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測到主人鋼鐵般的意志力與柳相相同,扮演度+10%,當前扮演度50%。」

「恭喜主人獲得初級獎勵,共振槍一把。」

「共振槍,可以物體產生共振,從而進行摧毀。」

楊雲???

這是要讓我拆了鳥巢?

房間中,把玩著小小的共振槍,楊雲將其對準了桌子,淡淡的白光從槍口發出,照在了桌子上,形成了微小的光斑,然後整個桌子開始震動,不到片刻就成了一塊一塊的小碎屑。

這威力把楊雲嚇了一跳,收起了對準房子照一照的心思,萬一房子塌了,他就只能去扎爾娜那邊住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楊雲害怕。

扮演度到了50%,還有兩個BUG沒卡的楊雲心情甚好,早早入眠。

米國奧運中心。

邦德爾特把辦公室的所有東西都砸了個遍。

就在剛剛,米國元首告訴他,如果再不處理好炎華國的事情,他就和扶桑國的人一樣,準備切腹自盡。

九大國出兵三百萬,攜帶大量武器,卻連個炮彈都沒在炎華國土上炸開,這讓米國元首支持率下降,眼看就要跌破谷底,別想着下一屆連任的事情。

這一仗,九大國損失慘重,而且炎華洲導彈讓九大國猝不及防。讓本來就不富裕的國土面積雪上加霜。

邦德爾特聯絡了其餘八大國的聯絡人,一個個也都垂頭喪氣,看來遭受了不怎麼友好的待遇。

邦德爾特說道。

「既然我們不能對楊雲下手,不能對炎華下手,那就對他身邊的人下手。」

「巴鐵國不是成了炎華的同盟國嗎?我們採用經濟封鎖,物資封鎖,然後派兵圍剿,只要炎華資助,我們就攔截運輸隊伍。」

阿三國搖搖頭。

「經濟封鎖有炎華幫助,物資封鎖不切實際,巴鐵國巴掌大的地方,送點物資對炎華來說九牛一毛,至於攔截運輸隊伍,呵。。。」

阿三國的一聲冷笑讓氣氛沉寂。

炎華單兵作戰能力堪稱全球第一,陸戰更是無人能及,加上萬國奧運會各種BUFF加成,單對單,簡直神一樣的存在。

正面硬剛攔截運輸隊,那就是找死,白花花的人頭送進去,能讓宋雄半夜裏在被窩笑開了花。

邦德爾特怒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等死嗎!」

泡菜國諂媚的說道。

「我們暫時拿炎華國沒辦法,但是可以對巴鐵國下手啊。」

「扎爾娜一個女人,身嬌體弱好欺負,楊雲我們對付不了,那就用扎爾娜噁心他。」

扶桑國眼睛一亮。

「泡菜國說的對,他們不是同盟國嗎?我們就在比賽中脫了扎爾娜的衣服,然後一群人圍着羞辱,讓巴鐵國丟臉,就是讓炎華丟臉。」

鷹國說道。

「我們是紳士,不能欺負女人,不過對付楊雲的女人,我喜歡。。。」

戰鬥民族說道。

「如果楊雲救人,那我們安排人趁機獲得名次,如果楊雲不救,那我們就用國際輿論讓炎華再也沒有同盟國。」

。。。。

於是,九大國一掃頹勢,覺得找到了楊雲的把柄,一場針對楊雲的拉鋸戰就這麼開始了。

這場拉鋸戰就只有一個目的,純粹的噁心楊雲,噁心炎華國。

第二天,也就是放假的第六天,楊雲醒來,決定去刷扮演度。

米國門口,吉姆布朗似乎知道楊雲要來,雙手叉腰等候,其他八國的人都站在身後。

楊雲來興趣了。

「呦吼,有意思啊,你們這群彩筆是準備聯合起來對付我?」

「看來今天不來一次舌戰群儒,你們不知道我楊雲口技的厲害。」

炎華直播間。

「來了來了,掃地僧要開大招了。」

「這次是凡爾賽還是瘋狂亂噴。」

「我覺得都不是,以掃地僧腹黑的天賦,說不定會給個背刺。」

「都別猜了,看戲吧,前排出售啤酒飲料花生米了。」

「有沒有營養快線。。」

「畜生,掃地僧都不放過。」

「大家別誤會,昨晚戰鬥太累,有點虛,補一補,好接着看戲。」

。。。。

鳥巢中,吉姆布朗一反之前的頹敗之色,高傲的說道。

「楊雲,別以為我們拿你沒辦法。」

「扎爾娜是你的小情人對吧,那好,我們就對她出手,除非你能帶着她一起奪得名次,否則就結盟就沒有意義。」

扶桑國的人說接着說道。

「放心,我們不會殺了她,我們會扒了她的衣服,然後慢慢的羞辱她,直到死亡。」

阿三國。

「我們可以把屍體煉成密臘封存,供全世界人觀賞。」

房間中的扎爾娜聽到這些消息,俏臉發白,花容失色,畢竟是個女人,對名聲極為看重。

楊雲冷笑。

「你們也就會耍這些小花招,有種沖着我來啊,慫貨,只會找女人麻煩,算什麼男人。」

吉姆布朗大笑。

「楊雲,國家面前,無男女之分,只要能達到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別給我說你們那虛偽的大國情懷,你想保扎爾娜可以,那就放棄名次。」

這是赤果果的陽謀,楊雲只有一個,既要奪冠,又要保護扎爾娜,這不可能。

炎華直播間。

「無恥,太無恥了。」

「九大國不要臉,我們已經習慣了,掃地僧如何選擇才是真的。」

「一邊是同盟國的美女,一邊是奪冠后的獎勵,難啊。」

「要是有兩個掃地僧就好了。」

「兩個掃地僧也不能同時參賽啊。」

。。。

鳥巢中,楊雲不怒反喜,說道。

「吉姆布朗,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我就是能帶着扎爾娜奪冠,你信不信?」

「還有,你們誰敢對扎爾娜出手,我們炎華就帶兵打過去,我們能一夜間滅掉兩億人,就能一夜間讓你們滅國。」

「國家都沒了,你們在上面還比個屁啊。」

提起那兩億叛民,所有人都不敢吭聲。

到現在九大國還沒搞明白,炎華是用了什麼辦法,無聲無息的夜襲了兩億人

楊雲看見震懾住了眾人,嘲諷的說道。

「叫啊,有種再叫啊,狗東西,看老子手中的棒子厲害,就不叫了是吧。」

「TMD,一群賤種,就知道欺負女人,你媽生你的時候就沒想過會生出你這種畜生。」

。。。。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楊雲讓所有人知道了什麼叫粗暴,那些罵人的話(不敢寫,容易被封)直接了當,句句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

直到吃飯時間,楊雲才離開米國的房子。

炎華直播間,大家真的怕了,楊雲太狠了,一人之力,舌戰群儒,口技了得。

不過所有人也都擔心,萬一九大國的人拚死對扎爾娜出手,楊雲到底要怎麼選擇。 七月六號,第35屆金曲獎在江寧舉行。

衛青池作為提名最多的人,獲得了最大的關注。

「聖池哥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一個人包攬六項提名,前無古人估計也難有來者。」

「《情愛》這張專輯確實逆天,衛師父自己都不一定突破得了,畢竟是憋了六七年才爆發出來的能量。」

「新專輯的主打歌《童年》聽了嗎?我大膽預測,這首歌將預定明年金曲獎的年度歌曲提名,立帖為證,賭什麼都可以。」

「傻子才跟你賭。」

「直播要開始了,哪裏可以看?」

今年是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控場。

「···好,接下來是最佳方言單曲的頒獎環節,有請頒獎嘉賓。」

頒獎嘉賓是歌六十多歲的前輩歌手,早年唱紅了一首閩南歌,他被人記住就靠這首歌。

「···入圍的五首作品有,李澤凱《朋友》···衛青池《男兒當自強》。」

「哈哈,池哥自己打自己」

「他給凱哥寫歌的時候總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獲獎的是,李澤凱《朋友》!恭喜澤凱。」

李澤凱坐在第一排,特意繞道走到同樣坐第一排的衛青池身邊,和他擁抱一下。

「謝謝,謝謝評委會,謝謝廣大歌迷朋友的支持,當然也要謝謝作詞作曲的青池,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