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過開體境七八重的實力,哪裏抵擋得住林鳴的神威。

轟轟轟!

一個呼吸之間,十幾名大漢身體爆裂。

他們臉上凝固着死前的驚恐,連求饒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林鳴一拳轟殺,狂霸至極。

在這裏,拳頭就是硬道理,能打能搶基本就不廢話。

「繼續收,一會兒人會越來越多。」

顧不上沈昭的震驚,林鳴瘋狂攫取著靈晶和白元丹,不多一會兒,兩人就全部收取完畢。

沈昭滿臉笑容,這次發家,頂的上整個沈家好幾十年的收入了。

林鳴嘴角擒著笑容,他粗略估計,自己得到三百萬顆白元丹,兩千萬顆靈晶。

此時的宮殿內,到處都在發生戰鬥,四大家族已經逐漸脫離了黑毒蛛的圍攻,一些修為較弱的人或死或傷,每個人臉色都不好看,剛一進來,什麼都沒得到,反而搭進去幾個,這放在誰身上,心情都不會好。

宮殿極為廣大,蘊含無盡機關暗箭,四大家族之人也都被衝擊的散了開來。

林濤和林瑤一前一後,快速的尋找著裏面的機緣,兩人實力極為強橫,如今林瑤已經突破到輪靈境一重,而林濤更是輪靈境三重的巔峰高手,所到之處,幾乎無人敢惹。

「林鳴那狗崽子沒影了,混賬。」林濤惱羞成怒,醋意大發,想想沈昭居然和林鳴在一起,他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等遇見他,一定要生吞活剝了。

「哥,你快看前方的大殿內,竟然是靈寶。」林瑤的聲音從旁傳出,林濤順着她的目光看去,頓時一震。

前方是一座大殿,紫金石鑄成,十把兵器屹立在大殿中央的一座石台之上,散發着瑩瑩光輝。

石台之前,有兩個十幾丈高的巨型石巨人,屹立在兩邊,那兩個石巨人面目凶神惡煞,手持巨斧,毫無生氣,是個美輪美奐的雕塑品。

十把靈寶散發出無形的威嚴,給人一種窒息地壓迫感,赫然說明前方的兵器品質不低,起碼是玄階高級靈寶。

靈寶有強弱之分,等級劃分與武技功法一樣,分為黃階、玄階、地階、天階、王階、鬼階、聖階、神階、帝階。

每個階層分為高中低。

眼前的靈寶,價值連城,隨便拿一個出去,都足以在大千城掀起腥風血雨。

玄階高級靈寶,恐怕整個林府都拿不出來,這要是自己能得到,戰力將突飛猛進,就算面對沈飛也有一戰之力。

林濤甩了甩袖子,霸道的元氣啪啪作響。

「這麼好的東西,先進入這裏的人竟然沒拿,太可笑了。」林濤咧嘴笑道,自己的興起太好了,竟然能見到這麼一個漏。

就在他要衝過去的時候,林瑤大叫一聲。

「哥,你看地上,全是屍體。」

這時,狂熱的林濤才驚醒過來,看着地上的屍體,他臉色凝重。

地上躺着的起碼有五六十人,這些人都是先前進來的那些小勢力的人,他們彼此爭奪,死在這裏不足為奇。

但奇怪的是,這些人都死了,靈寶卻沒有動過的痕迹,這讓他十分不解。

按照道理,爭搶靈寶,一方成功獲得后,另外的人肯定會退走,一共十把兵器,最後落在最強的十個人手裏,這裏不該再有東西才對。

先前他就感到奇怪,這麼大的一個大殿,裏面的靈寶這麼好,為何沒人來搶奪?

但是前方的石台上,除了受到禁制保護的靈寶外,其餘的都落上了一層灰,顯然很長時間沒人動過了。

也就是說,地上的這五六十人,並沒有一個過去拿到靈寶的。

就在他沉思之際,外面一群雜亂之聲湧來。

只見四個家族的部分子弟,和很多小勢力的人闖進了這裏。

他們先是看到林濤,臉上皆是露出忌憚的表情,只有林府的族人才敢上前。

之後,一道道目光都是死死地盯着石台上的靈寶,一個個眼都直了。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這麼好的東西你們不要,我要了。」一些膽大的人腦子一熱,也不再管林府是不是有林濤了,這些靈寶可是大機緣,得到一把,實力都將大大增強。

很多三大家族的族人也沖了上去,這是奪寶的時候,縱然林濤再強,也不可能阻止他們所有人奪寶。

林府的子弟眼見這樣,也要上去,這些東西家族如果能掌控,那就不用在懼怕什麼城主府了,林瑤女神也不用在嫁給什麼沈公子。

就在他們要衝上去的一刻,林濤一揮手,示意所有人停止動作。

他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絲不妥,前面的五六十人死的太過蹊蹺,此地絕不是善地,就算沒有任何機關陣法,他也準備讓那些人自己打生打死,最後坐收漁利,將所有靈寶打包回家。

所以,現在就讓前方的那群倒霉鬼試探一下此地的虛實吧。

他冷笑一聲,表面不動聲色。

林瑤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圖,眼睛笑眯眯的。

咔嚓。

一聲細微的響聲,自前方的巨石雕像傳出,衝進去的人全都在彼此防備,並沒有注意到這一細微的情況,只有林濤林瑤注意到了。

旋即,他們眼瞳一縮,只見巨大的石巨人雙眸綻放出綠光。

此刻,所有人面色大變,很多衝進去準備爭奪靈寶的武者終於反應過來。

「不好,快跑。」

很多人嚇破膽子,那原本沒有任何動靜的石巨人,忽然之間好像活了過來,綠光掃視全場,一斧子就橫掃過來。

那速度之快,宛若雷霆,很多人只看到了一瞬流光,便驚恐地發現自身已經成為兩半,緊接着眼前就陷入黑暗。

剩餘還活着的人嚇得六神無主,瘋狂向後撤退。

唰!

另一個石巨人也動了,它一掌橫壓而來,彷彿一座大山壓了過來,速度之快,不輸之前另一個石巨人的斧子。

砰砰砰!

又有十幾人沒反應過來,直接像是蒼蠅一樣被拍死。

林府眾人臉都嚇白了,幸虧林濤目光如炬,沒讓他們上去搶奪靈寶,否則死的就會是他們。

林濤更是滿臉冷汗,石巨人的速度和力量,恐怕輪靈境六重強者都會被輕易幹掉,更別說他了。

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地上全是屍體,卻沒人拿到靈寶了,敢情有着兩個石巨人看守,就是大千城四大家族的族長來,也未必討得了好。

「怎麼辦?」

林瑤臉色蒼白,她驚駭於石巨人的雷霆手段。

不過現在看來,石巨人並沒有對遠離靈寶的武者進行追殺,它們又回到了原位,眼中綠光也消失了,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詭異至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啊,不知道是誰前幾日都還在問婷兒多久才參加選妃大典,這會兒她人要回來了,你又開始嘴硬了,別到時候婷兒沒有落府就被你給氣走了,到時候看你怎麼辦。」廖仲愷見珍小妮一副說反話的模樣,起身兩手背在身後,有些看不想去的說道,到時候恐怕他的耳根子又該落個不清凈了。

被廖仲愷這麼一說,一時之間珍小妮覺得自己臉上的面子有些掛不住,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他。

「行了,我們都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廖仲愷被珍小妮這麼有一瞪,頓時有些心虛的摸摸鼻子,隨機對著一旁的侍衛說道。

廖熙婷掀起窗帘,看著繁華的街道上可謂是人山人海,話說在宮裡待了這麼長的時間了,突然出來宮外,外面這麼的熱鬧,多少還是讓她覺得有些不習慣,可是不得不說,宮裡的生活和宮外的生活相比較的話,她還是比較喜歡宮外的生活,行動上沒有限制,想要去哪裡就去哪裡,不像宮裡面,能去的地方就只有這個幾個地方,時間長了,不用去逛都能在腦子裡面深深的刻畫出能去的那幾個地方長成什麼模樣。

想著小桃肯定也很少出宮,等看望過爹娘后,等回去的時候,經過這裡在給小桃帶一些好吃的回去,也讓她嘗嘗平日里她嘗不到的東西,她肯定會非常的高興的。

馬車緩緩的停在了留有李府二字的牌匾上,早就在府外等候著的廖仲愷,見到一輛宮裡的馬車停在了府門前,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就是廖熙婷了,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珍小妮,小聲的叮囑說道,「女兒這次好不容易回府了,你一會兒說話的語氣也不要太沖了,不然她又該躲進宮裡去了。」

「行行行,你說什麼我都聽著行了吧。」見廖仲愷這麼一說,珍小妮沒好氣的翻個白眼,搞的就好像現在女兒一直待在皇宮裡面不回府上全都是因為她的錯一樣,還不是當初是誰死說都不肯讓別人出府玩兒,硬是要讓她留在府上練什麼琴,這下好了,人跑了,就怪在了她的頭上來了,看著吧,這次她就如他的願什麼都不說,到時候看看到底是誰才是將女兒給氣進宮裡躲著的罪魁禍首。

待馬車停好后,馬夫對著坐在馬車內的廖熙婷小聲的提醒道,「廖小姐,廖府已經到了。」

「知道了。」馬車內的已經坐的昏昏欲睡的廖熙婷聽見馬夫的聲音后,這才清醒的睜開了眼睛,背著包袱,和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旁的盒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心裡在祈禱著,希望爹娘已經對她進宮的事情消氣了,這才下了馬車。

一下馬車正好跟廖仲愷的眼神對著正著,廖熙婷有些慌張的將視線給挪開,又對上了珍小妮的視線,頓時整個人有些傻眼的笑了笑,「爹,娘好久不見啊。」

廖熙婷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兩個居然已經在府門外等著她了,該不會是已經等不及迫不及待的想要收拾她了吧。

「你還知道回來?」珍小妮本來之前想的是什麼也不說的,可是在看到廖熙婷的第一時間還是忍不住的開口。

一聽珍小妮這麼一說,一旁的廖仲愷立馬給她遞了一個眼神,像是在提醒她,剛剛他們不是都商量好了的嗎?在廖熙婷回來后,誰也不提之前的事情。

「娘,你還在生婷兒的氣啊。」廖熙婷見珍小妮的臉色似乎並不是很好,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一樣,一臉撒嬌的走上前,單手親昵的挽住她的手腕說道。

「行了,你娘沒有生你的氣,她都是裝裝樣子的。」一旁的廖仲愷有些看不下去的悠悠說道,伸手將廖熙婷手裡的包袱給接了過來,這才見到她的手裡有個精緻的盒子,好奇的看著她,「這裡面裝的又是什麼啊。」

從廖熙婷出生以來,就格外的受太后的寵愛,每次進宮出來后,都會帶著不少好東西出來,這次見廖熙婷這盒子這麼的精緻,廖仲愷不由想著,肯定又是太后給她的什麼寶貝東西了。

「這個啊。」廖熙婷鬆開了挽住珍小妮的手,見廖仲愷似乎對盒子裡面的東西非常的感興趣,倒也不在他們的面前賣什麼關子了,小心翼翼的將盒子給緩緩的打開,「爹、娘,女兒想著前段時間是我做的不多,你們肯定生;了女兒不少的氣吧,這次女兒回來特意的給你們帶回來的上等人生,補補身子。」

「哇,這人生也太好看了吧。」廖仲愷自然在平日里見的好東西也不少,可是這麼好看、精緻的人生還真是他第一次見,想不到這天下還有如此珍貴的人生,這要是用來當做補品的話,鐵定是大補的。

一臉什麼都不懂的珍小妮,聽廖仲愷這麼一說,微微皺眉,話說她怎麼就看不出這人生跟別的人生有何不同,除了色澤上可能會有一些不同,但是從形狀上不難看出,這人生就是跟別的人生長的一樣的啊。

「爹,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個人生很不錯?」廖熙婷見廖仲愷一臉識貨的模樣,不由有些激動地詢問道。

「想不到太后居然如此的寵愛你,這等珍品也真是捨得給你。」廖仲愷滿眼喜歡的看著盒子裡面的人生,從廖熙婷的手裡接過後,一臉寶貝似的,將盒子給小心翼翼的合了起來,不由搖搖頭感嘆道。

「爹,這不是太後送的。」見廖仲愷似乎有些誤會什麼了,廖熙婷急忙的開口解釋道,想著之前他們兩個對她進宮選妃的事情鐵定還是有些不同意的,想著要是將懿軒王送她東西的事情給他們講的話,他們肯定會覺得非常的吃驚的。

「這等珍貴上品不是太後送的,那會是誰送的。」聽廖熙婷這麼一解釋,廖仲愷也猜不中會是誰了,畢竟在他的記憶裡面,除了之前在她小的時候在宮裡倒是有幾個玩伴,可是時間過了這麼久了,想必大家的友誼感情什麼的肯定都淡了,誰會這麼大手的送這麼珍貴的東西。 「建立檔案!」

趙建國出聲,吳秋應聲而動。

電子信息時代電腦永遠不是最安全的,在檔案記錄這塊,他們完全採用手寫的方式,以最為原始的方式進行保存,以避免泄露或損失。

「代號:鬼母,恐怖程度定義為:A級災難級,將沈林所說的記憶殺人進行詳細描述,最好原話登記,檔案進行特別標註,我會跟檔案室方面特別打招呼。」

吳秋一驚,隨後老實工作,這不是她應該牽扯到的事情,A級事件每一個都是足以引起轟動的,他預感沈林的名字會很快傳到某些勢力耳朵里,並為此展開行動。

「將沈林列為預備役,你會是他的專線,盡全力滿足他的要求。」趙建國吩咐,他預感到了這個年輕人的底蘊,為了爭取,他可以不惜代價。

掛斷電話的沈林斜躺在沙發上,卻感覺不到四周的溫度,當四周一切都開始安靜下來,他可以感覺到心房跳動的上方,有什麼東西在伴隨着節奏跳動。

這是第一次,沈林在不主動刺激鬼相的情況下,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來自鬼相的復甦。

他的身體已經不是正常人,沈林十分清楚這一點。

「林子,我搞來了一些飯菜,特地找家裏大廚做的,我爹聽說安河小區遭遇恐怖事件之後害怕得不得了,現在對我那可是寶貝得很。」李孟帶着幾個保鏢提着飯菜走了進來。

恐怖的復甦還不夠條件向大眾公告,這不現實。

一來可能會造成大眾恐慌,社會動蕩。

二來告訴了也沒用,大多數人哪怕明知道情況,遇到依舊必死。

安河小區的事件被官方渲染成恐怖入侵,並且精心佈置了現場,這被譽為是本市數年以來最大的一次襲擊事件,引起了相關部門的極大重視。

李孟的父母原本在外地談生意,了解到這件事之後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現在正在路上,對於現在的李孟,他們有求必應。

「嗯。」沈林應了一聲,入口的飯菜讓他狠狠地乾咳了幾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