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好不容易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之後,直接坐在了台階上面思考著現在男主到底在幹什麼。

「系統,你說現在男主完全根本就不會因為肚子太餓,而跑出來,是不是我們就躲過了這一個節點吶?」

3491:「宿主,這個完全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不管怎麼樣,劇情的事業是偉大的,你可千萬不要想看劇情。」

白小小那原本稍微放鬆下來的一點心情,在聽到系統的話之後頓時就緊繃了起來,「你這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陸盡歡手心微微出汗,下意識把劍柄捏的更緊,背後的腳步聲也緊緊跟着她……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近得就像是就貼在她的後腦勺,她后脖子被陰鬱的風吹得一僵。

除此之外,那東西卻沒有任何動作,依然不緊不慢的貼着陸盡歡行走。

陸盡歡:「……」

她露出堅強的微笑,心中滿是握草。要動手就趕緊動手啊,莫非這貨是想跟她來個背對背擁抱?

陸盡歡纖長的睫毛微微一顫,似終於厭了背後那東西的行為,腳步突然停了下來,整個人蹲了下去,然後——

立刻飛快地跑了起來,今天她要遛腳啦!

她遛過狗,遛過人,卻從未遛過喜歡穿小布花鞋不知名生物的腳,但真女人就要勇於嘗試!

陸盡歡如同腳踏風火輪般,跑的賊快,如此努力的模樣,令人不禁想起那句——

你這輩子有沒有為別人拼過命?

陸盡歡:有,我的體育老師!

雖然已經過了很久了,但她永遠都忘不了——那天,天氣很好,陽光不躁,微風正好,體育老師深情的對她著喊,「你能不能不要走」的時候,她可感動了……當場就在1000米考試中,跑得跟丟了半條命的鹹魚一樣。

……

陸盡歡毫無徵兆跑了起來,她身後那個彷彿背後靈的東西一時沒反應過來,慢了半拍,費了好一會的勁才跟上人。

陸盡歡一面跑,一面忍不住吐槽,說好的「盼郎歸」,是讓有情人反目為仇的考驗的呢?!

呔!明明被捲入畫中的是兩男一女,結果是她這個女的落單了,始終沒有姓名,也是很心酸了。

這也就算了,還給她加恐怖片劇情,過糞了吧!!!

那雙穿着小布花鞋的腳跟上了她,陸盡歡也沒停下來,直奔那黑色山脈之處。

最後的一個台階就在眼前,陸盡歡一腳踏了上去,那緊跟隨着她的那不知名生物,伸出了一隻冰冷的手搭上了她的肩。

淦,這貨用心險惡啊!

這麼冷的手居然還放在她的肩膀上,是不是想讓她老了得風濕?!

……

陸盡歡立在黑色山脈下,周圍安靜的氛圍蔓延出一股肅殺之氣。

她反手捏住了搭上她肩的那隻冰冷至極的手,猛的往前一拉,將那隻手扭成麻花形狀,同時長劍更是以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捅向背後緊貼着她的東西。

然而,劍上並沒有傳來刺穿血肉的聲音,就彷彿她剛剛刺的是一團空氣,陸盡歡眉頭緊蹙,她刺空了?

她抽回了劍,將那麻花手一甩,整個人往前掠了兩步,掠至安全範圍才轉過身來看剛剛那隻手的主人。

一抬頭,猝不及防對上了一張白到極致卻沒有五官的的臉,那種白,就好像麵粉不要錢的拚命往臉上撲,慘白到腫脹。

那……已經稱不上是人的東西,梳着少女的髮髻,只有一個慘白的腦袋,脖子下面是如同黑色藤蔓一樣的東西蠕動扭在了一塊,下面是一雙穿着花布鞋的小腳,手臂粗的黑色藤蔓上也是長了一隻同款慘白的手,那黑色指甲既長又如利刃,看起來非常不講究個人衛生。

此時,那隻手如同麻花樣的蜷縮著,正是她剛剛的傑作。

「你……你好……」

這長得挺別緻的小東西還非常有禮貌的跟陸盡打了個招呼,雖然聲音難聽得如同刮鍋挫鋸,有可能連聲控燈聽了,都拒絕為這東西亮燈。

陸盡歡心中緩緩打出無數個小問號,她被震驚到了,以致於機智過人的社會話嘴皮子技能無法讀條。

聲音難不難聽的另外說,她就只有一個問題——

這東西都沒有……嘴巴,所以到底是從哪裏發出聲音的?!

對方動禮不動手,陸盡歡也只好跟着開口道:「您,有事,嗎?」

害,這小東西整得她都學起邵默來着,說起來,也不知道他跟寧郃兩人現在怎麼樣,是不是在……嗯,培養感情?

不等陸盡歡多想,那東西身上的藤蔓忽然沙沙作響起來。

陸盡歡感覺到腳下似乎有什麼東西蠕動了起來,低頭一看,發現她腳下踩着的根本不是什麼地板,而是一片濕滑的藤蔓,此時那藤蔓跟活了似的,瘋狂動了起來,讓她有些站不穩,甚至有些打滑。

咋的?

玩兒修界版溜冰呢,啥收費標準啊?!

那東西又說話了,「……呵呵……歡迎來到這個的世界,你那兩位朋友正在等着你……」

話才剛落下,那東西的臉查德一下就裂開了來,化成黑色的藤蔓,如同一張張開着的大嘴,要把面前的人給吞入腹中。

一條成人手臂粗的藤蔓更是纏上了陸盡歡的腳,地上蠕動的藤蔓也悉數動了起來,朝着她而去。

陸盡歡眸光暗沉,周身劍意暴漲,揮劍砍斷了纏着她腳的黑色藤蔓,藉著靈力凌空一躍,抬腿一腳踹在那張逼近她,噁心程度堪比食人花的裂開藤蔓臉上。

那東西被這麼一踹,頓時發出了吃痛的聲音,剎時收回了攻擊的藤蔓,然不過片刻,那藤蔓又繼續朝着陸盡歡逼去,那東西臉上的藤蔓扭動的更加瘋狂了。

陸盡歡眉間緊蹙,這些藤蔓實在太多了,攻擊更是從四面八方湧來,地上的蠕動的藤蔓,左右兩邊的,還有迎面而來的粗壯藤蔓,悉數將她整個人包圍起來。

而且剛剛這東西說,她兩位朋友正在等着她,莫非是邵默與寧郃遇到了危機性命的危險,還是說被這東西抓起來了?

她不願意往已經遇害了這個最糟糕的結果想,不說邵默是主角命格,沒有這麼輕易狗帶,寧郃身為極意門掌教之子,身上怎麼着都有幾個保命的法寶,加之身為反派系統綁定者,也應該還能再苟一苟。

雖然這麼想着,但陸盡歡的心還是提了起來,不說這段時間他們幾個人一起經歷頗多,有了並肩作戰的戰友之情,就是她身為邵默的師姐,寧郃的老鄉,她也無法不擔心兩人的安危。

陸盡歡雖內心着急到極點,但是她面上依舊波瀾不驚,完全沒有泄露一絲着急的情緒,萬一這藤蔓怪是故意框她的,想讓她自亂陣腳呢?

不過,她也不想再跟這藤蔓怪浪費時間了,還是儘快把這東西解決掉,想法子尋邵默跟寧郃吧。 第二天一早,楊姍姍在劉東和楊永華的陪同下一起來到醫院做檢查。

等拿到B超照片的時候,劉東整個人都十分激動,「醫生說了,孩子還小。等以後慢慢長大之後,就可以逐漸看出人形了。」

才一個月,照片上的孩子只有一顆點的大小,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孩子的模樣。

看了眼劉東手裏拿着的B超照片,楊永華說不出什麼感覺。在這之前,他多希望女兒是在騙自己。其實她根本沒有懷孕,這樣自己還有機會分開她和這個男人。

「趕緊回去吧,一大早早餐也沒吃,都餓了。」因為做一些檢查需要孕婦空腹,所以他們和楊姍姍一樣,來之前都沒有吃東西。

作為一個父親,他始終下不去手逼自己女兒去打胎,可是自己也同樣捨不得女兒的後半生就這樣栽在這麼一個男人手裏。

罷了,一切都走一步看一步吧……

楊姍姍沒注意的是,剛剛她從檢查室里出來的時候,身邊的那個孕婦就是許雪青。

許雪青看到楊姍姍在一個男人和她父親的陪同下,來醫院做產檢的時候,簡直就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楊姍姍懷孕了?這女人前段時間不是還在糾纏着自己閨蜜的老公嗎?怎麼這麼快就懷孕了。

在劉牧的陪同下,例行檢查完之後,回到家,許雪青吃了點東西,就回了卧室打電話給了顧清辭,告訴她這個消息。

不管怎麼樣,那楊姍姍也是顧清辭曾經的情敵,況且當初還鬧得人盡皆知。

「我前幾天就知道了。」相對於許雪青的激動,顧清辭則是一臉的淡定。

「你知道了?看着曾經的情敵懷孕了,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許雪青有點好奇顧清辭此時的心情。

「我能有什麼感覺?懷孕的又不是我。」看樣子,那個劉東是想要楊姍姍肚子裏的孩子的,要不然也不會陪着她一起去醫院檢查。

「你真的沒感覺?」許雪青還是有點不相信。

「那要是蘇沐晴現在懷孕了,你什麼感覺?」可不止自己有情敵。

「額……懷就懷唄,人家都有老公了,也礙不着我什麼事情。」上一次見到蘇沐情好像就是劉牧陪自己去做檢查那一次吧。

那時候她還真差點以為蘇沐晴懷了唐家的長孫呢,誰知道人家真的只是去看朋友而已,許久都沒傳出什麼消息。要是蘇沐晴真懷孕了,那自己才安心呢,她的心思就不會放在自己老公身上了。

「那不就好了,我也是同理。」人家都懷孕了,和自己就徹底沒關係了。

「行吧,我最近挺無聊的,過幾天去找你啊。」忙完婚禮之後,就沒什麼事情了,和劉牧兩個人天天呆在家裏。

也不知道劉牧一天天的都在幹嘛,看上去很忙的樣子,自己想幫忙人家還不讓。

上次在婚禮上見了凱莉之後,簡直就是一見如故,趁著現在沒事的時候就去找凱莉阿姨聊天,要不然再過段時間他們就該回英國了。

「好啊,隨時歡迎你來!」她一來,再碰上凱莉,家裏估計是別想安靜了……

「你能把凱莉阿姨的聯繫方式給我嗎?」上次在婚禮上的時候忘記留聯繫方式了。

「OK,我一會兒發給你。只不過她和李叔白天都不在家,你要找她估計得晚點。」兩個人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

「嗯嗯,沒問題。記得一會兒發我,我得去吃飯了!」剛剛沒吃幾口東西,現在她已經聽見某人在客廳念叨了。怎麼年紀輕輕就像個小老頭一樣?

掛了電話,顧清辭又倒回了床上,把凱莉的聯繫方式發給許雪青之後,繼續睡覺。

這一覺顧清辭睡到大中午才醒,家裏就雲姨一個人,在廚房準備午飯,「太太,你起來了,可以吃飯了,我還剛想去叫你起床呢。」

很難得見顧清辭賴床,賴到大中午,要是再不起,雲姨都該擔心,她是不是生病了。

「家裏就你一個人?」

「是啊,他們都出去了,走的時候說午飯就不回來吃了。我想着中午就我們兩個,所以就簡單的煮了麵條。」就他們兩個人而已,雲姨也懶得張羅那一大桌子菜,吃不完,浪費。

「嗯,好~」難得家裏就她們兩個人。

以前自己忙起來,沒時間吃飯的時候,雲姨就會煮碗面,然後端到書房去,叫她趁熱吃。

「雲姨,下午沒事我想做上次的那個小餅乾。」反正在家閑着也是閑着。

「好啊,反正家裏東西都齊全,你要是想做我就陪你。」也難得她有那個興緻。

一下午的時間,顧清辭都泡在廚房裏,除了餅乾,顧清辭還和雲姨一起做了一個小蛋糕,也算不白忙活這一個下午。

周六,一家人的按照約定去拍全家福,攝影師將一家人難得團聚的幸福時光定格在這一刻。

「我和你媽咪,下星期五回去。」英國還有事情要處理,他們不得不回去。

「這麼快?」凱莉聽說了要回去的消息,突然有點捨不得。

「你們倆要是想遲點回去也行。」凱莉和李叔可以多呆幾天回去,自己是不得不回去。

「一起回去吧。」來的時候一起來,走的時候也一起走吧。天底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他們遲早都是要回去的,待得越久越捨不得。

「好吧。」這麼快就只剩下了一個禮拜,凱莉好捨不得走,這裏比英國好太多了。

「以後有時間再來!」看出了妻子的捨不得,李叔安慰着她。

不止是凱莉,所有人都捨不得。

「好啦,不是要下個禮拜才走嘛。這麼傷感幹嘛?」還是梅爾特夫人看得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