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兩儀眼。

此時浸泡在冰火兩儀眼的海明威,整個人的體質不斷接受著兩種仙草藥力的改造,同時還在汲取著周身泉水中蘊含的能量……這些能量都是當年隕落在這裡的兩大龍王神力所化,儘管被稀釋了許多倍。但只要能吸收,對人的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

海明威就這樣在沉眠中,魂力等級不斷的提升………六十六、六十七、六十八、六十九,七十!

七十級,這個等級對於斗羅大陸的魂師而言,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等級。簡直稱得上是脫胎換骨,從此飛龍上天的等級!

這個等級的魂師,無論是什麼武魂,無論獲取的魂環是什麼,魂技都只會是武魂真身!

一旦擁有了武魂真身,那麼魂師就將真正的發揮出武魂的力量!

比如一個武魂是獸武魂的魂師,一旦發動武魂真身,整個人就會徹底變成獸武魂的模樣,各項屬性大幅度翻倍。並且所有魂技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不再具有限制。

當然使用過後,魂師會陷入一段虛弱期,並且在此期間武魂真身亦無法再使用。也算是一種限制吧。

而此時,海明威達到七十級魂力以後,本該因為沒有魂環吸收,所以被卡死在這一個等級才對。但是偏偏他的武魂,乃是經過武魂升級卡升級后的武魂。註定不可以用這個世界的常識來衡量。

只見伴隨著能量的持續吸收,他周身不由自主的有六道魂環浮現,隨著時間的流逝,第七道魂環竟然開始緩緩的凝聚……如果讓其他人看到這一幕,恐怕絕對會誤認為他是魂獸重修成人吧。

叮!

在周圍泉水中蘊含的精純能量滋養下。

第七道魂環終於凝聚成型!

一道血淋淋的魂環浮現在他身體周圍。

赫然也是一個十萬年魂環!

而這時候,海明威也是漸漸的蘇醒了過來,當他睜開眼睛后,看到自己身體周圍懸浮的七個魂環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顯然也是非常驚訝於自己竟然擁有第七個魂環了。

「莫非我就像原著唐三一樣,武魂自動衍生出了一個魂環?而且這個魂環,還是可以隨著我實力的提升而提升年限的?」海明威有些驚訝,但很快注意力就轉移到了自己的第七魂技上了。

果然不出所料,他的第七魂技終於不再只是單純的提升各大屬性了。但也不是這個世界常見的武魂真身,畢竟要說武魂真身的話。他的美人魚武魂從一開始,就可以現出武魂真身了。畢竟既可以離體攻擊,也可以直接附體變成武魂的模樣,除了各項屬性沒有翻倍似的暴增以外。功能上和武魂真身也沒什麼區別了。

——大海降臨!

這就是他的第七魂技。

一旦發動這個魂技,無論在什麼地方。海明威都可以憑空召喚出一片大海,將周圍變成適合自己戰鬥的環境。而且身處大海中,自己也可以肆意運用大海的力量,壓制,碾壓對手!

當然這個大海,說是大海。其實並沒有那麼誇張,最多只是召喚出一小片大約幾十公里的海域罷了。畢竟整個大海比起大陸還要廣闊,他要是真能召喚出來。還不得把整塊大陸都衝垮,將整個世界都變成汪洋末世啊。

不過哪怕不能召喚出整片大海,但是僅僅一小片海域,也是極端變態的了。

這個魂技不得不說,當真是恐怖如斯!

而且隨著他實力的提升,召喚出來的海域範圍也會不斷擴大,也許隨著他的實力提升到一種極高的境界。真的可以一念間,就召喚出整片大海,海水滅世!將世界淹沒也說不定。

「不對,這個魂技沒那麼簡單!」

海明威忽然間閉上眼睛,順著那種冥冥中的聯繫,整個人的意識彷彿穿越虛空,來到了一處神奇的地方。

在這裡,竟然有一處望不到邊際的大海存在。

想必他發動魂技召喚出來的大海,正是這片海域了。

海明威發現自己對這片廣闊無邊的大海掌控力非常低,只有區區幾十公里的海域歸他管控,超出這個距離。自己就無法影響到了。

「這片大海究竟是怎麼回事?真的只是武魂衍生出來的第七魂技嗎?」海明威看著這片廣闊無邊,根本望不到盡頭的海域,心生疑惑。他嚴重懷疑這片海域其實是本來就存在的,只是自己的魂技偶然間連接到了這片神奇的海域罷了。

忽然間,遠處的海域中飄來一樣東西。

由於距離太遠,超出了自己掌控海域的範圍。因此海明威一時間也無法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也根本無法干涉其他海域的東西,只是莫名的覺得這東西絕對是好東西。

終於,隨著時間的流逝。

那樣東西越來越靠近他的海域範圍,最後完全流入海明威的海域範圍內。頓時,關於這個東西的訊息。就莫名其妙的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讓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惡魔果實:幸運果實。】

「惡魔果實!竟然是惡魔果實!莫非這片大海其實是海賊王世界的大海?!」海明威只覺得一陣狂喜湧上心頭。此時他的關注點完全不在獲得的惡魔果實上,而是在獲得惡魔果實的這片大海上。

「白星公主是海賊王世界的生物,因此如果因為魂技產生什麼變異,繼而導致能夠連接到海賊王世界,貌似也挺合理的。」海明威開始根據現有的情況分析。

只是很快,他就忽然間發現,前方超出自己掌控的海域忽然間產生了某種莫名其妙的變化,他也說不上來。只是總覺得現在的這片海和之前的那片海,根本不是同一片海了。

「莫非…這片海連接的不只是海賊王世界的海,還包括其他世界的海?」海明威又有了新的猜測,因為前方不在自己掌控範圍內的海域又有東西飄了過來。

那貌似是一個人?

莫非其他世界的人,也能通過這片海來到自己的世界?

海明威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很快,隨著海浪,那個漂浮在海面上的人終於逐漸的流到了他掌控的海域範圍內,頓時有關於這個人的部分信息,通通被作為這片海域主人的海明威所熟知!

【張鐵牛、漁夫、出海打魚、遭遇風暴,死亡………】

海明威看著這個穿著一身中國古代漁夫裝束的死屍,萬分確定這丫的絕對不是來自海賊王的世界。因為海賊王世界,可不會有如此中國風元素的衣服。而且從名字上看,這個人倒像是來自於一個中國古代世界。

「果然,這片海域異常神秘,貌似會時不時的連接到其他世界的大海……具有極大的隨機性,也不知道以後又會連接到什麼世界?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海明威心中樂開了花,看著這片廣闊無邊,不知道連接著何方的海域……如同在看一處擁有無窮秘密的寶藏!

儘管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武魂第七魂技,竟然會衍生出這麼一個逆天至極的魂技。但是海鳴威猜測,八成和系統有關係。畢竟正是用了武魂升級卡,他原本的武魂才會進化成這副模樣。

可惜他的這個系統是一個悶葫蘆,也沒有啥引導小精靈,或者使用說明書之類的。除了剛開始新手期有問必答,後面就彷彿卡殼了一樣。問什麼也不說了。搞得他現在對於這個系統的功能還是一知半解。也並不知道這片大海究竟是系統的傑作,還是因為某種原因產生了變異。

「算了,想那麼多幹什麼。現在對我而言,探究這些還太早了。還是努力變強吧!」實在沒頭緒,海明威索性懶得去想了。反正如果系統真有問題,他一個依靠系統崛起的廢物還能反抗不成?如果真的有什麼陰謀的話,只能算他倒霉了。

。 「你說呢?」

陸慎恆頭疼,揉了揉眉心。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當初為什麼會留下言清喬的小命了。

大概是,這張臉太過於有欺騙性,一雙眸子濕漉漉的像是晨起迷霧中突然竄出來反而被驚嚇到的小鹿,只要自己稍微動一下,她一定會立馬夾着尾巴跳開。

說到底,陸慎恆至始至終都把言清喬當個孩子看待。

言清喬委屈。

她原本就是因為拿不準陸慎恆的想法才會問的,她要是知道…

言清喬突然眼睛一轉,立馬喜笑顏開,笑嘻嘻的靠在床榻邊滾成了一團小倉鼠,對着陸慎恆甜甜的說道。

「謝謝十一叔。」

不管陸慎恆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既然是讓她說,那言清喬打蛇隨棍上立馬就應承下來再說。

陸慎恆眼神一動,又走到了旁邊,拿着濕帕子重複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指頭,對着言清喬說道。

「辦妥了之後我會讓人傳消息給你。」

「好~」

言清喬眯着眼睛,往裏面靠了靠,一下子跳到了床頭的位置,乖巧的拍了拍枕頭,做出了一副邀請的模樣。

「喬喬真的有手藝,可以緩解十一叔的頭疼。」

剛剛的那事情言清喬可以迅速變臉翻篇,現在的重點是,言清喬還要問清楚陸慎恆對連曉曼到底是什麼態度。

話題繞了回來,陸慎恆卻不願意了。

因為頭疼,皺着眉頭坐到了旁邊的凳子上,修長的手指揉着眉心,對言清喬說道。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殺連曉曼?」

「…」

言清喬一愣。

陸慎恆大概是屬蛔蟲的吧?她一共那點花花腸子,只說了這兩句話就被陸慎恆捋明白了?

「額…十一叔,是這樣,我今天在王府門口挺放肆的,基本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明白了,從一開始就沖着要連曉曼命的目的去的,要是不殺了她,今天的事情很難收場…」

言清喬聲音弱弱的,抬着眼睛看了看陸慎恆。

陸慎恆坐在對面的窗邊,菱格窗的光線投射在他的背後,光線交錯里,他的臉色並不清晰,隱隱的甚至輪廓都有些模糊。

「連曉曼和言定章背後的那個人,問出來是誰了嗎?」

「…沒有,她不說,剛剛被我逼出來一點點,又被別人暗算了,應該是個道士,且位高權重。」

言清喬抿了抿嘴,後半句話沒敢說。

陸慎恆卻很快替她說了出來。

「你覺得,或許他們背後的這個人,跟一直以來不斷在王府周圍徘徊的那個人,是同一人?」

「十一叔果真是英明神武,喬喬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十一叔…」

言清喬見縫插針的拍馬屁。

陸慎恆眉頭皺的更深。

「喬喬,說重點。」

「我猜,就算不是同一人,應該也會是同一伙人,十一叔這件事其實邏輯上是通的,之所以我會出現在您的身邊,或許對方就是想要讓我的這個身份被你殺了,這樣之後在皇上那邊,您憑白就被握了個把柄…」

言清喬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十一叔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那已經死掉了的陳道長,在半山腰的時候說過,他是故意引您上的靈山,或許這個事情也有這夥人的手筆,只不過最後我們誤打誤撞的進了山溝中的窩點,或許,這件事情一開始還是沖着十一叔您和小暑身上東西來的。」

「沒有你說的這般簡單。」

陸慎恆頭更疼了,手指輕輕的點了兩下椅子上的扶手,面容背光隱在昏暗裏,慢慢的說道。

「這裏面你算錯了一步,你把自己的身份看的太重了。」

言清喬:「…」

陸慎恆說這話,她還真的不樂意了,她就算還沒跟小皇帝成親,但是到底目前還佔著這未婚妻的名分,若是她死在了陸慎恆的手裏,一定會有人討伐陸慎恆的手段殘暴之類的。

怎麼就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瞧出來言清喬的不服氣,陸慎恆抬眼看了下她,繼續說道。

「榮坤換個皇後備選人並不是什麼大事,也不是足以挑動起朝局紛爭的起因。」

言外之意,言清喬的一個死,甚至都不如陸慎恆主動參與進朝局爭鬥由頭來的大。

言清喬一想,便明白了。

榮坤重男輕女,思想還停留在封建王朝,這個朝代里,女子命格輕賤,即便是很可能成為皇后的人,也不如陸慎恆一個大動作來的有重量,更何況言清喬痴傻了多年,榮坤上下都沒有人把她當成未來可能成為皇后的人,那麼這個局,從一開始的出發點就不成立。

「好像…」

「喬喬,榮坤朝局早已腐敗,人員錯綜複雜,不是你簡單想想便能揣測出幕後之人的,若是如此,我的人也不會追查了這麼多年還找不到頭緒。」

陸慎恆說完,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

「不過你今日提醒我了一點,或許你我之事的背後之人即便不是同一人,也可能相互認識,或者帶着同一個目的。」

畢竟榮坤的道士就那麼多,全部都在國師的手裏控制着,國師那邊所有人都登記在冊,國師享受這般的榮寵信仰,也應該要承擔手底下這些不安分手腳帶來的禍事後果。

這也是陸慎恆即將通過言清喬化作的小言神醫上交證據冊子的原因。

言清喬猛的想到了山溝中那一伙人的窩點,那道士着實狠心,弄出那樣陰毒的陣法,毀屍滅跡,即便是稍微被抓住了一點的線索,劉大人這邊也早就被切斷了。

「那這樣說來,連曉曼今天肯定是殺不掉了?」

言清喬耷拉着腦袋,有些沮喪的嘆了一口氣。

她也是一時衝動,根本就沒有想這麼多,早知道是這樣,言清喬就不該直接暴露了自己找到線索的由頭,逼問連曉曼背後之人的信息。

換句話說,現如今,所有的線索都在連曉曼和言定章的身上,言清喬今日殺了連曉曼,就真的也把這邊線索切斷了。

陸慎恆頭還痛的厲害,隨着時間的推移,那頭痛的感覺越來越加重,眉頭也就越皺越深。

言清喬一個激靈,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這句話里三分抱怨的口氣,急忙就要爬下床,對着陸慎恆說道。

「十一叔你等一會,我先去讓人拿葯,給你緩解頭痛…」

話還沒說完,陸慎恆突然間在床邊站了起來,對着言清喬說道。

「回去吧。」

「啊?」

言清喬一愣,就聽見陸慎恆一片清冷的口吻。

「你還有言定章。」 聽到林天成這麼無恥的話,一個個仙子們捂得更緊了。

「混蛋,你想幹什麼?」

「我要殺了你!」

「快給我滾。」

放在平時,只要有郭雯雯在這裏,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敢在這裏偷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