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車窗,那個少女看著這一座城市。

很多地方對她來說都是無比的熟悉,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沒有任何的改變。

這時,車子路過了大關國際,那個少女盯著建築上那一閃一閃的亮化燈。

一些回憶,又湧現了出來。

「哥……不知道……你現在過得還好嗎?」

那個少女低聲道。 第473章開庭對質

晚上八點,從山亞回到牧東的河東勛立馬收到了消息。

自己的頭馬張赫因為殺人,現在已經被扭送進了警局。

而整件事兒,經過他的手下一頓避重就輕,全部怪罪到了李庶頭上。

現在李庶是金門集團掌舵人金傲雪的丈夫。

並且恰好,金門集團又是與商會簽訂過合同的公司。

張赫此前就是以合約「調配」,來支配金門集團的資源。

不過被金門集團拒絕了,這才引發了後面的事兒。

哐當!

在聽完了相關的事兒之後,河東勛一腳踹翻了身旁的一尊雕像。

那雕像砸向地板的聲音,轟鳴在整個大廳內。

「這個李庶,還有金傲雪,簡直是不把我這個商會會長放在眼裏。」

「即刻通知商會旗下所有的公司。」

「從明天開始,拒絕銷售一切關於金門的藥品。」

河東勛向來有仇當天就報了。

只是因為自己回來晚了,所有這件事兒得從明天開始執行。

不過,拒絕銷售金門一切藥品,還只是開胃菜。

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面呢!

「會長,金門集團可是同我們簽訂過商會合同的。」

很快,老管家上前來給了河東勛一個建議。

「張赫有給金門開出罰單嗎?」

既然金門拒絕了商會的調配,那麼根據合約要求商會是可以開罰單的。

不過,河東勛發現老管家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

這可把河東勛給氣到爆炸。

「什麼?金門集團拒絕調配在先,后又無視罰單?」

「反了!簡直是反了!」

「老胡,立刻通知商會劉律師,明天正式起訴金門。」

河東勛原本從山亞旅遊回來的好心情。

隨着張赫被捕,金門拒絕調配的事兒傳進耳中,已然煙消雲散。

現在,河東勛腦子裏面只有一件事兒,那便是讓金門從此在牧東消失。

殊不知,他的這一舉動,將會成為他這一輩子以來最大的錯誤。

次日一大早,金傲雪便接到秘書的電話。

說是商會正式對金門集團發起了起訴,並且很快金傲雪接到了傳召。

介於這是一場關於牧東六成以上公司切身利益的大官司。

所以,牧東法院特別開出時間,敲定今天上午十點正式開庭。

雙方可自行安排律師為自己的公司辯護。

「傲雪,你也看見了,是河東勛自己要起訴的。」

李庶早早便預見了這個結果。

隨着金傲雪掛斷電話后,李庶輕輕的拍了拍傲雪的肩膀。

「李庶,你……你真的有把握嗎?」

不過,金傲雪還是非常的擔心。

畢竟這一場官司不好打,而且對方手握商會合同。

一旦打輸了,那麼金門集團就會面臨巨額罰款。

這可是與金門的銷售額直接掛鈎的。

如果真的到了這個地步,可以說金門集團此前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放心!我李庶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李庶自信的笑了起來,而且笑的比以前還要開心。

能看見李庶的笑臉,金傲雪那懸著的心才敢稍微的放一放。

不過,要想完全放下來,還得看今天這一場官司能不能勝出。

很快,上午十點,牧東中級法院上金門與商會兩撥人出庭了。

因為牽扯到了牧東諸多公司的利益,所以旁聽席上全部都是商會的人。

看到這裏,河東勛自信滿滿。

畢竟,整個法庭都被商會的人佔滿了,在氣勢上自己已經贏下一成。

再加上自己手中的合同,以及牧東名師劉律師全力協助。

一個小小的金門,還不手到擒來?

「原告,你們可以開始了!」

隨着法官的一聲令下,現在正式開庭。

首先是原告律師發出起訴。

很快,劉律師站了出來,並且將此前金振國與商會簽訂的合同拿了出來。

「法官大人,金門集團曾經與商會簽訂過入會合同。」

「這也就是說,金門已經同意了接受商會的一切調配。」

「可是,現在金門自己做大做強了,居然無視商會的合理調配。」

「要知道,金門集團能發展到如今的規模,那可都是商會的功勞。」

「如此不要臉的白眼狼行為,商會不得不提出起訴,金門已經違約。」

那劉律師避重就輕的功夫,可謂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對於他來說,只要揪住金門集團違約這一點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的,他不想說,也更不能說。

不過,他不想說,有的是人想說。

「嗯!」法官聽完之後,隨即看去被告,「被告有什麼想說的嗎?」

此刻,坐在被告席上的金傲雪急忙扯了一下坐在自己身旁的李庶衣角。

然而李庶卻是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

直到法官的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李庶才稍微正經了一點。

「暫時沒有!」然而這一張嘴,卻是如此的敷衍。

「什麼?李庶,你……你沒話說?」

人家都已經開始起訴金門違約,你李庶居然無話可說?

這一下子,搞得金傲雪一臉的蒙圈。

不是你說的要正面硬鋼商會的嗎?

為什麼現在,連一句反駁的話都沒有?

「哈哈哈哈!」

這一刻,坐在原告席上的河東勛直接大笑了起來。

「違約在先,你們還能有什麼話說?」

那位劉律師更是一臉輕蔑的瞪去金傲雪與李庶二人,冷諷道。

「違約在先?劉律師,請問金門哪裏違約了?」

這時候,法庭中間的大門突然被推開。

只見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正步走了進來。

「法官大人,這位楊斐先生是我金門的辯護律師。」

李庶急忙為法官引薦,且解釋道:「因為要收集點東西,所以遲到了。」

「無妨!」法官擺了擺手,「現在才剛開庭,只要不影響你們就行。」

法官說完這番話后,李庶當即與楊斐點了點頭。

終於,牧東第一大律師楊斐到場了。

這位目前官司全戰全勝的律師之神,剛一眼瞪去劉律師。

就猶如猛虎瞪去一隻小羔羊一樣,巨大的壓迫感壓得那劉律師直接喘不過氣兒來了。

「法官大人,所謂的商會合同,其實存在非常嚴重的暗箱操作。」

「我手中是一份關於商會合同所謂的『調配』,具體執行的相關操作。」

「您現在可以看看,這些年商會到底幹了什麼。」

現在,正式進入辯護階段。

只見楊斐將那整理好的資料工工整整的擺放在了法官跟前。

法官只是抽出其中一份,大致的看了一眼。

瞬間,原本目光如炬的法官大人,面色變得異常凝重。

。對於菈菲爾的謾罵,徐晨的心裡自然滿是不忿,雖然他能對菈菲爾現在的心情表示理解,可說到底那又不是他的錯。

如果不是菈菲爾她自己撞過來,哪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啊。

因此,徐晨發動了反擊,最起碼他不能一句話都不說,要不然豈不是默認這件事情,都是自己的錯了嗎。

「感覺確實不錯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九十四章精神勝利法對剋星不起作用 第563章

小石室里,景蕊派幾人守住通道口,然後和開寶寺僧一起,在通道口的對面另覓通道。

然而他們之前就是從這裡走出的,崔祛、慧遠以及昭僖各出手段,小石室看起來破敗,實則確實有陣法在保護,至少他們拼盡了全力,也無法轟開小石室的牆壁。

至於剛才大門兩側的窗戶,他們是想都沒想過。因為從窗戶出去面對的,仍然是正在被奪舍的巨蛟。

半晌之後,景蕊率城衛軍士,慧遠率開寶寺僧眾拖著一身疲憊盤膝坐下,各自服下丹藥恢復體力修為。

「啊,陳公子剛才晉階前,並沒有服用玄元丹和固本丹。」剛剛平靜下來的石室里,響起風狸清脆又意外的聲音。

她還是那樣未語先笑,臉頰的小雀斑很是調皮的跳躍,很嚴肅的事情經她之口,眾人根本難以嚴肅,反而感到異常輕鬆。

「風狸姑娘有所不知,紫陽宗有規距,親傳弟子在凝氣境界,除了普通湯藥之外,禁止服用任何丹藥。」崔祛自然坐在風狸身邊,為她解釋道。

「可是,他已經沒有師門了啊?」風狸的俏臉上滿是疑惑。或許在她看來,沒了師門就意味著沒了約束,陳瑜就應該像所有修士那樣,拿丹藥當飯吃。

「正因已經沒了師門,陳瑜才越會堅守。」崔祛從骨子裡透著驕傲,因此他最能理解與他同類的陳瑜,嘆口氣道:「若紫陽宗還在,以陳瑜的頑劣,或許當真就破了這個禁令。但紫陽宗雖然被滅,他心裡的紫陽宗反而更加雄偉,以他的驕傲,會比任何時候都堅定師門禁令!」

風狸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而崔祛這句話,卻被景蕊聽在耳里記在心裡。

猶記得當日在如意宗,因崔祛手中有玄都觀法寶她與之拚命之際,紫蘇就說過,崔祛和陳瑜一樣驕傲,若她的同門當真是崔祛所殺,他絕不會矢口否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