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大師兄太清天尊煉製的九轉金丹,配合諸多靈丹,可以憑空塑造一尊金仙,雖然這尊金仙戰鬥力,不會太過強橫,但至少從本質上來講,這是一尊金仙。」

無盡神光逐漸收攏進夏冬青的軀殼之中在,在夏冬青泥丸宮中,蚩尤的殘魂雖然極力的撲騰著,但面對全盛時期的金仙真靈,根本無法逃脫被封印的命運。

趙吏看着已經陷入沉睡的夏冬青,問道:「蘇先聲您為什麼要這麼做,您應該知道,夏冬青身體內有蚩尤的殘魂,冥王不會蚩尤復生出現任何的意外。」

在他的記憶中,冥王是冥界最強大的存在,擁有者冥界加持的冥王,哪怕是崑崙的諸神,也無法動搖分毫。

望舒不屑的說道:「冥王茶茶確實很強大,但是面對一尊金仙的不朽真靈,哪怕是泰山府君也沒有辦法磨滅夏冬青的真靈,更何況是一個毫仙道修為在身的冥王。」

這方大千世界是一個很奇怪的存在,一些擁有者強橫神力的神靈竟然會死亡,這在洪荒世界以及其他世界中,是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更令然感到擔憂的是,這方大千世界中相當一部分神靈的力量,來源於天地業位的加持,一旦失去了力量的加持,哪怕昔日再怎麼強大的神靈,也是消失在時間長河之中。

趙吏沉默了,因為無能為力,所以沉默不語!

夏冬青的沉睡,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其泥丸宮內的傳承塔,已經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手段,讓夏冬青明白了自身所產生的異變。

「謝謝您蘇先生!」夏冬青激動的說道。

蘇牧道:「冬青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所以你應該好好的活着,而不是成為蚩尤的載體!」

「哦對了,忘戰必危,所以蚩尤的殘魂還在你的體內,你自己去解決吧!」

憑空塑造出一尊金仙,雖然算不得什麼,但卻極大的消耗了蘇牧的心神。

雖然蘇牧不大喜歡填鴨式的傳授方式,但不得不說,填鴨式的傳授方式真的十分不錯。

……

道觀內夏冬青感受自己身體內的力量,看着趙吏說道:「為什麼在我的感知中,你的實力為什麼那麼弱小呢?」

「你大爺的,你才弱小呢?你這個被丹藥催生出來的金仙!」

趙吏極為羨慕的說道,金仙啊!那可是金仙啊!

超脫了生死界限的金仙啊!

就連冥王茶茶也沒有辦法,讓一尊金仙成為蚩尤殘魂的容器,所以趙吏幾乎能夠看見,冥王茶茶暴怒的樣子。

「行了吧!趙吏靈魂擺渡人,只有元神沒有靈魂,面對金仙的不朽真靈,你有抵擋的能力嗎?」玄女恰到好處的給了趙吏以重擊!

天人的力量,很大程度上來源於自身,不過天人無法直接施展自己的全部實力,所以才需要羽衣,當然了在當下的末法之世,就算是金仙,也無法肆意的施展神通。

畢竟破開世界胎膜,吸收到宇宙種的遊歷靈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趙吏怒道:「你大爺,我是誰,我是趙吏,我是靈魂被擺渡人,難道還打不過一個被丹藥催熟的金仙嗎?」

存心想要看戲的玄女,說道:「好啊!那你們兩個就打一架,看看誰強誰弱吧!」

對於夏冬青玄女有着足夠的信心,金仙有着種種不可思議的神通,單單是一個自身所帶有的結界,就不是現在趙吏能夠突破的存在。

夏冬青笑着說道:「趙吏你放心,我不會下重手的。」

「你二大爺,夏冬青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下,靈魂擺渡人的厲害!」

此時此刻的趙吏,肺都要快被氣炸了,這一次若不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以後還不反了天呀!

……

…… 「喂……徐聞!到底怎麼回事……你自己的劍怎麼自己都不記得了……」

「我要是什麼都記得的話,以我五千年的閱歷,怎麼可能會淪落到現在這種地步……」

按徐聞的表現來看,他似乎也是第一次聽說自己的劍還有器靈附身的說法。

器靈是修仙題材故事常見的元素之一,在徐聞的現存記憶里,關於器靈的概述也有兩種——

其一,高階修仙者的法寶在修鍊到一定程度后,就有可能修鍊成精,通曉人性;

這其二,則是高階修仙者通過抓捕山精野怪,或者以拘魂的形式,將某些生物的魂魄封印到特定的法寶里,這樣就它就成了法寶的器靈;

現在的徐聞記憶混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個自稱是雪霽的弟子到底屬於哪一種器靈。

但從她稱呼自己為師尊而非主人這一點來看,雪霽的過去和自己也許還有不少淵源。

只見徐聞撓著頭無奈嘆息道,「看來,若是不付出一些代價,你是不可能相信我就是徐聞了……」

「不,你付出代價也沒用。」

雪霽冷冰冰地盯著徐聞,一本正經地闡述著自己的身世由來:「雪霽自記事起便追隨師尊徐聞,哪怕師尊化成灰我也能認得。反觀之,你身上雖然散發著和師尊相似的氣息,但絕無可能是師尊本尊,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把劍還我,否則——」

雪霽話說到一半忽然打了一個冷噤,接著整個人都綿軟無力地癱倒下來。

原來徐聞現在正在以血為祭,將血滴在了雪霽劍的劍身上。

修仙者和本命法器通過精血來建立紐帶關係,修仙者持續供應精血以維持本命法寶的力量,器靈也能因此受益,可以說是修仙者的唯一專屬認證,絕無二家。

「好了……這下總該相信我是師尊徐聞了吧……喂,你聽見我的話沒有?」

徐聞呼了雪霽許多聲,但她只是趴在床邊一動不動,就像一尊雕塑。

「一直以來崇拜的師尊現在竟然成了鍊氣期廢物,她怕是受打擊了……」

嘖……說不定,還真是這樣……

徐聞罕見地認可了夏霧雨的吐槽。

「不、不管怎麼樣……既然認定了雪霽小姐不是敵人,也、也總算是皆大歡喜,我們還是先去吃早飯去吧……啊,徐聞,怎麼樣?」

經歷了方才的一陣混亂后,夏晴開口時還有些緊張,不過徐聞也沒太在意,只是伸了個懶腰道:

「說的也是……一大早耗了我這麼多精血。」

徐聞熟練地將雪霽劍收入乾坤袋中,接著便拍著夏霧雨的腦袋,「我要好好補補身子,晚上搞豐盛點,霧雨。」

霧雨將徐聞的手一把撥開,並露出嫌棄的表情,「你把今天的家務做完再說,不然我才不管飯——」

「你這死丫頭,怎麼天天催個沒完……」

徐聞正要和夏霧雨下樓去吃飯,結果被夏晴一把拉住胳膊。

「你走什麼啊……你去說說,讓她一起去吃飯,總不能把她丟在這裡晾著。」

「你傻啊,她根本不可能餓肚子的。」

「你之前也說修仙者不用吃飯,結果你——」

「那、那不一樣啊,」徐聞摸著鼻子心虛道,「我是修仙者,但至少還是個人,這傢伙就是個器靈,根本用不著——」

徐聞話音剛落,雪霽那邊立刻傳來了打雷般的咕咕聲。

「你還好意思說她不是人!」

夏晴揪著徐聞一陣猛揍,而就在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雪霽忽然喃喃道:

「師尊……倘若……你真的是師尊的話,又怎會認不出雪霽來?」

「啊,關於這個啊,忘了跟你說了,」徐聞一邊掐著夏晴的臉,一邊解釋道,「我渡劫失敗之後失憶了,很多事情都記不太清了。」

嗷嗚嗚嗚嗚嗚……

嗷嗚嗚嗚……

雪霽被徐聞和夏晴領著去吃了早飯。

可能是因為太餓,加上又是第一次品嘗被譽為人間極品美味的豬肉玉米蒸餃早餐的關係,雪霽狼吞虎咽一直吃個不停,其吃相之難看,連徐聞都忍不住吐槽:

「喂喂,你慢點吃啊你,你一個器靈怎麼會肚子餓的?我真搞不懂……」

夏霧雨則是忍不住吐槽起了上一章的標題:

「看吧!我就知道……他們這幫修仙者干別的不行,蹭飯倒是滿有天分的……」

「人家還聽著呢,霧雨你少說兩句。」

「聽又不一定聽得懂……」

夏霧雨看著面前的雪霽,頓時有種止不住的頭疼感。

她拉著正打算和雪霽奪食的徐聞,「你現在還著急吃啥?不是有話問她嗎?趕緊問話啊……」

「咳咳……你著急什麼,得把早餐吃完啊。」

「我又不是自己著急……你也不為我姐考慮下。」

是啊……我們還著急去拉麵館上工呢。

於是徐聞擦了擦嘴,對坐在一旁的雪霽說道,「吃得差不多就行了,喂,我且問你——」

沉迷玉米豬肉蒸餃的雪霽就像是著了魔一樣,她並不搭理徐聞,只是一直低頭乾飯。

「喂,你這器靈到底怎麼回事!」

徐聞當場給了雪霽一記暴栗,後者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向徐聞拱手。

「弟子先前多有得罪,還望師尊責罰。」

說著雪霽還抹了抹嘴。

已經和之前的颯爽形象相去甚遠了。

「責罰倒是不必要……你先解釋下這趟來的目的吧——怎麼就你一個人來了,昊天宗其他人呢?」

雪霽正要開口,卻又下意識地提防著看了夏晴和夏霧雨一眼。

「沒事,這兩個凡人是我在下界收的僕役,區區凡人,不用避嫌。」

徐聞你皮癢了是吧……

夏霧雨氣沖沖地要和徐聞理論,被一旁的夏晴拉住,示意她不要打擾他們對話。

「哦……雪霽是奉大師姐和二師姐之命,來確認師尊的情況,順帶將師尊的本命法寶雪霽劍帶到這邊來。」

「大師姐二師姐?你、你們昊天宗難道不收男弟子的嗎!」

剛安撫完妹妹的夏晴聽了這話顯得有些憤慨,夏霧雨趕緊上前拉住。

「姐,冷靜……別蚌埠住了……」

雪霽有些訝然地注視著這倆戲精僕役,而後又望向徐聞,「師尊?」

「你解釋下。」

「門中男女弟子總共五千餘人,但據說兩位師姐從數千年前開始就一直追隨師尊,弟子也不太清楚。」

「由於師尊您經常閉關修鍊,因此宗門事務一向是由兩位師姐負責的。」

「什麼啊,原來徐聞你不是一直孑然一身的……」夏霧雨嘟嚷,徐聞則皺眉:

「那兩個人……叫什麼名字?我完全沒印象。」

連大師姐二師姐都忘掉了么……看來師尊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雪霽這裡也如實稟告:「大師姐雲霜,二師姐春璃,兩位師姐都是名動八荒的合體期修士。」

「合體期什麼概念呀?」夏晴低聲詢問妹妹。

「就是比徐聞鼎盛時的大乘期低一個境界。」

合體期指的是煉虛期的分身與本體合二為一,達到返樸歸真,初掌神通,可破煉虛萬千化身。

徐聞聽了這番話之後也稍感安心,因為在他的印象里,合體期修士放眼整個乾元界也是屈指可數,數百年內宗門應該不會因為自己不在有滅門之災。

只是自己對這兩位真傳弟子沒什麼印象,不知道她們會不會趁機篡逆……

徐聞仔細一想,這要篡我還真沒什麼辦法。

兩個鍊氣打兩個合體,我拿頭去打?

只能破罐子破摔,自求多福了……

「對了,你說師姐們派你過來確認我的情況,那你打算怎麼回去復命?」

雪霽解釋道,「我身為器靈,穿越下界時並不會受到天道反噬,同樣的我也可以直接回去。我留下其中一把雪霽劍給師尊,一旦師尊有所調遣,可以隨時喚我助陣,只不過穿越兩個世界,應該需要多花一些時間。」

雪霽劍本身似乎有很多把的樣子,這倒也是徐聞自己較為謹慎的行事風格……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當即閉著眼睛,對雪霽使用了傳音入密。

【還有些問題想問你,不方便在僕役面前探討】

【師尊請講】

【我之所以修鍊進度無比緩慢,是因為……】

徐聞把自己來到這邊的來龍去脈迅速印入了雪霽的腦海,但沒有提及奪舍夏晴的相關備案。

【你這趟回去,需要如實稟告我的情況,並向兩位師姐探討九劫之體的破除之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