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心中怒火太甚

那麼聽到葉子這般略帶搞笑的話她定是哭笑不得的。

冷月受傷最重

內臟損害,經脈內的靈力也揮霍一空

胳膊上的皮膚也呈現青紫色

而心兒雖稍微比她好一些

但也是昏了過去

……

炎曦月抬手拿出丹藥

眼睛一眨不眨的塞進兩人嘴裡

葉子三人見此終是鬆了口氣

她們有一個會煉丹的

難不成還稀罕那些賣丹藥的?

開玩笑!

炎曦月用的是自那幾個師兄處得來的

看著兩人情況好轉

她放下心來

緩緩起身

漫不經心道

「…是不是就差我了?」

幾人聽此一愣

炎曦月抬步走出了洞府

「看好她們倆…一會兒若是有客人來記得讓人家多開心開心……」

三人面面相覷

軒轅亦舒緩緩道

「曦月要反擊了…」

葉子跟著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嘖,曦月出手,我開始期待他們的慘狀了…」

炎曦月在路上慢慢走著

給足了暗中的人通風報信的時間

她先朝著任務堂走去

同夏椿兌換了五百貢獻點

接著朝著丹堂而去

因為丹藥是修鍊之人不可或缺之物

所以外門同內門丹殿一樣,設立著丹堂

而此時暗中的人已經在朝著桑穎通風報信

炎曦月掃了暗處一眼

嘴角不可察覺的揚起冷笑

這隱匿的方法可真差勁……

……

桑穎的住處

[炎曦月在任務堂換取了五百貢獻點,接著朝著丹堂的方向而去……]

看到這條消息的桑穎猛地一拍桌子

肉眼可見的滿臉怒火

「賤人!居然還真被你得了這個好處?!」

怎麼可能?

丹宗長老怎麼會用她?!

可惡!

她的胸膛因為怒氣而起伏著

她抬手凝聚一條消息

發送出去后

她冷哼一聲

「得了這便宜又能怎麼樣?」

不過是幫著揀了揀草藥而已

但她那幾個朋友可就沒那麼好救了…

……

丹堂

炎曦月抬頭掃了眼牌匾

表情一變

一副焦急萬分的模樣

火急火燎的便踏入了丹堂內

「請給我兩顆恢復傷勢的丹藥…」

守在裡面的葯童聞聲抬頭

接著一愣

眼中閃過亮光

宗門內何時有了這般容貌的女子?

只見眼前女子一襲宗門青衣

頭髮也綁成馬尾

高高的束在腦後

她的容貌長的並不嬌弱

因著高馬尾也顯得她渾身充斥著英姿颯爽之感

此時她峨眉微皺

一臉著急的模樣讓葯童下意識的笑著接話

「姑娘莫著急,這就給你丹藥…」

只是眼睛卻不停的在炎曦月身上掃視著

忽然身旁的人戳了戳那開口的葯童

幾番示意后

那葯童看向炎曦月的目光就變了

冷冷開口道

「這位姑娘,不好意思,丹堂內恰好沒有療傷丹了……」 喝完后,才走過來,忖度片刻,跟她對視一眼,抄起筆,欻欻的寫下:【這次回京,國師大人知道公孫老頭跟著,所以特地調來了虎衛,一路上還派斥候不斷偵察情況,厲若玄很謹慎。反觀首輔大人,只帶了十幾個隨從罷了,有些輕車簡從的意思。而且還拄著拐杖……傷還沒好的樣子。所以,如果真是這倆人其中一個,我猜……是厲若玄。】

【沒有別的理由了嗎?】有些表面了。

陸厭繼續寫道:【我們先以他是新的大宗師來做假設。假設他是剛突破到大宗師等級,那麼現在我們大涼,就是三個大宗師了。商蠡、似錦,厲若玄…商蠡回京了。似錦暫時神秘消失。如果你是別國大宗師,你會任由北涼出現三個大宗師嗎?】

齊青杳用口型說了兩個字:不會……

【正是。】陸厭喝了茶,腦袋清醒了許多,給她分析道:【任何一個頭腦正常的人,都不會容許北涼短時間之內出現三個大宗師。這太破壞大國之間的平衡了。公孫老頭作為大明的大宗師。他不會允許戰略失衡。一旦北涼戰鬥力猛增,就有可能先吞了只剩一個大宗師的東陵。壯大實力后,下一個被吞的就是南邊的大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公孫老頭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先幹掉剛晉陞到大宗師的這個人。這也是他為什麼跟著我們的原因。】

「……」齊青杳被他一番話整的也開始頭暈腦脹,一言不發的望著他在紙上的那些話。

陸厭沉著臉,嚴肅的寫道:【如果晉陞的是厲若玄,他調來這麼多虎衛,表面上看是為了保護你。實際上是為了自保。走到哪都先派出一小隊伺候去偵察情況,也是這個原因。他不會容許自己在沒有回到京城前,就死在公孫奢的手中!】

齊青杳;「……」

陸厭秀美漂亮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興奮:【北涼若出現三個大宗師,那真是不得了的事情。我知道你跟厲若玄有不共戴天之仇。但眼下,若是為了國家大義,還是保護他的性命要緊。畢竟江夜乾辭官了,朝廷內能用的人,就國師大人還算有點頭腦……他如今又是大宗師了,一旦死掉。京城的局勢會亂掉。】整個北涼也不會好。如果似錦不關心北涼局勢,是個方外之人,無法被朝廷所用的話,那麼沒有厲若玄的北涼,將會最快速度被大明給吞掉。或者被西邊那個神秘的大周給吞了……

陸厭望著齊青杳,見她一直沉默不語,緊張極了。

齊青杳思考良久之後,聳聳肩,寫下:【我又沒說什麼,瞧你緊張的。】就算她要報仇,也不會是現在。更不會借刀殺人。

好歹原主本身是北涼的老百姓。

她也不想因為她的一點仇怨,就讓其他黎民百姓陷於水深火熱當中。

和平大於一切。

仇……

來日方長。

……

……

齊青杳進入陸厭房內后,董敬就十分八卦的湊在門上,想聽聽裡頭發生了什麼……結果愣是啥聲兒也沒有。

董敬頓時嘿嘿嘿的笑起來。

小姐大半夜的跑到公子房間,看來……倆人有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