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仔細辨認了好一會兒,才認出她的身份。

「這不是新娘子王藝琳嗎?」

「她是新娘子,那這個跟褚少喝交杯酒的又是?」

眾人狐疑的視線鎖定在了這位新娘子身上。

「哪兒來的野女人敢冒充我女兒?!」

張雯憤怒地上前,二話不說就把假新娘的蓋頭拽了下來。

王藝琳想要攔住她,卻慢了一步。

秦舒一張寡淡素凈的臉,展露在眾人面前。

首發網址et

「鬼啊——」

張雯猛然看到她,被嚇得往後倒退,尖叫出聲。

秦舒只是森冷地看著她。

眾人奇怪張雯的反應,卻也同樣驚訝,這個假新娘,居然是秦舒!

誰不知道,當年秦舒跟褚少是什麼關係!

這是前任冒充現任,又來婚禮上鬧事情了?

不知情的人自然會這麼想。

但褚家人對秦舒的出現,卻是無比愕然。

秦舒不是下落不明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秦舒,你醫術那麼好、快救救阿沉!」宋瑾容現在卻顧不上想那麼多,看到秦舒,立即激動地向她求助。

秦舒救了她兩次性命,她願意無條件信任她。

然而,秦舒聽到她的話,卻只是淡淡地轉過頭來,目光冷漠地瞥了眼正忍受著痛苦折磨的褚臨沉,唇角勾起冷冷的笑意。

「褚臨沉今天必死無疑。」

宛如死神一般冷絕無情的話,從她唇中溢出,讓人不寒而慄。

宋瑾容這才意識到秦舒的不對勁,怪異地看著她,止住了上前的腳步。

柳唯露幫忙扶著褚臨沉,看著秦舒的目光帶著審視,沉聲問道:「秦舒,你為什麼會冒充藝琳出現在這裡?」

秦舒垂在身側的拳頭緊握,她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一定是非常面目可憎的。

可她不在乎。

她看向柳唯露,一字一句說道:「為了給我兒子報仇,為了讓褚臨沉……死!」

意識越來越混沌的褚臨沉驟然聽到這話,猛地抬頭看著秦舒,眼中驚詫不已。

怎會……

可他現在嗓子已經徹底被燒啞了,說不出話來。

不然,他真的很想知道,秦舒為何這麼恨他,恨不得親手要了他的命?

她一定不會知道,發現是她的時候,他心裡有多高興……

可是現在,感受著生命快速的流逝,他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又哪還有機會告訴她這些?

褚臨沉只能定定地看著眼前的女人,視線一點點的潰散。

辛寶娥從人群里擠了出來,三兩步走到褚臨沉身旁蹲下,捏住他的脈搏診斷,而後臉色駭然,「臨沉哥哥這是中了劇毒!」

然後,她轉過頭,神色複雜地看著秦舒,「你到底做了什麼?是你下的毒嗎?」

對上辛寶娥質問的眼神,秦舒動了動唇,只能承認:「是我。」

聽到她承認,辛寶娥臉上的表情有些崩潰,「我好心救你,你卻是為了殺人?」

「對不起。」秦舒無法面對她的目光,垂下了眼眸。

她知道自己徹底傷了一個醫者的心。

若是知道辛寶娥也在場,她也許會盡量隱瞞自己的身份。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顧繁星、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顧繁星

顧繁星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甜妻萌寶請簽收、萌寶甜妻請簽收、宿主他又不吃藥[穿書]、在驚悚遊戲里當幕後BOSS、

。 也難怪老院長和趙老不約而同地放棄研究黃金面具。

對古滇國的考古和研究,目前雖然找到了古墓群,甚至找到了水下古城,但這個曾經璀璨的文明卻沒有留下文字。

當初他們還納悶,有那麼輝煌的青銅文化,不可能沒有留下任何文字的吧?

哪怕是石器時代,也有可能出現象形文字,更別說青銅器時代。

沒想到,方醒這就帶給他們古滇國的文字。這對研究古滇國文明,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破譯這些文字。

他們看方醒取出來的青銅簡,每一片都是兩指寬,尺子厚薄,大半箱都是這種青銅簡,上面刻滿了文字。

「無價之寶呀!」老院長感嘆,無比驚喜。

這回,趙老沒有反駁。

古滇國留下許多謎團,其中四個最為人津津樂道:古滇國的都城在哪裡?誰是古滇國的主體民族?古滇國的社會性質是什麼?撫仙湖水下古城是否為神秘消失的古滇王城?這四大千古謎團使古滇國的真面目依然秘而不宣。

而之所以這些謎團還在困擾考古學家,最主要還是因為沒找到古滇國的文字記載。

現在,眼前的這些青銅簡,全刻著古老文字,在趙老他們的眼中,自然也就是無價之寶。

再說了,竹簡大家見得很多,尤其是秦漢時期的竹簡,動則上萬的竹簡。然而,青銅簡卻極少見。

如此大規模的青銅簡,更是前所未見,不是無價之寶是什麼?

他連忙給還在研究所的錢老電話,告訴他這個消息,讓他趕緊過來方醒的家。

誰知道,錢老直接讓他將東西搬到研究所那邊去。

「青銅簡還有兩箱,一共八百根,我一會搬過去吧!」方醒說道。

老院長和趙老一聽,差點眼珠子都掉出來。

這半箱的青銅簡,大約有兩百根,因為製造得比較薄,疊在一起,數量還是蠻可觀的。他們以為,這已經是史上數量最龐大的青銅簡。

沒想到,竟然還有兩箱,簡直顛覆了他們的想象。

「好,好!一會記得搬過來。」老院長興奮地說道。

這麼大歲數,情緒波動還那麼大,方醒有點無語。

「那黃金面具……」蔣晚玉連忙開口。

她是打算勸方醒拿出來拍賣的,你們這全都帶走,太貪了吧?

趙老開口:「等我們研究后,再送回來。」

至於拍不拍賣,得看方醒的意願。

方醒不知道,這些青銅簡很快引發怎樣的震動,幾乎全國出名的古文字專家都要來。八百根青銅簡,一萬多個古文字,足以吸引大部分的古文字學家。

只要吃透它們,大家就能了解到差不多三千年前的古滇國。

劉世軍幫忙搬那些青銅簡,真不輕。

當所有的青銅簡,按照順序擺在研究所的大廳中,那場面多少有點小震撼。

「可惜,我們也不知道這些青銅簡的順序有沒有搞錯。」錢老感嘆道。

每一根青銅簡的兩頭,都有小圓孔,大家知道,那是方便用繩子連在一起,組成一冊。可惜,繩子早就沒了,青銅簡散成一堆。

麻煩有點大,大家都不知道,它們是怎麼前後連接的,很亂。

本身就不認識那些古文字,現在就更加頭大起來。

這其實也是方醒的一個目的,就是利用這些專家,幫忙整理青銅簡,最好就是幫忙將內容也破譯出來。

他可是一直將研究所的這些專業人士當成免費工人。

「順序應該是差不多的,我都沒翻過它們,估計沒有亂。我爺爺是什麼人,你們應該也清楚,這種東西不會胡亂裝在一起的。」方醒跟他們說道。

故宮博物院的老院長點頭,他最了解方醒的爺爺:「不錯!老方是個嚴謹的人。」

錢老他們想了想,說道:「好!那就先按照這個擺法,不要亂動。破譯工作,從這邊開始。」

說完,錢老開始研究那個黃金面具。

對黃金面具,研究所很多人都感興趣,畢竟能催眠人的面具,大家實屬是沒見過,有點神秘。

有人不信邪,也盯著看了一會,全都出現頭暈的現象。

只是每個人盯著看的時間不一樣,有人撐不住五秒,年輕人可以承受的時間長一點,超過十秒鐘的也有。

黃金面具上的花紋,被研究人員絲毫不差地畫在紙上,發現失去了催眠的效果。

「不對呀!不是花紋的問題。」

「那就奇怪了,不是花紋的話,為什麼只看一部分也沒事?」

有人提出比較靠譜的說法:「我看,跟花紋是有關係的,但也要配合面具的造型。花紋刻在面具上,是立體的。而我們畫在紙上,是平面的。就像看2D電影和3D電影,是有區別的。

想要驗證,並不難。做一個一模一樣的面具出來,如果有催眠效果,就說明我說的沒錯。」

其他人聽后,覺得有道理。

有些人看3D還會頭暈呢!

等他們做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面具模型出來,發現果然如此。具體是什麼原理,他們還在進一步的研究之中。

大家不得不感嘆,古人這智慧真了不起。這樣的面具,現代人都原創不出來,他們只能復刻一個一模一樣的。

更讓人驚訝的是,一個西南的小古國,而且還是一個草頭天子,就能創造出這麼厲害的文化。

不容小覷呀!

原本,考古學家、歷史學家,對古滇國的那位獻王,其實是沒怎麼瞧得起的。可如今看來,似乎很不簡單呀!

袁韶華從旁邊的博物館趕過來,偷偷跟方醒說道:「老闆,要不要準備一個展區。」

嘖!跑過來都是有目的的呀!

「過段時間再說,這些青銅簡,錢老他們都不知道要研究到什麼時候呢!」方醒搖了搖頭。

破譯古文字,不是那麼容易的。有些可能看幾眼就知道是什麼意思,有些字則是會卡住文字學家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

「那黃金面具呢?」袁韶華追問。

「黃金面具我另有打算。這面具有催眠的效果,你也知道的,用來展覽,其實不妥。人家觀賞幾秒鐘就倒地,這像什麼話?」

袁韶華一聽,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 此時此刻,這沈雪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覓得如意郎君怎麼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更何況妹妹的年紀還小,幾位姐姐都沒有成親,不敢奢望早些嫁人!」

……

與沈雪茹隨便的說了兩句,沈清若到了太子府已經到了午時過後!

沈清若剛剛走到門口,便聽到爭吵的聲音。

「本郡主是什麼身份,你們敢不讓我進去。沈清若她是什麼人啊,如今真的把她當成你們太子妃了?」

蘇靈蓉的聲音不小,昨天來了,今日又過來了。沈清若走到門口,蘇靈蓉手上還端著湯藥:「她若真的是神醫,翊哥哥怎麼會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嗎?誰知道沈清若的令牌哪裏來的,我與你們太子府是什麼關係,榮錦你是真的想要拍沈清若的馬屁上位還是說……」

「榮錦都已經是太子殿下身邊唯一的貼身侍衛了,身份比我老成,何必拍我的馬屁?」

她挑了挑眉,語氣直接。

此時,榮錦見到了沈清若,便大步走了過來。

「沈清若,你有什麼能力阻止我見翊哥哥,你算是什麼東西。你若是硬要跟翊哥哥治療這事情我管不了,現如今你將翊哥哥留在寢房裏面,不允許任何人進去,你這目的實在是有些昭然若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