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東西!」

秦雲懼怕的同時怒罵,抓住項勝男往床底的另一邊躲。

「嘖嘖,堂堂皇帝也學人鑽床底嗎?傳出去恐怕會讓人笑掉大牙。」

慧生揶揄,僅僅一掌拍在床上。

那碩大華貴的床便「砰」的一聲,而後在空中翻飛,重重的砸在地上。

秦雲二人,躲無可躲!

「你快跑!」

秦雲推了一把項勝男,然後擋在前面,目光決然。

這老禿驢不會殺自己,但項勝男一旦落入他的手中,後果將是非常的凄慘,多半要被侮辱。

見狀,項勝男美眸閃爍,難道他剛才是故意那樣說的?

「哼,誰都走不了!」慧生冷哼,目光銳利。

雙手瞬間掐住了秦雲二人的脖子,兩個人拔地而起,雙腳亂踢。

秦雲臉色漲紅,有一種窒息感。

想要掙扎,卻毫無作用,慧生的手就像是鋼鐵鑄造。

「嘖嘖,大夏堂堂皇帝,也在貧僧的手中如一個螻蟻一般。」

「這輩子,值了。」

「朝天廟被毀,也值了!」

慧生的眼神玩味,嘴角還帶着一絲絲揶揄笑意。

緊接着,他看向項勝男。

目光審視,點評道:「不錯,還是個處子,身段也不錯,夠貧僧吸食陰氣,修復傷勢了。」

項勝男的目光閃過一絲惶恐和決然。

如果被玷污,她寧可跳下廣場後方的萬丈深淵!

「呸!」

秦雲一口唾液狠狠噴在他的臉上。

憤怒道:「有什麼就沖朕來!你這個老禿驢,欺軟怕硬?」

慧生不屑一笑:「皇帝小兒,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鬆開秦雲的脖頸,想要一巴掌扇開,示示威。

如果被打中,皮肉綻開!

千鈞一髮之際。

秦雲的雙眼猛然一亮,就是現在!

他快速從懷中摸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往慧生的身上一拋。

慧生的手狠狠扇在了粉末包上,頓時炸開!

粉末濺射了他一臉。

「啊!」

慧生瞬間發出可怕慘叫。

同時,秦雲被一掌扇飛,在地上打了十幾個滾,嘴角有鮮血溢出。

得以逃生的項勝男立刻衝過來,扶住他。

緊張道:「你怎麼樣了?」

刺啦!

她撕碎裙擺,果斷給秦雲擦拭。

秦雲搖搖頭,臉色漲紅,費力道:「沒大事,但這死禿驢有大事了。」

說着,他冷笑看向慧生。

慧生捂住自己的雙眼,跟一個瘋子似的到處亂撞,嘴裏發出嘶吼聲,猙獰無比。

仔細一看,他的雙眼竟然在潰爛!!

「皇帝小兒,啊!!」

「你到底給貧僧撒的什麼?你敢暗害貧僧?」

「下三濫的招式,貧僧要殺了你!」

秦雲被項勝男扶著緩緩站了起來,病態的臉頰露出一抹微笑。

「狗和尚,對付你這樣的貨色,還需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嗎?」

「你是西域走出來的邪僧,難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嗎?」

慧生用力擦拭潰爛的雙眼,驚懼道:「是……是蠍粉!!」

「沒錯!」

秦雲揶揄道:「這也是西域一位邪僧給朕的,沒想真派上了用場。」

「這叫以惡制惡!」

慧生痛苦到扭曲,艱難的睜開潰爛的雙眼!

嘶吼道:「狗皇帝,你以為有用嗎?」

「就算雙目被毀,也不妨礙貧僧殺你!」

「你徹底激怒貧僧了,給我跪下!!」

他暴怒之下,猛然衝來,殺機澎湃。

秦雲的瞳孔微微一縮,沒想到他中了藏花的最強毒藥,還能動手。

不愧是,朝天廟首領!

「陛下,快走!!」

項勝男俏臉驟變,竟然主動擋在了秦雲的面前。

電光火石,她那張嬌弱的玉背被慧生狠狠的拍擊了一掌。

噗呲!

她的嘴裏,噴出一抹猩紅的血,眉眼無不充滿了極致痛苦!

近乎扭曲!!

隨後,無力的摔進秦雲的懷中。

那一刻,秦雲懵了。

當初蕭淑妃也是這樣幫自己擋刀,不惜生命。

可蕭淑妃是自己的妻子,深愛着自己,那麼項勝男呢?她是為什麼?

他看着懷中,臉色以肉眼可見速度蒼白的女人,內疚,自責,不解,五味雜陳!

「快,快走!」

「我不過一介小女子,死不足惜,陛下您乃九五至尊,天下之主,您若死,大夏必將傾覆,百姓必將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她一邊說,嘴角一邊吐血!

語氣里,幾乎寫着一種央求。

秦雲雙眼一紅,心在滴血!

「嘖嘖,好感人啊!」慧生肆意譏諷,雙眼潰爛,如同厲鬼。

「在朝天廟日日聽人悼念祈福,也沒見過這麼感人的一幕。」

「可惜,貧僧就是喜歡破壞美好的東西!」

「皇帝小兒,你給貧僧睜大眼睛看着,她是怎麼被貧僧一點一點品嘗的!」

聞言,秦雲被點燃,血液逆流。

徹底暴怒!!

雙眼密佈血絲:「品嘗你祖宗十八代!」

「敢動朕的人,朕遲早要你付出百倍的代價!」

「哼,是么?你都自身難保了!」

慧生不屑一顧,快速探出一手,就要折斷秦雲的手臂。

秦雲眼色凌厲,狠狠一拳砸去。

絕不束手就擒!

那怕死!

突然,異變發生。

一條黑色的蟲子,從他袖袍中飛出,速度極快!

瞬間攀附在慧生的手上,怎麼甩也甩不開,並且開始瘋狂往血肉之中鑽。

「這是什麼!」

「啊!」

慧生忽然慘叫,抱住手臂,承受着蟲子啃食血肉的痛苦。

砰!

他立刻拍碎一根柱子,發泄痛楚。

「皇帝小兒,蠱,竟然是蠱!」

「你也在養蠱!」他瞳孔驚懼,臉上寫滿了憤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