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依沒有顧他,玉手摸過長刀,緩緩的起身。

「嗯,就像我一開始見到你那樣,覺得你就是個廢柴。」站起之後,很不客氣的打擊著蘇子賢。

蘇子賢很不適應的一把摟住葉子依,葉子依雖然嘴裡得理不饒人,但是身體卻沒有任何的排斥。

蘇子賢像是在摟著冰塊兒說話:「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的。」

「可是和當初不同的是,我對你生不出任何的排斥,就算你現在讓我去死……」葉子依臉色沒有絲毫的改變,雖然依舊是冰冷的口氣,但說出來的話,卻透著暖意。

蘇子賢中途打斷葉子依的話,一臉玩世不恭的模樣說道:「說什麼呢?只有老婆叫老公去死的,哪能老公叫老婆去死的道理?」

葉子依柳眉微蹙,說道:「你說反了吧?三從四德裡面可沒有這句話。」

「你還懂三從四德?」蘇子賢滿是驚訝的問道。

「冉冉說的。」葉子依回答。

蘇子賢擺擺手,大概確定了葉子依並不是失憶,只是境界提高了,所以讓自己變得高冷了。

「別說這麼多了,現在自己感覺一下實力是什麼層次?」蘇子賢催促道。

「按著修士的等級來說,現在大概在四重境的樣子,比你厲害一丟丟。」葉子依的話中,流露著小得意。

「就這樣?」蘇子賢鬆一口氣的時候,卻表現的很失望道。

「為什麼你一臉不開心的樣子?這個結果你不滿意嗎?」葉子依美目一橫,本來以為蘇子賢會慶賀一下,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反應,葉子依很生氣。

望著葉子依的側臉,蘇子賢頓時感覺到周圍的氣溫降了好幾度,於是蘇子賢很明確的回答:「沒有沒有。」

「哼!你也不敢有。」葉子依撇過頭去自顧自的說道,像是還在生蘇子賢的氣,蘇子賢的臉靠近到咫尺的距離,葉子依方才位為轉過身子說:

「除此之外,我還繼承冰雪之氣,母……母親說我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才能凝聚出自己的道心,否則會對以後的發展不利。」

聽了葉子依的解釋,蘇子賢也深知其理,葉子依雖然以前是惡名昭昭的『惡鬼』,可終歸都是體技上的錘鍊,對修身鍊氣,完全是個外行。

修行的道路上,最忌諱的就是急躁。

「母親還和我說了些關於九五至尊的事情,讓我轉述給你。」葉子依也不顧蘇子賢發獃,又說道。

「什麼?」蘇子賢問道。

「母親說九五至尊的修行和常人不同,當年九五至尊身上只有五道龍氣的加持,並沒有做到最後的九龍歸元,亢龍有悔。」葉子依說道。

「九龍歸元,何其遙遠?」蘇子賢輕聲說道。

蘇子賢如今的實力,剛剛到達少陽之相,雖然是登堂入室的可以和尋常生靈一較高低,但卻遠遠不夠。

(本章未完,請翻頁)

現在蘇子賢也僅僅是大概鬧明白,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我覺得你可以做到,我相信你。」葉子依忽然冷冰冰的對蘇子賢說道,寒冷中帶著柔情。

蘇子賢錯愕后,旋即輕笑:「那是,你老公是誰?我可是人人得而誅之的九五至尊,什麼九龍歸元的事情,都只不過是洒洒水了。」

「沒正經。」

蘇子賢的輕鬆表現,只得到了三個字的中肯評價。

「誒~本來準備老婆大大可以一騎絕塵,然後直接帶著我這個小白臉上天入地的,沒想到還是要努力拚搏。」蘇子賢長吁短嘆的捶胸頓足,葉子依卻不給面子的掙脫開蘇子賢的懷抱,一個人獨自握著刀離開冰晶世界。

「等等,幹什麼去?」蘇子賢慌忙追上葉子依問道。

葉子依離開冰晶世界的中心,周圍的冰霜開始冰釋,氣溫也在飛快的回暖,而環繞在小白鎮周圍的陣法,也失去了最後的支撐。

「去殺人。」葉子依很直白的回答。

蘇子賢連忙攔住問道:「殺誰?」

「所有擋路的人。」葉子依的意思很明確了,她要殺的是外面作威作福的藏洛洲大能。

「老婆大大,且慢。」蘇子賢一把抱住『冰塊兒』,叫道。

「說。」葉子依簡短的吐了一個位元組,蘇子賢嘿嘿的詭笑間,說道:「我有一招妙計。」

荒原中的戰鬥已經到了第二場,過江鳩和清瀾貂。

第一場的金水梟爆了個大慘,虎齒犀的三板斧功夫將金水梟追著打,一路磕磕碰碰的竟然被生生削了半隻羽翼。

最後看不下去的炎侖不想痛失愛將的打斷了比試,主動選擇了第一場認輸。

因為第一場的失利,第二場忽然變得微妙起來,五重境的清瀾貂忽然有一種重擔在肩的錯覺,明明面對的是個四重境,被炎侖瞪了一眼之後,竟然有平級對陣的錯覺。

過江鳩並非凡品,它的羽毛可以一定限度的調用至純至凈的上善水,這種能力本應只有一等水靈才能擁有,現在落在異種斑鳩身上,也是打破了常理。

清瀾貂的本事很簡單,它更精通於技巧和修行,和尋常的生靈莽撞修鍊不同,它的修鍊只追求極致的必殺。

清瀾貂秘密練就的一身必殺手段,就算是炎侖見著了,都要摸一把冷汗。

有絕對的必殺傍身,清瀾貂可以做到越級殺人,至少可以面對擁有王座的五重境。

兩邊還未開始的時候,蘇子賢和葉子依悄咪咪的摸到小白鎮的頂層,望著天空的對壘。

「你覺得誰會贏?」蘇子賢問葉子依道。

「那隻人頭。」葉子依也不認得清瀾貂的種類,只能最直觀的給出答案。

「大概率是它,不過如果沒有殺敵心思的話,似乎那隻丑鳥能拖個平手。」蘇子賢言道。

「那隻人頭會贏。」葉子依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和蘇子賢說道,蘇子賢見著葉子依認真的表情,忽然神秘兮兮的笑道:「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不賭。」葉子依很果斷的拒絕了蘇子賢的苗頭,這讓蘇子賢好沒面子。

「賭什麼?」葉子依轉眼改口道。

「你笑一下。」蘇子賢笑道。

「不賭。」葉子依漠然的拒絕了,蘇子賢只能聳聳肩,不再強求的望著天上的切磋。

過江鳩一手獨到的控氣法門讓清瀾貂吃了些暗虧,不過清瀾貂仗著自己的等級優勢,將頹勢反轉了過來。

眼看著勝利在握,炎侖忽然輕咳了一聲,清瀾貂本要一擊必殺結束比試的手段,悄然消散,再度進入到漫長的消耗環節。

蘇子賢見到此景,心中暗笑著,自己的算盤是打響了。

小聲的在葉子依耳邊竊竊私語了幾句之後,蘇子賢準備出手,臨走前,看著葉子依漠然不關心的樣子,問道:「你記住了嗎?」

「嗯。」葉子依頷首,沒有因為蘇子賢的話語,多吐半個字。

蘇子賢隱入周圍的生靈中,忽然有些擔憂葉子依的處境,那一身寒霜周圍三丈之內不可能站人,這一特例必然吸引旁人的注意力。

蘇子賢沒有再多猶豫,在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看著天空的時候,蘇子賢悄然開始插手這場對局。

過江鳩能夠調用純凈的上善水,但卻終歸有限,五重境的清瀾貂自然是可以用等級的優勢將它壓著打。

過江鳩不遺餘力的施展自己的控水之法,而冥冥之中,周圍的上善水漸漸多了起來。

不僅如此,過江鳩還感覺到這些上善水的氣勢,宛如蒼龍盤踞。

清瀾貂並沒有注意到周圍水息的細微變化,手中的畸形爪刃刺向過江鳩的羽翼,過江鳩是用自己的羽毛控制的上善水,只要將這麻煩的羽翼擊潰,那麼過江鳩自然會不戰而敗。

看著清瀾貂的自信一擊,炎侖也是傲然的準備好了之後的說辭,這場贏下來后,他就能執掌藏洛洲的一切。

「噗~」利爪不偏不倚的撞在過江鳩的羽翼上,但飛起的卻不是羽毛,而是清澈的水漬。

清瀾貂和炎侖的表情同時凝固,兩者的內心有一股不祥的預感籠罩其上。

過江鳩羽翼上的上善水化作鋒利的獸爪,一擊劃過清瀾貂的手腕,清瀾貂的三根手指被利爪切掉。

「你找死!」清瀾貂怒然暴戾的尖叫道。

過江鳩還沒有反應過來,剛剛不受自己控制的上善水究竟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是怎麼回事?

手臂穿心,一擊必殺!

清瀾貂沒有片刻猶豫的把過江鳩的心臟捏碎,凶戾之相,猙獰如鬼。

過江鳩的鳥噱咳出鮮血,之後雙目中的果決也讓清瀾貂付出了代價。

「血剎!」過江鳩最後一口氣用出自己絕殺,自身化為血霧的同時,內在的細小晶核爆發出令清瀾貂無法阻擋的能量風暴。

血絲瀰漫在清瀾貂的手臂上,血剎是用自身的血液為引,用珍貴晶核的力量將水氣提煉成鋒利的水刃。

血窟窿一枚枚的在清瀾貂的手臂上爆出,每一道血箭像是連排的地雷在陣地上接連引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一幕,血窟窿的蔓延速度太快,清瀾貂狠辣的斷臂求生。

鮮血在天空鋪灑,而上善水的走勢依舊沒有停止,在手臂斷開的時候,上善水順著血管刺入了清瀾貂的血肉,在清瀾貂的體內作威作福。

清瀾貂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純凈之氣,這不屬於他這樣的惡棍,從之前過江鳩施展出來手段來看,清瀾貂自然而然的第一時間將這一手,歸咎於過江鳩臨死之前的爆發。

「咕咕咕咕……」上善水就像是一條條小蛇在清瀾貂的皮層下翻滾,趨勢肉眼可見的像是某種寄生蟲在主攻心肺。

炎侖再蠢也不可能讓眼下的局面繼續發展下去,三根翎羽刺在上善水的必經穴道,然後炎侖像是火神降世一般,雙臂燃著熊熊的烈焰。

「守住心脈,我把它必出來!」炎侖對清瀾貂說道。

清瀾貂頭生冷汗的點頭,這股上善水的力量就像是跗骨蛆蟲,清瀾貂一時半會兒解決不掉這樣的侵蝕。

炎侖親自出手,下方的虎齒犀和洞芒蟲滿是疑惑,過江鳩的手段,它們身為同伴最清楚。

過江鳩雖死猶榮,臨死之前的血剎,不僅僅讓五重境的清瀾貂斷去一臂,而且還讓炎侖出手了。

血剎是唯一一招,外人不明白的殺招,以過江鳩的實力,能夠削掉清瀾貂三根手指,已經是奇迹了,眼下的局面眾人惶惶。

過江鳩的出格,很可能讓炎侖暴起,如果清瀾貂出什麼意外的話,那麼不僅僅之後的洞芒蟲凶多吉少,赤豪軍的舊部也會盡數被屠。

此時萬籟俱寂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望著天空的慘狀,而蘇子賢沖著葉子依打了個『ok』的手勢。

葉子依心領神會,她已經準備好了。

清瀾貂體內的上善水一點點的被炎氣吸出體外,這一過程對於清瀾貂而言,無異於刮骨療傷,上善水幾乎和他的血肉融合在一起。

炎侖先是用自己的力量將上善水一點點的收攏,聚成三塊水團的時候,炎侖撤去之前刺在清瀾貂身上的領域,順著心脈處的小孔,一點點把上善水逼出來。

清瀾貂感覺到身體中的蠕動已經被剝離,內心松下起來。

上善水掛著血珠被抽到皮膚的表層,炎侖懸著的心,也鬆弛了。

「噗噗噗!」

三根冰棱洞穿兩人的身軀,炎侖的背部尖銳的冷刺,讓人禁不住地倒吸一口寒氣。

清瀾貂的心脈包括自己的晶核同時被冰棱刺穿,心聲還未停滯的時候,清瀾貂小聲的說道:「有人下黑手。」

炎侖也察覺到了,過江鳩的本事能夠做到上善水侵入清瀾貂的身體,已經是不易中的不易,現在竟然還有異變,就算是赤豪在世,也不可能做到如此。

炎侖的面前清瀾貂死不瞑目的一口怨氣堵在肺腑,炎侖咬牙切齒的時候,一爪穿透清瀾貂的身軀,親手抓出渾濁的內丹。

見到此景的所有人,噤若寒蟬的開始尋思後路。

炎侖甩掉清瀾貂的肉身,正面血氣撲滿的轉過身來,身上的炎氣化去尖銳的冰棱。

炎侖滿是陰翳的俯瞰下方的赤豪大軍,凶煞之氣勝極,虎齒犀咽了口口水,洞芒蟲則是直接跪地,臣服道:「末將願為炎侖馬前卒。」

「虎齒犀武功蓋世,第一局是我輸;第二局,兩兩皆死……」炎侖銀牙咬碎的說著戰果,最後瞪著赤豪軍說道:「赤豪軍還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來……還有第三場。」

炎侖不顧已經投降的洞芒蟲,自顧自的說道,而且炎侖說完后,還當著眾人的面,囫圇生吞了清瀾貂的內丹。

「赤豪軍甘願臣服!願請主上平息怒火。」虎齒犀也不是不識相的人,暴怒下的炎侖,可不是它們能夠抵擋的。

剩下的四成赤豪軍跟在兩位大將的身後,一同跪拜,無人敢發出任何異響。

「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清瀾貂死了,我豈能忍氣吞聲的平息怒火,赤豪軍今日無論投誠與否,都要死一半。」炎侖盯著虎齒犀和洞芒蟲說道,剛剛下了黑手的人,必然就在眼前,炎侖不會放過。

「還請主上息怒。」洞芒蟲連忙俯首磕頭。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是清瀾貂的命數。」直腸子的虎齒犀生生的頂了一句。

「哦?」炎侖輕笑著應了一聲,而後絢麗的火舌籠罩虎齒犀的身軀,炎侖爪鋒一點點的攢緊,烈火中的虎齒犀甚至沒有太多掙扎,便被煉出了晶核。

晶核跟著火焰飛入炎侖的掌心,下方的赤豪軍沒有絲毫違逆的聲響,現在只要炎侖的氣消了,一切都還有餘地。

————————————(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四周還站着四十九個兵俑,這是……鎮壓陣!

奚淺目光微凜,「你是因為這個才出不去?」

姜笙自嘲的笑了一下,「不止呢,除了這個,另一邊還有一個鎖魂陣!」

「……鎮壓千年,你還能修鍊成這個樣子,還真是不容易。」這話,純粹是佩服。

姜笙也聽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