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開始是開始了,但還有不少領導要發表演講的。

畢竟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等那些領導發完言,大賽的各位評委也要說話。

其實胡天感覺這樣很沒有意思,每個人都講兩句,乾脆開個演講會算了,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臉紅的。

不過這些傢伙都是些老油條,估計早就習以為常了。

這一套流程走下來,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

就在胡天感覺,無聊到想睡覺的時候,組委會的美女主持人上場了。

她笑着說道:「經組委會研究決定,這次鑒寶大會的決賽是一次尋寶活動……」

胡天聽美女主持人說完后,心裏也大概明白組委會對決賽的安排。

這次決賽是一次尋寶比賽。

所有參賽選手都將進入一個古墓,去古墓裏面尋找寶貝。

當然,這個古墓不是真正的古墓,而是一個用來藏那些古董的山洞。

這個非常考驗各位選手的眼力。

說不定腳下踩着的破碗,就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

也有可能真正值錢的東西,就擺在眼前。

這就得看大家識不識貨了。

規定也說了,每個人只能帶出來一件古董。

最後誰帶出來的古董價值高,第一名就是他了。

胡天心想,要不自己就守在洞口,等著那些傢伙出來,然後挨個搜他們的身。

如果誰不給搜,就揍他。

把最值錢的拿到,那自己不就是第一名了嗎?

不過胡天也只是這麼想想,不可能這麼做的,因為這樣有失公平。

就在這個時候,美女主持人也補充了,禁止打鬥。

誰要動手打人,誰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

估計組委會也考慮到了這樣的情況。

很快,所有參賽選手就坐上了大巴車,然後往比賽場所去了。

比賽場所在郊區的一座大山裏。

大巴車只把所有人送到山腳下,然後給了每人一張地圖,還有一個呼救器。

大家可以按照地圖上的坐標,找到那個山洞的入口。

呼救器的作用,是為了保障各位選手的安全。

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呼救,組委會的人會儘快趕到。

雖然這片山林里,沒有什麼大型野獸,但不排除有毒蟲和蛇蟻。

而且這也是為了防止打架的事發生。

時間方面,所有選手,需要在下午五點之前得返回這裏。

不然就視為自動放棄參賽資格。

美女主持人又囑咐一些注意事項后,決賽就正式開始了。

所有人魚貫而入的湧入了山林之中,按照地圖上的指引,往山洞跑去。

胡天倒是不急不緩的往山上走去。

其實胡天剛下車,就知道山洞在哪裏了。

因為胡天會透視,對面的大山上哪裏有山洞,一眼就看出來了。

要不是為了注意影響,胡天可以直接飛過去,把最值錢的那個古董拿到。

但這樣太驚世駭俗了。

胡天打算跟大家一起慢悠悠的走過去。

雖然胡天不急不緩的在走,但是絕大部分人都跟吃了葯一樣,沒幾下就跑的沒影了。

畢竟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

誰要是能拿到那個最值錢的古董,誰就能一步登天了。

所以大家都非常激動了。

穿過山林后,要路過一個峽谷。

這個峽谷不是很大,下面的路只有五六米寬。

胡天剛走到這個峽谷的入口,就發現,有五個腰大膀粗的傢伙,擋在了那裏。

這些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通過三輪考核的。

他們看到胡天走過來了,頓時眼前一亮。

「喂,小子,想不想過去?」一個大漢笑着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當然想啊。」

「想過去是吧?跪下來學狗爬過去!」另一個大漢很囂張的說道。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胡天驚訝的說道。

「什麼意思,你難道不明白嗎?我們無聊,找點樂子!」一個大漢說道。

「哦。」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原本走在胡天後面的參賽選手,趕過來了。

他看到峽谷的入口竟然被人給圍了,他也是一愣。

這個時候,一個大漢大聲的對他說道:「你發你媽的呆呢,要想過去就趕緊過去!」

「好,好。」這個人點了點頭,趕緊過去了。

這個人過去的時候,五個大漢給他讓開了路。

看到這裏,胡天恍然大悟了。

原來這五個傢伙就是專門在這裏堵自己的啊!

「你們這是專門針對我的?」胡天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其中一個大漢冷笑着說道:「看來,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嘛,連孫老都敢得罪,你完蛋了!」

「孫老?哪個孫老?」胡天疑惑的問道。

「沒,沒有,我沒說啊。」這個大漢神色有些慌張。

接着,他又有些戲謔的說道:「你別問了,反正我們今天不准你過去!」

「你說的孫老,是孫海泉那老頭吧?」胡天說道。

見胡天猜對了,這些傢伙竟然也不藏着掖着了。

一個傢伙點了點頭,他說道:「沒錯,你得罪了孫老,我們是不會讓你順利參賽的!」 胡天笑著說道:「等下去你家吧,我給你治療一下,對了,還有要給你兒子用聰明葯。」

「不會吧,你難道還真有聰明葯啊?」洛偉民驚訝的說道。

「是啊,我是不會騙你的。」胡天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洛長江笑著說道:「好了,飯也吃的差不多了,珠珠,你送一下胡天跟你大伯。」

「那你跟媽媽怎麼回去呀?」洛珠珠問道。

潘紅笑著說道:「我當然是跟你爸走路回去呀,我們家離這裡又沒有多遠,就當飯後消食了。」

「好。」洛珠珠點了點頭,對胡天和洛偉民說道:「胡天,大伯,我們走吧。」

洛偉民很客氣的對胡天說道:「胡老弟啊,請吧。」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胡天說完就跟洛珠珠走出了包廂,洛偉民趕緊跟了上去。

洛珠珠開的車比較普通,是一款二十多萬的國產車。

她開車送洛偉民和胡天到了一個高檔小區的樓下,然後說道:「大伯,到家了。」

洛偉民因為喝了點酒,坐車的這會功夫他已經睡著了。

胡天推了推他,說道:「領導,到家了。」

「哦,這麼快啊。」洛偉民醒過來了。

他揉了揉眼睛,回過神來,然後對洛珠珠說道:「珠珠,要不要上去坐一坐呀?」

「大伯,我就不去打擾了,下次再來你家玩。」洛珠珠笑著說道。

「好。」洛偉民點了點頭,笑著對胡天說道:「那我們走吧。」

於是胡天跟洛偉民下車了。

這個小區看起來還挺高端的,洛偉民進去都是刷的指紋。

洛偉民家住在三樓,是一套三室一廳的套房。

胡天心想,這種可是高檔商品房呀,價格可不便宜!

洛偉民不過只是一個小局長而已,他哪有這麼多錢住這麼好的地方呀。

等到了洛偉民家,胡天才知道什麼叫豪華了。

裡面的天花板上裝滿了吊燈,而且這些吊燈一看就很貴,估計都是鑽石的。

地板全部都是裝的紅木地板,沙發是真皮沙發,還有一個兩三米寬長的液晶電視呢。

胡天心想,暈,這些東西加起來得上千萬了,不會是這傢伙貪來的吧!

旁邊的洛偉民好像看出來了胡天的疑惑,他笑著說道:「胡老弟啊,不瞞你說,我每個月才幾千塊的收入,我肯定是沒錢置辦這麼好的東西的。」

「那是誰給你置辦的啊?」胡天問道。

「是我老婆齊小蓮的錢,她是做生意的,這些年稍微賺了點錢,我也是沾她的光才住這麼好的房子。」洛偉民笑著說道。

胡天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

這個時候,洛偉民對胡天說道:「胡老弟,既然是治療,要不要什麼葯,或者要什麼器械?我給你去準備。」

「不用的,我一般都是空手治病的。」胡天笑著說道。

「那這個也太神奇了吧。」洛偉民驚訝的說道。

胡天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了。

因為他也不好跟洛偉民解釋,說自己是用仙氣給人治病吧?

洛偉民對房間里喊道:「老婆,老婆。」

「偉民回來了啊。」

萬洛偉民的老婆齊小蓮從房間里出來了,她手裡還拿著一個雞毛撣子。

洛偉民笑著說道:「你沒有把那小兔崽子打壞吧。」

「你說什麼呢,他好歹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怎麼捨得用力打呀,我就是嚇嚇他。」齊小蓮笑著說道。

「來,我來跟你介紹一下。」

洛偉民把齊小蓮拉了過來,說道:「這位是胡天,他醫術很厲害的。」

「胡天,你好。」齊小蓮跟胡天握了握手。

「你好啊,小蓮姐。」胡天笑著說道。

齊小蓮說道:「你先坐,我去給你泡茶啊。」

說完,齊小蓮就去泡茶去了。

胡天跟洛偉民坐在了沙發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