這麼一看一吼,頓時嚇得雙腿腿軟。復仇帶來的興奮此刻蕩然無存,她心裡在連聲尖叫――是不可能,上官霆怎麼可能會來救孟慕思?

上官霆不是和孟慕思最不對盤?

還有,上官霆怎麼知道孟慕思被關在這裡?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計劃竟然這麼快就失敗了。

「王妃下毒毒殺太后,此刻她就不再是王妃而是罪人。奴婢負責維護後宮規矩,有權處罰任何犯錯的女眷和太監。」宮女只是愣了一刻,就恢復了常態。

「你是夏荷,皇后的人?膽子不小,竟然敢蠱惑皇后和太后!」上官霆隻字不提下毒之事,反而直接斥責夏荷膽大包天,讒言惑主。

夏荷撲通一聲跪下,努力辯解:「夏荷不敢,也不曾惑主。」

「住口,豈容你狡辯!」上官霆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孟慕思在他懷中,如果不是因為還要用夏荷掉背後的大魚,此刻他早就一腳將她踹飛出去。

夏荷被吼得臉色發白,垂下頭不再說話。

絕對權利面前,她只是小小一名宮女。不過後宮的事情,尚有陛下和皇后做主,她相信自己絕對不會有事。

因為,有人會保她。那個人,勢力不輸於孟千真,也不輸於上官家的皇室一脈。

上官霆掃了夏荷一眼,見她雖然害怕可並不恐慌,更加確定她不是簡單角色。

或者,她本身就是一條大魚。

上官霆正要喊人,將夏荷帶到提刑司收押,忽然就聽見孟慕思的呢喃:「上官……」

頓時,上官霆的氣就扔到了一邊,擁著她的手不自覺地收緊。他想說他在,要她不要怕,可是話到嘴邊卻卡在喉嚨,一個音都發不出來。

太好了,真的是他來了。

他來救她了呢,所以,他並沒有參與那個陰謀,沒有和太后合夥陷害她。

心情一激動,孟慕思就把蜘蛛的事情給忘到了腦後。

「謝謝,你來了……」孟慕思的聲音哽咽著,帶著哭腔,可心卻暖暖的全是喜悅。

上官霆的眸光閃了閃,變得更加深邃,看不到底。

「和我鬥嘴,威脅我的那股狠勁哪裡去了?竟然由著被人誣陷也不反抗?」上官霆本想說關懷的話,可一張口就變成了這樣。

頓時,孟慕思滿心的喜悅都變成了泡泡,破碎掉了。

「那是皇后誒,我膽子再大也不敢和皇后硬碰硬了……」孟慕思小聲嘀咕著,鴕鳥一般垂眼,結果就看到不知何時從領口爬到她肩膀的蜘蛛。

「啊!」一聲慘叫,劃破天際。

震得上官霆耳朵嗡嗡作響。

「你……」上官霆以為孟慕思受傷,正擔心地要問,就見孟慕思猛地推開自己,又蹦又跳。

「快,快點幫我把蜘蛛拿掉,它那噁心的腳就要碰到我了!」孟慕思的聲音因急切而劇烈顫抖。

上官霆的目光就順著她的視線移動,落在她纖細的肩膀上。

那裡,有一隻灰不溜秋的蜘蛛,正在悠閑地來回爬。

「蜘蛛?」上官霆的臉色再度變得陰沉,猛地一彈手指,凌厲的氣破空發出將蜘蛛打飛出去。

孟慕思竟然會怕蜘蛛?

不,不對,應該不是怕,是覺得噁心。他還記得孟慕思曾經說過,她討厭一些長的醜陋的事物,被它們碰到會弄髒自己的身體。

所以,這個宮女才會用蜘蛛來折磨孟慕思。

精神折磨,遠比肉體折磨更加恐怖。看來,這個宮女很不簡單。

警報解除,孟慕思頓時鬆了口氣。可是她也因緊張的情緒忽然放鬆,再也站不住,軟軟朝地面倒去。

上官霆急忙上前一步,攔腰抱住她,輕輕一拉她就再度回到他溫暖的懷抱中。

「蜘蛛我已經幫你弄掉了。」上官霆以為孟慕思不知道。

「我知道。」孟慕思輕輕點了點頭。

然後,她忽然緊緊抓著上官霆胸口的衣襟,用力深呼幾口氣:「好,好可怕!我想回家了……」她一刻也不想再宮裡多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