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輕想了一下,覺得還真有這個可能,狼的眼睛能在晚上看見東西,它們應該是當時發現了天上的自己,然後跟着自己飛行的方向才跑到這裏來的。

或許它們把自己當成了一隻會噴水的大鳥了。

狼群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蘇輕,立馬發出「嗷嗚」的呼叫,然後一起朝他圍了過來。

蘇輕想了下,既然這群狼出現在自己的農場,就算把它們趕走,也無法阻止它們跑回來。如果自己一直在農場還好,如果自己不在農場的時候它們跑來,農場和農場周圍的其他人,包括農場以後養的動物都會有潛在的危險,所以,以防萬一,還是它們滅殺掉比較好。

蘇輕打算嘗試一下控水術的殺傷力。

狼群總共有八隻狼,蘇輕施展控水術,製造出八個水球,然後分別朝八隻狼的狼腦袋而去,當水襲擊到狼腦袋的時候,並沒有潰散,而是化成一個大大的水兜,直接把整個狼腦袋給兜住。

這一招蘇輕想過很久了,他稱之為控水窒息術,一直沒機會嘗試其威力。

所有的狼都開始掙扎,可惜再怎麼掙扎都是徒勞的,水兜如影隨形,死死地扣住狼腦袋,直到最後一隻狼倒在地上。

殺野狼蘇輕沒什麼心理負擔,見最後一隻狼掛了,便散掉水兜,上前一一查看,確定八隻狼死的不能再死,才慢悠悠地往回走,從他自車上下來到現在,前後不到十分鐘。

回到牛舍的建造之地,郭樹偉正準備開車過去接應他,見他已經返回,立馬把車開到他的身邊。

「沒事了,總共八隻野狼,都被我殺了。」

蘇輕一句輕飄飄的話在郭樹偉他們聽來,猶如一道炸雷。

野狼總共有八隻?還都被你殺了?

這才多久……

「那個……老闆,你的意思是……」郭樹偉雖然活了一把年紀,但也沒見過赤手空拳,不到十分鐘就解決八隻野狼的。

蘇輕笑着道:「我擅長水球術,剛剛過去正好碰到那群狼,然後就用水球術把它們解決掉了。」

「水球術有這麼大殺傷力嗎?」這時候,聽到動靜的其他人也從旁邊的車輛過來。

「老闆這麼年輕就能掌握水球術,已經非常天才了,可是,水球術不就是眾所周知的表演靈術嗎,還真沒聽說誰的水球術有這麼大的威力。」

「小老闆,你真的確定狼群被你幹掉了?」

面對大家的質疑,蘇輕也不生氣,指著東北方向,依舊笑着道:「八隻野狼的屍體就擺在那,大家上車,我們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幾分鐘之後,除了蘇輕之外的十一個人看着八具一動不動的狼屍有點懵。

郭樹偉最為恍惚,他忽然想起之前蘇輕聽到狼群之後那輕鬆的表情和隨意的態度,自己還以為老闆是年輕,不知道也狼群的厲害,現在看來,是自己誤解了,老闆這是藝高人大膽啊。

這個年紀輕輕的老闆到底什麼修為?為什麼能用水球術在十分鐘內殺死八隻野狼?

所有人心底忍不住都浮現了這個疑問。

只是詢問修為和個人靈術修行情況,在仙國社會是很沒禮貌的行為,尤其關係沒那麼熟的時候,所以大家雖然好奇,但也沒人問出口。

「偉叔,你帶大家幫我把這些野狼屍體處理一下,另外,大家今天第一天上工就碰到了野狼,別的不說,今天的工錢翻倍。」

蘇輕的大方立馬讓大夥歡呼起來,紛紛動手把狼屍搬到車上,郭樹偉走過來道:「老闆,狼肉不好吃,也沒人吃狼肉,不過狼皮和狼骨頭都有用,你是準備自己留着還是賣了,如果賣的話可以聯繫一下達樹,他有這方面的渠道,可以賣個公道的價格。」

蘇輕正準備說話,手機響了,一看,是副鎮長王力打過來的,便對郭樹偉道:「你幫我聯繫一下郭達樹,全都賣了,我留着沒用,我先接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那邊就傳來王力擔憂的聲音:「蘇老闆,你們那沒事吧?」《閉關八十年,竟有人要滅我滿門?》第二百七十章你沒有資格和我對話 姚子亮和庄炯兩人是團隊的遊戲策劃。

說完后,李哲想了想,又對劉凱月說:「凱月,你也一起去開會吧,負責會議記錄。」

劉凱月沒想到,李哲會讓她這個臨時工也去開會,有點意外,卻立刻點頭答應下來。

李哲、趙佳、余中峰、庄炯、姚子亮、劉凱月,6人一起來到小會議室坐下后。

李哲提出這個會議的第一個議題,就是遊戲上市后怎麼收費?

現在免費遊戲是主流,一款網頁遊戲就更別想賣點卡,所以怎麼收費賺錢,就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姚子亮和庄炯提出的方法是賣道具和vip特權,這也是免費遊戲的常見收費方式。

李哲點點頭,表示認可,但也提出了要求。

就是道具可以買,vip特權可以有,但都不能過大的破壞遊戲平衡。

因為他不想竭澤而漁,想把《彈彈堂》這款遊戲長久的做下去,等手游遊戲流行起來,再移植到手游端,成為遊戲公司的支柱遊戲之一。

「李總,這樣的話遊戲的收益就比較有限了。」余中峰說。

免費遊戲的創收,就是建立在破壞遊戲平衡的基礎上,賣的收費道具越多,賺的就越多,但過於破壞遊戲平衡的話,就會造成玩家大量流失,所以很多遊戲公司,都是在賺錢和遊戲平衡,之間盡量找到一個合適的度。

「余工,我們還可以利用別的方式創收。」李哲笑了笑說。

「比如,賣遊戲皮膚,遊戲時裝,染髮色的彩豆,進場特效,屬性稍微高一點,但數量很少的稀有武器等等。」

「李總,你說的不就是qq空間的創收方式嗎?」遊戲策劃姚子亮立刻反應了過來。

「對,就是qq空間的創收方式。」李哲點了點頭說。

「既然qq空間能通過這些方式創收,那我們為什麼把這些方式借鑒過來,給我們的遊戲創收。」

qq空間這套賺錢方式,後來被鵝廠完全移植到了《絕地求生》、《英雄聯盟》等遊戲上。

聽李哲說完,余中峰、趙佳等人頓時感覺思路大開,紛紛贊同的點頭。

下一個議題,討論的是,遊戲該在哪個平台上市發售。

就像發佈需要平台一樣,遊戲發佈也需要平台的。

余中鋒、姚子亮和庄炯他們討論的是,該選擇哪個遊戲平台?

大遊戲平台,擁有的用戶數量多,能給遊戲帶來更多熱度,遊戲更容易火起來,但分成要的多,特別是對於趣玩科技這樣,在業內沒有證明過自己實力的新公司,分成會更加苛刻。

而小遊戲平台,分成要的少,可用戶數量有限,不能給遊戲帶來多少熱度,遊戲很難火起來。

「我們也不一定要非在遊戲平台發售。」李哲忽然說。

余中鋒、姚子亮和庄炯三人一聽,都愣了一下。

遊戲不在遊戲平台發售,在哪發售?

「企鵝公司,一開始也不是做遊戲的,但它為什麼能做遊戲?」

「李總,你的意思是?」余中鋒有點明白了。

「我們需要的是用戶,而不是遊戲平台,只要能給我們帶來大量用戶的平台,都可以成為我們的合作對象。」

李哲頓了頓,接着說:「目前校內網的發展勢頭很猛,用戶數量增長很快,我們完全可以和他們合作。我們先讓遊戲在校內網上發售,等遊戲火起來,我們再和其他平台談合作,也就水到渠成了。」

校內網也就是後來的人人網,在未來兩三年,絕對是發展最猛的社交平台,曾被稱為臉書,11年還在納斯達克上市了,要不是因為後期發展策略失誤衰落了,很有可能也會成為互聯網巨頭之一。

開心農場,也就是偷菜遊戲,最早就是在人人網上線火起來多的。

李哲管不著人人網以後會不會衰落,他只是想趁著人人網還沒真正崛起,提起跟這個平台搭上線,然後藉著人人網的發展勢頭,把《彈彈堂》給運營火了。

等有了一個創收的支柱遊戲,遊戲公司就算做起來了,就可以再考慮開發別的賺錢遊戲。

聽完李哲的分析,余中鋒、姚子亮和庄炯三人對視了一眼,心裏不禁都有些服氣了。

這個老闆別看年紀輕,對公司管理看起來也不怎麼上心,但思路和眼界卻極為開闊,每到關鍵時刻,總能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來,一錘定音。

坐在李哲身旁,在做會議記錄的劉凱月,看着李哲侃侃而談,把余中鋒、趙佳等人說得連連點頭,不禁有些失神了。

「劉凱,你在記錄嗎?」李哲回過頭來,發現劉凱月愣在那裏出神,提醒她說。

聽到李哲的聲音,劉凱月回過神來,有些慌亂的說:「我這就記錄!」

注意到劉凱月的反應,趙佳異樣的看了她一眼。

最後一個議題是,遊戲的上市宣傳和運營問題。

根據余中峰的預估,《彈彈堂》在3月底,就可以初步進行內測,4月初就可以公測上線了。

但目前公司還只有一個研發部,還沒有市場部,所以必須儘快把市場部建立起來。

而市場部又包括運營、客服和市場推廣三個部門。

遊戲運營部門,只要從目前的研發部調人就行。

但客服、和市場推廣,就要對外招人全新組建。

李哲看向坐在左側的趙佳,「趙佳,你是想繼續留在我身邊做助理,還是去市場部?」

「李總,我還是想去市場部鍛煉一下。」趙佳想了想說。

跟在李哲身邊做助理,是權力很大,但沒有什麼上升空間。而且她看得出來,李哲要加大對公司的管理力度,以後會更多的參與公司管理

她這個助理就會失去臨時的管理權力,重新去做跑腿打雜的工作。

李哲點了點頭。

「那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直接去客服部做主管,二是你先試着去和校內網談一下合作的事。」

「如果你選擇去談判,談成了你就是市場部的經理,要是談不成,你也就別去市場部了,繼續給我做助理吧!」

7017k 第214章小林氏的善意

陳氏本來還在大哭,聽到村民們的話,頓時氣急敗壞的跳了起來,回頭指著小林氏罵道。

「你個死了男人的寡婦,來這裡嚼什麼舌根?我幾時要訛他錢了?我家的羊好好的在羊圈裡,除了他家季溟能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把羊偷走,誰還有這個本事?要是你這個寡婦進了我家院子,我們根本不可能不知道。」

小林氏聽著她一口一個寡婦,心中也是惱怒,她從來就不是吃虧的人,也只有在蘇招娣面前才不敢造次,因為她的感覺,那蘇招娣跟這些只會罵街的潑婦們不同,惹了她是真的可能會丟命。

她從矮牆上跳下來,朝著陳氏就沖了過來。

「我告訴你陳氏,你少埋汰我,你還敢來季溟家鬧,不就是因為蘇招娣不在了嗎?她要是在,借你兩個膽子你也不敢來了吧?小心你這把老骨頭被她給打散架。」

「她在又怎麼樣?老娘會怕她一個無賴的女兒嗎?今日我就是來找羊的,他們若是不把我的羊還回來,就別想安生。」

小林氏冷笑,「那你找吧,跟我也沒什麼關係,但是我警告你,再敢罵我,我就對你不客氣,我可不是季老三跟吳氏,會容忍你欺負。」

陳氏還要跟小林氏理論,林氏趕緊上前拉住了她。

「娘,你先別跟搭理她了,不就是一個小寡婦嗎?我們先找羊要緊,那可是不少銀子呢,再說了,沒有母羊,咱家剛生下的那兩隻小羊羔該咋辦?」

陳氏點點頭,狠狠瞪了小林氏一眼,隨後又看向季老三道,「季老三,我再說一遍,趕緊把我家的羊給還回來,若是還不回來就掏二十兩銀子抵債。」

眾人現在才算是見識到了陳氏的不要臉程度,二十兩,真敢說,別說他們一個村裡,就是桃花鎮上,能一下子拿出二十兩的人家又有幾個?

季老三閉上眼睛深吸了幾口氣,把心中的五味雜陳全都咽了回去,他看著陳氏聲音冷淡的道。

「三丫頭說的對,我真的錯了,既然你們不走,那就只好我送你們走了。」他說著,一把提起了季老二,另一隻手提起了林氏,直接把他們兩個人就丟了出去。

「啊!」

兩道慘叫聲響起,他看都沒看,他走到趙氏身邊,趙氏立刻道。「三弟,不用我,自己走。」她說著便快速自己跑出去了。

他又看向季凌月,季凌月也鼓著小臉瞪著他,「爹,你也要把我丟出去嗎?」

季老三看著她的眼神既失望,又覺得難過,「月兒,你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在家裡過日子呢?我跟你娘夠護著你了,把你嫂子都氣走了,可你為什麼卻不能把這裡當家呢?為什麼還要做那些事情?算了,既然你覺得跟著你奶奶好,那今日起,我們也跟你斷絕關係,你跟你奶奶走吧,別逼我把你們丟出去。」

季凌月難以置信的看著季老三,眼圈兒瞬間就紅了,她又看向吳氏,卻見吳氏被兩個村婦攙扶著,也在怔怔的看著她,卻並沒有開口。

季凌月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一雙眼睛陰冷如毒蛇一般。

「好啊,好啊,那就斷絕關係吧,我本來也不想要你們這樣的父母,從小我就是奶奶帶大的,你們給過我什麼?」她說完走到陳氏身邊,挽著她的胳膊小聲道。

「奶奶,月兒以後只有奶奶了。」

陳氏拍了拍她的手,看著季老三道,「拿二十兩銀子來,不然老娘不走,我看你真的敢把我扔出去。」

季老三的手微微顫抖著,緩緩的抬了起來,可是卻始終不敢落在陳氏身上,陳氏就那麼冷眼看著他,呵呵冷笑。

「你果然還是個廢物,老娘當初就沒看錯你,你這樣的廢物就活該在床上癱著,你說你有什麼用?除了浪費老娘的糧食,你還……」

話才剛說到這兒,陳氏就感覺眼前一花,身體已經脫離了地面,然後便呈拋物線被扔了出去,剛好落在季老二跟林氏身旁。

季溟站在院子里,漠然的看著在地上打滾兒哀嚎的陳氏,他目光冰冷,眸色淺淡。

「小虎!」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一隻巨大的老虎猛的衝過來,對著陳氏就張開了血盆大口。

「啊!」陳氏慘叫一聲,兩眼一翻,直接嚇暈了過去。

季老二跟林氏都嚇的夠嗆,在地上連滾帶爬的想要遠離小虎,季凌月則是滿臉的不敢相信,因為現在的小虎跟她以前所認識的小虎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的小虎瘦弱,性格溫順,就跟只貓差不多,可如今的小虎身長足有三米多,比之前壯了兩倍還多,此時的它渾身都帶著凶戾之氣,朝著陳氏撲過來時,她甚至聞到了它身上濃郁的血腥味道。

「小……小虎」她努力扯出一個微笑,試圖跟以前一樣跟小虎套近乎,但是這次卻沒有以前的效果,小虎對著她伸出一隻爪子,一爪子朝著她的脖子抓了過去。

季凌月被完全嚇傻了,大睜著眼睛甚至忘記了躲避。

「不要,不要!」

吳氏焦急的哭喊,已經趕緊沖了過去。

季溟皺了皺眉,沉聲道,「小虎,回你自己的窩裡休息去吧。」

小虎的爪子在季凌月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隨後走到他身邊蹭了蹭他,然後便迅速消失在了院子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