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說這句話時,憨妹注意到在三個模式下,還有一個選項被許多黑色的像素給遮蓋住,這些黑色方塊看起來隱隱有些鬆動,似乎隨時都會掉落下來。

用滑鼠在這個額外的選項點了好一會後,黑色方塊雖然瘋狂抖動,但就是一塊都沒有掉下來,憨妹也只能暫時放棄。

「這說不定是什麼隱藏或者彩蛋,可能需要在正式玩過遊戲后才能解鎖,我們就先不理會這個選項了,等待會再退出來看看。」憨妹說道。

「如果是其他的遊戲隱藏跟彩蛋,很有可能一般般,但苟賊的還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說不定是遊戲不好玩,所以弄了這個東西來故弄玄虛呢?」

「你們怎麼就不能盼苟賊點好的呢?」

「沒有辦法,苟賊又不是小錢錢,做不到每個人都喜歡他。」

「確實是這個道理。」

思考片刻后,憨妹還是選擇了單人模式中的生存模式,現在她對遊戲的操作還有機制都是一竅不通,不管去聯機還是去網路,都有可能坑到別人。

或者說被別人坑了之後,還不知道怎麼找回場子,所以最穩妥的做法還是先在單人模式熟悉一下遊戲后,再去跟其他人聯機。

進入遊戲后,憨妹開始選擇人物形象,如果懶得選人物形象,或者懶得自定義,玩家默認的形象都是史蒂夫。

雖然這史蒂夫看起來方頭方腦的,像是玩具小人般有點可愛,但是憨妹還是不喜歡。

她在選擇了女性角色后,發現可供選擇的形象中,有很多熟悉的老面孔,比如《仙劍奇俠傳》裡面的角色,《古墓麗影·崛起》里的勞拉,還有《守望先鋒》的小美等等。

看了一圈可供選擇的角色后,憨妹還是果斷選擇了「阿奴」這個角色。

「哇!憨妹你又來!」

「上次cos成阿奴還不夠么?」

「你就算選阿奴苟賊也不會暗戀你的。」

「看看苟賊身邊的助理再看看你。」

「在海拔這一塊你就輸得很透徹了好么?」

憨妹冷哼一聲說:「你們胡說什麼?我只是喜歡這個角色罷了,還有誰說我輸了的?沒拿軟尺量過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

「我們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以我多年的鑒別經驗,絕對是真的。」

「你們快閉嘴吧!再說下去就要被禁言了。」

「還不是憨妹嘴硬。」

「你這個嘴硬正經嗎?」

在彈幕逐漸跑偏,讓房管不得不開始禁言時,憨妹已經進入到遊戲之中。

她看到自己正站在一片平地上,周圍除了樹木外,還有一條不知道流向何方的河流,不遠處就是連綿起伏的群山。

雖然這裡的景色都是有稜有角,但是看起來卻是那麼的和諧自然,彷彿在這個世界中,不管是樹木還是其他,就應該長成這個樣子。

「哇!這些都是由方塊組合起來的嗎?這也太神奇了吧!」憨妹不由得發出一聲感嘆。

直播間的觀眾也有一些懵逼。

「本以為會看到一堆馬賽克,但是出乎預料的高清啊!」

「這畫面比我預想的好上無數倍。」

「你們看那河面似乎還會流動啊!」

「不是說像素遊戲么?看起來有點不像啊!」

「像素了,但是沒有完全像素。」

「苟賊應該是做了什麼高清化的處理,否則畫面肯定糊你一臉。」

在操作角色移動了一下后,遊戲中就出現了新手指引,畢竟水藍星的玩家是第一次接觸這麼高自由度的遊戲,荀澤還是把新手指引這一塊盡量做好。

他可不想玩家在一臉懵逼地進入遊戲后,又一臉懵逼地退出遊戲,並且還沒有體會到遊戲的魅力時,就給遊戲打出差評。

順著新手指引,憨妹找到了一個箱子,打開后裡面有一個木頭鎬子,一把木頭斧子,還有一把木劍。

在查看木劍的時候,憨妹還看到這樣一段話——神鼎國的傳統玩具,曾經有人用它換取了一樣重要道具,拯救了蒼生。

「咦!這說的不就是《仙劍奇俠傳》裡面的劇情么?」憨妹笑著說。

「是李逍遙拿木劍跟小時候的自己換了水靈珠那一段吧!」

「話說苟賊什麼時候出《仙劍奇俠傳2》啊?我都等了好幾年了。」

「不是說苟賊不會數二么?你這輩子估計是等不到了。」

「哎!明明還有很多劇情可以挖掘的啊!」

在彈幕聊到荀澤的其他遊戲時,憨妹還從箱子中拿出來一張紙條,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跡寫著——要想富,先擼樹。

憨妹倒是很聽話,操起斧頭就去砍樹了,至於耐久方面她並不擔心,箱子旁邊就有一個工作台,她可以用收集到的材料製作道具。

為了讓玩家儘快進入狀態,荀澤這一次可以說是十分仁慈,沒有讓玩家赤手空拳開局,把一些基礎的工具都給玩家準備好了。

咚咚咚——

當憨妹砍掉一段樹木后,這段樹木就變成了幾個木頭方塊,並迅速被憨妹的角色「吸收」,自動收進物品欄里。

「東西是自動拾取的么?那還挺方便的。」憨妹一邊說著,一邊把木頭方塊拿出來,在地上砌了一面簡易的牆。

看著自己的「傑作」,憨妹點點頭說:「看來這樣就能慢慢把房子建起來了。」

「不是,這樹都被砍掉一段了,怎麼也不倒的啊?」

「這還是一棵浮空樹,太不科學了。」

「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在遊戲里糾結科學。」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吧!不會擔心會把自己砸死。」

「主要是方便玩家建東西啊!」

把木牆敲掉收起來后,憨妹開始收集資源,從新手指引中她還得知,當天黑的時候,會有怪物冒出來,最好提前造好房子,把自己給保護起來。 「這是黑精靈一族?不是說這個種族的人都死光了嗎?」鐵莽一臉錯愕的看著那名露出面容的僱主。

林天成也呆住了,精靈族他見過,但是這種黑色膚色的還是第一次見,而且對方看樣子身上帶著很大的秘密,如果今天不能殺了這些人,想必自己和鐵莽之後都別想過安生的日子。

一念至此,林天成再也不猶豫,轉身朝著那些黑精靈一族的強者殺去,原本他服用霸體丹是想用那半個時辰的時間逃跑,現在他改變主意了,他要殺光這些人!

頓時,只見林天成身化百道殘影,將四周的黑精靈一族的強者殺的丟盔棄甲,沒有一合之敵。

「可惡,竟然藏拙,此人不能留,速速結陣,月神降臨!」

林天成此時已經殺紅了眼,根本不管對方月神降臨是什麼鬼,手持神魔劍衝進人群之中就是一頓砍殺,他現在的力量都是通過霸體丹強行壓制住身上的傷勢才能發揮出來的,而且打鬥時間越長,等藥效結束之後的反噬就會越大。

所以,林天成必須速戰速決,出手就是殺招,根本不給對方結陣的機會。

林天成清楚,一旦對方結陣成功,自己破陣需要時間不說,萬一破不開就是個死,破開了估計霸體丹的時間也到了,那時候傷上加傷,必死無疑!「都給我死!」林天成怒吼一聲,手中神魔劍悍然舉起,一股強大的劍氣直射蒼穹,下一秒便如泰山壓頂一般朝著一旁的眾人落去。

那為首的女黑精靈一臉錯愕的看向四周倒下一片的族人,難以置信的看向林天成,「不可能,你……你怎麼會這麼強?我也是七星道祖巔峰……為什麼你能強過我這麼多?」

林天成聞言冷笑一聲,「你做不到那是因為你太弱,這樣的實力也敢出來殺人滅口?」

話落,林天成閃身衝到女精靈面前,手中的神魔劍宛如流光一般,斬開對方撐起的靈力護罩,旋即將對方斬成兩半,鮮血內臟灑落大地。

雖然林天成完全可以施展破碎虛空一拳將這些人徹底擊殺,但是這樣的招式也有他的弱點,一旦一招過後沒能將在場的人盡數誅殺,那他和鐵莽的小命就都得交代在這。

所以,林天成才選擇和對方周旋,實際上也沒耽誤什麼時間就已經將在場的人中最強的首領給斬殺了。

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對方驚訝自己的強大,讓自己有可可乘之機,否則一番苦戰下來自己還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黑精靈一族見自己這邊最強的首領都被人斬殺,當即一個個滿目錯愕愣在當地。

對面的人竟然強悍如斯,當著自己的面輕鬆秒殺了七星道祖巔峰境的首領,這樣的人還能殺?

「他殺了首領……天啊,這人究竟什麼修為?」

「人族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位強者?即便是他們的四大仙王估計也做不到秒殺我們首領吧??」

「之前首領不是說讓我們殺兩個身受重傷的人嗎?這傢伙你們確定他是身受重傷?那他痊癒了還了得?」

聽著黑精靈一族強者的疑惑,林天成自然不會解釋這些,當即板著臉再次迅速出手。

只見林天成宛如閃電一般穿梭在這些精靈族強者的身邊,手中的神魔劍毫不留情的收割這些被震驚在原地的修士。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現在正逢雙方生死大戰,你們一個個愣在原地驚嘆,那就怪不得他無情收割了!

而且,時間對於林天成而言是寶貴的,霸體丹的藥效時常眼看就要到了,所以現在必須儘快結束戰鬥。

鐵莽傻傻的看著場內宛如鬼魅一般在眾人之間跳動的身影,身影所過之處,屍橫遍野!

這一幕,就算是見慣了戰場上生死廝殺的鐵莽看了也是心驚膽戰。「這傢伙竟然這麼強?」

很快,林天成就已經將那黑精靈一族的強者殺的潰敗而逃,雖然林天成追上去也能殺死那些逃跑的漏網之魚,但是此時他霸體丹的時間眼見也要到時間了,於是轉身毫不猶豫的拉起鐵莽就朝遠方飛去。

「老哥,接下來就看你的了……」說罷,林天成噴出一口鮮血,身形一軟倒在了鐵莽的懷中,顯然是霸體丹的藥效過了,肉體損傷的反噬來了。

鐵莽心中一驚,放出為數不多的靈力檢查了一番林天成體內的傷勢,頓時驚的倒吸一口涼氣。

「小子,你放心,我豁出命也把你帶回傭兵城!」鐵莽背起林天成就往傭兵城方向跑,只有進入城中二人才算是暫時安全。

很快,鐵莽就看見了傭兵城的城牆,將林天成背回城中,鐵莽才想起林天成擊殺完的那些黑精靈族強者身上的雇傭兵身份令牌,當即毫不客氣的將它們的積分盡數轉到自己的身份令牌之上。

林天成合擊誅殺七星道祖境的強者二十餘人,這些人的身份令牌中最少的也有幾十積分,攏共一起約莫有兩百多,足夠他們購買藥材的!

「你總算醒了,再不醒我琢磨著是不是找個地方把你埋了獨吞這些積分呢!」

看見悠悠醒來,臉色慘白的林天成,鐵莽忍不住鬆了口氣笑罵道。

「還死不了,讓你失望了,只是這段時間是不要像動手了,肉體損傷比之前遇上荒野主宰都重了幾分!」林天成虛弱的笑道。

「唉……當時你就不該出手,直接跑以你的實力在場沒有人能攔得住你!你也就不用遭這個罪了!」鐵莽數落道。

林天成勉強笑了笑,「你當我不知道?你沒見對方有七星道祖巔峰境的修士?我們知道了他們的秘密,你覺得他們真的會放我們離開?」

「這一次,我要是不趁著有實力有機會殺了他們,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都不要想安生,而且……我不喜歡坐以待斃,相比之下,我喜歡將危險扼殺在搖籃里!」

「雖然這一次我受的傷很重,但是至少未來的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很安全!」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林天成沒有說,對方想要的神魔之心是他也想要的東西,這會兒正安穩的躺在自己的空間內。

「行吧,說不過你,不過這段時間你就只能在床上躺著了,我想辦法出去換點藥材回來治你!」鐵莽說道。

而此時,林天成的心神已經沉浸在和神魔劍溝通之中,果然如林天成所料,神魔之心和神魔劍同宗同源。

至於神魔之心的作用,神魔劍一時之間也說不出,只是說,神魔劍要是沒有神魔之心配合,並不能發揮出它真正的實力,而且神魔之心也有一個很逆天的功法!

聽到這裡,林天成熱血沸騰,要知道神魔劍自帶的神魔領域堪稱是他如今最強的領域技能,再加上神魔變,二者成為他逆境翻盤,越階殺敵的招數!

如今,神魔劍告訴他神魔之心也有類似的招數,如何讓他不欣喜若狂!

「你盯著這個殘片發什麼愣?難不成你認識?」鐵莽看著林天成手中的神魔之心好奇的問道。

林天成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這神魔之心是我一直在找尋的東西,沒想到今天竟然被我們誤打誤撞發現了,據說只要集齊剩下的八塊,就能合成完整的神魔之心,到時候會有逆天之威!」

「說白了就是只有一塊的情況下,這玩意就是廢物?那你嘚瑟個什麼勁?」鐵莽一臉嫌棄的將神魔之心丟回給林天成。

林天成淡然一笑的看著鐵莽,小心翼翼的收回神魔之心,「那我就集齊九塊,讓他綻放神威!」

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件如此逆天之威的神器消息,林天成沒有理由不去努力爭取。 蕭景夜盯著吟公子,周身繚繞著寒凜的殺伐之氣。

蕭景辭的眼眸迫出狂烈的殺氣。

動依依一根毫毛,死!

蕭景翊看見小崽崽趴在吟公子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他著急道:「小崽崽,小崽崽,三哥來救你了。」

依依沒有半分反應,好似睡死了。

蕭景翊又怒又急,目眥欲裂地問:「你把小崽崽怎樣了?」

蕭景夜語聲寒戾:「舍妹調皮,還請閣下把舍妹還給我們。」

「我怎知你們是不是壞人?」吟公子云淡風輕道,「你們說是小東西的兄長,你們就是了嗎?」

「你這個天殺的人販子還敢大放厥詞?」蕭景翊氣得炸毛,當即就要轟出一掌。

蕭景辭阻止他,「當心誤傷依依。」

蕭景翊不得已撤掌,咬牙切齒,「你最好把小崽崽還給我們,否則,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吟公子一派風光霽月的閑適,「我會把一一養大,說不定我會娶她為妻……」

「放你的狗臭屁!」蕭景翊氣得全身模糊,「放下依依,我們打一架!」

「我跟你打,一對一。」蕭景辭陰戾地眯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