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又是一聲,兩個人的拳頭重重的觸碰在一起,張術甚至不敢去想,這疼痛到底有多痛。

冷毅也是一陣齜牙咧嘴,在這時,便看張術的另一隻手悄悄的攥著,精神力在迅速的萌芽,繼而張術陰險一笑,隨即抓起一個東西,頓時朝著冷毅的襠部而去。

冷毅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張術竟然會玩這一手的陰的!

但等到冷毅反應過來時,已經為時已晚,張術用精神力控制著的那個物件兒,狠狠地的砸在了冷毅的襠部。

頓時,一股撕心裂肺的沉痛感傳來。

冷毅甚至好似感覺自己的下體似乎已經衝到了肚子里去。

頓時齜牙咧嘴,頭上已分不清是血還是汗,瞬間滑落下來,冷毅艱難的扯著自己的嘴角:「張術你小子敢玩陰的!」

張術則是在完成這一擊后,瞬間厲害冷毅的出手範圍,緊接著便看他的丹鳳眼眯著,人畜無害。

「怎麼?誰規定打架就要光明正大的打?玩陰的也是一種智慧。」

沒等張術說完,趙雅婷和蕭媚這兩個女人聽見張術的話,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張術回過頭,對著冷毅時,他是玩世不恭,而當他轉過頭來對著趙雅婷和蕭媚時,卻是眼神之中帶著焦急和命令。

眼神示意趙雅婷和蕭媚立刻離開這個地方,至少不要在冷毅狗急跳牆時,對她們兩個弱女子出手。

但趙雅婷跟蕭媚兩個人很快地對視了一眼,這才笑嘻嘻的對著張術開口道:「我們不走,反正那個冷毅也沒什麼打進,上一次還不是被我們給收拾了?」

張術咬著牙,回過頭來大聲呼喝:「給我走!就現在!」

敏銳的張術已經感覺到冷毅已經喪心病狂,在他的身上肯定還有不曾拿出手的手段,如此險境之下,張術怎麼肯讓趙雅婷跟蕭媚在這裡?

幾乎是一瞬之間,趙雅婷讀懂了張術眼中的充滿眼裡的警告,明白張術在此刻並不是開玩笑,她們應該離開。

趙雅婷二話不說,抓起蕭媚的手:「我們走!」

然而,冷毅最終是站起身來,手中還握著一個明晃晃的珠子,只看這珠子透出淡淡的青盲,冷毅獰笑著,面容極其扭曲,那一抹殘忍的笑容就算是張術看見了的也感覺到一陣背脊發涼。

「你們誰都別想走!張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蚩尤魔戒!這些人都可以有生還的可能!如果你不交,那麼我就把他們一塊埋了!」

隨著冷毅這番話一出口,張術瞬間嘿嘿一笑:「哦?是么,你既然這麼牛,那麼趕緊使出來讓我看看?」

張術的目光緊緊地盯在冷毅手中那個泛著青光的珠子。

那珠子,正是可以呼喚蚩尤魔戒的避塵珠。

當即,冷毅便叫了一聲好:「好!這可是你說的!」

下一刻,沒等張術反應過來,便聽見冷毅的口中念念有詞,而手上避塵珠的光暈也越來越濃。

再下一刻,整棟小樓開始震顫,起先是輕微的波動,而後來則轉化成一股股強力的震顫。

張術心中一驚,難道,他真的要把所有人都埋在這裡?

千鈞一髮,幾乎是一瞬之間,小樓的房頂出現坍塌,一塊巨大的屋棚掉了下來,確切一點說那是鋼筋混凝土的吊頂。

張術不敢遲疑,趙雅婷跟蕭媚兩個人猛然奔跑起來,無論如何也要衝出門口去。

但此刻的小樓已經搖搖晃晃,竟不知什麼時候危險就會徹底的降臨。

張術冷著一張臉,幸好菜胖子及時一把將蕭媚跟趙雅婷兩個人拉了過去,而後冷毅發出一聲狂妄的笑聲:「哈哈哈哈!怎麼樣?現在你見識到這力量了吧?」

張術看著冷毅臉上的表情,傲然的點了點頭。

冷毅嘴角一勾,「下一次,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說著,便看冷毅手上的避塵珠猛然脫離了他的手,慢慢地懸浮在半空之中,而一聲聲轟然巨響的傳來,卻讓張術一陣心驚肉跳,甚至在養殖場外面,池塘中的水猛然迸發開來,竟將小樓窗上的玻璃震碎。

冷毅微微一笑,隨即伸出一根手指,指著張術淡淡開口,看他臉上的神情就好似是無所不能的神。

「下一個,就是你。」冷毅淡淡的開口,但張術卻絲毫不買賬。

只看張術微微弓著身子,戴著黑鐵戒的手放在前,只看黑鐵戒上閃爍著一點點的微光,詭異十足。

就在冷毅終於發出冷厲的一聲吼叫后,避塵珠猛然開始高速旋轉,下一刻,小樓已是搖搖欲墜,牆皮上出現一道道裂縫,就連地板和樓梯也不能免俗。

再過了一刻鐘,只聽見「咔嚓」、「咔嚓」的轟然巨響,小樓的一側已經徹底的坍塌下來,目標對準的就是菜胖子一行人!

張術急忙調動精神力,猛地用精神力將那已經坍塌的牆壁支撐住,隨後更是眼神示意菜胖子跟趙雅婷等人快點跑!

然而,一個黑影陡然出現在張術的面前,張術的瞳孔陡然放大,只看冷毅已經一刀捅進了張術的胸膛!

「噗哧!」

張術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而冷毅的臉上卻沒有一絲表情,只是將匕首從張術的胸膛上抽出來。

每抽出一點,張術的青筋就粗脹了一些,當冷毅將匕首全部抽出后,張術猛然鬆了一口氣,一陣疼痛蔓延開來。

一股血腥的氣味在張術的口腔中蕩漾著,冷毅看著張術艱難的掙扎,不由得輕聲一笑:「你想護著他們?」

下一刻!只看冷毅已經出現在菜胖子的面前,猛地一把抓住菜胖子的頭髮,隨即膝蓋頂了上去!

「噗哧!」

菜胖子被這一個膝撞頂的是七暈八素,不由得一陣頭暈目眩,鮮血從他的鼻子和眼眶之中流了出來。

而冷毅卻絲毫不在意,繼而轉過身去朝著趙雅婷跟蕭媚走了過去。

張術心中一急:「你站住!」

趙雅婷剛要上前,卻被冷毅扯著胳膊一下子丟在一邊,隨後一把拉扯住蕭媚的頭髮,蕭媚猛然掙扎,捶打著冷毅。

然而冷毅絲毫不為所動,只看下一刻瞬間,冷毅對準蕭媚的脖子,就是一記手刀。

撲通一聲,蕭媚已經跪倒在地,短暫失去了意識。

冷毅就這樣拖著蕭媚的頭髮:「張術,看樣子你女人緣不錯啊?」

張術此刻面色張紅:「你放開她!」

冷毅嘿嘿一笑:「放開?可以,我要的東西呢?」

張術點了點頭:「我給你,但你要先把她給放了。」

冷毅搖了搖頭:「你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餘地,把戒指交給我,我就放了她。」

只看冷毅撕扯著蕭媚的頭髮,就好似是撕扯著一件玩具一樣,沒有絲毫的情感。

張術艱難的站起身來:「你來找我,就是為了我這破東西?」

冷毅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笑容:「破東西?張術,看來你並不知道蚩尤魔界之中蘊藏的奧秘。不過這樣也好,硬生生便宜了我,我以後會記著你。」

說著,便看冷毅伸出手來,然而,就在張術伸出手,想要將黑鐵戒從手指上取下來時,冷毅的臉上噙著一抹冷笑,似乎是在嘲諷著張術。

張術捕捉到了冷毅在那一個瞬間的鬆懈,猛然精神力一集中,張開黑鐵戒的功夫,迅速的將蕭媚跟菜胖子和趙雅婷等人一下子收到黑鐵戒的空間之中。

強大的吸引之力猛然出現,險些將冷毅也給吸了進去,冷毅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抹陰狠來:「張術!你小子……」

沒等冷毅說完,張術已是一拳重重的打在冷毅的臉上。

先前跟隨著冷毅而來的這些狂熱信徒,都已經被菜胖子和他的手下收拾了個差不多。

一對一,有沒有勝算?

張術在心中悄悄地問自己,有!一定有!剛才的冷毅就已經鬆懈!只要自己肯,就一定能夠找出能力的破綻來!

當下,便看張術猛地向前衝去,下一刻,張術已經穩穩地站在了冷毅的身後,剛硬如鐵的拳頭再度朝著冷毅招呼過來。

而冷毅也是惱羞成怒,手上的避塵珠再一次青芒爆射。

只看在這一刻,避塵珠閃動著一抹令人觸目驚心的光暈,小樓的房梁開始碎裂開來,響起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響。

張術一下子調轉過身子去,猛然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下一刻,只看張術一步竄到了十幾米之外,而就在張術破窗而出時。

小樓瞬間坍塌!

冷毅的身影就如同鬼魅,出現在張術的身後。

被小樓坍塌所帶來的衝擊力所震動的張術,一個打滾,落在了地上。

然而冷毅的身影卻終究讓張術揮之不去,只看冷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大步朝著精疲力盡的張術走了過來。

張術此刻已經沒有半分力氣,精神力使用過度的後果使張術一陣眼眶生疼,他知道,若是再這樣繼續過度的使用精神力,恐怕自己還沒有被冷毅幹掉,就已經先成了一個傻子。

。 顧長生吩咐小青最好活捉老鼠精,或著死後儘快帶出來后,就找了個地方,慢慢吃起了小籃子中的食物。

雖然只是一些窩頭和野果,比現在他吃的靈米天差地別,但顧長生吃着卻感覺格外香甜。

一刻鐘后。

顧長生這邊消滅了除生雞蛋外的所以食物后,才通道山中響起了打鬥之聲,便決定去看看情況。

打鬥在一個小山坳中,不是小青和老鼠精的打鬥,而是小青在捉到老鼠精后,返回的時候遇到了成千上萬的老鼠圍攻。

顧長生髮現,這些老鼠的個頭都比普通老鼠大上兩三倍,甚至在群鼠中間還看到十幾隻嬰兒大小的大老鼠,在指揮着群鼠前仆後繼的進攻小青,以期望救回小青身後的那個個頭並不怎麼大的老鼠精。

如果不是為了不讓群鼠救它身後的老鼠精,以小青的實力,肯定不會如此被動。

還是被它平時拿來做食物的老鼠欺負,這讓它有些狂性大發,伸頭扭轉橫掃之下,將攻到近前的老鼠都給掃成了碎肉。

可奈何老鼠實在是太多,前仆後繼,它只能疲於應付。

顧長生見此,就放出幾具煉屍,幫助小青看好老鼠精,讓小青專門對付群鼠。

沒有了老鼠精的牽制,小青越發的肆無忌憚,隨意穿梭在鼠群中爆裂斬殺,就如兩軍對壘時,一個萬人敵的猛將衝進了地方陣營,肆意穿梭殺敵一般。

等小青發泄完心中的暴躁情緒后,就開始有針對的斬殺鼠群中那些指揮的大老鼠,群鼠在沒有人指揮之下,這才慢慢退去。

顧長生一邊看着小青在鼠群中大發神威,一邊思考着接下來小青以後的路。

小青是他唯一一具用自身鮮血煉製的血屍,需要定期餵食他的鮮血。

但如果等到他把自己也煉製為一具特殊的血屍時,到時候還能不能餵食小青他的鮮血,顧長生就不知道了。

所以在最近兩次餵食小青的鮮血中,他都會摻雜些吸收屍氣煉化的陰屬性真氣,以期望把鮮血慢慢轉變為陰屬性真氣。

這樣就算他成為一具特殊血屍,在能修鍊的情況下,也能給小青提供足夠的陰屬性真氣。

雖然小青的反應有些不適,但還是逐漸適應下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還有就是小青的晉級問題。

因為怕小青晉級到蛇蛟后,他會遭到反噬,所以在跟着他的這一兩年中,都對其有針對性的壓制。

但隨着時間推移,小青的智商開始有所提升,就連之前時不時的狂暴嗜血狀態也有所緩解。

即便再對其壓制修為,在突破邊緣的小青,也已經到了壓無可壓的境界。

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小青就可以鯉魚跳龍門一般,突破到蛇蛟的存在。

隨着顧長生自己修為的提升,壓制小青突破的念頭就有所鬆懈,就決定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助小青突破。

和小几率的反噬相比,現在顧長生更希望身邊多一個可以能威脅築基期的戰力。

在這一年兩年中,他成功煉出了不少屍體,有的實力甚至比小青還要厲害幾分,小青也就是沾了身體靈活的光,正面對敵能力卻是弱了一籌。

就像這次對付老鼠精一般,就發揮了小青的身體小巧靈活的特點。

見鼠群被小青打散后,顧長生就來到老鼠精身邊看了看,發現這老鼠精除了一雙大板牙顯得十分鋒利外,到是和其他老鼠沒有多大區別,便不再多看。

命令小青將老鼠精咬死後,就拿着已經死掉的老鼠精找了個乾淨點的巨石,等待吸收其體內散發的屍氣。

果然沒有令顧長生失望,在老鼠精死後一盞茶的功夫,就從其屍體中散發出濃郁的屍氣。

顧長生讓小青和眾煉屍在周圍警戒后,就專心的吸收起來這濃郁屍氣。

一刻鐘后。

等顧長生吸收完老鼠精的屍氣后,才發現體內由屍氣轉化的純粹陰屬性法力,竟然由五成增加到了七成。

從這兩次吸收的妖獸屍氣來看,顧長生也大概估計出了多少年修為的妖獸,能增加自己幾成的真氣。

之前的大老虎有五十年修為,增加了顧長生兩成半的真氣。

現在這個老鼠精只有四十餘年,卻是只增加了他兩成的真氣。

如此算來,妖獸十年修為便可以差不多讓他增加半成的真氣,不過因為情況的不同也有例外,如老鼠精,可能是因為身體偏小的原因,即便是四十餘年的修為,也只堪堪增加了他兩成的真氣。

照此來看,只要再斬殺一隻六十年修為的妖獸,他就能把丹田填滿。

可是這遇到什麼妖獸不是以他個人的意願,首先得是能找到才行。

七成真氣雖然還沒把丹田填滿,但到是可以勉強夠下一次對自身的煉化了。

不過顧長生並沒有滿足,並沒有停下尋找亂葬崗和妖獸。

於此同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