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夢兮看了一眼手裏的資料,看似天真的說道。

「這叫不多?這……這加起來比我這一年做的資料還要厚吧?」

「唉!」

姜夢兮嘆了口氣,隨即用一種不爭氣的語氣說道:「顧禎,這個暑假,你要悄悄改變,然後開學驚艷所有人啊!」

「我……」

顧禎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那行吧!」

顧禎說這話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他,認命了!

「當然,肯定要勞逸結合么!如果你表現好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

姜夢兮又補充道。

「獎勵?什麼獎勵?」

一聽到獎勵,顧禎突然就有了興趣。

「當然是……陪我玩啊!」

姜夢兮理所當然的說道。

「啊???」

顧禎一聽,連忙搖頭:「這……要不咱換一個?就比如讓我去網吧打個遊戲什麼的。」

「唉!」

姜夢兮好像傷心了,憂鬱的說道:「看來……我在你心裏還比不上遊戲啊!」

「額,我有這個意思嗎?」

顧禎不解的問道。

「有!你不願意陪我,你卻願意打遊戲,這不就是遊戲比女朋友重要嗎?」

姜夢兮「理智」的給顧禎分析道。

「不是,我……」

顧禎剛想開口解釋,卻直接被姜夢兮給打斷道:「行了,你不用解釋了,你就是這個意思!那你找遊戲給你當女朋友吧!」

姜夢兮說完,便「啪」的一下,掛斷了通話。

顧禎:「……」

唉,心累~ 這一刻,程苒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冷硬的心好像在逐漸被眼前這個男人融化。

她怕的是,事情會到自己都無法掌控的局面,有時候心,不一定由的了自己。

「封墨燁,其實我……」

「好了,現在不是跟老公你儂我儂的時候,先把衣服換了,把臉給洗了,不然一會兒回去沒法交代。」

封墨燁從後備箱裏取出一袋東西遞給程苒,程苒看了一下,換洗的衣服,鞋子,就連卸妝的東西都在裏面,她眼角抽搐。

這男人還真是準備的齊全,也恰恰證明了一點,他對這次的行蹤,了如指掌。

看來到底還是她低估他了。

一直以來,都是她在逃避,害怕被他知曉自己的真實身份,結果這個男人,怕是早就察覺到了什麼。

為了保住她的自尊心跟顏面,他選擇閉口不談,其實心裏跟明鏡似的,這個男人,真是可怕,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複雜。

賀川他們還說是自己扮豬吃虎,殊不知,眼前這位,才是綿里藏針的高手。

只是,她到底還是要辜負他的好意。

「抱歉,我現在還不能回去,醫學研究院那邊還需要我過去。」

程苒以為封墨燁會生氣,會覺得她不識好歹,她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可男人盯着她看了幾秒,卻倏然笑出了聲,笑聲爽朗,緩解了車內的緊張氣氛,卻把程苒給搞懵了。

「你笑什麼?」

這個時候,難道不是應該大發雷霆,狠狠的質問她不知好歹,得寸進尺嗎?

封墨燁看着面前的女孩兒,不過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種能支撐一切的強大氣場。

他以前只是覺得,程苒應該是童年不幸,造就了她現在的性格,可如今才發現,他的女孩兒,不是溫室里的花朵,她是逆生長的野草,卻比花朵更加令人珍貴。

她在大是大非面前,對錯拎得清楚,懂的取捨,為了自己的信念,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心裏,莫名生出一種無比的自豪感,他的老婆,真是不同於一般的女孩兒,就是要這樣獨特的人,才配得上如此優秀的他。

他輕捏了一下她的耳垂,指腹在她的耳畔廝磨。

「你以為我要對你發火嗎?但是老公怎麼捨得對這麼漂亮的老婆發火呢,你要記住,無論何時何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背棄你,我依然會站在你身後,為你遮風擋雨,想做什麼,就去做吧,遇到困難,記得找老公。」

程苒自認為自己一向堅強,不管是發生什麼事,都不會讓她的情緒外露,只要她忍得住。

可面前的男人,明明也沒有做什麼,僅僅只是這麼一句甜言蜜語,卻讓她眼眶酸澀。

「封墨燁,你……你說你這麼會哄女孩兒,怎麼就單身那麼長時間?」

封墨燁溫柔的揚起唇角,額頭與她的額頭輕輕碰了碰。

「大概,就是為了等你吧。」

程苒吸了吸鼻子,她不想在封墨燁面前表現得柔弱,這不是她的風格呀。

她及時調轉話題:「那你知道箱子裏裝的是什麼嗎?」

男人眸光深深,摸著下頜,閃過一絲銳利。

「是什麼葯吧,總不能是什麼違禁物品。」

他知道程苒這個人,不會去做那些見不得光,或者是觸犯法律的事,雖然有時候的確是有點小聰明,卻並不是那種為了錢或者是別的東西不擇手段的人。

這一點,他很肯定。

程苒也不意外,畢竟封墨燁把這些事兒給她調查的這麼清楚,應該也大致了解那個箱子裏裝的是什麼。

既然他知曉她的行蹤,她也不打算隱瞞。

「是一種剛研發出來的抗癌藥物,這個抗癌藥物還是個樣本,沒有真正投入到治療中,還需要集齊所有研究醫學院的前輩們再研究一下,但是已經確認,一旦這個藥物研究成功,它是真正可以治療癌症,又能夠為多少人再延續生命。」

現在的病人,百分之八十都是死於癌症,要是現在能夠攻克這種癌症的話,那活下來的人能多上很多。

這是身為一個醫者最高興的事情。

封墨燁挑了挑眉梢:「所以,這種為人民服務的事情,老婆為什麼不叫上我?」

程苒詫異的看向他,突然譏諷出聲。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別人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也就算了,難道連你也不清楚?那些人是什麼身份,不用我多跟你講解,你也心知肚明吧。」

他們的身手,細緻的觀察力,還有反偵察,還有開槍的速度跟角度,都不是一個普通殺手能夠做到的。

今天封墨燁也看到了,就連她都差點折在他們手裏,主要是沒料到會那麼多人護送一個箱子,她跟賀川他們提前商量過,覺得那些人為了掩人耳目,也不會帶那麼多人,沒想到,他們還真是一點都不低調。

封墨燁若有所思的點頭,但那張五官分明的俊臉上卻不見絲毫後知後覺的恐慌。

「嗯,應該是之前退役的特工,估計還是精英,現在被那種組織花高價買的特工很多,價格高到離譜,但是有一點,隨時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也算是在用生命拼搏了。」

程苒聽封墨燁的語氣,哪裏有恐懼,她側了側身子,唇角微揚。

「怎麼我聽你這語氣,好像還有點同情別人似的。」

封墨燁摸著胸膛,故作感慨的說道。

「我敬佩每一個用生命賺錢的人,要不是生活所迫,誰願意這樣。」

「別胡鬧了,怎麼一件嚴肅的事情到你這兒,就跟開了個玩笑似的。」

他們剛才要不是運氣好,怕是現在全都給困在列車上,能不能活着下去都是個未知數。

她自認為自己的心理素質已經很強了,現在看來,封墨燁更強,好似剛才的事情,不過是走了個過場,沒有在他的心上留下任何陰影。

封墨燁緊緊握著程苒的手,神情突然凝重起來。

「老婆,答應我一件事。」

夕陽餘光交錯下,程苒的臉又妖又艷,神情冷傲,掩蓋不住的鋒芒畢露,煞的令人心尖發顫。

「你說。」 第1406章

陳天選怒吼,渾身氣息爆出,形成無比凌冽的寒意!

陳天選看着妞妞,又看看了方糖,跟廖玲瓏。

親人受辱,讓他心中怒火衝天!

自身的氣息,也在這一刻外放到了巔峰狀態!

陳天選宛如一條巨/龍,呼嘯而衝上前!

「呵呵,你恐怕不知道!突破皇級雖然是好事,但突破之後如破殼的小雞崽子,毫無力量可言!如此,你用,什麼和我對抗!」

陳金龍雖然有些吃驚,但是心中卻是沒有多少畏懼。

哪怕是陳天選到了皇級的實力。

其實也是跟他一個層次!

陳金龍自認為有木針在手,並不會畏懼陳天選。

記住網址et

說完,陳金龍一拳爆出。

這是他從古書籍上所領悟出來的陳家鐵神拳!

一拳爆出,足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整個東湖的空氣,都被席捲起來,往前面排山倒海碾壓出去!

這一股勢力之強,讓旁邊的夏荷忍不住拍手喝彩!

轟!

陳天選毫不畏懼,以硬碰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