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可都是朝廷欽犯。

聽說,是犯下了一起驚天大案。

這時候案子了結,全都被推出來午門,進行斬首了。”

“是什麼驚天大案?

我看這些人,一個個骨架極大,就算被鎖鏈鎖着,氣勢都極兇,可不像是普通人。”

“當然不是普通人。

他們都是武功高手。”

“聽說過前段時間,五皇子被刺殺之事嗎?”

“三水大街……”

“沒錯。

他們就是執行這場刺殺的刺客。”

“也難怪,五皇子那是什麼人?那可是有機會登基的皇子啊,這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去刺殺?”

“嘿,誰知道呢?這些都是不要命的主,誰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

一些議論之聲,也隨之傳來。

陳少君的目光,也掠過人羣,望向了那羣待斬首之人,竟很是發現了幾個熟面孔。

都是他從鑑寶畫面中,所看到的紅衣教武者。

其中有一個,乃是與章管事和冷血銀刀左步凡一般的紅衣教帶隊強者。

只是他此時,卻也出氣多進氣少,顯然被擒拿之後,遭受到了非人的虐待。

當然,刺殺皇子。

必然難逃一死。

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如今的話,想來這一案子,已經告一段落了。

所以纔會將這些紅衣教之人,給一一斬首了。”

陳少君心中暗自想着,就只聽遠處那監斬官道了一聲,“執行!”

然後斬首令一丟。

一個個劊子手隨即上前一步。

先是紛紛飲下一口辣酒,然後往刀口上一噴。

口中唸叨了一句,“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

然後揚起大刀,手起刀落。

一個個腦袋隨即沖天而起。

……

最近確實是身體有些不好,喉嚨腫痛,已經咳嗽好幾天了,所以更新有些懈怠,接下來恢復了,肯定會振作起來的。

嗯,所以新的一月,還是希望能夠獲得大家的支持,求一下月票!

煙火在這裡拜謝了!! 「濤哥,你這位兄弟應該不是散修吧,他這樣的賦怎麼看都能進大勢力當個精英弟子了。」王淞道。

「偶然認識的,武館論壇上有一些他的信息,確實是某個大勢力的弟子,但究竟是哪家的不知道。」薛濤道。

「會不會是千機門的弟子。」陳曼文道。

「他修為太低了,千機門不太可能,或許是千機門旗下的某個附屬勢力。」夏牧道,她不認為燕翎羽是千機門的弟子,頂多是旗下附屬勢力。

冷青璇坐在最前排面無表情,王啟民則是眉頭微皺,從剛才的交手情況來看王傑並沒有佔到便宜,他低估了燕翎羽的戰力。

王傑整了整衣服,漫不經心地道:「不得不承認你確實挺強,但是想贏我光憑這些本事還不夠,你就剩下御劍術沒用過了,不過你那御劍術在我面前可還不夠看。」

王傑的很隨意,完全沒有把燕翎羽當回事兒:「或許你直接認輸還能保住點面子,畢竟站著輸總比跪著輸好看,是不是。」

「嗯,的確是這樣,那你要不要直接認輸呢。」燕翎羽反問道。

「哼,冥頑不靈。」王傑冷哼道。

完王傑伸出右手化掌為指,只見他食指中指併攏,青色的靈力不斷朝他指尖匯聚。

「這是?九靈指。」某館長驚呼道。

「九靈指?王家的另一門絕學九靈指嗎?」

「不錯,九靈指雖然與正龍手品級相同,但卻比正龍手更難修鍊,沒想到王傑竟然練成了九靈指,也不知道他練到了什麼境界。」

館長們話間王傑已經發動了攻勢。

「九靈指」

王傑手勢一變,朝燕翎羽一指點出,頃刻間五道青色的靈力細線就朝著燕翎羽殺去。

靈力細線在空中不斷遊走,從幾個不同的方向竄向燕翎羽。

燕翎羽見靈力細線襲來趕緊使出御風神行術躲閃,同時斬出數道劍氣抵擋攻擊。

然而靈力細線與劍氣碰撞之後並沒有消散,而是繼續殺向燕翎羽,燕翎羽揮劍再度斬出數道劍氣,這才將迎面而來的靈力細線打滅。

「這指法是將靈力進行極限壓縮,然後再以一化多打出去,操作難度挺高的,這個王傑能一氣化五還算有點實力。」夏牧道。

「燕翎羽危險了,他的劍氣擋不住王傑的指法。」王淞道。

「燕翎羽還有御劍術,不定能和王傑拼一拼。」陳曼文道。

夏牧搖了搖頭:「不行的,他最多御兩把劍,可王傑一次能打出五道攻擊,他贏不聊。」

看著場中突然變化的局勢,薛濤也緊張了起來:「燕老弟,你不會輸的是不是。」

被青色靈力細線不斷圍剿,燕翎羽的活動空間越來越,每道靈力細線他都要最少出兩招才能擋住,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風。

「你就這點本事嗎,哈哈哈,還大勢力的才弟子,我看是廢物還差不多。」王傑狂笑道。

燕翎羽連閃幾下避開王傑的攻擊:「廢物是在你自己吧。」

「哼,死到臨頭還要嘴硬,九靈指。」王傑再度一指點出,數道靈力細線飛速

殺向燕翎羽。

「燕翎羽不行了,王傑要贏了。」

「終於要贏了嗎,王傑真是替我們武館圈子長臉啊。」

「這一戰王傑要是贏了,我粉他一輩子。」

「王傑加油。」

「加油。」

……

看到王傑佔據了上風,學員們紛紛激動了起來,不只是學員,王啟民、王誌慶還有無數王家家族之人此刻都興奮了起來。

「粉絲還是真是多啊。」聽著震耳欲聾的吶喊聲,燕翎羽酸酸地吐槽了一句。

「既然你表演完了,那接來下就該我了,御劍術。」

面對王傑的進攻燕翎羽不再躲閃,他手勢一變,弒劍直接飛掠而出朝著靈力細線殺去。

空中,一道白色流光和五道青色流光在纏鬥,青色流光明顯「人多勢眾」,它們將白色流光包圍了起來。

「沒用的,你的御劍術對我起不了作用,放棄吧,承認自己是廢物就這麼難嗎,哈哈哈哈。」王傑大笑道。

面對王傑的嘴炮嘲諷,燕翎羽沉聲道:「打架就打架,你可,真聒噪,化影劍訣,分。」

「噌、噌、噌、噌、噌」

燕翎羽一聲低喝,正在空中飛舞的弒劍剎那間一劍化五,一道白色流光變成了五道,眨眼就擊潰了青色流光。

擊潰王傑的招式之後,燕翎羽又指揮著五道劍影殺向王傑。

看到燕翎羽突然一劍化五,王傑來不及震驚趕忙打出一記九靈指,五道青色的靈力細線從他指尖飈射而出。

白色流光和青色流光交織在一起,燕翎羽將風之力量加持在五道劍影之上,白色流光的速度再度提升,沒過一會兒就將青色流光全部絞滅。

破掉九靈指之後,燕翎羽指揮著弒劍回到了自己身後,他站在演武場中央,五柄一模一樣的劍乖巧地懸浮在他背後熠熠生輝。

此時的燕翎羽猶如劍仙一般,彷彿他只要心念一動,背後長劍就會自己殺向敵人,那句千里之外取人首級的就是他。

王傑面露難以置信的神色,圍觀的學員們停止了吶喊,網上的彈幕早已亂作一團。

觀賽區的館長們幾乎全部站了起了,王啟民、蔣玉蓉、馮世軍也不例外,這片區域差不多就剩冷青璇還在淡定地坐著。

王淞已經震驚地不出話來,陳曼文語無倫次地嚷嚷著,薛濤瞪大了眼睛似乎看見了什麼不得聊怪物。

夏牧勉強壓下心中的波動,斷斷續續地道:「這…這…我能收回之前的話嗎,這好像真的是,御劍術。」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同時操縱五柄劍。」

王傑定了定神,他仔細地看著燕翎羽背後懸浮的五把劍,眼中滿是滿是疑惑,他怎麼也想不通燕翎羽竟然能御五劍。

「五劍而已,我還能出更多的劍,就看你有沒有本事逼我使出來了。」

完燕翎羽手指朝前一點,五把劍頓時化作五道流光掠向王傑。

王傑一看長劍襲來趕緊使出九靈指應對,青色流光與白色流光不斷對撞,但結果毫無疑問,每次都是青色流光被湮滅。

就這樣鬥了幾個回合,王傑發現自己完全拿燕翎羽沒辦法,他不禁緊張了起來。

見自己的招式被燕翎羽完美克制,王傑決定賭一把,他改變了策略不再後退,反而越打越向前。

王傑手速奇快無比,一指點出之後立馬再接一指,這樣做雖然沒有時間去壓縮靈力,導致招式威力大減,但勝在數量更多,面對漫的青色流光燕翎羽也不得不收劍防守。

不過雖然數量很多,但質量一般,幾乎每道青色流光都是一個照面就被擊潰,根本無法對燕翎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穩定情緒之後王啟民又重新坐了回去,他搖了搖頭,圍觀的學員們也不再吶喊,因為大家都看的出來,王傑懸了。 喬箐一邊點頭,一邊去衣帽間找衣服。

看到琳琅滿目的衣服

但不得不說,燕四爺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她挑選了一條傳統的暗青色旗袍,叉分很低,顯得異常保守,但因為她身材姣好,所以曲線分明,依舊妖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