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怎麼可能不知道米尼翁島上有些什麼,手術果實太過逆天,要是羅是海軍,他無法保證自己能夠護得住羅西南迪的繼承人。

……

「你永遠是個目光短淺的笨蛋,我們的那個廢物父親都比你看的遠。」

看著打著吊瓶的羅西南迪,多弗朗明哥開口,有些東西他已經隱藏許多年了,現在,只有他們兄弟二人在,他終於可以盡情宣洩。

「你一直都怨恨我殺了那個廢物,但你要記得,如果不是那個廢物死了,那天晚上,我們一家也就死了。」

俯視著自己的弟弟,俯身在羅西南迪耳朵說了一句,頓時這位老好人瞪大雙眼。

有些東西,他從來不知道。

「幸運的是,我獲得了鎮元的教導,不,應該說是他背後的那位,這大海上的唯一帝王。

帝王給了我一切,實力、地位、榮譽,而我,只是他的一條狗而已。

所以,不要期望廢物海軍和世界政府會對付我,好歹我也是天龍人啊!」

想要收服多弗朗明哥,紅王也不必掩飾他和鎮元的關係。

當然鎮元就是自己分身的事情,紅王不會說,直到現在明哥還以為鎮元也只是紅王的屬下。

對於給紅王當下屬,明哥沒有任何意見。在最困難的時候,紅王給了他一切。

包括那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地位!

沒有錯,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依舊是天龍人,紅王親自用兩年份的生命精華從唐吉訶德家族族長那裡換來的。

多弗朗明哥並沒有因為給紅王當狗而被唐吉訶德家族看不起,這群欺軟怕硬的天龍人恨不得把明哥捧在手心裡。

歧視?紅王背後是書文聖,誰敢不給這位大佬一個面子。

可以說,哪怕遇上其他沒有實權的天龍人,他們也要向明哥行禮。

這種諷刺的事情實實在在發生了,在恢復身份的那一天,明哥肆意大笑,接著是痛哭。

「為什麼,你這樣的人會~」

看著這個陌生的哥哥,羅西南迪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看清、理解這位兄長。

「給紅王陛下當狗,那是何等的榮譽。當年的唐吉訶德王也不過是那位大人的一條狗而已。

不是照樣成為所謂的聖?」

拍拍羅西南迪的臉,明哥繼續調戲這位弟弟。

「殺掉父親后,你走了。但你真以為自己能夠瞞得住我?就連戰國收養你也是紅王的算計,包括今天的這一切。

我只是一條狗,而你、戰國卻是微不足道,隨手可以抹去的棋子。哈哈哈哈……」

輕鬆、痛快,明哥這輩子沒有這麼舒爽過。

留下自己已經麻木的弟弟,明哥離去。

隔壁房間,伸手掏出一個電話蟲。

「媽媽,不聽話的羅西南迪需要您的管教了!」

……

掌控明哥,紅王的關鍵不是權利地位,而是他收斂了明哥父母的靈魂。

對於父親,明哥是不屑的,但當知道紅王可以復活自己的母親后,他哭了。

兩年前,恢復了天龍人的地位。再一次看到自己的母親,明哥沒有哭……

也就是那次見面后,天夜叉多弗朗明哥徹底歸心。

而這也是紅王一直以來扶持多弗朗明哥的原因。

看似扶持明哥沒有給萬國帶來利益,可就連明哥都是萬國的人。凡是不方便出手的事情都交給明哥,這才是紅王需要的。

————

「謝謝您,紅王大人。」

對著掛斷電話的明哥母親對著紅王行了一禮。

「沒關係,等羅西南迪回來后,你就好好看著他就行。

外面的世界太混亂,出了萬國,他的生死我也無法保證。」

搖搖頭,在警告后,紅王對著夏洛特玲玲行了一禮,優雅離去。

實力多年沒有突破,夏洛特玲玲也懶得再去刻苦鍛煉,這些年她在萬國舉行茶話會,很多人都被邀請過來。

明哥的母親也在其中,很多有身份的女性也在其中。

「孩子總有不聽話的時候,不過咱們都這麼大了,也不需要為他們操心,他們願意幹嘛就幹嘛。……」

拉著明哥的母親,夏洛特玲玲大談特談自己的育兒心經,旁邊明哥母親笑笑不說話。

來到萬國,羅西南迪愕然見到了自己年輕的父親、母親。明哥也在這裡住了一個月。

這一家人發生了什麼,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這一年,世界上發生的大事遠不止這一件。

得到甜甜果實,加上紅王這個父親的支持,強勢崛起的九蛇島女帝出現在海軍面前。

通過無名的牽線,漢庫克加入王下武海的序列,九蛇女帝的名字也在大海上傳播起來。

同年,沉寂許久的泰佐格打造出娛樂都市,天龍人奴隸的身份很快暴露,但沒人敢動他。

明面上,泰佐格給自己找了個好靠山,萊帝烏斯聖。

有因為其強大實力,王下武海的位置也有他一個,黃金帝泰佐格成為這個世界最響亮的新星。

一個出道即巔峰的恐怖存在。

想要挑戰泰佐格的人不少,但他們最終都死了。

在處理掉上百海賊團后,在無人敢於招惹他。

而泰佐格也順利成為黑暗世界的賭博之王,成為和摩爾岡斯、鎮元同等地位的大佬。

僅僅一年時間,泰佐格找齊了自己劇場版中的那些屬下,同樣使用欺騙手段為自己賺的無數貝利。

源源不斷的貝利湧向萬國和明面上的主人萊帝烏斯,這個可怕的商業奇才展示出自己的恐怖。

。 而恰好這時候林大年走進診所。

「給我拿一盒西瓜霜!」林大年沒好氣的說道。

那天就是林慶元這個混蛋胡說八道,差點害得他的鴨子全被處理掉。如果不是因為最近上火喉嚨痛的不行他才懶得來呢。他能對林慶元有好脾氣就怪了!

「林大年,你敢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講話?」林慶元慍怒道。

「怎麼?你一個庸醫還指望別人給你好臉色?」林大年冷笑一聲,道。

「你說誰是庸醫?老子跟你拼了!」林慶元說着就要撲上去。

林大年只是輕輕一推,就把他給推了個踉蹌。

這林大年常年勞作,一身的力氣。林慶元這個早就被酒色掏空的身體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怎麼敢做還不敢認了?你那天說我的鴨子得了鴨瘟,人家小玄一看,好好的!這不是庸醫是什麼?你要是老老實實的賣些葯,大家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繼續興風作浪,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在村裏呆下去!」林大年冷笑一聲道。

張玄教訓我,老子就忍了!憑什麼你一個給張玄打工的狗都敢這麼囂張?想到這,林慶元嘀咕了句:

「你就得瑟吧,我看等你家鴨場被關停,你還怎麼囂張?」

「你說什麼?」林大年問道。

「你的西瓜霜拿去!」林慶元沒有繼續搭話,從柜子裏拿出了一盒西瓜霜甩到櫃枱上。

林大年付了錢走出了診所。

在路上的時候林大年越想越感覺到不對勁,於是他立刻給張玄打了個電話。

此時的張玄正跟王璐的外公喝茶,兩人的年紀相差雖大,可是聊的卻很歡樂一點代溝都沒有。

這個時候林大年的電話也進來了。

「不好意思,接個電話!」張玄跟章老道歉,接起了電話。

「喂,大年叔,給我打電話是鴨場那邊出了什麼事嗎?」張玄問道。

「張玄,我剛才去林慶元的診所買西瓜霜,聽到了一些話感覺有些不對勁,所以就立刻聯繫你了!」

「哦?說來我聽聽!」

於是林大年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對了,我記得剛剛進去的時候,隱隱約約還聽林慶元提到李巧花什麼的之類的!」林大年又補充了一句。

「花姐?」

如果林慶元只是提到鴨場,那可能是因為他被林大年教訓了,說的狠話之類的。

可如果跟花姐有關的話,那麼就不一樣了。

林大年跟李巧花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張玄卻恰好跟這兩人都有關係!

難道林慶元是打算針對我?

「喂,小玄。你有在聽嗎?」林大年問了一句。

「啊,有!大年叔,這事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我先掛了!」

張玄掛掉了電話。腦子也開始轉起來了。

林慶元說要讓林大年的鴨場關門。

他是沒有這麼個本事的,但是張嵐山這個代村長有。

但是他也不能無緣無故去關閉鴨場,必須要有一個正當的借口才能服眾!

正當的借口,鴨場,鴨瘟,難道說?

想到這,張玄立刻掏出了手機打電話。

「張玄哥……」

王璐剛剛要開口,卻被章老給攔住了。「噓!沒看到他正在忙嗎?」

張玄先後給老媽跟凌雅打了電話。

兩個人的電話都沒有人接。

老媽有時候出門忘記帶手機很正常,可凌雅的話一般都是手機不離身的。她不接電話,就只有一種可能,現在的她因為一些什麼原因而接不了電話!

張玄又給小虎打了電話。

但是電話很快就通了。

「小虎,你現在馬上去我家一趟,找我媽跟你凌雅姐。然後立刻跟我聯繫!」張玄嚴峻的說道。

「好,張玄哥!」

「外公,不好意思,今天的茶可能只能喝道這了,我要立刻回村一趟!」張玄深表歉意的說道。

「怎麼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儘管開口!」

像活到章老這個年紀的人,察言觀色已經是基本功了。張玄雖然什麼都沒說,可從他嚴峻的表情也能看出來,他應該遇到麻煩了。

「好!小璐,你就留下來陪陪外公。」張玄說道。

王璐努了努嘴,她本來想說看能不能幫幫張玄的忙的,可張玄這麼說了,她也不好拒絕。

告別了兩人,張玄駕車離開了石陽村!

他還沒走多久,一個人影就從村口的一間小賣部走了出來。

這人正是李巧花的哥哥李燦。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張村長,就在剛才張玄已經離開石陽村了!」

「好的,我知道了!那五百塊線人費,我會讓張起轉給你!」

「那就謝謝張村長了!」聽到有錢拿,李燦的眼睛都快閃光了!

……

李秀蘭跟凌雅被帶到了一個獨立的院子之後,就被關在了不同的地方!

這個時候李秀蘭也已經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了。

如果真的是因為瘟疫把她們兩個隔離起來,那為什麼要把她跟凌雅也分開?

「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李秀蘭怒氣沖沖的對張起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