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彤姐,你怎麼還不回去?在過個一兩天可就是年三十了。」薛維看着韓彤那絕美的面孔。

韓彤微微一笑。

「你看看你這話說的,你恐怕不知道現在青雲的發展趨勢,現在不只是藍海,包括省外的一些家族,渠道商都看中了駐顏丹包括其他對心臟身體有益處的丹藥,現在正不斷進行採購,青雲十幾個工廠同時開工,可是仍然備貨量吃緊,現在所有人正全部在工作的第一線上,為的就是將青雲的影響力變得更大。」韓彤細細說道。

一聽這話,薛維眼睛微微一睜。

好傢夥,自己不過是一段時間沒有管理青雲,青雲竟然發展了如此迅速?

這尼瑪完全就是躺着賺錢啊。

現在薛維終於能理解富人哪怕躺着就能賺錢,窮人不行,如果窮人不拚命,那麼第二天將是一片黑暗。

「害,彤姐,你這說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大家也不容易,能給的都給不要吝嗇,剛才我還和前台說了過年還會在有一波福利,這種事情可不能拖欠。」薛維笑道。

韓彤點點頭。

「放心,薛總,這不用你說我也會的。話說薛總過年是準備回家?」韓彤問。

薛維聳聳肩。

「不然呢?家可是溫馨的幹完,過年不回家有啥意思?」薛維笑道。

韓彤深有體會的點點頭。

「說的也對,薛總,等到過年我去拜訪一下叔叔阿姨。」韓彤笑道。

看着韓彤那笑容,薛維連忙擺擺手。

我滴個乖乖。

上次帶着葉萱已經全家審問了,現在要是在帶個韓彤,我滴個鬼鬼,那家裏人不得翻天?

薛維連忙擺擺手。

「別了,別了,那個…我爸媽不咋喜歡見生人,啊哈哈,好了,彤姐我要走了,現在公司就交給你了,交給你,我放心。」薛維對着韓彤嘿嘿一笑。

韓彤白了薛維一眼。

那樣子彷彿在說,啥時候公司不是交給我?

離開了公司后,看着那明媚的陽光,薛維不禁伸了一個懶腰。

過年的這幾天薛維壓根就沒打算修鍊,難得可以過幾天正常人的日子,薛維可不會放棄。

次日。

藍海市,雲山縣。

雲山縣在藍海可並不是很出眾,不管是經濟還是旅遊方面都屬於平平無奇。

不過也因為有藍海的存在,雲山縣也並不是很落伍。

整體的城建規劃的還是相當好的。

尤其是臨近過年,整個雲山縣彷彿充滿了一片喜慶的紅色。

只是無奈,隨着時代的進步,每一年的年味好像都在縮減,所有人只是將新年當成了一個休息日。

當曾經需要無比努力才能得到渴望的東西變成了觸之記得之後,一切便是索然無味。

現在是二十九,距離年三十隻有一天,大街上人來人往,到處的喧鬧聲此起彼伏。

透過窗外看去,紅塵漫漫,煙火四散,或許這才是人世間最單純的美好。

黑色的蘭博基尼在街道上可謂是相當扎眼,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就沒有離開過那黑色的野獸。

當來到一個小區門口后,蘭博基尼緩緩的停著。

「緊張嗎?」

薛維看向副駕駛的秦韻。

此時的秦韻小手緊緊的攥著,臉上有一種興奮也有一絲害怕。

看着薛維一副嘿嘿的樣子,秦韻瞪了薛維一眼。

「你說呢!當然緊張啊!我都不知道叔叔阿姨會不會喜歡我,我也不知道我買的東西他們喜不喜歡。」秦韻擔憂的說道。

一看秦韻這模樣,薛維不禁哈哈一笑。

拉過秦韻的小手慢慢拍打着。

「誒呀,韻韻,放心,不會的,放心,我爸媽一定會喜歡你的。」薛維笑道。

看着嬉皮笑臉的薛維,秦韻沒有說話。

這是秦韻第一次啊!直接要見父母了,這對於一個女生來說是多麼大的一個挑戰。

薛維倒好,早就見過了秦樓天和她爺爺,現在這沒心沒肺的還敢如此嘲笑自己,該打!

小區門口的人也不斷打量著這蘭博基尼,雖然對於一些人來說不懂車,可是單單看着這車的外表就知道這車絕對不是便宜貨啊。

「老陳,你說這是什麼車?看起來怎麼這麼怪異?」

「不知道,看起來聽好話的,不知道有沒有隔壁小王的奧迪比起來怎麼樣。」

「肯定是小王的奧迪貴,那可是大品牌,這一頭牛,看起來就不貴,地盤弄的這麼低,一看就是普通車。」

「也對…」

「對個毛啊,這是蘭博基尼!好幾百萬呢!這車能買十幾輛奧迪了!」

「什麼?好幾百萬?!這麼敗家!竟然花好幾百萬買一輛車?」、

周圍的人可是議論紛紛。

尤其是當薛維出來之後,周圍的人更是無比震驚。

這不是他老薛的兒子嗎?難道這是老薛家買的?不可能啊,老薛家拮据的很,甚至連薛老爺子的拆遷款都沒要,怎麼可能會花好幾百萬買這麼一輛車?

周圍人的議論自然逃不過薛維的耳朵,畢竟薛維可是巡遊。

「走吧,放鬆放鬆,沒有什麼的。」

一下車,秦韻可以說完全抓着薛維的胳膊絲毫不敢放開。

「薛維…我緊張…」

秦韻一副可憐兮兮的看着薛維,那聲音都有些微微顫抖。

薛維對着秦韻的額頭親了一口。

「放心,不緊張不緊張,我在呢。」。 暮光小屋裡的人越聚越多,從哈利和赫敏開始,一撥又一撥人接踵而至,最終形成了現在一屋子格蘭芬多,外加一位斯萊特林的格局。

套娃行為的起因要說回到小天狼星身上,當時他變成了狗正和克魯克山、加隆在禁林附近遛彎。剛好,哈利和羅恩、赫敏從海格的小木屋離開,返回城堡。

這原本也沒什麼,不過是小天狼星目送了自己教子一段路而已。剛好,羅恩在赫敏的幫助下,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寵物老鼠,而這隻老鼠不想和羅恩回城堡,一路上並不安分,不是咬羅恩的手,就是吱吱亂叫。

吱吱的老鼠叫聲,引起了小天狼星和克魯克山的警覺,於是兩隻狗和一隻貓追了上去,想要探明情況。然後就發生了老鼠逃跑,克魯克山和加隆在身後驅趕的畫面。

意外之喜!

花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找到的彼得,小天狼星出來遛個彎就撞見了。仇人自動送上門,讓小天狼星忘記了鄧布利多的叮囑,將自己暴露在了學生面前。

小天狼星將抱著彼得不肯撒手的羅恩拖進了密道,拖進了暮光小屋。在小天狼星之後,擔心羅恩安危的哈利和赫敏也跟著鑽進了密道,進入了暮光小屋。

然後,暮光小屋裡就發生了哈利和小天狼星滾做一團,這樣父慈子孝的一幕。

同一時間的城堡里,盧平一個人待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準備獨自應對今晚的滿月。趁著月亮還沒有出來,盧平就打開了活點地圖,剛好看到小天狼和彼得的名字出現在打人柳附近。

看到彼得的名字,盧平哪裡還坐得住,所以他急忙離開了辦公室,向著打人柳走去。

可是盧平走得太著急,他忘記將活點地圖收起來就離開了辦公室。於是,活點地圖又被另一個人看到了,魔葯教授斯內普。

盧平率先趕到了暮光小屋,將小天狼星從暴怒的哈利手中解救出來,並試圖讓哈利三人冷靜下來,解開所有誤會。

只是盧平沒有料到自己身後跟了個小尾巴,或者說是找到彼得的喜悅讓他疏忽了,斯內普也出現在了暮光小屋。

意外之喜!

出賣莉莉的人、從小到大的死敵小天狼星就這麼出現在自己面前,被仇恨沖昏了頭的斯內普不管不顧,任何解釋他都聽不進去了,他所思所想只有報仇二字。

而艾達,還有剛剛趕來的鄧布利多和雙胞胎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艾達也去了盧平的辦公室嗎?

當然沒有,艾達和雙胞胎有自己的地圖。弗雷德和喬治想要實驗一下地圖上的新功能,所以將地圖打開了,剛好看到了斯內普跟蹤盧平這一異常情況。

學校里知道小天狼星無辜的人並不多,鄧布利多、盧平,以及艾達和雙胞胎,最開始只有這五人知道。

後來為了告艾達的刁狀,鄧布利多把這件事也告訴了麥格教授。於是就有六個人知道了這件事,可奇怪的是鄧布利多沒有把這一情況告訴斯內普。

一直以來,鄧布利多都對斯內普很信任,但卻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再加上他在對待哈利的方式上有些奇怪,這讓艾達很是疑惑。

斯內普和哈利的父母是同一時間進入霍格沃茨學習的,他和掠奪者四人是同學,艾達猜測他們之間一定發生過什麼。

所以,斯內普才會特殊對待哈利;所以,一向信任斯內普的鄧布利多,才會在小天狼星的事上瞞著斯內普。

斯內普跟蹤盧平去了打人柳,這一異常情況讓艾達感到不安,所以她讓雙胞胎去通知鄧布利多,然後自己一個人先行跟上去看看情況。

事情的發展又一次被艾達不幸言中,雖然還不清楚斯內普和掠奪者四人之間發生過什麼,但從斯內普失去理智,滿心都是復仇來看,這事絕對小不了。

這就是暮光小屋會在今晚分批次迎接這麼多客人的原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剛好」這個詞貫穿了今晚的一切。

剛好哈利和羅恩、赫敏去拜訪海格;剛好赫敏打翻了罐子,發現了躲藏的彼得;剛好小天狼星和盧平先後發現了彼得;剛好今天是滿月,斯內普去給盧平送葯;剛好今天艾達和雙胞胎有空,打算實驗新地圖。

都是剛好,或許這就是命運的指引。除了斯內普,少了任何一環都有可能會出問題。

暮光小屋裡,鄧布利多的玩笑話還是讓小天狼星和盧平有些羞愧,今天的事他們有些衝動了。尤其是盧平,他是有時間通知鄧布利多的。

但盧平也是格蘭芬多,有時候難免會思慮不周。

不過鄧布利多也沒有責怪他們的意思,換位思考一下,小天狼星和盧平的衝動也是可以理解的。幸好,他們的衝動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鄧布利多也詢問了下被捆著的斯內普的情況,艾達代為解釋了幾句。令艾達感到奇怪的是,斯內普的失智行為,似乎在鄧布利多的預料之中。

校長大人既沒有批評魔葯教授,也沒有開解深陷仇恨的斯內普,他只是解開了斯內普身上的束縛。而斯內普也沒有任何錶現,依舊枯坐在原地,不動也不說話。

包括鄧布利多在內,一屋子都是格蘭芬多,只有斯內普一個斯萊特林,莫名有點心疼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沒等艾達心疼上三秒鐘,她就被羅恩蠢哭了。

羅恩在見到鄧布利多之後,就跟看見了青天大老爺一樣,就差抱著鄧布利多的大腿,哭喊著「為民做主」了。

羅恩把老鼠舉到了鄧布利多面前,他可憐巴巴地說道:「教授,他們一定是騙人的,對吧?斑斑就是老鼠,他……他怎麼可能是彼得·佩迪魯呢?」

靠著牆壁,席地而坐的艾達和雙胞胎同時捂住了自己的臉,我愚蠢的歐豆豆啊!

「我很抱歉,孩子,他們說的都是真的。」鄧布利多說道,「有些事確實匪夷所思,但我們要學會勇敢接受它,這對你來說也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成長機會。」

難得,這可真是太難得了。魔法部登記的阿尼馬格斯只有七人,都能練成阿尼馬格斯了,除了比的以外,哪個巫師還會跑去給人當寵物啊!

沮喪、難過,或許還有「媽媽,我是不是瘋了」,總之羅恩的表情極其複雜,老扇形圖了。

鄧布利多從羅恩的手中接過老鼠,他將老鼠放在自己眼前,仔細端詳了片刻。出人意料的是,鄧布利多沒有直接讓老鼠現出原形,而是將老鼠又遞給了盧平。

「我想,這個機會你們已經等了十二年。」鄧布利多說道,「所以還是你們親自動手吧!」

從進入暮光小屋開始,彼得變成的老鼠就在瑟瑟發抖,可是隨著屋裡的人越多,他卻越來越安靜。

斯內普的出現,還有斯內普瘋狂的表現,倒是給了彼得一些求生的希望。只是這希望的火苗很快就被艾達澆滅了,而鄧布利多的出現更是讓他感到絕望。

此刻,唯一的希望斯內普已經滅火了,彼得也就認命了,不再掙扎。他老實地被傳來傳去,沒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想法。

當著鄧布利多的面,逃跑就是個笑話,連想都不要想。

小天狼星撿起之前掉在地上的斯內普的魔杖,他輕聲問道:「一起來嗎?」

「我想是的,」盧平一手緊抓著老鼠,一手舉起了魔杖,「數到三。一……二……三!」

兩根魔杖同時噴出一道藍光,一瞬間,老鼠停在半空中,灰色的小身子不可抑制地瘋狂扭動。老鼠落到了地上,又一陣炫目的閃光,然後……

就像一棵樹成長的快放鏡頭一樣,一個腦袋出來了,四肢也出來了。片刻之後,一個男子站在老鼠原來的地方,畏畏縮縮,絞著雙手。

克魯克山在沙發上怒吼著,吐著唾沫,背上的毛都豎了起來。加隆也狗假艾威地跟著汪汪大叫,雖然做出了前沖的姿勢,可即便沒人拉著,加隆也沒有衝出去。

而一貓一狗的狂叫並不引人注意,因為它們兩個的聲音都被羅恩的聲音蓋過去了。羅恩的尖叫聲讓艾達以為他是不是中了鑽心咒,這叫得也太慘了!

看著房間里突然多出來的男人,這男人還是自己的寵物變成的。此情此景,震驚羅恩一百年!

7017k 「無妨,無妨……就是幾個垃圾罷了,最強的那個也就是皇級巔峰,我覺得小龍龍能應付,所以就該睡睡沒有多管。」

「再者說了,皇朝拍賣會有規定,可以動手……但不能破壞舉行拍賣會之處,若是造成破壞那可是要受到眼裏懲罰的甚至被永久拉入黑名單。」

「所以我覺得,他們就算動起手來,也不敢打得太激烈,傷不到小龍龍,所以我就很心安理得的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