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這種拖延沒意義。」魏家平皺眉。

「至少給我們爭取了一點時間。」魏家佳正色道,「我故意說大師兄回來,並一回來,就殺了『小刀會』的十大天王之一。這可是實打實的戰績,一拳搞定!」

「什麼十大天王,八品武者都不是,全是他們自己吹的。」

魏家平先是不以為然撇了撇嘴,隨後追問,「這些不用提,你還是說說,怎麼找到當時救你的那個人?對方穿著斗篷、帶著面罩,我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叫什麼名字,又去哪裡找?」

「我知道。」魏家佳雙目發光。

「什麼,你說真的?」魏家平大喜。

「當然。」魏家佳自通道,「這段時間我仔細回想當夜的情形。當時我被人追趕,一路跑過,碰見的人不少。但前面部分可以忽略,只計算後面的人就行。」

「因為如果是前面的人,他早就動手了。沒必要跟著我跑一路。只有後面見到的人,臨時發現我被人追殺,才跟我進入小巷。」

「所以,後面見到的那五個人裡面,其中一個,就是救我的人!」

「那五個人,你還記得長相?」魏家平聞言疑惑。

「沒有。」魏家佳搖頭,「當時我顧著逃跑,哪記得他們的長相,但救我的那個人,是個男人!年齡應該不是很大!而當時公交站牌下等候的五個人,一個女的,一個老的,一個身高太矮,一個太胖,只有一個符合救我那個人的身形!」

「所以……」

「所以,我這幾天,每天晚上都在乘那一路的公交車。」

魏家佳正色道,「那個公交站點,經過的路線,只有303路公交車。我已經查過了,303路公交車行駛的路徑,位於西郊那一片。只要那個人上車,我有九成把握能將他認出來!」

「好!」

魏家平揮拳,振奮道,「只要找到他,我們就能……等等!」

忽地想起什麼,魏家平臉色一變,收斂喜悅,遲疑道,「就算我們找到他,也不能解決問題吧?」

「他雖然在武館學過《七步拳》,可並沒有直接站出來,這說明他不願意和我們產生瓜葛。」

「當時救你,估計是看不過去,才出手幫忙。」

「我知道。」魏家佳神色平靜,淡然道,「救我的那個人,我知道他只是路過,恰巧看見我被人欺負。當時我喊他,他卻跑的飛快,我就知道他的意思。」

「那你還……」

「聽我說完。」魏家佳抬手,打斷道,「我有把握,只要找到他,就可以說服他,出面幫我們。」

「怎麼勸說?」魏家平有些不信。

「很簡單,和他做一場交易!」

魏家佳正色,「其他人不知道,你我卻是清楚的很,我們魏家,可不止《七步拳》這一門絕學!」

「你……你……」魏家平想到什麼,眼睛瞪大。

「沒錯,我打算拿出《八步升龍》,和他進行交易!」

……

(求推薦票,(づ ̄3 ̄)づ╭~) 經過一天的相處秦易對於姜晨的實力還是肯定的,而且也不是個登徒子,他們家小姐跟姜晨一起非常安全。

對著姜晨拱了拱手,立刻朝著那人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洛塵見到姜晨成功打敗那些人眼神中透露出欣喜之情,那股決絕的勁也消失了。

剛想要說些什麼,就那麼直直的倒了下去,姜晨就算再快也只是阻止了洛塵躺在地上。

「秦道友,你快過來看我這徒兒是怎麼了?」

秦瑤瑤也不是醫休不過就洛塵這個狀態她還是能看出來的,應該是失血過多導致的。

「之前就跟你說,你徒弟危在旦夕你還不信,這不全身精血丟失殆盡,看你那什麼給他補。」

姜晨一聽這可壞了,現在的他沒有足夠的震驚值。

看洛塵這個樣子若是再不救治,可能就要傷及根本了。

秦瑤瑤見姜晨如此著急有些意外,不過她還真就有個辦法可以幫助姜晨。

「姜晨哥哥我這有個秘法,可以幫助你即刻補全洛塵身上丟失的精血。」

「不過要付出的代價也有些大,你自己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用。」

姜晨還指望以後洛塵不斷找事幫他提升修為呢!

怎麼能讓洛塵本源受損呢?於是立刻眼含希冀的望向秦瑤瑤。

「還請秦道友告知與我。」

「這辦法說來也簡單,只不過需要消耗你大量的修為。」

「你目前是問鼎境修為,洛塵是凝氣境九重修為,你要想幫他就只能把你的修為控制在到期凈左右,然後用你的靈力幫洛塵凝聚精血。」

「等你補全他全身精血之時,你也就又會成為道基境的修為了,當然只是暫時的,一個月後就會恢復。」

「至於他的外傷,五品造化丹是最好的選擇。」

在秦瑤瑤把秘法交給姜晨之後,姜晨立刻就把修為控制在了道基境,按照秘法治療洛塵。

「叮,恭喜宿主獲得震驚值35555。」

姜晨聽到了系統提示可現在顧不上那些,治療好洛塵才是最重要的。

一天一夜的時間姜晨終於補齊了洛塵損失的精血。

可是洛塵的意識還沒蘇醒無奈之下姜晨只好背著洛塵跟秦瑤瑤來到能獲取秘境鑰匙的地方。

青宇秘境也算是個中級秘境,當姜晨背著昏迷的洛塵和秦瑤瑤一同趕到之時,周圍已經有好多大勢力駐紮了。

那些人盯著秦瑤瑤的目光格外露骨,有的還露出滿臉淫。

這讓姜晨恨不得上去把他們的眼珠子都摳了。

沒有管那些人,兩人竟只走到一個地方紮營,秦瑤瑤鋪好茅草,姜晨這才把洛塵放在上面。

「秦道友謝謝你!」

打開系統姜晨立刻兌換了一個造化丹。

如果說之前那些人對於姜晨身邊有美女相伴只是嫉妒,那現在他們一個個恨不得殺了姜晨。

五品造化丹那可是普通人難以尋得的靈寶,江辰不僅有,而且還敢拿出來。給那個昏迷的小子吃,足以證明他身上不止一顆造化丹。

作為那些大宗門的弟子,他們雖然不缺這一顆造化的,可是能多一次保命的機會,誰不想呢? 就在徐凌要將白玉天狐帶回玄宇宙時,兩道倩影忽然從遠處飄了過來。

「我沒看錯吧?那是仙女嗎?」

「世上怎會有如此貌美的女子?而且還是兩個?」

這次輪到男人痴迷了,來人正是墨憐與蘇莫愁兩女,她們沒有再可以掩藏自己,在場的人都能夠看到她們。

墨憐與蘇莫愁兩女都是俗世不出的絕世美人,加上那股凌駕於人的飄然氣質,足以艷壓全場,在場女人無一不自慚形穢。

徐凌沒有意外,他露出原貌出手救下白玉天狐,本就有引出墨憐與蘇莫愁兩女的想法。

墨憐首先來到徐凌面前,她微微躬身行禮,面帶微笑說道:「墨憐恭迎公子降臨。」

「姓徐的,你不是說夜半子時過來嗎?怎麼來得這麼早,是不是別有所圖?」

蘇莫愁則是一點都不客氣,甚至懷疑徐凌出現這裏不是巧合。

徐凌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我觀此處秘境有歹人出沒,便直接撕裂空間提前趕來,事後恰好撞見一位為了保護孩子的母親陷入困境,忍不住就出手了。」

「母親…」

墨憐愣了愣,下意識看向不遠處重傷瀕死的白玉天狐。

反應過來后,她嘆了口氣,頗為感慨說道:「公子慈悲心腸,墨憐佩服。」

【滴!墨憐對你的行為有些感動,好感度加5,當前好感度:22】

憑徐凌的實力以及身份,即便在中州界都能夠為所欲為,可他從不做仗勢欺人的事情,甚至會對一隻萍水相逢的妖獸心生憐憫,或許這才是一位真正值得尊敬的人物。

蘇莫愁撇了撇嘴,再次問道:「你說歹人?歹人在哪呢?」

她總覺得徐凌太過神秘,太過高高在上,不把徐凌的心思弄清楚,她是不會甘心的。

「莫愁,你們暫且在秘境外等我,白玉天狐性命垂危,我不便於你浪費時間。」

徐凌搖了搖頭沒有過多解釋,說完便撕裂空間帶着白玉天狐進入了玄宇宙。

「哈?!什麼叫不便於我浪費時間?」

聽到徐凌的話,蘇莫愁頓時就不爽了,可徐凌走得太快,她還來不及反駁徐凌。

尤其是徐凌前一句話說的是你們,後面卻只有一個你,顯然他指的浪費時間的人只有蘇莫愁一個。

墨憐有些無奈,蘇莫愁總是喜歡跟徐凌對着干,幸好徐凌沒有跟她計較,否則她們兩個怕是都沒好果子吃。

…………..

玄宇宙,初夢星。

柳如煙精疲力盡,昏睡在一望無際的草地上,還有三隻毛茸茸的小狐狸圍着她的身邊玩耍。

三隻小狐狸看上去精神狀態都很好,本來體質虛弱的小小白服用了徐凌的丹藥,也變得生龍活虎起來。

體型龐大的白玉天狐轟然出現在不遠處,它看到三隻小狐狸眼中閃過一抹欣喜,剛想走過去卻因為傷勢太重踉蹌著倒在了地上。

三隻小狐狸雖然年幼,但還是瞬間認出了母親,看到母親身負如此重傷,它們慌忙停止玩耍跑了過去。

跟着出現的徐凌走到白玉天狐身邊,目光放到了三隻小狐狸上。

經過他的仔細檢查,除了小小白,另外兩隻小狐狸也都是母的。

如今三隻小狐狸出生不久,還談不上靈慧過人,只能說是懵懵懂懂,稍通人性,現在調教她們是最好的時間段。

唯一的問題就是另外兩隻小狐狸天賦稍差,徐凌要是找不到讓她們化形成人的辦法,那她們就只能當做寵物養在玄宇宙了。

三隻小狐狸還不懂生離死別,可看到母親重傷垂危的模樣,還是止不住的悲傷與焦急。

小小白的眼裏更是流出了淚水,剛出生不久的她,竟然在調動體內力量試圖救活母親。

另外兩隻小狐狸似乎也猜到小小白在做什麼,可惜她們天賦有限,靈智也有限,連幫助小小白都做不到,只能在一旁焦急的守候着。

徐凌面露神傷,將手放在白玉天狐身上,也開始調動力量治癒白玉天狐。

他不是真的想救活白玉天狐,所以沒有施展回春九指,力量也控制在只差一點就能救活白玉天狐的程度。

白玉天狐氣息愈發微弱,它輕輕張嘴出聲說道:「人類,謝謝你的善意,但不必再為我浪費靈力了…」

白玉天狐深知自己傷勢有多嚴重,要不是體內妖丹吊著一口氣早就死了。

除了一些逆天丹藥與逆天醫術,否則白玉天狐不可能起死回生,它不覺得徐凌有很此等高超的醫術,也不認為眼前這個年輕人能拿出足以讓人起死回生的療傷丹藥。

徐凌面露哀傷,痛苦的閉上眼睛,嘆聲說道:「對不起…」

實際上,徐凌不僅能靠醫術救活白玉天狐,治癒傷勢的丹藥更是數不勝數,只是不想救活白玉天狐罷了。

雖然白玉天狐也是母的,化形之後會是一名嫵媚動人的極品美人,但她活了數百年之久,通曉人性,智慧過人,且不會像人類一樣會被俗物或死亡蒙蔽。

想要攻略她,絕對比攻略墨憐蘇莫愁這些女人都要難,讓她活下來,恐怕不出幾天就能看出徐凌另有所圖。

徐凌倒也不是沒有讓白玉天狐臣服的辦法,不過他已經有十足把握得到三隻小狐狸,沒必要再節外生枝。

而徐凌故意將白玉天狐拉到玄宇宙的目的只有一個,讓三隻小狐狸親眼目睹母親的死亡,然後將全部心神投入到他的身上,不會再惦記母親。

此時白玉天狐處於瀕死狀態,絲毫沒有注意到徐凌內心的小九九,她伸出舌頭舔了舔三隻小狐狸的毛髮,眼裏露出濃濃的不舍。

白玉天狐一生都生活在秘境之中,與其他妖獸拼殺過無數次,早已不畏懼死亡,只是有些捨不得只是才剛誕生不久的子嗣。

與三隻小狐狸依戀了一會兒后,白玉天狐艱難扭頭看向了徐凌,聲音虛弱的說道:「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前輩,我姓徐單名一個凌字,你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指樹什麼意思?爬樹上看?也對,爬的高看得遠!】

【爬個屁,應該是看東北虎留下的爪印,主播之前說過,樓上新來的吧】

蘇雲笑道「沒錯,東北虎喜歡用爪印標記自己的領地,咱們只要能發現爪印,就確定咱們在東北虎的領地中。」

蘇雲每路過一棵樹都會用手電筒去觀察枝幹上是否有痕迹,這就導致很耽誤功夫,但蘇雲樂此不疲。

【像不像夏天晚上去小樹林拿着手電筒照知了!】

【樓上的有畫面了】

【現在知了越來越少了,是不是和環境有關係,而且夏天的蟬鳴也少了很多】

【他喵的,晚上去小樹林照知了的人,比特么知了還多,這你敢信?】

蘇雲笑着看彈幕,雖然還不天亮,但是彈幕上的人依舊聊的很開心,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熱愛蘇雲直播內容的觀眾,一些戾氣較重,愛找茬的人還沒醒呢。

蘇雲的這種直播方式及其疲累,他不像其他主播,或者是跳跳舞,或者是打打遊戲,就算是其他的戶外直播也都是釣魚罷了,沒有生命危險,怎麼輕鬆怎麼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