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下氣息,姜野剛好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不經意看到什麼的他睜大眼睛。

他啃著雪糕和傅繾的合照,居然被男人放在了相框裏,還擺在辦公桌上。

這距離那時都多久了,這相片不會也放了那麼久吧。

已經吃得差不多,正在整理午餐的傅繾明顯注意到姜野發現了什麼,所以低下頭,也是有些耳紅。

照片放在辦公室,姜野看見真是覺得傅繾絕了。天天都能看見自己的醜臉,傅繾咋想的。

「這,我沒收了。」姜野特紅著臉,將相框塞進自己衣服口袋裏。

男人勾唇,「無妨。」

這聽着明顯就是有下招的意思,果然——

「我有底照。」

姜野放下相框,氣得就是過來掏傅繾的兜,「手機呢。」

姜野反反覆復的摸索了好久,沒找着手機,反而摸到了別的東西。

扳着他雙肩的手驟然收緊,男人聲音有些冷:「姜野,別摸了。」

「我摸怎麼了。」一抬眸,見着男人眼神發紅的模樣,姜野慫得再也不敢動。

坐在一旁,姜野羞憤,「傅繾,你這也太容易那啥了吧。」

男人慢慢呼吸,沉下翻湧的情緒:「你有一種魅力。」

姜野這一聽到誇獎自己的話,那神態可積極的聽着。

「說不上來。」

伴隨着男人的話,姜野又微微呆了一下。

「反正越看越有意思。」

這最後一句話落下時,姜野的神情已經變得無語,「你才有意思。」

還以為男人是純粹的誇他呢,大意了。

「等我工作,然後一起回家。」起身,男人揉了揉姜野的腦袋。

姜野剛想說自己還有工作,摸索著打開手機,那拍戲的時間改變了。

最近天氣太熱,烈日當空照,拍不出雨戲的效果。

他們劇組秉承著嚴謹的精神,是不會允許有這種穿幫的鏡頭出現。

所以這幾天,姜野也就有些閑。

男人盯着文件眸光專註,削薄的嘴唇緊抿,嚴肅又認真。

傅繾西裝革履,氣質翩然。認真工作的時候還挺帥的。

不知不覺姜野居然看得入迷了起來。

「看什麼?」

耳畔被觸碰的熱乎氣息,燙得姜野後知後覺。

他立馬挪開一個位置,對上男人深邃的眼神,姜野又開始有些緊張了,「我只是在想今晚的商會我該穿什麼衣服。」

正巧了,手機裏頭剛好就有何小橋發過來的還真是關於一個商會的信息。

「你的衣服都不正經。」哪知男人吐露話語可真一點都不可客氣。

姜野撇撇嘴,「你衣服最正經。」

傅繾居然還點頭了。

姜野瞅着他,那是越瞅越滿意,「要不,你借我一套唄。」

「付費。」

姜野:「……」

「傅繾,你逗誰呢,你還缺錢呢。」見着男人邁開腳步,姜野趕緊追上。

傅繾委婉的表示,「沒有錢,也可以用別的值錢的東西抵押。」

「什麼?」姜野身上壓根就沒有值錢的。

「比如,你。」他的語氣,分明是戲謔。

姜野氣得牙痒痒,要不是已經出辦公室了,他絕對給這個臭流氓兩巴子。

雖然他可能不敢打,但是想法,還是可以有的。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這種感覺?」

他感覺體內好似擁有無窮的力量。

這種感覺讓顧川想起了前世遊戲中的增益BUFF,玄妙無比。

這時,幽光好似沒了力量,逐漸從他的身上散去,回歸了幽霧之中。

轟隆隆——!

伴隨著幽光的散去,整片混沌之地都顫抖了起來,好似隨時崩塌。

嗡——!

藏經閣內,顧川揉了揉眉心,他的靈識隨著商刀內的混沌之地崩塌,也消弭了。

旋即,他感覺自己與商刀之間,多了一種冥冥之間的聯繫。

「那幽光是認主儀式嗎?」

商刀是商族老祖楚狂人崩碎自身的王侯道兵,最後經系統融合黑羽刀而化。

楚狂人道兵內的神祇,早已隨著道兵崩碎而泯滅了,化為了道胚。

黑羽刀雖是系統產出,但系統也明確的標明了,其就是凡階下品靈器,不可能擁有這般神異。

顧川沉吟片刻后,便點開了系統面板。

【商】:王兵

【品階】:王侯道兵

【特性】:弒幽LV2

【神祇】:未知

……………..

看著商刀嶄新的系統面板,顧川輕聲道:「果然是根據我的認知來衡量的嗎?」

上次的個人面板,這次的商刀屬性面板,都是根據他的認知而更新的。

就在這時,有一道聲音在藏經閣的陰影處傳來。

「公子,崔老傳音,山寨下有兩人求見。」

「知道了!」

顧川搖了搖頭,手臂一揮,商刀便自己飛回了祁連後山的烽火台內。

崔老,商族十二分支崔氏老祖,亦是四海商會的底蘊之一。

在商族九位底蘊,永鎮幽冥后,崔老便是商族現在唯一現世的底蘊,實力為半步王境。

商族其餘宿老,則是商城修建好的那天,便紛紛重新自封神玉之中,以降低壽元的損耗。

「崔老,下次有什麼事,您就直接告訴我。」顧川朝著閣樓外輕聲說了句,他相信老者會聽到的。

閣樓內的陰影處,再次有聲音傳來,「公子,崔老說禮不可廢!」

顧川無奈,這話他已經說了數次,但每次都是一樣的結果,這次也不例外。

……………………

祁連山寨,忠義堂。

顧川落座於高堂之上,看著堂下一名白袍少年,一名勁裝青年,臉上露出了笑意。

他認出了這二人是誰,白袍少年,是祁連城一戰中,出現的神秘人物,勁裝青年王富貴也和他說過。

「神策軍後裔郭綏,道宮棄徒金聖嘆,拜見人王殿下。」

顧川笑道:「兩位無需多禮,漠北天地劇變之時,若非兩位,我這位人王可能早就身死道消了。」

兩人齊稱不敢。

「公子,那人身上有烽火的氣息。」就在這時,他的耳畔響起了丁恢的聲音。

與此同時,堂下。

金聖嘆的耳朵微不可查的動了一下,好似發現了什麼,用眼神隱晦的瞥了一眼身旁的好友。

郭綏會意,起身朝顧川行了一禮后,而後把自身烽火的來歷和緣由,和盤托出。

顧川笑了笑,表示並不在意。

不說郭綏所說的代價,就是兩人對於他,對於祁連山寨的恩情來說,一道烽火給了也就給了。

他最不喜歡的就是欠人情。

而後,三人進行了一番簡單的交談,兩人便行禮告退了。

顧川望著兩人遠去的身影,笑了笑,便也離開了忠義堂。

他起初還以為兩人會提出加入人王軍的要求,但不料,兩人只是代表神策軍,前來拜會他這個人王而已。

……………….

祁連山下,金聖嘆望著後方的山寨,搖頭嘆了一口氣。

郭綏見好友的這幅模樣,心知為何,拍了拍他的肩膀,輕笑道:「走吧,別嘆氣了。」

「商族以九尊底蘊換來的待遇,我們羨慕也沒用。」

「老祖說過,此代人王軍,已非商族莫屬,你想加入,娶個商族女子吧,那可能還有點機會。」

聞言,金聖嘆眸光閃爍,眼底光華一閃而過。

郭綏見狀,滿臉詫異,道:「不是,兄弟,我就一瞎說,你還真有這想法,別想不開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何不可?」金聖嘆受不了這種眼神,邁步朝前。

「狠人,人王眷屬你也敢想。」郭綏急忙跟上。

…………………….

回到藏經閣后,顧川這才想起。

今天死士標籤的召喚名額還未召喚,當即點開系統面板。

「召喚!」

儘管對於此時的他來說,每日召喚的兩名死士實力有些弱了些。

但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

死士標籤召喚的死士,是可以自主修鍊的。

在這段時間內,第一批召喚的死士,已經相繼邁入了入武九重,王富貴,王猛四人更是邁入了淬火境。

其他批次的死士,也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強大。

而且他發現隨著他召喚的死士越多,這些死士的修行速度也都有些許的提高。

這是王猛等人,親口證實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