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公寓里有,他的公寓里沒有。

他一個大男人,不喜歡那些小女人的擺件吧。

比如布偶,他這裡一個也沒有。

比如門上的沙發上的茶几上的心形的動物的花朵的小貼紙,墨靖堯這裡也都沒有。

但是喻色的公寓里卻是隨處可見。

她貼的。

她喜歡。

她以前沒覺得貼那些有什麼,只是習慣性的喜歡那貼紙帶給她的熱鬧感。

這一下進了墨靖堯的公寓,她終於感覺到了,就算是她公寓里的小貼紙都帶著人間煙火氣。

墨靖堯的公寓,太冷清了。

。 次子錢澤虹面色冷戾,他恭敬的上前行禮,低聲彙報道,「父親,封城計劃已啟動,整座錢江城,方圓三十公里內,所有出入口都已被把關封鎖。那秦蒼穹今日,逃不掉。」

今日,大哥葬禮。

為了以防打草驚蛇。

以防秦蒼穹那廝,聽到這場葬禮后……趁機逃跑。

所以,錢澤虹早早就下令家族勢力,封鎖全城。

今日葬禮之後,他定親手……血屠秦蒼穹。

替大哥報仇!

聽到兒子的彙報。

錢蓬面色平靜,沒有說話,只是緩緩點頭。

而,在錢蓬的另一則……站着的另一位女子,在聽到這句話后,俏臉…變得有些複雜。

那名女子,正是林雅。

憐星集團如今,新一任的董事長。

今日這場葬禮,江南紅盟——其餘四大家族……為了避嫌,所以並未親自前來,而是派了管家代表前來。

畢竟,死人葬禮。

前來參加,多少會沾點晦氣,也不吉利。

所以四大家族都推脫掉了。

而林雅,剛加入江南紅盟不久,且……身份地位不夠硬。

更何況,她是錢公子死前的見證人。

因此,她無法避嫌,只能硬著頭皮前來,參加這場葬禮。

此時,林雅在聽到這錢家父子的對話之後,心緒更是複雜。

這錢家,果然進行了大動作手段。

今日,封城此舉,實乃震撼。

整座江南,何人敢有實力,能行封城之舉?

放眼整片諾大的江南,怕是……也只有這錢家,以及江南紅盟…膽敢如此了。

想到,葬禮結束之後。

錢家與秦蒼穹之間,即將發生的衝突。

林雅的心中,閃過一絲複雜……和隱隱的僥倖。

今日此事,有錢家的介入。

那秦蒼穹,怕是……真的必死無疑了。

錢家家主親自出手。

這片江南城,還從來沒有能對抗之人。

錢家要你今日死,絕不留人到明天。

這秦蒼穹,今日……怕是插翅難飛。

此時的他,或許……已經知道了錢家葬禮的消息吧?

此時的他,或許……正急的想熱鍋上的螞蟻,輾轉求生,試圖逃離這座城市吧?

越想到此,林雅的俏臉上,那一絲僥倖,幸災樂禍之意便更甚。

等秦蒼穹一死。

那,自己這個憐星集團董事長的職位,也終於可以徹底坐實了。

皆時,她也可以名正言順的,將『憐星集團』,徹底改名為【林氏集團】。

整片江南,無人再能阻攔她。

教堂內。

所有賓客們,都面色複雜凝重的,低着頭,跟隨着高僧的主持,一同默哀,舉行着葬禮哀悼儀式。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四鞠躬。

教堂內無數人,紛紛向死者鞠躬,送行……

而,眾人們或許不知道的是。

一場巨大的風波動亂,正……即將發生。

崇一教堂外。

此時,是凌晨5:30分。

葬禮,正舉行到一半。

微微朦朧的天色,開始飄起了濛濛細雨。

似乎,一同在紀念,哀悼死者的離去。

而,就在此時。

朦朦朧朧的天色雨幕中。

突然,一道灼亮的車燈閃現。

一輛軍用迷彩色的悍馬H6越野車,車輪碾壓過滿地的白色雛菊,正緩緩朝着教堂廣場的方向駛來…! 嘉靖皇帝皺了一下眉頭,他內心是真的不想用這個固守城池再大軍合圍的策略。

但是現實就擺在眼前,大明的步卒擋不住也追不上韃靼人的戰馬。

京營的兵的確不少,但是大都是步卒,而且分佈得很是分散,要想調動大軍,不但需要時間,糧草也要跟得上才行。

可這樣一來,時間就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了,沒準等著大軍都調動了,韃靼人又跟八年前一樣,劫掠完了就走了。

「朱成固,調動大軍合圍要多長時間?」嘉靖皇帝問道。

「陛下,至少要十天的時間才能形成合圍。」朱成固說道。

「十天?十天以後韃靼人沒準就跑了。」嘉靖皇帝說道:「你是打算等韃靼人走的時候歡送他們一程嗎?」

「臣不敢。」朱成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叩首說道:「陛下,臣已經盡全力調動大軍了。」

就在嘉靖皇帝召開內閣會議的時候,蘇超帶着錦衣軍已經到了快要到了大房山,距離房山城也不過就是半天的路程而已。

他已經派人快馬回去京城了,先告訴陸炳一聲。

但是他的人剛剛離開了半個時辰就回來了,快馬衝到蘇超面前,也不下馬便高聲說道:「大人,卑職在房山得到消息,韃靼人五萬大軍在永寧大敗右掖軍,現在已經分兵兩路,直撲昌平和懷柔。」

蘇超和程瘋子以及白老虎等人大吃一驚。

他們這一路上過來並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啊,怎麼韃靼人都要打到昌平了?

「傳令,全軍停下來,就地休息。」蘇超即刻下達了一道軍令。

跟着他又問那個校尉說道:「還有什麼消息?」

那校尉說道:「卑職在路上剛好遇到正在向房山集結的京營軍,他們說京營五軍都在向京城方向調動。」

蘇超點了點頭,轉頭向身邊的一個親兵說道:「那京城近左的地圖拿來。」

那個親兵應了一聲,忙在隨身的包裹里翻找起來。

這時全軍已經都停了下來,蘇超等人也跳下馬來。

跟着蘇超便將丁磊叫來,說道:「老丁,韃靼人進關了,他們是兵分兩路,一路去了昌平,一路去了懷柔。

你即刻帶兩百特訓營一期的老人兒直奔昌平,到了昌平再分出一百人去懷柔。

我給你賠上一人雙馬,全速疾馳過去,不得停歇。

你的任務就是盯住那些韃靼人的動向,隨時派人回來報告。

我這邊也即刻帶着大軍北上,先是直奔昌平,你那裏有什麼消息沿途送過來就是。」

丁磊顧不得震驚了,忙施了一個軍禮,說道:「是,卑職這就去。」

說罷,他便跳上戰馬朝着隊伍的前面奔去。

蘇超就叫人在路邊打開地圖,然後將趙德武四人和錦衣軍中的營長都喊了過來,又把情況講了一遍,說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咱們遇到了,那就要打一場了,你們沒有意見吧?」

趙德武等人早就聽得眼睛都亮了,一個個摩拳擦掌的說道:「大人,沒意見,卑職等人正嫌清剿馬匪打得不過癮呢。」

「大人,您就下令吧,咱們干他娘的。」

「大人,這次卑職要打頭陣。」

「……。」

蘇超擺了一下手,讓他們都安靜下來,說道:「好了,既然你們都沒有意見,那就這麼定了,咱們即刻直奔房山城。

然後在房山城北上,先去昌平州,看看在那裏能不能先跟韃靼人幹上一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