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兒!這吃相哪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穀子煜責備道。

雖是責備,但他的眼中也是難掩寵溺之色。

「嗚…嗚…這都是好吃的,這傢伙一般時候都不給吃的!自然要多吃一些!」谷依兒口齒不清的說道。

「要注意形象!」

「才不管!吃多吃飽吃的好才行!」

「你呀!」

訓斥谷依兒無果,穀子煜又和莫情聊了起來:

「莫情兄的念力強橫,着實令人羨慕。」

「子煜兄的萬印法體也不賴。」

「體質皆是外物,唯有念力才是根本,莫情兄可莫要謙虛。」

「子煜兄謬讚了。」

「聽聞莫情兄早些年得一天雷體,可否請出一見?」

「子煜兄相邀,小弟自是不好藏拙。」莫情倒是沒有隱藏的意思。

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嘚瑟一番豈不美哉?

況且,依穀子煜這個性格,也不怕他到處亂說,他這人用文人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君子。

於是莫情將火極雷極一起調了過來。

「炙焱火體?焚天宗的事也是你乾的?」穀子煜皺眉道。

「是!」

「若不是因為我乃玄雲峰之人,怕是也難逃莫情兄的魔爪啊。」

「是!天下珍寶,能者居之,且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莫情兄坦然。」平靜又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轉眼三年時間一晃而過。

圩鎮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新東街在99年建成后,集市就搬了過去。

老街開始拆建,除了南頭臨進省道的私人地皮,其餘的單位,都把地皮切割成4米*10米的,不是買斷職工工齡,就是分賣給願意購買的職工。

新東街開市后的熱鬧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61章三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呂方道:「等我們將找到的毛髮,以及廁所里血跡的DNA做出來后,看他還怎麼抵賴。對了,還有那菜刀縫隙里殘存的一些東西,也同樣能夠鎖定高文彬的犯罪行為。」

趙明說道:「這個情況我已經對高文彬說過,所以他現在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只等結果一出來,他差不多就會躺平了。」

正在這時,指揮室的門被敲響。

「請進。」王局說道。

門從外面被推開,進來了幾個穿白大褂的人,年齡有大有小,層次很完備。

年齡最大的那位,看不出具體的壽數,但至少不下於七十。

看到來人,王局一下子站了起來。

「鄭教授,沒想到是您老親自來了,歡迎歡迎!」王局很是尊敬地伸出了雙手。

那年長的白大褂伸手與王局握了握,道:「這麼大的事,我能不親自來嘛。」

說完,他帶着幾分急切地說道:「人呢?現在在哪兒?」

「還在審訊室。」

「現在方便過去嗎?」

「沒問題。」

說罷,王局帶隊進入了訊問室。

此刻訊問室里除了坐在特製合金審訊椅上的高文彬之外,還有兩位刑警。

在門被推開時,三個人都不由得看向門口。

那兩位刑警見是王局陪着進來的,倒是很淡定。

可高文彬就無法淡定了。

尼瑪,這可是白大褂。

而且看前面那位頭髮花白的老者,明顯一副老學究姿態,這群人進來能有什麼好事?

「警官,你們要幹嘛?」高文彬內心惴惴,聲音都帶了幾分顫抖。

沒辦法,怕被切片呢。

王局一瞪眼,懶得給他什麼好臉色,道:「鬧什麼鬧?我們按照規定流程做血樣採集,有什麼問題嗎?」

高文彬有些傻眼?

辦案部門的流程他雖沒有親自經歷過,但至少也是聽說過的。

如果只是單純地做個血樣採集,不應該是刺破指頭隨便擠點血出來就行了嗎?用得着出動這樣的陣容?

看那老頭子的氣質,至少是教授級別的吧?

「你們這是偷換概念,這根本……」

「什麼叫偷換概念?我們這是本着對你負責的態度,才專門請了專家親自為你服務的。」王局一本正經地說道,「你也不想想,你都能在菜市場買到人肉人骨頭,我們請醫學專家來專程為你做血樣採集,不也很正常嗎?」

「我……」高文彬差點沒崩潰。

他知道自己剛才那說法有些不要臉,但命都快要沒了,還要臉幹嘛?

但你可是濃眉大眼的警察,好好的正面形象,怎麼可以跟着不要臉呢?

沒人理會他的想法,鄭教授招呼了兩個學生上去抽血。

高文彬有些急了,不斷地擺動着自己的身體,想要掙扎脫困。

怎奈合金椅子異常堅固,就算高文彬力大如牛,除了製造出一些噪音之外,那椅子卻是紋絲未動。

呂方目光灼灼地看着那位年輕醫生手裏的拿着的針管。

只見那醫生按住高文彬的胳膊,快速一插……

也不知道是否刺進了血管里,反正血液汩汩地順着軟管進入到了試管中。

他越是掙扎,血流速度越快。

呂方暗自嘀咕:「這皮膚到底進化沒呢?要不問問手感如何?……哎,估計LV1進化程度的皮膚也扛不住針刺吧?」

就這樣抽了三管,那兩位年輕醫生這才罷手。

「我瞅瞅。」鄭教授眼裏帶着光,看得那高文彬直發毛。

可惜鄭教授明顯沒將他當回事,湊近了仔細觀察著高文彬的體態和一些身體表徵。

看了一陣后,也不知道鄭教授有沒有收穫,他站起身來,便要向王局告辭。

王局猶豫了一下問道;「鄭教授,什麼時候有結果?」

「我們今晚連夜做培養測試,應該明天早上就會有結果。」

「那就太麻煩鄭教授了。」

「哪兒的話!還多虧你們能想到我呢。如果這次的研究出了成果,你們天陽區警察局當居首功啊!」

說完,鄭教授一刻也不想停留,急匆匆地走了。

可留在審訊室內的高文彬就坐蠟了。

自己成了小白鼠,被研究了?

他現在反倒是不糾結自己成為小白鼠,而是擔心那老頭兒所說的「成果」。

一旦自己真被研究透了,就算警方沒有再掌握其他證據,那也足以給自己定罪了。

高文彬聽人說過,雖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院判刑也得講究證據確實充分,但那主要是針對普通人而言。

如果是進化者,對證據「確實充分」就要求就不是那麼高了。

原因很簡單,不是國家更仇視進化者,而是因為進化是近二十年左右才出現的事情,走上進化之路的也只有一小撮人,人類對進化者所擁有的手段了解的很膚淺。

如果一些犯罪事實還按照以前的邏輯去要求證據,很多案子都辦不了,甚至一些進化者完全可以肆意殺戮,而根本不可能被判任何刑責。

「高文彬,你覺得你現在硬撐著還有什麼意義嗎?」老趙一臉冷峻地看着高文彬。

此刻沒人提什麼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那顯得太傻。

這種案子,怎麼從寬?

就算有「寬」,估計也是類似於一槍打死和亂槍掃射而死的區別。

高文彬明顯也悟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一直這麼嘴硬。

但這種嘴硬也是有限度的,當有足夠的證據的時候,這種嘴硬的人交代的比誰多快,因為已經徹底絕望。

反正都難逃一死,何必勞心費神去狡辯呢?

高文彬現在就處在這兩種狀態的臨界點上,就差一點證據將他與殺人這個事情關聯上,比如說動機。

他表情陰晴不定不斷變換,最終什麼都沒說。

很明顯他是不打算開口了,等證據唄。

突然,呂方心頭一動,看向高文彬的神色變得有些怪異,問道:「高文彬,你這腸胃功能還是弱了一些嘛,對骨頭的消化慢了些。」

高文彬原本靠在合金大椅上的身子一下子綳直了,一雙眼睛不自然地瞪着呂方,眼神中帶着濃濃的震驚、恐懼。

呂方朝他神秘地笑了笑,彷彿看穿了一切。

莫名地,高文彬更心慌了。

趙明目光在呂方和高文彬之間來回跳轉,神情逐漸嚴肅。

其他人則還是有些迷糊,不解呂方為何突然問這樣的問題,而那高文彬又為何如此震驚。

「走!」趙明很乾脆地說了一句。

等走回到指揮室,趙明站在會議桌前,雙手無意識地輕敲著桌面,道:「王局,恐怕情況比我們之前預想的還要嚴重。」

「怎麼了?」王局剛問出口,忽然明白了什麼,道:「骨頭?」

「對!骨頭。」趙明說道:「我們之前根據冰櫃里的骨頭,判斷死者數量應該是十三個左右,這個數字已經很大了。可……」

後面的話趙明沒說,只是將目光移向了呂方。

。 「確定要去上學?」深夜裏,蕭綽看着收拾書本的趙德芳好生奇怪。

想這麼聰明的傢伙,去學堂簡直是糟蹋時間。

「我要不去上學,將來哪來錢養活你。」趙德芳吐槽,「一天吃了睡睡了吃,你這麼下去是要發胖的。」

蕭綽眉梢挑起一抹好笑。

她怎麼可能不知道趙德芳的心思,這小子是想迫使她儘快行動。

可她又不是二傻子,在大內一舉一動不知多少雙眼睛盯着她呢。

「我爹要回去了,不過,新的使團也要來了,」蕭綽過去幫趙德芳收拾書籍,心中默默記下趙德芳要帶的課本兒,「南國帝后大婚,各國都會派人來覲見,其中哪一國送的禮物最別出心裁,尤其那些小國家,就一定會得到最高的讚揚,你想過要賜給他們什麼了嗎?」

趙德芳愕然。

你們居然盯着我的小金庫?

「說你傻你還跟我着急,帝后大婚,群臣自然要有個統帥著拜見的人,你難道想讓晉王當這個頭嗎?」蕭綽怒其不爭。

趙德芳一想,這也沒什麼啊。

「你若是不爭誰會站在你這邊?」蕭綽怒道。

趙德芳笑道:「這件事我爹會安排好的,我們就不必想了。」

想想道:「你幫我考慮下送什麼禮物合適,這可不能大意。」

蕭綽眼睛裏閃爍一抹狡黠的神采,她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南國富甲天下什麼寶物沒有,到時候你可不要被別人壓了一頭,省得別人說,你不喜歡宋皇后。」蕭綽先試探道,「你就沒想過要送什麼禮物?」

趙德芳琢磨了一下,瞧著蕭綽嘿嘿發笑。

蕭綽駭然道:「你又想打什麼鬼主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