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翼沒回答,反而是一個反問:「你怎麼到這裏來了?你現在手裏的事情可是我以前管的那一攤,繁複、細碎,做起來沒完沒了,各方面都要應付,你不去做事情,怎麼到這裏來了?」

管童沒有一點喜怒在臉上,只向前走了兩步,一面看着牆上的「上善若水」四個字,一面隨手將桌邊上的文件隨手整理好,淡淡道:「你不是也在這裏?」

「嘿?跟我抬杠來了?我在這裏,是因為現在有太多的事情要擺平,我在這裏坐坐,是想在這裏找找靈感,看看怎麼處理這些事情,畢竟我以前處理的事情跟目前要做的事情還是有一些差異……」

管童抬頭淡然道:「你要靈感,我同樣需要靈感!」

龍翼被噎了一下。

吸了口煙,他轉了轉屁股下的椅子,道:「看起來,我還不足以服眾,在你們眼裏,我仍舊是那個大內總管。」龍翼並不像是在責備管童,這話聽起來倒極像在問他自己。自嘲地笑了笑,龍翼續道:「林老將軍很早給我說過一句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看起來,這個位置一旦確定了,想換一換還真是很不容易辦的事情。」

管童終於神情鬆懈下來,輕輕拍著桌子靠着桌邊抱着手放鬆下來,道:「其實是否服眾、是否能夠做在這個位置上,跟是誰沒有關係,跟你做過什麼關係也不大。也不是位置不位置的這個問題。」

「哦?說說。你是怎麼看的。」

管童緩了一口氣,續道:「反抗機械城,原本就是一個沒有路線,甚至連希望都很渺茫的事情,一千個人要去反抗機械城,就會有一千個方法。有的人自己有主意,知道怎麼做,他就會按照自己設定的路線去做,而有的人不知道怎麼去做,他自然就會找那些知道怎麼去做的人,然後支持着那些知道怎麼做的人去完成反抗的使命。所以,事情在那裏放着,不去做大家就會全部走向滅亡,自然就會有人去完成領導者和追隨者的角色,只要有人存在,領導者就必然會出現的。所以,這個位置始終沒有消失過,不管它上面坐的是林將軍還是馬將軍,總會有人坐上去的。」

龍翼靜靜聽着,既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管童噗嗤笑了,問道:「這個……我是不是說的有些直白了?」

龍翼若有所思,回過神來搖搖頭:「啊,不,你繼續說。」

「我猜。龍將軍……」管童微微停了一下,看龍翼沒有什麼反應,續道:「其實做了這麼多年的大內總管,從路線上,只有你是最了解林將軍想要什麼,會去做什麼的人,因為他所有的一切,其實沒有一樣不是你來安排,最後得以執行的,也就是說,在林將軍所發起的這一條反抗機械城的路線上,也只有你最了解他。所以,不管你願不願意,準備沒準備好,林將軍走了,那麼這條路你都必須走下去。否則,從理論上來說,這一種反抗模式,就是在實踐中被淘汰掉的眾多路線中的一個。」

龍翼依舊沒說話。

「從客觀上,你之前沒有主動作出過總體決策,總體決策的制定者都是林將軍,但是實際上,他的每一步要做什麼,你都門兒清。其實現在你心裏拿捏不定的,實際上就是你是否要為這一條反抗路線付出你的所有。這裏所說的『你的所有的一切』,可是包括你的感情和肉體。」

龍翼猛然抬頭,半張著嘴巴,臉色陰晴不定,像是看着一個陌生人一樣看着管童,道:「你是學什麼的?竟然……竟然能夠問到這麼……怎麼說呢?」龍翼不知道該怎麼說後面的話,手在空中畫了畫,終是找到一個形容詞:「準確的問題?」

管童微微一笑,眼神高高在上,頗有點得意:「從軍之前,我是後方的一個心理醫生。」

「難怪!」龍翼也笑道,將煙頭掐滅在煙灰缸中。

「哎?你好像到行動組沒多長時間么,怎麼會了解這麼多?怎麼感覺……你比我更了解林將軍?」龍翼抬起頭,壞笑着對着管童拋出來一個看起來不輕不重,但是有點難度的問題。

管童根本不怕他,依舊高高在上:「你別忘了,我是個女人。心細如髮,心思縝密,外加直覺靈敏告訴我,他就是這麼想的。」

行動組裏面如此高調的女人他是第一次見到。

「跑題了。」管童根本不想在這問題上糾纏。林子聰的女人們原本就亂如麻,如果跟管童私底下有點什麼那也很正常,這個問題如果一旦被龍翼抓住,或許會被越描越黑。

龍翼看起來也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重新點了根煙,反而主動轉移了話題:「那麼……照你這麼說,我應該把我手中目前要做的事情排出來個順序。」

「沒錯!」管童道,「你之前主要的任務是個執行者,但是執行者也可以變成決策者!林將軍其實之前在做的事情,不就是聽我們所有人的彙報,然後在裏面考慮各方面的因素,加上時機、關係等,然後排出各項事情的執行次序,然後執行?這不就是決策?」

頓了一頓,管童續道:「不說別的事情,絡海城犧牲之後,對於星痕的事情,原本實際上就已經失去了決策和控制,你不是處理得挺好?這件事情呢?說大也不算大,但是說小也不算小,沒有你的支撐,估計第九行動組的所有人都會為他們的付出痛心不已,但是你做的很好呀,不僅他們沒有抱怨,在後面成立的129行動組,他們的力量還有所增長,也變得團結了,這說明你的決策是沒有錯的!」

管童整件事情都有參與,以她的聰明,她自然知道這裏面龍翼和賀星彤達成的交易。當然,具體龍翼付出的成本是什麼她不太清楚,但是主體方向她用屁股都能猜得到。

「所以,林將軍離開之前,他就知道,這個位置會有人坐上來的,而且,這個人沒有別人,就是你!」

龍翼沉默不語。

「他的離開,是因為這麼多年他始終無法面對自己的感情,他太累了!」管童下了定論。

便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口一個輪椅被推了進來,上面坐着菲洛娜,她一進門便道:「沒錯!哼!你個小姑娘,竟然能看到這些?看起來我之前還是小看你了!」

。 「自從我來到這個地方,那老傢伙就跟我說過,在我接受他傳承之前,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魔界!」

「要是這樣那還是個麻煩的事情,畢竟我也找不出什麼正當理由,能夠合理的把你帶出魔界!」

「你若是想編個理由容易的很,只是怕那老傢伙不同意是吧?」

聽了這話林贊瞬間便明白了克耳的心思,他知道這魔界本就什麼規矩都沒有的。

「既然你都猜出來了,那我也不便多說了,就是如此,理由對我來說簡單的很,但那老傢伙就是怕你跑出去!」

聽了這話克耳也不掩飾什麼,畢竟這魔界也沒有什麼能逃得過魔王的耳朵。

「你放心,我的朋友在這裏,他無論如何都會放我走的,畢竟他有了要挾我的把柄!」

林贊聽了這話心中無比的平靜,他知道這就是魔界最大的手牌,自己無論如何都肯定會再回來一趟。

「你如果是這麼說,那就好辦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我去和那老傢伙好好的聊聊!」

魔神克耳聽了這話,頓時明白了林贊的意思,三步並作兩步的,帶着林贊,直奔著魔界大殿而去。

「我知道你來找我是聊什麼的,根本沒這個必要,我無論如何是不會放那個傢伙離開的!」

魔神還未開口,魔王便看清了他的心思,而他們兩個之間一早的談話也早就被魔王洞悉了個乾淨。

「如果你再勸說,我會把你剩下的腳趾全都切掉!」

看着克耳還想要辯解的什麼魔王一臉的沙溢,似乎根本不可能放二人出去。

「魔王大人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打擾了,告辭!」

聽了這話克耳活動了一下自己僅剩的兩個腳趾,暗暗的吞了口,口水立刻離開了魔王大殿。

「事情怎麼樣了?我們能不能出去了?」

林贊看着魔神,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但還是不死心,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問著。

「沒有辦法,那個老傢伙不會放我們出去的,以我來看,咱們還是在這個魔界當中好好的待着吧,對了,帶你去個地方!」

說完這話,魔神帶着林贊便來到了魔界邊境。

「看到沒從這裏越過去就可以到達神界了,這也是將來我們攻打神界的唯一道路!」

林贊聽了這話都是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對着克耳問著。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還要攻打神界?你們兩界有什麼仇恨?」

「沒有任何的仇恨,只不過想謀求個統一罷了,現在正好是神王不在的時候也是我們最好的機會,估計等到魔王大人把傳承給你,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

魔神聽了這話一臉都無所謂,似乎這對他來說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你可別跟我開玩笑了,我可是擁有神級的傳承,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允許你們這樣做的!」

林贊頓時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知道若是神界滅亡,那麼下一個倒霉的就是人間了,他絕對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允不允許有什麼用,如果你能打得過魔王的話,我才懶得去參加這種無意義的戰爭呢!」

聽了這話,魔神擺了擺手,似乎在嘲笑着林贊的不自量力。

「我說你幹什麼呢?難不成真的在想辦法?你可就別開玩笑了,我們根本做不了這些!」

看着林在沒有應答,自己反而眼睛還滴溜溜的轉了起來,克耳心中頓時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以我來看你最好不要這麼做,如果你想活命的話!」

「不可能我一定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我可不想人家也變成魔界,這樣如同地獄般的地方,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林贊聽了這話心中一陣的憤恨,如果沒有來到神界和魔界,他絕對不會想像到自己在人間呆的有多麼的舒服。

「總之無論如何我都會阻止你們的!」

林贊咬着牙,惡狠狠的說道。

「你說這話就不怕被魔王那老傢伙聽見,他若是覺得你能夠阻止他的這個計劃,絕對不會把傳承給你了!」

聽了這話,魔神不由得坐在原地,但他似乎對這一點根本沒有絲毫的擔心。

「若是真的害怕,那老傢伙聽見你也不會這個樣子了,你帶我來這個地方,是不是又是因為他聽不到我們在這裏說的話?」

林贊早就看出了路西法的心思,聽了這話心中也不由得一陣陣的激動,因為這個地方在魔界是他唯一能夠安心獃著的地方。

「既然你看出來了,我也不瞞你了,說說你的計劃!」

顯然魔神與林贊某些觀點還是契合的,不然的話也不會帶他來到這個地方聊這些事情。

「有兩件事呢,你想想聊哪個?」

林贊聽了也盤腿坐下,靠着身後的一棵枯樹,緩緩的將眼皮閉了下去。

「當然是聊我感興趣的事了,我們怎麼解決魔王那個老傢伙?」

魔神聽了這話也不藏着掖着,將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問了出來。

「這個很簡單,我得到傳承之後我會助你一臂之力,我們兩個加起來絕對打得過他,別忘了我可是有三巨頭的傳承!」

林贊知道弱勢讓魔神成為這魔界的王一定會比現在好上不少,所以他也樂得做此事。

「不過我幫你是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只要能夠把我萬年以來一直的願望實現,無論你說什麼我都願意答應你!」

聽了這話,魔神心中一陣陣的激動,似乎答應了零擔的條件,他就真的能夠成為這魔界的王。

「條件很簡單,你成為魔界的主宰后,如果有什麼重大的決定,必須先和我商量一下,而且絕對不能與人界為敵!」

林贊此刻根本沒有心思去管神界的事情,畢竟他知道神魔兩界總歸是要有一場大戰的,而以他現在的實力,什麼都幫不上。

「你放心,我對人界的那群肉蟲沒有什麼興趣,他們又不能幫我做什麼那些地方,對我們來說也沒什麼好的!」

聽了這話克耳淡然的擺了擺手,他根本就不在乎人界的安危,至於對人界開戰就更是無稽之談了。

。 第四百四十章特攝劇!

「我讓市場部調研了一下,國內加今最大的玩具廠商,是奧迪雙鑽,但他們最近好像也在弄動漫公司還成了一個奧飛動漫,可能他們也想自己做!」

「不過他們好像是準備做動漫,因為奧迪雙鑽四驅車是因為日本四驅車的動漫火爆后常動的產業!』

老齊的話讓劉浩哲的內心猛地一凜。

自己想到了,玩具公司不可能沒想到。

「不過我們比他們有一個優勢,我們是專業的們還得找人開拍,所以儘快,我們要趕在他們之前把特攝劇拍出來!」

「你馬上讓市場部去日本調研一下特攝劇和玩具的市場,然後給我儘快弄一份報告出來!」

「一定要快,然後聯繫浙省比較出名的玩具公司不管是投資也好,收購也好,無論如何要確保玩具在我們電視別上映前,推廣到市場當中!」

原本劉浩哲還覺得特攝劇可行,但現在玩具公司都要入盤了,可想而知這塊蛋糕的巨大。

所以,現在就是比拼時間的時候!又是和老齊聊了一個晚上,老齊在劉浩哲說完后,直接就給市場部打了電話。

當天的機票,直接飛往日本,

為期一周的考察,主要是特攝劇、玩具和一些相關信息,當然,肯定是要去一起的,學習學習拍攝知識,劉浩哲已經把導演論壇上國谷的一個導演聯繫方式,給了老齊。

國谷標式會社,就是拍攝出《奧特曼》的製作公司。

忙完了這些事後,劉浩哲便沉沉睡了,直接進入了系統!

接下來的日程,就是《速度與激情3》的拍攝,不知不覺到了2005年11月7日,

《仙劍》田內已經措放完畢,總得狀視豐突破了25%,芒果台單台14.3%,特別是最後一塊,收祝率最高峰突破320%的高值。

趙靈兒死的那段,網友們更去集體哭了。

之前林月如死,很多觀眾已經哭了一次,這一次哭的更慘,

接下來,但更多人是心疼李道這到頭樂:兩個龍望補沒了,他一個人怎樣生存在世上還帶着一個孩子?

這是怎麼樣的一種孤獨和寂寞?

沒有人能夠感受到,便卻清楚,這定是一場悲劇所以害怕《仙劍》下播后,熱度依舊不減,很多網友還是難以從電視別的情節中出來,久久不能忘記和懷念。

相應的,這種《仙劍》的持續火爆,讓劉浩哲的也一躍而成了第一明星!

依靠着《仙劍》的熱度,和白度剛剛形成的貼吧模式,劉浩哲絕對佔據了天時地利與人和!

劉浩哲吧,關注人數:40萬人!

這個人數,在白度所有貼吧之中,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

劉小藝和方榮的粉絲群體,同樣基數不少,都已經突破了12萬人次。劉浩哲的公司,也正式投資了玄機科技和開心麻花。

前者40%的股份,不接受收購,畢競是10月份才開的一家動漫公司,老闆是個年輕人,很有自己的理想而後者開心麻花直接開購,成為了劉浩哲工作室的子公司。

沒辦法,現階段的開心麻花,入不敷出,公司創始人張辰還是個門外漢,搞建築的,旗下倒是簽約37,8個藝人,但的確快要混不下去了。

一聽老齊要投資,二話不說就直接答應了融資,旗下的藝人也都簽約了劉浩哲的公司。

兩個創始人張明、孫凱,分別占股15%和5%,劉浩哲工作室占股80%!。

開心麻花一開始的投資是30萬,劉浩哲這一次直接讓他們融資了300萬!

公司依舊是張明運營,由總公司負責對接,老齊也派了幾個得力幹將進駐,大多是橫店的特約演員,有一些不錯的演技,甚至演過幾場戲的重要配角。

目前公司賬上還有多少錢錢?

劉浩哲在機場,手機打着字,問著老齊,他和林萱正在洛杉磯國際機場的候機室。

過幾天,就是金馬獎的頒獎典禮,劉浩哲此行的地是台城。

「不多了,1000多…..這還包括《速激3》100萬美金片酬、《仙劍》香江節目的分紅,還有《神鵰》500萬的片酬分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