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點好啊!我最喜歡凶點的,嘿嘿嘿……」

馬丁陰笑一聲,從房間中的儲物櫃中拿出了一個裝滿透明液體的小藥瓶,然後命令帕爾給虎婭灌下去。

「是。」

帕爾此時的身份就是任勞任怨的禮物,左手接過小藥瓶就給虎婭灌了下去。

當然,這只是馬丁看到的,實際上在帕爾翻手間,小藥瓶之中的液體就被他收進了掌中空間,進入虎婭口中的只是清水罷了。

「鬆綁!」

馬丁開始脫衣服,同時命令帕爾給虎婭鬆綁。

「是。」

帕爾點了點頭,開始給一副癱軟模樣的虎婭鬆綁,在這過程中,他在虎婭耳邊低語了幾句,虎婭聲如蚊蠅的應了一聲。

……

很快,馬丁就脫完了衣服,然後臉上掛著變態的笑容走到了虎婭的跟前,伸手去扯虎婭身上的衣服。

就在這時,虎婭猛然睜大眼睛,目標明確的抓住了馬丁手指上戴的靈具戒指,往下一擼就給擼了下來。

「來……」

馬丁一驚,心知自己中了圈套,就要爆發戰氣外加大叫求援。

噼里啪啦……

帕爾見馬丁身上沒了激發護盾的靈具戒指,瞬間發出一道電擊術,將馬丁定在原地,然後從掌中空間里掏出一杯紫色粉末拍進了馬丁的嘴裡。

「呃……」

馬丁的身體被完全麻痹,動彈不得,隨後帕爾才抽出黑色短劍,直接刺入了他的腦袋之中。

過程迅速,馬丁.金蜓沒有發出任何大的動靜就被暗殺,但就是這些微的動靜還是被門外的侍衛察覺到了,於是詢問聲響起。

「馬丁少爺你怎麼了?」

「沒事兒,就是這獸人性子有些烈。」

帕爾立即用馬丁的聲音回了一句,這才平息下門外侍衛的警惕之心。

……

接下來就是一頓早有預謀的操作,帕爾將馬丁.金蜓的屍體用被子裹起來塞進了掌中空間,然後變成馬丁.金蜓的模樣,虎婭變成人類的模樣,再從掌中空間里掏出一具早就準備好的女性虎頭獸人屍體,這招偷梁換柱就算完成了。

「你們兩個先上床。」

一切準備好之後,偽裝成馬丁.金蜓模樣的帕爾大叫了一聲:

「來人!」

砰!

門外侍衛直接沖了進來,然後就見他們的馬丁少爺一臉嫌棄的指著地上那具女性虎頭獸人屍體說道:

「晦氣!給玩死了,趕快把她拖走。」

「是!」

侍衛點了點頭,極其熟練的拖起屍體轉身就走,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

呼……

傾聽門外的動靜,聽到侍衛歸來之後重新守著門口,帕爾才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對床上的虎婭和尾巴小聲說道:

「開始進行最後一步。」

最後一步是什麼?

嘎吱嘎吱……

嗷嗷……

帕爾開始晃床,尾巴開始亂七八糟的叫喚,虎婭羞紅了臉,幾次張口都不好意思發出那令人難堪的聲音。

直到尾巴的任務結束,帕爾才稍弱停了停手中的動作,目光投向虎婭,眼神示意虎婭趕緊的,就差她了。

「我……我叫不出來。」

虎婭咬著嘴唇,臉色通紅,她可沒有經歷過那種事,怎麼可能叫得出來?

「隨便嚷嚷幾聲就行。」

帕爾隨意的擺了擺手,但虎婭還是不行,這讓他有些急了,計劃都進行到最後一步了,過了這一步,他就徹底替換了馬丁,怎麼能卡在這裡?

「快點!」

「我……我……」

猶豫良久,虎婭猛地抬頭看向帕爾,聲音顫抖的說道:「要不你……」

…… 這個包廂是在地下負一樓,想要到這裡要經過重重關卡才行。

裴元的這個兒子叫裴慶,雖然紈絝花心,但行事作風卻十分謹慎,他怕死,所以不管走到哪,身邊的安保措施都是最強的。

過了重重關卡,又在一處密碼門前驗證了身份,紅姐帶著陳宇走到了一個包廂之中。

這個包廂的面積極大,而且也十分豪華,進門的那一瞬間,陳宇的眉頭忍不住鎖了起來。

只見室內至少有五六名年輕男子,這幾個年輕人應該都是富二代,他們每個身邊都有兩到三名身材火爆的女孩。

這些女孩大都衣冠不整,而且這些人當中大部分已經神智不清,他們有的在放聲長笑,有的在胡亂揮舞,應該都是磕了不少葯。

正中間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年輕人,這年輕人雖然喝多了酒,但神智還算是清醒,他摟著一個小明星在吹牛。

「裴少,這位就是陳先生。」靜姐帶著陳宇走上前,恭敬地說。

「你叫陳宇?」裴慶抬起頭,醉眼朦朧地看了陳宇一眼,然後坐直了身子,把身邊的那個小明星推到一邊去。

那小明星識趣地坐到了一邊,因為她知道,裴慶這是要談正事了。

「朋友,哪來的?」裴慶點上一根雪茄,斜著眼睛看了陳宇一眼。

「盛京來的。」陳宇淡淡地說。

「習武的?」裴慶打量著陳宇。

「裴少,你看我像嗎?」陳宇咧嘴一笑道。

「不像。」裴慶搖搖頭。

就在這時候,一名保鏢跑過來悄聲道:「裴少,那邊有兩個女孩磕葯多,怕是不行了。」

「拖出去,老方法,灌工的水泥柱子里去。」裴慶眼都不眨一下,直接說。

「是……」保鏢一躬身,就要去拖人。

陳宇看了那兩個磕葯多了的女孩,只見她們呼吸還在,只是磕葯過度,昏迷了而已,如果及時送到醫院,是沒事的。

「她們問題不大,送醫院能搶救過來的。」陳宇鎖著眉頭,裴慶,是真的不把人命當成一回事嗎?

「呵呵,你不懂。」裴慶吐了一口煙圈道:「她們磕的葯是私人訂製的,如果送到醫院,引來警察,會有麻煩。」

「兩條人命而已,比起麻煩,還是直接埋了省心。」裴慶笑呵呵地說:「朋友,我能相信你嗎?或者說,你有什麼能力嗎?」

「我是醫生,如果你想見識一下我的能力,我現在就可以展示。」陳宇指著那兩個奄奄一息的女孩:「我現在能讓她們生龍活虎的。」

「真的?」裴慶瞥了陳宇一眼,然後看向自己的保鏢。

保鏢頓時會意:「裴少,那兩個女孩幾乎沒心跳了,送醫院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好,那你就展示一手吧,不過,如果你做不到……」裴慶笑了。

一邊的保鏢馬上取出槍,黑洞洞的手槍指著陳宇的腦門。

「裴少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陳宇微微一笑,他走上前去,取出銀針。

渡氣行針,一套針法行雲流水,片刻以後,兩個女孩便清醒了過來,她們除了因為磕葯過度,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之外,並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她們兩個剛剛還奄奄一息,現在陳宇幾針下去,馬上就恢復了,這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錯嘛,有幾手。」裴元意外地看了陳宇一眼,然後笑道:「好,你現在有接著和我往下談的資本了。」

「你說你手裡,有彌元丹?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我手裡既然有,那肯定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陳宇微微一笑道:「習武之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一顆葯下去,能讓一個武真巔峰的武者直接跨越到武宗。」

「普通人如果服下,至少延壽十年,而且能保青春。」

「這東西,就連天策劍府這種頂級宗門,恐怕也沒有幾顆,你說你手裡有?你讓我怎麼樣信呢?」裴慶盯著陳宇道。

「那裴少見識過這東西嗎?」陳宇問。

「當然見識過,我父親是天策劍府外門弟子,他和金陵幾大豪門,因為對天策劍府貢獻大,所以五個人被送了一顆彌元丹。」

「雖然是五個人服用一顆,但這葯的功效確實好,我爸這些年越來越年輕,而且從來沒有生過病。」裴慶臉上露出一絲崇敬的神色來。

陳宇心裡也是暗驚,天策劍府這些年為了培養世俗中的勢力,也是下了血本啊,他們居然會拿出一顆彌元丹來給外門弟子服用。

不過想想也是,普通人見識到了這種靈丹妙藥,肯定會把宗門奉為天人,這件事情傳出去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為劍府賣命。

不得不說,天策劍府可是好手段啊,也難怪他們這些年勢力一直發展,幾乎把其他的宗門壓得抬不起頭來。

「那裴少是見識過了?」陳宇微微一笑道:「見識過了那就好,我這裡有一顆,是真是假,裴少一看便知。」

陳宇說著,取出了一顆彌元丹,這顆葯一拿出來,裴慶的神色就變了。

他死死的盯著陳宇手中的彌元丹,貪婪地吸了一口氣,這葯香他太熟悉了,自從幾年前見識過這種靈丹妙藥后,他便牢牢的記住了。

因為這東西五人化水同服,效果就如此驚人,如果他能擁有一顆,那豈不是能延年益壽?

「果然是彌元丹……」裴慶手一伸,就要去碰這些葯。

但是陳宇手一收,把手中的葯收了回去。

裴慶猛的抬起頭,他兩眼赤紅,充滿了殺意,幾乎是與此同時,五名保鏢沖了過來,咔嚓咔嚓,五把槍對準陳宇的腦袋。

陳宇手裡拿著一杯紅酒,葯就放在酒杯口上。

他淡淡地笑道:「裴少,這葯遇酒,藥效全失,你可千萬不要亂來。」

「退下。」裴慶看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自然會十分謹慎,他喝退了自己的保鏢。

五名保鏢退了下去,裴慶定了定神,他沉聲道:「你要多少錢。」

「我能弄來這葯,裴少覺得我是一個缺錢的人嗎?」陳宇微微一笑道。

。 第624章脫單大好機會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居然會在這裏再一次見面。」

隨着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

透過此時李庶的視角,可以清楚的看見來者模樣。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此前在惠民堂對自己針鋒相對的龐建。

李庶也是沒有想到,會在雲霜的派對上見到這個傢伙。

「你好!」

李庶本着一顆平常心,問候了一聲。

「李庶,看樣子的確是我小看了你。」

「你不僅僅博得了師父跟小師妹的喜歡。」

「現在,居然連雲霜小姐都邀請你前來。」

龐建在面對着李庶的問候,卻是一臉的不屑。

並且這說話的內容,各種陰陽怪氣。

李庶不禁心想道,這個傢伙是不是腦子被驢給踢了?

要不是看在龐建是葉老爺子的首席大弟子。

李庶甚至都懶得搭理他。

「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請你離開。」

反正,自己已經把禮數都做到了。

只是龐建不依不饒,李庶也不想與之多說一句話。

正式對這貨發出了驅逐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