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能?」

魃王脊背一涼,恐懼大過疼痛,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發出一聲悲鳴,踏地而起……它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砰!

巨劍拔地而起,帶出滔天的碎石,塵沙……趙守敬和修行者不得不全力防禦,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巨劍劃破天際,眨眼間追上那魃王,從上到下,筆直地刺了下來。

趙守敬屏住呼吸,震撼地看著把大劍,刺穿虛空與雲霞,斬斷元清山,精準無誤地貫穿了魃王的脊背與胸膛……大寶劍勢如破竹,釘在大地之上。

轟!!!

魃王雙眼睜到極致,充滿血絲和恐懼。

強!

強到離譜的人類大能!

真特么倒了八輩子血霉,隱忍了大半年都沒出事,這一出山……便結束了……

「饒……饒命……」

嘴巴張開,求饒的同時,大量殷紅的鮮血,順著魃王的胸膛流了出來,宛如一條蜿蜒的血河。

想要活著,不太可能了。

這來自天外的一劍,輕描淡寫間斬殺了魃王!

人類大能?!

亦或者神明?

「……」

整座元清山,都在這一劍之威下,安靜了下來。

……

趙守敬抑制震撼的心情,單掌拍地,艱難地飛向旁邊的巨石之上。

其他人跟著掠了過去,落在一旁。

難以置信地看著那把插在魃王身軀上的巨劍……準確來說,魃王的身軀,遠沒有巨劍龐大。

他們怔怔出神地看著那把巨劍。

半晌說不出話來。

抬頭,向上看……劍身直抵天際,沒入雲端。

趙守敬等人,感慨萬千,在巨劍面前,他們是何等的卑微,何等的渺小。

PS:新書最好別養,能追就追,每天穩定更新爭取三更(5-6K字,有時候2更是章節較長),另外推薦票什麼的也每日投,謝謝了。 「那你先歇著。」

何繼紅並未懷疑,剛才碰了額頭,燙的很,而且楚翹向來老實,如果不是真病得厲害,爬都會爬起來的。

她對昨天徐碧蓮的行為隻字不提,又安撫了楚翹幾句,便出去了。

「碧蓮,和我一塊做飯去,你楚叔和小鵬快回來了。」

何繼紅再不情願,也只得去廚房做飯,她住的是家屬樓最好的套房,兩室一廳,還帶廚房和衛生間,有七十來個平方,要不是何家的面子,只憑何繼紅夫婦的面子肯定分不到。

這兩口子都在醫院上班,楚遠志是冷冷清清的中醫科,醫術平平,一天下來都看不了幾個門診,何繼紅則是照B超的,其實她就小學文化,只能安排照B超,醫院其他崗位她也沒那本事搶。

「楚翹幹嘛不做,她又裝死吧?」徐碧蓮不樂意,這麼熱的天,她吹風扇都熱,才不要去熱火朝天的廚房。

「不做就回你自個家,別在我面前杵著。」

何繼紅也來火了,板下臉轟人,徐碧蓮果真氣沖沖地走了,她去小吃館吃碗面得了,回去她也不想做飯,這半年基本上是顧野做。

楚遠志下班回來了,隨後不久楚鵬也到家了,父子倆極像,都是斯文儒雅的模樣,楚遠志的相貌是極好的,典型的白面書生,否則當年下放當知青時,她親媽孫銀秀也不會死活要嫁過來了。

那個時候她外公是生產隊隊長,掌管生產隊所有知青的生殺大權,孫銀秀作為生產隊的最高行政領導千金,又是全生產隊的一支花,追求她的後生數不勝數,但孫銀秀就只相中了楚遠志。

美人投懷送抱,還是領導千金,楚遠志當然一百個樂意,只不過結婚後,矛盾就激化了,孫銀秀美則美矣,可脾氣暴躁,私生活也不太檢點,婚後沒多久就嫌棄楚遠志了,在外面有了情人。

楚遠志也是能忍的,頭頂綠帽子好幾年,直到認識了剛離婚的何繼紅,何繼紅雖然相貌普通,可她家世好,有背景,能幫楚遠志回城,還能解決工作。

何繼紅也相中了楚遠志的美色,兩人一個願攻,一個願守,迅速打得火熱,何繼紅當然不願意當小三兒,楚遠志也不想再待在農村受苦,楚翹外公就算是生產隊大隊長,也沒辦法和何家抗衡,只得同意離婚。

楚翹被留給了母親,但孫銀秀對她並不好,時常打罵,因為楚翹的相貌集中了父母的優點,眉眼和楚遠志極像,孫銀秀看到她就想起負心漢,脾氣一上來抓起什麼就砸,最嚴重的一回,抓到了煙灰缸,砸到了楚翹額頭上,頭破血流,也沒送去醫院,抓了把草木灰一堵就完事了。

好在楚翹命大,活下來了,但額頭上卻留下了一個小窩,平時都用劉海遮著。

十年前,孫銀秀認識了個做生意的南方男人,如膠似漆,沒半年就跟那南方男人跑去南方了,之後沒再回來,五年前,楚翹外公外婆都去世了,去世之前,外公找到了楚遠志,之後楚翹就來瀘城和楚遠志一家生活了。

在這家當牛做馬了五年,比保姆都不如,保姆至少還有工資拿呢,她一分錢沒有,前世還賠上了一條命和大半生。

楚翹自嘲地笑了笑,身上又黏又熱,昨晚發燒,出了一身汗,又沒風扇,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熬過來的。

前世她跟着顧建設當了十幾年的闊太太,物質上顧建設其實並沒太虧待她,家裏一年四季冬暖夏涼,吃的喝的穿的都是好的,現在楚翹真受不了這麼悶熱的屋子。

她打量著狹小的屋子,只有一張床,連衣櫃都沒有,她的衣服也沒幾件,疊好放在床上,她現在這樣子,也就比叫花子稍微強點兒。

當務之急,是改變住房條件,再解決顧建設那王八蛋,這一世她就算打一輩子光棍,都不會再嫁給那王八蛋了。

「翹翹,好點了沒?」

楚遠志進屋了,神情關心,還有些歉疚,因為他沒法替女兒出頭,這個家是何繼紅說了算,徐碧蓮對他這繼父並沒有敬意,愛搭不理的,他哪敢教訓啊。

「難受……爸,我好熱……」

楚翹虛弱地咳了幾聲,奄奄一息的樣子,她得先爭取只電風扇,這棺材板一樣的屋子,沒有電風扇她一天都住不了。

楚遠志也感覺到熱了,只是站着不動都汗如雨下,他女兒生着重病,還待在這麼悶熱的房間里,他這親爹沒做到位啊!

「爸給你去拿風扇。」

楚遠志難得良心發現,跑到他自己屋子去拿風扇,擺在楚翹面前,風扇有點舊了,頁片轉起來咯咯響,但不影響風速,清涼的風吹了出來,頓時通身涼爽。

「謝謝爸爸,何姨會不會不高興?」

楚翹怯生生地看着她這親爹,劉海已經被她夾起來了,露出了美麗的容顏,她的相貌和親媽孫銀秀有五成像,又有三四分像楚遠志,但其實她最像的是她奶奶,楚遠志的母親。

楚遠志愣住了,他已經很久沒看清女兒的正臉了,冷不丁一看,彷彿看到了母親,心裏湧上了難言的滋味,消失很久的父愛,也難得地回來了一些。

其實楚翹出生時,他是非常開心的,也想好好培養女兒,所以他才給女兒起了楚翹這個名字,希望女兒能成為最棒的。

可這個女兒讓他很失望,懦弱膽小木訥,也就一張皮囊出挑了點,不過總歸是他親閨女,他還是希望這女兒能好好的。

「不會,你何姨脾氣很好的。」

楚遠志笑了笑,出去吃飯了,身後楚翹臉色變冷,嘲諷地笑了。

何繼紅就是只笑面虎,蜜里藏刀,腹中藏劍,殺人不見血說的就是那女人,她這親爹也不知道是裝傻,還是真的傻。

不過她現在終於明白了,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這話說的真沒錯,以後她不僅要哭,還要鬧,好日子是自己爭取的。

「屋裏的風扇呢?」何繼紅提高了聲音,口氣不滿。

「翹翹房子裏太悶了,她生著病呢。」楚遠志小心翼翼的聲音。

「我們午覺吹什麼?你拿風扇怎麼不和我說一聲?」

何繼紅更不滿了,楚翹哪用得着風扇,這麼多年都沒用過,現在也沒必要用。

「吹我的吧,我睡客廳。」楚鵬突然說了句,口氣極不耐煩。

他一開口,何繼紅就不吭聲了,朝楚遠志瞪了眼,又給兒子夾菜,關心地問起了學習,只不過她問十句,楚鵬都不回答一句,愛搭不理的。 第二天,江南楓教授出現在中海的消息,很快被傳開。

很多製藥集團的老總,都紛紛聞風趕來,都想要拜訪江教授,想拿下肝癌疫苗的代理權。

不過江教授的臨時住處,早有一隊士兵日夜保護。

這些前來拜訪的人,都被士兵用槍頂了回去。

大家雖然求見江教授沒有成功,但江教授也沒有冷落大家。

江教授宣佈明天晚上他會在漫步雲端餐廳,舉行一場酒會,宴請各位醫藥集團的老總跟代表們。

同時也會在酒會上宣佈,將由誰成為肝癌疫苗的代理人。

酒會邀請函一共只有兩百張,江教授的助理張晉安負責哪些人有資格獲得邀請函。

宋娉婷得到消息,第一時間在網絡上,以寧大集團總裁的身份,提交了參加酒會資格申請。

但是一直到下午下班,也沒有獲得任何回復,更沒有收到酒會邀請函。

宋娉婷嘆了口氣,估計在江教授眼中,寧大集團連參加酒會的資格都沒有,連競爭代理權的資格都沒有。

看來這次她跟陳寧想要拿下肝癌疫苗的代理權,是徹底涼了。

心灰意冷的她,從公司大廈出來,準備回家。

她正在街邊等待陳寧來接她,忽然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在她面前停下。

賓利轎車後座車窗落下,裏面坐着一個三十歲左右,跟李水仙長得有幾分相似的男子。

正是李水仙的哥哥,李水林,佳禾製藥集團的新總裁。

李水林盯着身材窈窕的宋娉婷,笑眯眯的說:「嗨,宋小姐。」

宋娉婷警惕的望着對方:「請問有事么?」

李水林笑嘻嘻的說:「宋小姐你不用緊張,我對你沒有惡意。」

「說起來我還得感激你呢,如果不是你把我那能力十足的妹妹送進監獄,我還沒機會當總裁呢。」

宋娉婷冷淡的說:「令妹的下場,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李水林笑笑,不置可否。

他貪婪的瞄了兩眼宋娉婷飽滿的胸部,話鋒一轉說道:「我聽說你們寧大集團也想競爭肝癌疫苗的代理權,可惜的是,你連江教授酒會的邀請函都沒有獲得?」

宋娉婷詫異李水林怎麼直達的,不過她還是冷漠的說:「這些事好像跟你無關。」

李水林笑眯眯的說:「我們佳禾製藥集團,在整個南方,也算是排名靠前的製藥公司。我手中有兩張江教授酒會的邀請函,可以分宋小姐你一張。」

宋娉婷先是驚喜,旋即又冷靜下來,說道:「我跟你們李家無親無故,甚至可以說因為令妹的事情,我們還有點隔閡。你竟然提出願意分一張邀請函給我,先說說你的條件吧?」

李水林嘿嘿笑道:「宋小姐果然是聰明人,知道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剛才說了,你扳倒了我妹妹,我才有機會當上佳禾總裁,所以我一點都不恨你。」

「相反,我一直都挺愛慕宋小姐的。以前聽我妹妹提起你的私生活,我心裏就痒痒的。一直想見識見識,宋小姐的床上本領,是不是像我妹妹說的那樣子優秀。」

「所以,你陪我一晚。我就分你一張邀請函,這買賣很划算吧?」

宋娉婷氣得俏臉煞白:「李水林,你妹妹那些都是誣衊我的謠言。她現在已經為她的造謠付出代價,我希望你現在也放尊重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