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歌…先生有個好名字呢。」南兔或許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的嘴角已然微微上揚。

黎歌有些怪異的看了一眼南兔,隨即輕笑着說道:「不用老是先生先生的叫,我跟你同齡呢。說起來,我還是你學弟呢!」

「啊?」南兔愣了一下。

黎歌掏出了自己的入學證明,說道:「從赤龍沙漠回來后,我去做個守護者資質測試,下個學期要入學守護者學院了。」

「啊!!」南兔有些詫異。

在她的印象當中,黎歌的戰力可能已經達到人類頂尖強者的水平了…

赤龍的強度僅次於聖獸,所造成的破壞足以寫進歷史教科書里。赤龍的恐怖,南兔是親身經歷過的…

那壓根就不是人類能抗衡的怪物…

而黎歌卻是能以一己之力牽制住赤龍!打斷了赤龍的『蒼星』技能,拯救了數萬人的性命。

如此實力,居然才只是剛剛入學?

見到南兔詫異的表情,黎歌就知道他想岔了,無奈的笑了笑:「別想太多,具體的我可能說不清楚,但我在今年之前,的確沒有接受過正統的守護者教育。」

「原來如此…是我多嘴了。」

南兔相當懂事的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說話,而是帶着黎歌直接來到了會客廳。

一旁的女僕很快便端上來了三杯熱茶,黎歌在看到南兔身邊的一名年輕人也落座了之後,不禁問道:「這位是…」

「這位是李家的公子。」南兔解釋道,「今天與父親商議事情的便是李家的家主。」

「原來如此。」

黎歌笑着點了點頭,向李想伸出了手,說道:「你好,李公子,以後就是同學了,還請多多關照啊。」

李想臉色有些僵硬。

原本按理來說,以他的身份,不管到哪裏,都應該是焦點位才對。

在同為四大家嫡系後代的南兔這裏不討好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南兔為啥會對這個看上去沒啥特色的男人那麼上心?

李想想不通。

但他也成年了,不是傻子。見到黎歌示好,他自然也是握了上去,笑着點了點頭:「你好你好…」

黎歌抿了抿茶,但他對茶並沒什麼了解。

他喝的茶最多的就是冰紅茶了,對於這種熱茶,只能品出有些苦澀…

在嘗過茶后,黎歌便進入了正題,問道:「南兔學姐…我能叫你學姐吧?畢竟我現在是你學弟,你是我前輩啊。」

南兔聽到這個稱呼后,反倒是有些彆扭,說道:「黎歌先…同學,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前輩着實不敢當。」

「那我就失禮一回了。」

黎歌呵呵笑了兩聲:「南兔,九千晴和九萬陽那兩個丫頭…應該沒事兒吧?」

「沒事兒,她們兩個就在南家!」

南兔立刻回答道:「她們現在在南家任職當女僕,我平時會抽空教她們一些魔法上的知識。我給她們佈置了作業,現在應該還在寫。」

寫作業?

黎歌感覺自己有好長時間沒有聽到過這個詞了,現在突然聽到,居然是感覺有些懷念。

「黎歌同學,今天是打算帶她們走的嗎?」南兔試探性的問道。

「嗯?」

黎歌一愣:「我為啥要帶她們走?」

南兔也懵了:「您不是過來帶她們走的嗎?」

「我只是說過來看看情況…」

黎歌有些苦笑不得:「說實話,我只是想來看看她們兩個過得怎麼樣…她們兩個跟着我可不一定有什麼好事兒,我倒是覺得你的安排挺不錯的。」

「不過,主要還是看她們兩個的感覺吧。如果她們兩個覺得在南家過得舒服的話,那就麻煩你多照顧她們一下了。」

聞言,南兔連連點頭:「您放心,千晴和萬陽兩個學習天賦和魔力親和度都很高!我反倒想感謝您,居然願意將擁有如此天賦的兩個人讓南家來培養…」

「畢竟我一個人沒權沒勢,她們跟着我沒好處啊。而且我也不會怎麼教人…」黎歌抿了抿茶,停止了這個話題。

李想更加尷尬了。

黎歌與南兔聊的內容,他完全聽不懂…根本一句話都插不上。

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南家家主南千秋與自己的父親李詠談話時的氛圍…

而且讓李想感到有些嫉妒的是,南兔與黎歌說話,在聽到對方讚揚自己的時候,南兔還會感到害羞和些許的高興!

就連臉上的表情都不由自主的帶着微笑…

自己剛才跟人家聊了半個小時,人家愣是沒得一丁點情緒波動。

「這小子到底何方神聖吶?」李想不禁感到好奇。

從南兔說出來的內容,基本可以判斷出,這個小子實力肯定很強,否則南兔不會這個反應。

李想也是看過不少『扮豬吃虎』流小說的,不會傻愣愣的因為吃醋就給自己找麻煩。

聽着黎歌與南兔聊天的內容逐漸從九千晴與九萬陽身上轉移,變成了一些沒啥營養的家常話,李想決定還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比較好。

沒過多久,會客廳的門響了。

南兔回應了一聲『進來』后,兩個十四歲,穿着女僕裝束的小丫頭走了進來…

「大小姐…作業寫完了,您需要檢查一下…大叔?」

九千晴一開始只看到了南兔和李想,但在看到南兔對面的人之後,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她詫異的看着黎歌,有些不知所措了。

九萬陽跟在九千晴的後面,她的記憶中沒有黎歌,所以一臉茫然。

「嚯,這一身,挺漂亮的嘛,看樣子你們兩個在南家過得不錯啊。」黎歌笑着說道。

南兔有些無奈的說道:「很抱歉,黎歌同學,蛇毒香的後遺症還沒有解開。我已經派人去蛇之國尋找治療用的藥物了!」

「那玩意兒確實麻煩…不過關於蛇之國的事情,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今天只是來看看情況的。」

。 「所謂的神靈,也只是一群強大的人罷了。」阿修斯說道:「但是你不同,你和我們每個神都不一樣,你是屬於嶄新的生物。」

「在之前的神界,有森林之神,他也創造出了新的生物,名叫精靈。」

「精靈和你的出現時相似的。當初森林之身隱藏在森林中睡覺,醒來到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夢中的生物出現在現實世界,因為熱愛和平,那些精靈自然也是熱愛和平的。」

「他們是屬於夢的產物。」

說話期間,阿修斯對着不遠處的虎象鷹伸手,隨後它們三個開始縮小,變成巴掌大小,老老實實地待在阿修斯身邊,金色巨鷹飛翔著。

「這個世界,需要競爭,需要流血,同樣也需要和平。而你的存在,需要你自己去尋找答案,就如同當初的狩獵之神卡普蘭一般。」

迷修感覺自己的心境似乎都得到升華一般,阿修斯的語言明明很樸素,但聽到腦海中,就有種莫名的平和,安撫自己躁動的內心,很舒適。

「請您指引我方向。」迷修說道。

阿修斯走到他身邊,撫摸着迷修的腦袋說道:「迷修,天賦異稟。是個修鍊的苗子,既然如此,以你為一道,為阿修羅,為四道輪迴!」

此話一出,天上烏雲密佈,就連太陽也消失不見。

迷修只感覺一個眨眼,自己所處的地方就轉變了,周圍陰風陣陣,空氣中的能量令人沉醉。

這是生命能量?

狩獵之神卡普蘭驚喜地感受着空氣中的能級,只覺得如果自己能在這裏修鍊一段時間,恐怕實力很快就會開始提升!

這裏正是地府。

「當初我詢問過卡普蘭,問他想要什麼,現在我想問問你,你又需要什麼?」阿修斯詢問道。

迷修看着天氣的昏沉,那些靈魂堆積在一起,散發出凄厲的嚎叫,聽久了都感覺腦袋疼。

「我……」迷修看向卡普蘭,隨後說道:「我想捨棄情感。」

情感。

「可以,」阿修斯說:「從今往後,你便是阿修羅道,為阿修羅道道祖,入四道輪迴,狩獵之國便是你們阿修羅的國度,如何?」

「沒問題。」迷修連連點頭,至於多餘的事情,他只感覺自己心累,什麼也不想管。

至於尋找自己存在的意義,也一併捨棄就是。

拋卻情感,增強實力,這就是阿修羅道唯一的出路!

至此,狩獵之國便成為了阿修羅的國度,當迷修回去后,一切已經物是人非,回到當初的地方,也滄海桑田,變成了一片森林。

「聖子?」身後傳來了聲音,聽起來飽含驚喜。

迷修回頭一望,在不遠處的河水中看見了一個濕漉漉的人影:

「妒婦津?」

「聖子,上次見你已經過了兩百年的時間,我還以為您再也不會回來了!」妒婦津高興地說道,後面的河流都減緩了流速。

迷修感受着她身體內的力量,不由得也很高興,對方身上傳來的力量也有了長足的長進,抵達了四階。

「這幾百年都發生了什麼?」迷修詢問道:「之前在這個世界的人類呢?」

妒婦津說:「這我也不清楚,當初您讓我送去食物,過了大概三天的時間,這裏的人類和妖魔都開始變化了,和您一樣,腦袋上都開始長角。還說自己是什麼新物種,叫阿修羅。」

「現在整個世界都被阿修羅佔領,那些人類也成為了阿修羅,以阿修羅自居。妖魔同樣如此。」

迷修聽到這句話,不由得被阿修斯的無上偉力而感到震驚,這不聲不響的改變整個世界,還能讓創造出新的種族,這種力量實在是過於可怕了。

如果對方想做什麼,恐怕自己連人影都看不見,就直接被弄死了吧。

他看着面前的妒婦津,剛想開口繼續說話,就感覺到自己腦子一空,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

再看妒婦津,已經沒了剛才的喜悅,對阿修斯的畏懼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力量!」

迷修忽然抬頭說道:「我需要力量!更強大的力量!」

曾經的他是懵懂的,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但現在不同,從阿修斯身上得知,這個世界還存在神界,還有許多其他的神。

像卡普蘭那樣的不清楚有多少,森林之神還創造了精靈種族,那他們阿修羅也是狩獵之神創建的新種族吧。

「妒婦津,」迷修忽然說道:「我想統一阿修羅,你能幫助我媽?」

妒婦津點點頭,鄭重說道:「我的一切都屬於您!」

就這樣,迷修開始了征途,妄想統一阿修羅大陸,而在異空間的阿修斯,對着狩獵之神卡普蘭和三隻野獸不知該如何準備了。

「我們不能回神界嗎?」狩獵之神卡普蘭詢問道。

阿修斯說:「暫時不能,神界出現了一點問題,我正在尋找解決的辦法,在這之前,我會送你去新的世界,開始新的歷練。」

狩獵之神卡普蘭握緊手中的弓箭,對於神界的一切他都不清楚,不過面前的阿修斯會解決這個問題。

「新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力量體系,你去到那個地方,自己修鍊就好了,我會暫時封鎖你的記憶,等我解決神界的事情,我會讓你回來的。」

聽到阿修斯這麼說,卡普蘭也無所謂了,新世界而已,到什麼地方都是相同的。

就這樣,卡普蘭去到了新世界,投放到了北方大陸的一個普通家庭內,成為了呱呱墜地的嬰兒。

……

當柯麗娜來到南方大陸,看着國家之間在不間斷的戰爭,背叛與歸順是常態,今天你與我結盟,明天我可能就賣了你,後天我可能就被滅國了。

這種世界對普通民眾實在算不上太好。

但還好,這個世界只要擁有武力就什麼也不愁,民眾還是能擁有基礎的武力,只要覺醒史萊姆基因,稍微有點天賦都能提升到二階,或許一個小士官噹噹。

北方小鎮就屬於被一個國家統治,暗地裏,在大肆捕殺人魚,同時,柯麗娜也順着北方駛來的大船,登上了北方小鎮。

以往熱鬧的小鎮,因為和人魚的決絕,逐漸變的荒涼。。 這次和前幾次不同,祝融表現得比以往更加謹慎。

畢竟是核心區出來的老虎,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夜晚的清風吹得祝融很是舒服。

不過,他的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

他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行走的貓步也越來越慢。

:大王表現得好像很緊張啊!

:可能是感受到前面的危險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