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姬瞳孔放大,感覺到了一股殺氣,嬌軀微微發顫。

現在的她,已經不再奢求什麼權力,只求能夠儘可能的央求面前這個曾經被她看不起的男人。

她再度抱住秦雲的腿,跪在地上,哭花妝容的臉蛋朝天。

哭訴道:「都是哀家的錯,哀家知道錯了。」

「陛下,你可是答應了哀家,不殺老五老八二人的。」

秦雲都聽煩了。

淡淡道:「該怎麼做,朕心中有數,時間不多了,太妃是否能梳妝打扮,準備出席除夕夜宴了?」

「好好好,哀家聽陛下的,哀家聽您的!」

「這就梳妝打扮!」她不敢觸怒秦雲,立刻起身,踉踉蹌蹌往銅鏡而去。

手忙腳亂之下,顯得極為無措,碰倒一地的胭脂。

見狀,秦雲搖頭。

他不覺得自己狠心,要怪就只能怪老九自作孽!

他緩步過去,一把按住竇姬的香肩,輕輕提起眉筆,幫她勾勒眉鋒。

這個全天下最尊貴的女人之一,卻乖巧如小貓,安靜的坐在那裡,任由秦雲擺弄。

銅鏡中,倒影著二人。

隨著時間推移,這個消瘦蒼白的女人重新煥發光輝,美艷,成熟,知性,擁有著絕大多數女人都沒有的氣質。

不得不說,她確實太美了!

唯一的缺憾,就是花白的青絲。

「朕不喜歡這白髮。」

竇姬美眸一抬,立刻道:「哀家會聽御醫的話,早日將白髮變黑。」

秦雲點頭,在她耳邊輕輕道:「除夕過後,你好好聽朕的話,否則,你不會再有任何一次機會。」

竇姬渾身一顫,全身發冷。

她驚懼的點點頭,對於秦雲,已經不敢有半點逆反心理。

這個男人,就好像是神,什麼都瞞不過他。

羅雲生傳信的事,竟然也讓他查到!

秦雲看著她風韻猶存的臉頰,有些恍惚,說不上自己對她的感覺。

換做別人,早殺了。

或許是為了讓這個尊貴女人低下她驕傲的頭顱,也或者是覬覦她的美貌與成熟,再或者報復心理。

但無論如何,這個女人,不再具有威脅,放在身邊就放在身邊。

夜幕緩緩降臨。

除夕夜的帝都顯得極為熱鬧,高掛燈籠,人潮湧動。

幾方勢力在暗自謀划。

王敏也到了帝都,不過,這一次她只是來看戲的。

她的算計,可謂最大。

九王爺跟司馬徒,甚至秦雲都成了算計的對象。

此刻,她身穿一襲百鳥朝鳳宮裝,外襯一件白色貂毛披風,看起來端莊尊貴,模樣是又妖又欲,任何男人看了都只能拜倒在石榴裙下。

她站在帝都最高的一層酒樓,遙遙望著皇宮。

紅唇品酒,顛倒眾生。

「大人,似乎是皇宮的人動手了,在入夜之前,五王爺,八王爺的府邸被迅速控制。」

「一眾草莽死於非命,而兩位王爺被囚禁了起來。」

「非常快速,出手的人很是迅速。」

一個黑衣高壯男子低頭說道,十分尊敬王敏。

「呵。」王敏輕蔑一笑:「不過是兩個廢物罷了,這秦淵是個人物,但沒想到最後關頭,也會慌亂到找這種廢物合作。」

「嘖嘖,飢不擇食啊!」

黑衣男子蹙眉:「大人,看這個架勢,九王爺一旦攤牌,司馬大都督恐怕是很難走出皇宮了。」

王敏的紅唇掀起一抹腹黑而可怕的笑容,偏偏又是那麼的美麗。

瞥了男子一眼,淡淡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來帝都嗎?」

「屬下不知!」男子低頭。

王敏漫不經心,而慵懶道:「皇帝不一定會殺司馬徒,如果只是扣押,那麼司馬徒的作用便發揮不到極致。」

「他直接死了,對我的好處更大,所以我得留下來索他的命!」

冷幽幽的聲音說完,一眾在此保護的黑衣人,全部面孔一驚!

王敏大人,竟要殺司馬大都督!

「哼,王敏,你什麼意思!巴不得大都督死是不是?」

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站出來呵斥,他是司馬徒的心腹,趙高,統領著幾千高手組成的近衛。

此刻他指著王敏,怒目圓睜,早就不爽王敏這個外來人,在西涼軍政上指手畫腳。

很明顯,兩個派系分了出來。

一隊是司馬徒的心腹,一隊是她王敏發展的勢力。

王敏的桃花眼閃過一絲厲色,二話沒說,修長五指微微一動。

錚!!

她拔劍,如雪吟長龍,快到極致。

噗呲!

趙高猛然捂住喉嚨,那裡不斷的濺射血液,看起來血腥無比。

他的雙眼睜大,卻永遠的定格。

「你……你這個賤人……想,想謀權!!!」

他斷斷續續說完這一句話,而後轟然倒地,死於非命。

王敏拖著帶血的劍,雪白貂毛染紅些許,她長裙及地,絕對的美麗,絕對的危險,一步一步走向慌了神的西涼近衛。

「你們還有誰不服的,都一起跟著趙高站出來!」

淡淡的聲音響起,讓司馬徒跟來的心腹驚懼。

同時,一雙雙冰冷的眸子齊齊看向了幾位司馬徒的心腹,有王敏的手下,也有策反過來的西涼將領,人數佔優,充滿威脅。

幾人頭冒大汗,渾身發抖。

驚恐的看著王敏,說不出話來。

「司馬徒必死,臣服者依舊高官厚祿,反抗者,死亡葬身之地!」王敏冰冷的說道,美眸有殺伐,有野心。

今天,她要擺下一個直接影響大夏格局的陰謀!

而司馬徒,九王爺都是必死的棋子。

砰!

幾名司馬徒的心腹丟掉刀劍,身軀顫抖,砰然跪地!

「我等追隨王敏大人,還請饒恕一命!」

見狀,王敏紅唇一勾,絕對的禍國殃民之流!

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她便撬動了整個西涼,何其之可怕!!

四周過百人,齊齊跪地,高呼:「誓死追隨王敏大人,擁護新主,以謀嶄新日月!」

……

良辰已到!

未央宮,除夕夜宴開始。

陸陸續續的大臣們進場,談笑風生,顯得十分熱鬧。

突然,太監們尖著嗓子喊道:「陛下到!!」

「竇太妃到!」

「淑妃娘娘到!」

百官迅速匍匐,高喊萬歲。

只見,秦雲一身金黃龍袍走來,被眾星拱月。

他的身邊跟著兩個尊貴至極的女人,蕭淑妃端莊美麗,而竇太妃成熟知性,盛裝出席,可謂是艷壓眾生! 終於可以離開了,在這裡的兩天里,竟讓我體會到了坐牢般的感覺。

當我踏出史萊克公館,驚訝地發現奧斯頓竟然坐在自己的馬車上等我。我提起裙子飛奔過去,他笑容滿面地跳下馬車,張開雙臂——

然而我卻在距離他十厘米的時候緊急轉身,讓他抱了個空。

「嘿——」奧斯頓立刻不滿地嚷嚷了起來:「你這狡猾的小東西!」

他還想來抱我,但我卻笑著躲開了,現在我們還不是未婚夫妻,即使心裡再喜歡他,也還是要有分寸。

「奧斯頓,你怎麼知道我會在什麼時候出來?」

他笑了笑,跟我玩神秘。

我瞪大了眼睛:「你不會是一直在這兒等我吧?」

「哈,我才沒這麼蠢——」他高傲地抬起下巴,「不過是正巧路過。」

這傢伙,以前怎麼沒發現他這麼口是心非呢?

我們上了馬車,奧斯頓問我想去哪裡,我說:「回旅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