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你們都別管了,都分了吧!

還有別忘記了,那些個列去的人,將能量石也送給他們家人一份,以前也許他們用不上,可是現在大家都能修行后,他們應該能用上了,還有注意別讓人給貪了,如果讓我知道誰敢在這方面動手腳,那他一輩子也別想有手腳了。onclick=”hui”

本站提示:暢讀模式無法閱讀請返回源站閱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將軍,又有人來送吃的了。」一個小廝拿着一個包裹走了進來,顧知鳶眉頭一挑:「又?」

「是啊。」小廝說道:「這都好幾回了。」

顧知鳶一聽,將包裹給打開了,只見裏面是一些藥物和一些吃的,糕點什麼的,糕點顧知鳶覺得格外的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來。

「誰送的?」顧知鳶問。

「來人披着黑色的斗篷,帶着長帷帽,看不見長相。」小廝低頭說道:「看身形,像是一個姑娘。」

顧知鳶一聽立刻往外面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剛剛好看到小廝說的帶着長帷帽的姑娘,顧知鳶的心中微微一驚,這背影,不是宋含雪是誰。

宋含雪顯然也看到了顧知鳶走了出去,連忙對自己的丫鬟說道:「快走快走。」

丫鬟一聽,連忙加快了步伐,看着二人匆匆忙忙的模樣,顧知鳶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宋含雪說道:「宋小姐。」

「你認錯人了。」宋含雪輕聲說道,一直躲避著顧知鳶。

顧知鳶笑了一聲說道:「別躲了,我聽你的聲音都能聽出來,來了就進去看看吧,在外面做什麼?」

「我。我就不去了。」宋含雪搖了搖頭說道,她的臉上是愁雲慘淡的模樣,比起之前還要憔悴。

「你都來了,想必是關心哥哥的情況,進去看看又不會怎麼樣,進去看看吧。」

宋含雪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不,不了,我家中還有事情,我想先回去了。」

顧知鳶一聽,一把抓住了宋含雪的手說道:「我送你回去吧。」

宋含雪抬頭看了一眼顧知鳶,到底是沒有拒絕,一路上宋含雪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顧知鳶嘆了一口氣說道:「你若是遇到了什麼困難,你可以跟我說。」

「哎。」宋含雪嘆了一口氣,低頭看着自己的手,還是沒有說出來。

這個時候旁邊的丫鬟忍不了了說道:「還不是表少爺那個不成器的,若不是因為他,小姐怎麼會和顧將軍……」

「閉嘴。」宋含雪一聽,抬頭瞪了一眼丫鬟。

丫鬟一下子便低下頭去了,一臉無奈小聲地嘀咕道:「本來就是,表少爺不學無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現在整個宋家都要被他給拖累了。」

顧知鳶的眼中劃過了一抹詫異,猛地抬頭看着小丫鬟說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不是什麼大事。」宋含雪,嘆了一口氣說道:「王妃,這是我們的家事,就不勞煩王妃費心了。」

聽到宋含雪的話,顧知鳶也不好追問,她將宋含雪送回了宋家,陳氏十分有禮貌的接待了顧知鳶的,寒暄了一下顧知鳶便離開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顧知鳶突然聽到屋子裏面傳來了陳氏惱怒地聲音。

陳氏冷聲對宋含雪說道:「我怎麼跟你說的,叫你不要和他們有什麼來往,你怎麼就是聽不進去?」

「娘親,王妃對我很好,是我的救命恩人。」宋含雪小聲地說道。

陳氏冷哼了一聲說道:「當初你表弟差點死在了王府你忘記了么?」 不過在場的所有的馮家武者們,他們驚奇歸爭取很快便回到了現實當中,因為他們這些人心中十分的清楚,雖然說如今沈建煉製出來了非常多的丹藥,而且這些丹藥的品質是他們這些人一輩子可能都沒有見過的,不過他們現如今即便是獨家和薊州商會這兩大勢力舉行的聯合,如果他們想要得到沈建所煉製的這些丹藥,依然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畢竟沈建在之前曾經囑咐過他們,就像你說要想得到他手中的丹藥,必須要通過自己的能力去爭取,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完成家族當中派遣的一些任務,或者說乾脆接受他的獨家或者薊州商會對他們的懸賞,這樣才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來獲得這些極品丹藥,然而想要獲得極品丹藥卻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為極品彈藥可是最強大的彈藥,那些普通的任務或許能夠得到普通的下品丹藥,,然而比那些下品丹藥更高階的中品丹藥上品丹藥乃是於極品丹藥,隨着丹藥等階的提升,以至於他們這些丹藥所賦予的任務也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讓這個武者自去接受那種最低等的任務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得到這些上品單要的只能夠得到這些最低級的下品丹藥而已,不過對於那些修鍊天賦一般作戰實力也非常一般的普通武者而言,他們如果能夠得到沈建所煉製的這些普通彈藥也是完全可以了,最起碼能夠完全支撐住他們之前的修鍊。

而與此同時由於沈建自己自身煉丹實力的強大,其實並不心疼這些朋友,所以說讓這些蘇家的指定嗎,要想獲得沈建所煉製出來的這些丹藥,可以說其實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如果真正的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願意出相應的丹藥出來,那麼他們這些馮家武者的實時此刻如果一旦得到沉澱變質的這些丹藥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必然在修為境界和作戰地方呢,能夠真正地更上一層樓,如果他們這些人無法得到沉澱,使此刻昨天這裏出來的這些丹藥之後,那麼很可能他們這些武者修鍊的時候,實力將會大減,或者說根本就不是沈建的對手。

而現如今這個沈建,因為他自己自身作戰實力的強大,你這些現如今層面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丹藥是否浪費,因為沈建如今的煉丹能力已經完全能夠讓他瞬間中能夠練出一些下品或者中品丹藥出來了,這些單要雖然說對於現在的品鑒來講,品鑒對他們完全是不屑一顧,因為這些下品丹藥對神經的幫助根本就不大。

想起最下等的下品丹藥沈建還是剛剛進行煉丹,每條還用過那麼一兩次,一一直到後來隨着沈建當時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得到順利的一步一步的提升之後,沉澱半夜店,不再吞服這些最普通的下品丹藥,而是利用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而和這些高手們進行作戰,在作戰的同時沉澱對,但要一點都不吝嗇,直接衝突那種極品丹藥只有這樣才能夠順利的提升他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以及它的作戰實力。不過在此時此刻這個沈建,雖然說實力已經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不過讓箭射在這個神殿good硬闖房價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如今的沈建必須要韜光養晦,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利用卧薪嘗膽的意志,才能夠真正的讓自己的修為境界提升上去,也能夠讓這個家族的實力提升上去,所以說這時候這個沈建,在他們很多人的眼中,看起來是非常的了不起的。

而現如今這個沈建,由於自己自身作戰實力以及煉丹實力的強大,讓他們這些擅長煉丹的蘇家子弟心中十分的佩服。

而現,如今沈建由於利用自己的丹藥和那些馮佳舞怎麼進行作戰,他本來攜帶的這些丹藥已經都被沈建尊中的鞋通知完畢,而這時候沈建雖然整整煉出兩名2000名的丹藥,不過這些丹藥時間並沒有完全給這些馮家的5則,反之人家想要利用這些房價,如都沒有時間來獲取這些資源,可以說是一件這麼久,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因此絕大多數那種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不像一般的那些普通的富家子弟,人,並不敢奢求他們接下來能夠獲得本店不變質的這些最高檔的增長,而是想着只要能夠獲得水電水電質的普通干葯,他們這些人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對於集體炸藥他們根本就不敢去想。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沒實力應得到順利的提升,而在沈建煉丹的這件事情上,這些蘇家無拯救遍即便是真正的傷痕纍纍,但是他們這些人卻依然在延誤場裏面進行修鍊,他們想要通過自己的修鍊,能夠讓自己的鋼鐵得到順利的恢復。

武者療傷,其實也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一般的情況下無論如果療傷的話,必須要配合丹藥藥草的包括一些食物進行搭配,才能夠真正的讓他們這些人養傷的時候,能夠擁有非常好的效果,然而在現如今的來情況上來看,他們這些人即便是進行療傷那聊上的速度可以說是極慢。

畢竟如今他們通過運轉,他們的風華從天理當中一點一點吸收這些元力能量,那麼這種情況之下,可以說修鍊的速度可以說非常的慢,所以說在這五六個時辰的時間裏面,沈建鏈段的煉丹的這段時間裏面,這些蘇家的武指們一直都在修鍊,不過他們修鍊的時候就這麼沒有太好的這個效果。

而這時候這些,但同時此刻性格極為興奮,因為喙長於老三,為了能夠讓沈建在這裏好好的練丹,肯定進來不知購買了非常多的丹藥的藥瓶,這種丹藥的藥品其實是得密密麻麻的在擺攤上桌子上,然後回頭便被他們這些人拿走。

而這些丹童看到這些一瓶一瓶的丹藥被拿走,心中突然有一種失落了,不過晨練對於他們這兩個單層給心中一點都沒有看不起的感覺,這時候沈建走了過去給周岩和李雷他們兩個人,極品的氣血丹和一枚極品的培元丹,雖然說這兩個單要對沈建來說不算什麼,不過對於她一些馮家的普通武者來說,可以說極品的丹藥已經是非常昂貴了,根本就不是普通人用的起的。

然而現如今沈建與煉製了這些兩千枚極品的丹藥,這些丹藥無疑能為他們家族當中帶來無上的榮耀,與此同時還能讓他們的啊。

他們這些丹童很快就將這兩天的單要整理在一個小推車上,然後便飛走了,不過這兩天作為幹校裏面整個自己也留了一部分自己作戰或者修鍊的時候用,因為本店信用金已經能夠感受到他自己最終也需要進行修為境界方面的工作,而沈建如果修為境界能夠順利得到突破的話,那麼肯定的戰鬥力必然能夠比以前擁有質的飛躍隊,起碼那些普通的氣府境界的老傢伙完全不是神經的對手,到那時候神經變成了進一步的去培養這些房價的武者,讓這些附加的武者美蘇為信眾戰實力再次得到順利的提升,所以說這時候神傢具看的蘇家實力的提升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然後再沈建的手中再次拿出了幾瓶丹藥,不過這些丹藥,這並不是那些極品丹藥,而是那種最普通的下品丹藥,而這些下體丹藥都是請見從薊州商會這裏拿拿來的用來給這些姑家的武者版進行修鍊時候用。

而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看到,首先送給他們的是最為普通的培元丹,而並不是那種威力強悍的下品符的心中也並沒有多少是近的地方,所以說這時候他們非常坦然的就將這些丹藥拿到了自己的手中,隨後現在什麼樣的要求之下紛紛吞噬了一枚下品的培養單,然後便來了煙霧彈用力工調劑進行修鍊。

丹藥的作用可以說非常的快,因為他們這些人正是利用這些丹藥所發揮出來的強大的效率,才讓他們這些人修鍊的時候,效果比以前強大了很多倍,而這時候他們這些人通過這些丹藥的作用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體內的丹田氣海各路經脈以及作者各個地方的肉身,所以說都得到了,極大的恢復。

而這時候沈建便在這個演武場不遠處的一處草叢當中支起了篝火,因為沈建和這些蘇家武者們並肩作戰的時候,曾經其它了非常多的妖獸,有獅子類妖獸老虎類的妖獸各類要求,然後這些妖獸的腰和背水面取走之後,這些妖獸的皮肉變得平靜所抉擇,然後這些皮肉對事對武者來說,可以說擁有非常好的滋養的作用,因此這時候的沈建便將這些普通的彈藥也在自己身上放上一些,大不了自己拿出一枚資訊丹藥來進行補充的話了,他相信你目前這些極品丹藥的品質和作用,他們這些普通的房價武者們肯定心裏相信。

而這些蘇家武者們因為吞服了城建所送給他們的丹藥修為境界終於得到了鞏固和提升,讓沈建心中十分驚喜的是,他們這些人當中通過這些丹藥的作用力,自己自己身體的修為境界,竟然自己分分地得到尊敬的顧客,要知道以前他們這些人的思維境界都處於5個面的中期而已,而現如今他們這些人已經都達到了武魂境後期的防禦,要知道實名武者們,修為境界都在4段或者5段的程度,而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經驗通通達到武魂境6段7段的話,那麼讓他們這些人心中可以說感覺到非常的驚喜,不過在此時此刻當這個沈建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煉製出更多的丹藥的時候,讓他們這邊我們家的武者心中還那麼的高興。

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修鍊了大概兩個10分鐘左右的時間,他沈建在這段時間裏面也同樣在酒店,不過讓沈劍心終極衛浴曼的水隨便他如此下苦力的進行修鍊,如果他的修為境界依然沒能從以前的武魂境九段多少,而他的妖族血脈境界卻得到了非常大提升,達到了二階巔峰程度。

而在兩個時辰之後,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終於修鍊完畢,這時候肯定要帶領他們來到草坪當中,因為這時候每個人都能夠聞到香噴噴的氣味,原來只見在汽車商會那裏拿了一點佐料,然後便開始燒烤起了這些妖獸,要知道妖獸的皮肉,可是對武者擁有非常強烈自主作用的,所以說人類都希望能夠根治腰瘦,而反之妖獸也同樣希望是人類雙方早已經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不是你死就是就是我活。

然後沈建變和這些蘇家武者們一起抗衡這些馮家的武者,這些馮家武者,雖然說出動了很多靚解釋,不過這時候他們如果想在父母身上,也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現在蘇家的武者們因為都不停地吞噬這些妖獸的肉,而這些妖獸的肉滋補作用,讓他們這些人體會都改得很快,這些妖獸裏面蘊含的名義的能量便進入到他的身體的呢,不過由於妖獸體內蘊含的都是一些妖力能量,而並不是人類武者所掌控這些閱歷能量,所以說當丹藥的力量進入到他們的人體之後,他們必須要運轉一定的功法和立法,能夠將這些妖族的部分剔除出去,而反之用這些人類武者的作用。

由於沈健這一次所列下的妖獸非常的多,以至於他們將一隻獅子都快要吃完的時候,就把那梳子放在那裏,所以說這時候他們這些人通過不斷的享用適合這類要求的朋友,也就是讓他們這些人,讓她們在實力上比以前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即便是這些馮家子弟們自己也完全沒有想到他們現如今的實力託孤竟然比以前快了那麼多,這不僅僅因為沈建對他們的幫忙,不過也同樣不能表現出過分貪婪的感覺出來,否則的話一旦遭受到沈建的反感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曉組織。

長門那豎立在輪椅上的身體不禁一陣陣顫抖,骨瘦如柴的他展露著骨感。

「哈哈,大蛇丸是有多恨鼬啊!」

小南咯咯的掩嘴偷笑:「哈哈,現在聊天群最有名的表情包就是宇智波三兄弟,以及大蛇丸了。」

「哈哈哈!」

迪達拉心照不宣的歡笑,蠍在緋流琥中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但聲音傳出緋流琥就有一種悶鼓鼓的感覺。

「永生的藝術,大蛇丸這傢伙意外的做的不錯。」

全忍界聊天群。

【大蛇丸:一打七君,怎麼樣?我利用的圖片理解還可以吧?】

大蛇丸在聊天群瘋狂嘲諷,開嘴炮。

「魂淡!豈可修!」

躺在病床上的鼬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蛇丸裝自己不能打。

他現在又不敢回去,醒來都要社死,誰知道回到那個熟人遍地走的木葉會怎麼社死?

【叮!提問被三代目火影取走雙手的大蛇丸去短冊街做做了什麼?】

【a:禮貌請求綱手治療雙手;b:去挨一頓打;c:白跑一趟;d:給自來也和鳴人送點經驗。】

【註:全忍界都可以回答!】

見大蛇丸如此囂張,柳生就趁機給他來點好好東西。

果不其然木葉這邊囂張的大蛇丸笑容瞬間凝固,蛇瞳顫抖。

旁邊本來看戲的藥師兜下意識的抬了抬眼鏡框,鏡片上閃過一抹精光。

「不出意外大蛇丸大人去肯定是治療雙手,但肯定不禮貌,而b選項有點不夠理由,按照我們都理解應該是選擇c,d的話侮辱性太強!」

「所以……」

「我選擇c!」

【叮!答案錯誤!】

「怎麼會錯誤呢?」

藥師兜的臉上露出愕然的神情,最符合常理的不就是c了嗎?

同樣這類事情在忍界光速傳播,全忍界總有人發現正確答案。

比如雨隱醫院的病床上,被大蛇丸瘋狂挑釁的鼬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d選項。

【叮!答案正確!】

沉睡的鼬心思電轉,隨後心中狂笑:「哈哈哈,大蛇丸這傢伙就是個倒霉蛋子,那麼倒霉啊!我……」

想到這裡本來開心的鼬心情低落谷底,他現在可是裝死,不能再聊天群活動,不然社死的就是他。

現在知道一個大蛇丸的黑歷史準備開心的時候發現自己用不了就很憋屈。

「要不要破釜沉舟?」

這想法出現一秒就被他拋棄了,他的黑歷史比大蛇丸多多了。

「再等一等,大蛇丸這傢伙那麼作死,總有機會的……」

干柿鬼鮫熟練的看一眼測心率的忍具,發現是微微起伏,不禁鬆了一口氣。

「呼——」

還好一打七桑心情平和,他也放心了。

【兩天秤大野木:逗死老頭子了,白去送一場經驗,沒有雙手對大蛇丸損傷那麼大嗎?】

【四代目雷影:自來也那傢伙不可小覷,剛剛他不是拿封印術封印了天照嗎?】

【照美冥:七代目的話他的身體素質還是差了點,而且那個兜不是不弱於卡卡西嗎?】

【千代:笑死老身了!哈哈哈!】

驀然,兜的臉色就變了,不弱於卡卡西這個名號對他而言可是污名,木葉的村民認出他以後都是帶著嘲笑的。

【叮!是否開啟視頻解析?!】

「開啟,當然開啟了,看自來也去會所以及鳴人修鍊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就喜歡看大蛇丸被打臉。」

忍界一片歡呼聲。

【畫面又是一處陰暗地下室,依舊的兩個主角,大蛇丸和藥師兜。

「大蛇丸大人,你說她會選擇那一邊?」

「如果她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大蛇丸大人的手就能恢復,馬上就能重新開始毀滅木葉的行動,綱手大人也能和心愛的兩人重逢。」

畫面一轉一個賭博的賭場裡面,一個扎著金色雙馬尾的年輕女子,她身前的波濤洶湧引人注目,此刻正在哪裡眼神猶豫的思考。】

「轟!」

開篇就是能震驚忍界的大秘密,就連四國高層都為之震動。

「納尼?!」

「????」

「這是怎麼一回事?綱手,未來的五代目火影,居然助蛇為虐?」

「還有大蛇丸不是熱愛木葉的嗎?再次毀滅木葉是怎麼一回事?」

「和心愛的兩個人見面?難不成大蛇丸綁架了五代目的關心的人?」

還沒等他們思考結束,大蛇丸又繼續插了一個旗子。

【「但……如果她不答應的話……」藥師兜試探的看著一眼大蛇丸。

「只有硬逼著她治好我的手了!」大蛇丸斬釘截鐵的說道。

說完他額頭流出豆粒大小的汗珠。

「可能嗎?」兜不自信的問道。

大蛇丸笑了笑:「不是……還有你嗎?」

兜的嘴角微微揚起,顯得很高興,而大蛇丸話鋒一轉。

「不用擔心,綱手那傢伙我很了解,包括……她最大的弱點。」】

「嘶——」

忍界一片抽氣聲,不用那麼刺激吧?這一次給的秘密是不是大了點讓他們心有點慌。

比如綱手疑似和木葉不和,前期很討厭木葉,而且猿飛日斬是她的老師,大蛇丸殺死老師以後,她居然想和大蛇丸交易。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