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咽不下這口氣!」陸錦檸嘆了口氣,「可是,我能怎麼樣呢?」說實話,經過了這幾次的事,她真有點怵了,想到錦棠最後的警告,她的心底竟然隱隱有幾分寒意。

「小姐也別太憂心了,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

紫凝安慰一句,將最後一隻壓鬢幫陸錦檸別在發間,手中拿著耙鏡讓她瞧。

陸錦檸點點頭,她便小心的將那隻金簪取出,輕手輕腳的戴了上去。

「真美!」

陸錦檸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頭上的發簪看。

「小姐姿色出眾,就是要用這樣的頭面才相配!」

「那個田」

「田詡公子。」

「對!田詡!他都說什麼了?」

「他」紫凝忽然莫名紅了臉,支吾道:「他說自從見著小姐,就跟丟了魂兒一樣,心裡想的眼前看的覺得都是小姐,只恨不得將這世上的好東西都給——」

「紫凝!」門口處傳來紫璇的一聲厲喝。

陸錦檸回過神,也紅了臉,她瞪了紫凝一眼,迅速的將頭上的髮釵除下,「好了好了,我累了,你們都退下吧!說不準明日曾老太太還要叫我們到崇園呢!」

紫璇薄唇動了動,終究沒說什麼,只是道:「小姐,您從回來還沒吃過東西,將這碗血燕粥喝了吧!」

血燕貴重,可是腥味卻重於普通的燕窩,其實並不好喝,然而平常時陸錦檸卻是喜歡得緊,可是今日她竟然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你和紫凝分了吧,我沒有胃口。」

紫璇手一抖,險些將手中的碗扔出去,以前小姐不高興不想吃東西的時候,還會說:『端下去吧!』這樣的話,可今日竟然賞給她和紫凝?

「那奴婢先拿到小廚房溫著,等小姐什麼時候餓了,奴婢再給您端過來。」

陸錦檸沒有說話,揮了揮手,只留下值夜的紫瑤。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他忍不住問旁邊的連翹,「連翹,怎麼大夫他們還沒有出來?公主的情況到底怎麼樣?她到底有沒有事?」

「世子放心,公主她一定會沒事的!」連翹安慰道。

其實她心裏也沒底,但她一定要滿懷希望。

蘇七少卻突然站起來,道:「不,我始終不放心,我要進去看看她!」

「好,我們和你一起去,我們不打擾大夫,就看看公主。」連翹點頭。

「嗯,好,我們走。」蘇七少說着,趕緊往那廂房裏走。

等他走到那廂房門前時,發現那門關得緊緊的,裏面沒有任何聲音,是十分的安靜,他的心頓時緊張起來。

「連翹,裏面為何會沒有聲音?糟了!公主會不會出事了?」蘇七少說着,一把推開那房門。

一推開門,他就看到剛才長公主躺的病床上多了一塊白布,而那白布下面,蓋着一具屍體!

看到這具屍體,蘇七少心裏一驚,他步子一晃,差點摔倒在地。

他一把站定,緊張的跑向那屍體,「公主,你怎麼了,公主!」

「世子,公主身上為何蓋着白布?難道,難道公主她已經……」連翹說到這裏,眼淚已經噴薄而出!

「什麼?公主她……」聽到這話,蘇七少身子一軟,他一把抱住那屍體,悲慟道,「公主,你怎麼會死的?他們沒能救回你對不對?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想到長公主為他而死,他難受得渾身顫抖,滿面淚痕。

他恨不得狠狠的打自己一頓,「公主,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和你吵架,你也不會這樣,都是我的錯,是我沒能好好照顧你……」

這時候他才發現,他好難受好難受,好痛苦好痛苦!

「公主,你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就出事了?」連翹也哭着跪到了地上,「對不起公主,王爺要我好好照顧你,我卻沒能照顧好你,都是我的錯!」

「公主……」百里悠也難受的閉上眼睛,眼睛一片赤紅。

長公主是楚國唯一給過他溫暖的人,沒想到就這樣走了,他好難過,好自責,好後悔!

此時蘇七少的心像被人狠狠揪住一樣,疼得他窒息,他像一條缺水的魚兒,難受得喘不過氣,渾身也沒有半點力氣。

他抱着屍體心痛道:「對不起公主,我是壞蛋,我不是人。楚玄辰把你交給我,我卻沒有好好照顧你,我每天只知道冷落你,惹你生氣。你回來好不好?我們再也不吵架了,我捨不得你,好捨不得你……」

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深深的愛上了長公主。

可惜已經晚了!

「公主,公主你醒醒啊公主,你回來好不好?」連翹也走到屍體前,痛苦的抹着眼淚。

蘇七少絕望道:「公主,我後悔了!我不應該讓你獨守空房,不應該傷害你,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黃泉路上那麼寂寞,地下那麼涼,你那麼怕黑,又怎麼受得了那種苦?公主……你能不能回來看看我,能不能別走?」 天斗城東百裏外的落日森林外圍

啃了些乾糧當做午餐,稍作休息,一行九人繼續上路

林羿一個人面帶謹慎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俞蓮舟、張溪松走在最後面,獨孤雁、周飛等六人走在中央。

林羿一路上時不時展開『藍銀領域』,來查探隊伍前方左右幾百米範圍內的境況,以防可能出現的危險。

當然,這一幕除了是讓身後六個小傢伙看到軒主大人的盡職盡責,也是為了讓左邊側後方幾百米外,那個從天斗城開始,就一路尾隨的『痴漢』明白,這落日森林,他林某人是第一次來。

畢竟,之前在這位的旁敲側擊下,【明軒】中人都明確表示,作為【明軒】標誌圖案的陰陽兩儀圖,是張三丰老師在某本古籍上看到的,然後悟出了那陰陽對立、和諧統一的意境。

什麼落日森林、冰火奇景之類的,聽都沒聽過!

嗯,他林軒主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這兩個月里,在林羿提出類似於『厄難毒體』毒丹的設想,在胡青牛與王難姑提供的葯、毒理論知識,加上獨孤博將自身武魂『碧磷蛇』進化為蛇皇后,凝聚丹珠的經驗感受

對於獨孤博蔓延全身骨髓、內臟、血液、發梢等等的毒素,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解決方案

兩個月時間裏,在推導方案的過程中,除去藉助林羿『藍銀領域』的生機之力緩解痛楚外,也在胡青牛的針灸,以及王難姑的『毒藥浴』調和下,為獨孤博將模仿『厄難毒體』的『碧磷毒體』給改造出了一個雛形。

至於每次在獨孤博接受針灸以及毒藥浴的時候,林羿在【明軒】留下魂技·蓮花分身,然後悄無聲息的『飛』到落日森林裏幹了什麼事情…

反正不是幹壞事!(認真臉)

……

倚天位面,原本就宛如洞天福地般的冰火島如今更是大變樣

冰火島火山口正上方千米左右,一隻直徑七八米,完全由藍銀王藤蔓纖維編製成布,然後縫製的熱氣球下,只能站立一人的吊籃中

手拿黃銅外殼,鏡片由透明水晶打磨的單筒望遠鏡,如今更顯年輕的劉伯溫正四處打量著全新的冰火島

「神跡!真是神跡!」劉伯溫嘴裏喃喃自語着

顯然是想到了之前兩個多月(倚天時間)里,陛下多次帶他去到的『上界』,藉助陛下的神魂念頭,將那方世界裏的一處天然寶地寸寸觀摩透徹

而後以劉伯溫的風水造詣,仿照那處寶地的原理,對大乾世界裏的福地:冰火島,進行改造

在劉伯溫的敘述描繪下,大乾皇帝陛下如同口含天憲的天帝,這冰火島的火山、冰川,以及島嶼礁石、泥土水源植被,宛如活過來一般,自行變換位置

就好似一副圖畫一樣,頃刻之間就完全變了樣,從整體上與劉伯溫所敘述的模樣有了九分相似

至於剩下的那一分,就由天空上的劉伯溫指揮地上,由原明教五行旗改編出來的『工程兵』來完善了~

地面上,工程兵們按照上方如今大乾欽天監,太史令劉伯溫大人的旗語,將一處處溪流修整流向,花草樹木挪移種植,塊塊巨石也在眾多人均力有千鈞的兵士合力下,按不同方位擺放

島嶼南方,原先林羿、張翠山、謝遜居住過的山洞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整的土地,八個算不上華麗,但十分精緻的院落,成八卦方位,錯落有致的分佈着

八座院落中央,劍葉竹竹林與藍銀草草地形成了一個銀白與湛藍的陰陽魚

五歲的韓昭與紀不悔正在陰陽魚外,修習著老張為大乾孩童參悟出來的《玄龜呼吸法》

陰陽魚內,盤膝坐於劍葉竹林下的七歲周芷若,雙手搭在橫於膝上的武魂倚天劍上,藉助身周的環境,修習著老張兩個月(倚天時間)前才草創的一部《鍛兵決》

可以吸收外界合於自身武魂材質的元素(包括靈氣),既可以提升自身武魂品質,也能夠增強自身內力/魂力。

與之對應的,則是另一邊,盤坐在藍銀草草地上的六歲殷離,周身雪白色的蜘蛛武魂籠罩,隱隱的泛著五彩光芒

兩手在小腹處捧著一隻與自身武魂形貌相似的五彩大蜘蛛,雖然比之林羿帶到藍銀山谷的那隻小上一些,但也有尋常酒盅杯口大小了

殷離此時修鍊的,則是老張先一步參悟出來的《淬血決》。同為獸武魂,老張以自身玄武龜武魂為基,領悟出的一種淬鍊武魂血脈純度,進而進化武魂的功法。

而殷離之前以母親《千蛛萬毒手》為由,所以選擇了林羿提供的,帶有蜘蛛武魂覺醒者血液氣血的『血元果』,加上飼養兩年多的藏地雪山『五彩雪蜘蛛』,最終覺醒了武魂『五彩雪蜘蛛』,並且與所飼養的『五彩雪蜘蛛』形成了一種共生關係,如今血脈進化、魂力提升都是雙倍的快樂,不弱於斗羅世界裏的魂獸蜘蛛

當然,比之『主角』人面魔蛛、『配角』地穴魔蛛之類的,還是差了一點

只能等林羿將她們一起帶到斗羅那邊,通過吸收魂環,來一步步提升武魂本源與品質

……

落日森林內,林羿帶領的行進路線有些七拐八繞,在身後學員們及幾百米外,那位眼睛不離孫女獨孤雁片刻的獨孤博眼中

林羿這一路上有驚無險的避讓開,所有能夠對這些魂力僅僅只有十級准魂師們,造成危險的魂獸,顯得相當有水準

天色將暗時,一行九人來到一處矮山山腳下

「咦?」

再一次展開『藍銀領域』溝通周邊隨處可見的藍銀草,從而查探周圍環境的林羿,突然轉頭看向旁邊那處矮山近山腰處

「你們在這裏等一等,不要走動,我去去就回!」對身後八人交代一句,林羿向著之前目光所及之處縱躍而去

四五個起落,跨越幾十米的距離,來到了這一處高十幾米的山坡上

一塊直徑三丈的不規則巨石,整體成紅褐色,其下生長著一叢變異藍銀草

蹲下來查看的林羿心道:「還不錯,這一程子自然生長的效果也挺好…」

嗯,顯然某位為人師表的軒主,為手下這些學員們,可謂是操碎了心!

這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噬金·藍銀草,還是培育成了四百多年年限的存在,就這麼安排為此次的第一處奇遇了

裝模作樣的觀察完,林羿站起身對着山下眾人招招手

「周飛啊…」林羿笑眯眯的對着高高瘦瘦的少年周飛道

「不得不說你的運氣是真好!」

「你看!」指了指巨型鐵礦石下的變異藍銀草

在八個人的目光,被那灰黑色帶有褐色紋路的變異藍銀草吸引時

林羿道:「眾所周知,藍銀草是最為弱小的植物之一。除去頑強的生存能力外,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

「而這一點,恰恰會讓藍銀草根據自身所處的環境,以及吸收的養分、能量等等的不同元素,來改變自身屬性…」

「而這一株四百多年的變異藍銀草,恰恰是吸收了這塊巨型鐵礦石所含金屬元素而形成的,具有極高金屬性能量的藍銀草。」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將這株變異的噬金·藍銀草作為你的第一魂環?」

少年周飛撓撓頭,看看身邊的同學、老師,最後靦腆的對着林羿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