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還不知道這位師侄的名字。

他止住話頭,也止住自己的尷尬。

元奎沒忍住,老臉一紅。

這小娃娃也太邪性了,挨了他一掌,居然毫髮無傷!換做別人,不說斷兩根骨頭,也會吐口血出來。

她倒好,血沒吐,反而還發現自己的藏身地了!

再看乙岩老道的臉色,元奎真人微微鬆口氣。

以那老道羞惱的程度,就知道他也是剛發現的。

而九葉——若沒旁人指點,他也不會察覺。

對千息萬變隱身術放下心來。

「呵呵,貴派弟子的能力出眾,本尊自愧不如。」元奎真人提起精神,笑呵呵地說道。

他轉頭看向蘇子靜,和藹可親道:「小丫頭,本尊當初可不知道你是元仙門弟子,所以才出手的。罷了,總之你是挨了本尊一掌,這是四品中階培元丹,你且收好,當做本尊賠禮了。」

他手一揮,一個白色玉瓶朝蘇子靜飛去。 玉晴兒找的借口顯然無法令玉仲白等三人信服——這丫頭根本就不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意義,不過是有樣學樣罷了。

這也讓玉仲白十分窘迫,陸韻有些惱羞成怒的想要訓斥,卻被寧風倩拉住了。

「好啦!」寧風倩呵呵一笑,拉着玉仲白和陸韻,道:「人家青梅竹馬有悄悄話想說,我們就別礙著晴兒的眼了!」

實際上,寧風倩也有話想和他們倆說——無論如何,那種事情多少還是得避諱點孩子們的,玉仲白和陸韻這兩個心急的傢伙在這和方面顯然做的不夠謹慎,亦或者是壓根就沒想到玉晴兒和雲錚會懂得那麼「深奧」的事情,寧風倩覺得,作為大婦,她有必要教訓教訓玉仲白和陸韻了。

不要小瞧了九歲的孩子,寧風倩的那個侄女兒也是九歲,活生生就是一個小魔女!

玉仲白聽見寧風倩的話,想了想后,還是跟着寧風倩離開了。

誠然,玉仲白很好奇雲錚的這枚外附魂骨到底從何而來,但作為魂師,誰還沒個秘密不成?

天下所有魂師,帶着秘密的不一定是強者,但只要稱得上強者二字的魂師,就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捫心自問,玉仲白自己身上可是也有許多無法向外人解釋的秘密,哪怕是他父親,亦或者是寧風倩和陸韻都不一定知道。

一眼就能被人看穿的魂師,就意味着平庸!

玉仲白當然不想自己唯一的弟子淪為平庸,他反而更想知道,雲錚和玉晴兒這兩個小蘿蔔頭,能商量出個什麼所以然來?

撒謊也是一門學問,有時候,只要謊言夠真,就能變成現實!

玉仲白對玉晴兒沒什麼期待,這丫頭被保護的太好了,一點心計都沒有,玉仲白期待的是雲錚,他想知道,這個從小便深諳人情世故,圓滑早慧的小傢伙到底能不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

不一定就得是真話,但一定要能自圓其說!

想到這裏,玉仲白微微一笑,拉着陸韻就跟寧風倩離開了。

雲錚和玉晴兒目送玉仲白三人離開,直到看着玉仲白將房門關上之後,玉晴兒方才朝雲錚撲了過來,一把抓住了雲錚的尾巴,像是抓住了什麼證據一般,壓抑著心中的亢奮,低聲嬌呼道:「壞雲錚!你還說你不是魂獸變的!?」

正常魂師可不會長尾巴!

雲錚聞言,登時臉色一黑。。。

這丫頭還記着這一茬呢!

雲錚有些頭疼的想要搶回自己的尾巴,但這可是玉晴兒手中的鐵證,豈會輕易的讓雲錚奪回?

只見玉晴兒緊緊的攥着手中的骨尾,甚至將其護在懷裏,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玉晴兒的外附魂骨呢!

雲錚見狀,苦笑了一聲,只得任由玉晴兒抱着了。

其實就像兔子的耳朵、貓咪的鬍鬚一樣,雲錚的尾巴也很敏感,旁人是不能隨便觸碰的,否則雲錚就會有一種被人撓痒痒般的異樣感。

但看現在玉晴兒的樣子,如果知道雲錚會有這種感覺,不僅不會放手,反而會更加興奮吧!?

念及此處,雲錚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我要是魂獸變的,第一個就把你吃了!」

「哼!我才不怕呢!」面對雲錚這毫無威脅的恫嚇,玉晴兒完全不害怕,反而得意的說道:「娘親說了,有父親在,你才不敢吃我呢!」

「什麼玩意兒!?師娘說了什麼!?」

這話乍一聽沒什麼,但仔細想想,總讓人有種想入非非的感覺啊!

可看着玉晴兒那純凈的眸光,雲錚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可能是在連雲錚自己都不清楚的情況下,陸韻也把他當成了魂獸重修吧!

但這樣一來,雲錚便愈發頭疼而來。。。

關鍵是他真的解釋不清楚啊!

「別怕!我會保護你的!」看到雲錚苦惱的樣子,玉晴兒當即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

很顯然,這妮子認定雲錚就是魂獸重修的了!

玉晴兒好歹是藍電霸王宗長大的,雖說不受周圍人的待見,但她的靠山卻是最硬的,親爺爺是宗主,當是藍電霸王宗唯一的封號斗羅,伯父是代理宗主,父親是藍電霸王宗天驕,即便在同齡人里找不到玩伴,藍電霸王宗的藏書還是任由她翻閱的。

在藍電霸王宗的藏書之中,詳細的記載了魂獸重修的相關事情,雖說玉晴兒當時看得並不認真,一目十行的掃了一邊,但她也知道,想要重修的魂獸,至少也得是十萬年修為,而十萬年魂獸對於魂師而言,可是一身的寶貝啊!

魂師排行榜第一名的十萬年魂環和必定產出的十萬年魂骨,幾乎沒有什麼魂師能夠拒絕這份誘惑!

所以玉晴兒很清楚雲錚不想暴露自己身份的想法,也清楚雲錚現在危險的處境,這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雲錚在這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是該感動,還是該苦笑。。。

他真不是魂獸重修啊!

「不過現在需要一個計劃,一個嚴密的計劃!」說完,玉晴兒露出了一副嚴謹的模樣,認真的思考起來,一邊動着腦筋,還一邊喃嚀道:「父親他們可不好騙啊!」

雲錚見狀,心中不由嘆了口氣,暗道:「罷了!誤會就誤會了吧!這妮子迷迷糊糊的,反正我也解釋不清楚,將錯就錯吧!」

雲錚也不擔心玉晴兒會加害自己,畢竟這妮子在過去的三年之間,可是一直懷疑自己是魂獸變得,但即便是這樣,這妮子也沒有半點疏遠或者貪婪的意思,足以證明雲錚在她心中的重要性了。

這樣一想,雲錚反而豁然開朗了!

「晴兒,你聽我說,師尊那裏我會解釋的,到時候,你記得見機行事!」雲錚看着玉晴兒,認真的說道。

玉晴兒眨了眨眼,愣愣的看着雲錚,旋即方才笑道:「我就知道你一肚子的壞水兒!」

「額。。。」雲錚有些哭笑不得——這話不像是在誇他啊!

總而言之,對了對「劇本」之後,雲錚和玉晴兒便從房間里出來了。

看到雲錚和玉晴兒走出,玉仲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問道:「想好怎麼解釋了嗎?」

在玉仲白那深邃的眸光之下,雲錚有些底氣不足,但還是硬著頭皮亮出了自己的尾巴,說道:「如師尊所見,這是徒兒的外附魂骨,是在三年前獵魂森林獵取第一魂環時獲得的,只是那時候徒兒還未能將其馴服,一直潛伏在體內,無法喚出,直至最近方有能力將其控制!」

雲錚拜玉仲白為師,也就只有三年前的獵魂森林,玉仲白才不知道其中詳細,而雲錚又同時擁有吸收外附魂骨的能力,所以雲錚只能說是三年前獲得的。

至於其他,雲錚隻字不提,概括就是三個字——不知道!

反正雲錚還只是九歲,哪裏懂得了那麼多?

「沒錯!我可以作證!」這時候,玉晴兒也站了出來,義正言辭的說道。

玉仲白三人饒有興趣的看着雲錚和玉晴兒,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好半晌后,玉仲白方才瓮聲瓮氣的說道:「差強人意!」

對於雲錚的解釋,玉仲白還算滿意,破綻不大,也能自圓其說,對於一個九歲的孩子而言,已經很不容易了,至於事實如何,玉仲白還真不在意,反正自己徒兒擁有外附魂骨也是件好事兒,何必打破砂鍋問到底!?

只是作為師父,玉仲白還是有意無意的說道:「只是錚兒你最近修為長進得有些快了,上次為師見你時,才堪堪十七級,現在卻已經二十級了,為師給你準備的驚喜卻是用不上了!」

玉仲白這句話有兩個意思,一是字面意思,就是玉仲白給雲錚準備的生日禮物已經用不上了。

二是提醒雲錚,他編造的謊言有漏洞!

如果果真是三年前獲得的外附魂骨,為什麼當年雲錚的修為並未增長太多,反而是現在突飛猛進呢?

。 第三百一十六章前途無量

幽靜的密室當中,雲逸凡靜靜地盤坐在矮榻之上,在他的面前,謝亭芳則是坐在一座蒲團上面,美眸微閉,靜靜地修鍊著。

就在不久前,她欣然接受了雲逸凡贈予她的先天一氣丹,並且在雲逸凡的護法之下,直接將先天一氣丹吞了下去。

她的修為卡在真氣境大圓滿已經有一陣子,眼下有了先天一氣丹相助,她有八成的把握一舉達到先天靈力境!

「看來亭芳姑娘的天賦還是不錯的,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她晉級靈力境,應該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啊!」

雲逸凡的目光一直都在關注著謝亭芳的變化,而在經過了差不多三個時辰的修行之後,他相信,謝亭芳距離成功已經不遠了。

「嗡!!!」

果然,就在他思緒之間,謝亭芳的身上突然傳來一股輕微的震動,緊接著,密室當中的天地靈氣便是開始蕩漾開來,紛紛朝著謝亭芳的丹田位置聚攏!

「好!終於要成功了!!」

眼看著謝亭芳開始朝著先天靈力境發起最後的衝刺,雲逸凡頓時面色一喜,二話不說,趕忙取出幾顆極品聚靈丹,然後直接捏爆,也好增加密室當中靈力的濃度!

「嗤嗤嗤!!!」

有了這些極品聚靈丹的能量供給,謝亭芳的身體當中頓時傳來一陣陣劇烈的響動,時間不長,她的境界便是順利衝破真氣境,達到了靈力境一重天之境!

這還沒完,在達到了靈力境一重天之後,她的一身能量波動依舊在不斷攀升,幾乎只差一絲,就能突破到靈力境二重天!

不過,就在即將突破之時,她卻是主動收斂氣息,暫且停了下來。

「很好,不貪功冒進,穩紮穩打,看來亭芳姑娘還是很有主見的。」

見到謝亭芳主動停止對靈力境二重天的衝刺,雲逸凡先是微微一愣,隨後露出讚許的笑容。

以謝亭芳現在的情況來看,衝擊靈力境二重天並不是不可以,不過,她此刻剛剛晉級靈力境,如果直接晉級二重天的話,肯定會出現根基不穩的狀況。

所以,她最好的選擇,就是暫時停下,等適應了這一身全新的力量之後,再去衝擊靈力境二重天也不遲,而且絕對不會太難。

「我………我晉級靈力境了………?」

謝亭芳這時已經睜開了雙眼,神情卻是稍稍有些呆愣。

在今日之前,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在四海國這樣的地方晉級靈力境,這一刻,她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先天靈力境,也許在有些人看來不值一提,可事實上,在大多數人眼裡,這就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無上境界!

也只有晉級了先天靈力境,未來才會有更多的可能。

不入先天,終究就是螻蟻罷了!

「恭喜亭芳姑娘!」

見到謝亭芳還在那兒發獃,雲逸凡這時飄然來到對方近前,滿臉笑容地對著對方祝賀道。

謝亭芳能夠晉級先天靈力境,他是真心實意為對方感到高興,一點兒都不作假。

「雲公子,我………」

謝亭芳的美眸泛起一陣霧氣,看向雲逸凡的眼神,簡直充滿了感激,還有濃濃的感動。

她心裡最是清楚,如果不是雲逸凡贈予她先天一氣丹的話,那麼以她的天賦,以及她在雲頂商會的地位,那麼這輩子,她恐怕都未必有機會晉級這一境界。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她此刻的一切,都是雲逸凡賦予她的。

「亭芳姑娘什麼都不用說,你只要記得,你是我雲逸凡的朋友,只要我有的,亭芳姑娘儘管拿去用,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雲逸凡朗聲一笑,十分自然地說道。

他做的這些,只不過就是盡一個朋友的能力罷了,並不需要對方感激自己什麼!

「雲公子…………」

謝亭芳的嬌軀微微一震,眼中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緩緩地滴落下來。

在她二十年的生命當中,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關心和溫暖。

事實上,就算是她的父母,也從來沒有讓她感受過這樣的關懷,這一刻,雲逸凡在她心裡,已經徹底地生根發芽!

「好了好了,怎麼還哭了呢?」

眼看著謝亭芳抹起了眼淚,雲逸凡的心神難免有些觸動,上前將對方扶了起來,然後運轉洞察之眼,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

「嘖嘖,亭芳姑娘的基礎十分紮實,看來用不了幾天,你就能達到靈力境二重天之境,屆時輔以那些聚靈丹,想來長則三四年,短則一兩年,亭芳姑娘就能達到靈力境圓滿之境了啊!」

謝亭芳是個很努力的姑娘,這一點,他其實早就有所了解。

而正是因為對方之前的暗中努力,才讓對方有了一個紮實的基礎,今後的修鍊,只要資源足夠,對方是能夠走得很遠的。

「靈力境圓滿么?我一定會努力的!」

謝亭芳的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暗暗給自己加油鼓勁兒道。

在此之前,哪怕是靈力境一重天,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可眼下,她已經順利達到靈力境一重天。

而在她的身上,還有數以萬計的聚靈丹,憑她的天賦和韌勁兒,她有信心在兩年之內達到靈力境大圓滿!

「亭芳姑娘,接下來你可是有什麼打算么?以你現如今的境界,只要你願意,想必雲頂商會總部那邊,應該能夠把你調回去了吧!」

面色稍正,雲逸凡看向謝亭芳的雙眼,盯著對方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