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盤古虛影的存在,盤古正宗的霸道將會更上一層樓!

如此一來,還怎麼收三清為徒!

必須要行動了!否則連盤古虛影都扳不倒,拿什麼來對付神逆!

可是話又說回來,如果真的讓盤古正宗改天換地成功,那盤古很有可能直接復活!

二聖以為在針對盤古虛影一事上,神逆和天道應該有默契。

鴻鈞先是看看盤古正宗,之後隱晦的給逆劫使了個眼色。

逆劫好笑不已,這老頭夾在皇庭和天道之間,變得小心翼翼,恐怕早就沒了初古召集諸強共抗凶獸的那份豪氣了。

逆劫輕輕點頭,示意他們會針對盤古正宗。

得到逆劫的保證,鴻鈞瞭然。

其實鴻鈞哪裏知道,皇庭二代們的胃口大的很!

逆劫要一口吞下諸神和盤古正宗!

片刻之間,盤古正宗的雄心壯志抒發完畢,鴻鈞趁勢說道:「東華帝君!」

「弟子在!」

東王公起身行禮,態度恭敬,神情謙遜。

鴻鈞羅睺給諸神講道,雖然沒有正式收徒,諸神不可稱其為師尊,但稱其為老師還是沒問題的。

鴻鈞坦然受了東王公一拜,摸著白須,沉吟道:

「東王公,你開闢紫府世界海,聚攏眾修,謂之瀛洲島勢力!」

東王公保持着行禮的姿勢,暗道不妙,果然是自己的所作所為觸怒了主皇嗎!道祖畢竟是皇庭的至強,若是主皇派他來清算自己……

想到此,東王公唯恐大難臨頭,羅睺冷哼一聲:「堂堂東華帝君,拿出帝君威嚴來!」

一個懂得謙遜、心懷敬畏、知進退的東王公不是好棋子,膨脹,極度膨脹的東王公才是好棋子!

「東華帝君乃是繼初古至強帝古隕落後首位稱帝的修士!本座以聖人之名封你為洪荒男仙之首!」

羅睺話音剛落,平地起風雷!

諸神難以置信地看向東王公,見其亦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東王公被巨大的驚喜砸中,一時無言,帝俊站出來發聲:「老師,東王公何德何能,坐男仙之首!」

「怎麼,你是在質疑本座的決定么!」

冷酷無情的魔氣緩緩流動,惹惱羅睺,這個大魔頭才不管你是天道欽定的棋子還是將來要立下妖族的妖帝,通通抹殺。

帝俊戰戰兢兢,咬牙道:「弟子不敢,弟子不敢,只是……敢問道祖,道祖老師也是如此決定嗎?」

「滾!」

黑袍揮起,一道烏光將帝俊甩出紫霄宮!

羅睺掃視諸神,「爾等時刻謹記,在紫霄宮和祖魔山,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本座的聲音!現在,東王公就是男仙之首!誰贊成,誰反對?」

有了帝俊的前車之鑒,諸神哪裏敢反對,就連一向霸道的盤古正宗,也不敢去觸羅睺的霉頭。

鴻鈞見此,出來打圓場,淡笑道:「爾等無須驚慌亦無須羨慕,天道至公!貧道與羅睺教主身為聖人,代天執法,爾等功過自在心中,功必賞,過必罰,好自為之!」

「弟子省得!」

諸神拜下,東王公的呼聲尤為響亮!

男仙之首!東華帝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東王公極力隱藏的笑意還是被鴻鈞看在眼中。

「東王公,此乃極品先天靈寶龍頭拐杖!」

鴻鈞拿出龍頭拐杖后,臉上浮現一抹追憶之色,悟岳道友……

羅睺輕哼一聲,對鴻鈞陷入回憶表示不滿,接話道:「東王公,吾二聖賜下此寶,助你管理洪荒男仙!」

「拜謝道祖,拜謝魔祖!」

東王公大喜過望,這可是極品先天靈寶啊!

就在東王公接過龍頭拐杖的那一刻,之前被羅睺鄙視的那名端坐在金橋末端的修士仰頭大笑,一絲盤古威壓泄露出來,修為境界突破至大羅後期!

這名修士瞬間成為焦點。

「石磊道友!」

「石祖?」

所有人都驚訝看向石磊,沒想到曾宣告洪荒開壇講道的石祖竟然坐於金橋末端!

二聖的眼神無比複雜,從這修士突破的氣息來看,似曾相識!

「唉……」

鴻鈞心中長嘆,他又不想把龍頭拐杖交給東王公了,奈何天道……

盤古正宗意味深長的盯着石磊,一個普通大羅竟然有盤古威壓……

石磊的風波不過是一個小插曲,二聖一心誘導東王公,顧不上思考石磊的秘密。

羅睺見鴻鈞又些心煩意亂,一陣無語,看來,又得本座當惡人了!

「東王公,男仙之首,不僅是榮譽,更是責任!你有義務替天行道,懂么!」

「弟子定不辱天道使命!必不負聖人重託!」

東王公面色肅穆,鄭重的再度行禮。

「呵!話說的倒是好聽,本座看他不懂!」

逆劫給孔宣傳音,雖然不知道天道要幹什麼,但逆劫已經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老子也是心靈通透之人,他起身行禮:「敢問魔祖,男仙之首管理男仙,難道也要管吾盤古正宗?難道也要管逆劫道友嗎?」

東王公聞言眉頭緊皺,盤古正宗!皇庭二代!這兩波人就算是他想管,也管不了啊!

諸神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之前他們針對盤古正宗不就是因為盤古正宗勢大么!

現在的東王公被定為男仙之首,諸神眼紅不說,難以服眾啊!

東王公也發現了這一點,急忙望向羅睺,希望羅睺能為他說話。

老子在諸神中算是出類撥萃的傑出才俊,但在羅睺面前,那點小心思無所遁形。

「東王公,你還是不懂!洪荒男仙數不勝數,你的責任便是監管那些不服主皇統治、不服天道教化的法外狂徒!」

「轟!」

東王公如遭雷擊!

盤古正宗如受重擊!

皇庭二代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羅睺恍若未聞,最後說道:

「天道治世,有緣人皆可獲得機緣!爾等或可前往蒼穹五域中的斗殺亂域,尋找機緣!」 「若你不想嫁,我也可以不娶,你若一生不嫁,我可一生不娶。」高漸離對著面前的雪女說道。

「嗚嗚嗚!」雪女沒有表示什麼,旁邊的小月倒是哭得很稀里嘩啦的。

「喂,人家又不是對你說的,你感動什麼啊?」劉雲將瓜子一剝,把果肉送入嘴裡說道。

「就是因為不是對我說的我才傷心啊,嗚嗚嗚!」小月在那裡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

「還是太年輕了,感情這東西呢,沒就沒吧,你本來就是單相思,人家呢,從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你也只是心存幻想而已,現在面對現實也好。」

劉雲對著小月勸解道,主要也不是劉雲對小月有什麼想法,是你在看戲的時候,旁邊有個哭聲,什麼心情都沒有了。

「抱歉了,高樂師,如果我沒有遇到那個人之前,遇到你,我會很開心,現在我並不想這麼多事情,我只想在這紛亂的七國中,保護好我的姐妹們,你不想走,也一起來吧。」

雪女並不想當女海王,直接對著高漸離闡明自己的立場,避免到時候不必要的幻想導致反目成仇。

「這樣嗎?好的,我明白了雪女大家,不過我還是跟在你們身邊吧,畢竟你們也只是弱女子,有個男人保護你們比較好。」

高漸離雖然被雪女直白的話打擊得有點恍惚,但是讓他現在放下自己的情感,他也走不出,或者走著走著,自己就想開了。

「對了,還沒有感謝尚兄的出手相助,不過,尚兄,你確定你陪雪女她們一起走是幫她們,還是害她們?」

高漸離倒是沒有什麼惡意,而是在知道劉雲的身份后,基本上也知道了家喻戶曉的賞金:五十萬金。

「這個確實是,雖然我是不會出什麼事,但是這些姑娘難免會被誤傷到,我確實不適合和你們一起走。」

劉雲摸了摸下巴,好像自己現在的誘惑力比起雪女這些舞女來說,更甚一成,到時候為了殺劉雲,這些沒有原則的刺客,什麼都做的出,這些舞女怕是要因為自己死傷無數。

「這樣吧,這塊是我的信物,如果到時候你們燕國待不下去,不如來秦國,在秦國,我還是能保證你們平安無事的。」

劉雲將一塊無暇寶玉拿給高漸離,上面刻畫著一條五爪神龍,看著彷彿能感覺到一條巨龍在耳邊咆哮一般。

「我會的,多謝尚公子了。」高漸離對著劉雲道謝道。

對於高漸離,劉雲倒是可有可無,一個只是技藝高超的樂師,這個並不難找。

……

「燕國,他們的太子我好像有印象,好像在咸陽那裡當質子。」劉雲看著面前的城樓,摸著下巴說道。

「噔噔噔!」突然一陣馬蹄聲響起,一輛小車出現在劉雲面前,一個美麗的女人,陪著一個面容有點滄桑憔悴的男人從車上下來,正好與劉雲四目相對。

「燕丹,沒想到你居然逃離了咸陽。」劉雲對著面前的男子說道。

「我也沒想到你居然會出現在這裡,怎麼?打算抓我回去嗎?」

燕丹對著劉雲問道,手中隱隱間黑色的真氣涌動,一言不合,有大打出手的徵兆。

「不是,不是我小看你,你還不配我出手。」劉雲搖了搖頭說道。

「你說什麼?不允許侮辱我的丈夫!」這個美女聽到劉雲的言辭后,手中對著劉雲便是一掌。

而蓋聶的劍還沒有完全出鞘,用劍背在劉雲面前擋下來這個攻擊,讓這蘊含著恐怖威能的纖纖玉手,無法寸進。

「這個是你找的妻子?」劉雲對著燕丹問道。

「緋煙退下。」燕丹對著面前的妻子說道。

「可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