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她更寧願來幾個對小姑娘不利的,也好能舒展四肢。

好過無聊到整日虐虎!

「好了,別生氣了,主子應該是要你留下保護十三爺,不過我看十三爺的氣色不錯,想必也用不了多久了。」梁明安慰梁思,見這一方田地因為虎嘯而引發波動,無奈搖頭。

自己這個妹子這段時間看來真的是無聊至極,只是苦了這裡的猛獸了。

想到什麼,又問道,「主子不是讓你訓練這隻猛虎給那個小姑娘,你訓練的如何了?」

「你也看到了,那傢伙看到我就嚇得渾身顫抖。」說起這個梁思才恢復了一些,這段日子裡這大概是唯一還算是有趣的事情了。

「可主子是要求你讓猛虎屈服給那個小姑娘所用,不是讓它只畏懼你一人啊。」梁明提醒自己這妹子。

「我知道,我這不是正在尋找機會,想讓一個人或者是一隻猛獸臣服,只是把它打怕了可不成,得恩威並濟,你看我把它打成那副德行,要是突然有個人對它好一些或者是救它一命,那它不就臣服了。」梁思不高興梁明的埋怨,辯解道。

「你說的也有一些道理。」梁明點頭道,當初他們兄妹不就是因為懼怕了主子又被主子所救才願意臣服的。

「你心裡清楚就好,那我就走了。」梁明忐忑不安道,畢竟主子那還離不開。

「這就走?」梁思有些不舍。

「主子那邊不能離開人。」梁明道。

「嗯,主子現在確實離不開人,那你快走吧。」梁思雖然是女孩子,偶爾喜歡耍性子,但是不是不懂現在事態的艱難。

梁明摸了摸梁思的臉頰,然後便飛身離開了。

梁思等梁明離開了才擦了擦臉頰上的淚水。

多久了,已經記不清上次是什麼時候了,而她今天竟然流淚了。

看來她遠離刀尖舔血的日子太久了,這心都變得軟了。

陸嬌拿了書回到家便忙不迭的爬到炕上開始翻看起來,先打開的是食譜,看到裡面描繪的那些各種菜系,忍不住流哈喇子,可是在腦海中想了想,卻又覺得索然無味。

她對吃的感興趣,可是對怎麼做似乎真的不怎麼感興趣。

勉強翻看了幾頁之後就覺得困頓,又看小靈兒在那看的認真,忍不住伸手摸著小靈兒的毛茸茸的頭髮,「看你看的認真的樣子,你看的懂嗎?」

「姐姐,我好多字都不認識,可是我覺得都不難呢。」小靈兒眨巴著大眼睛。

「真的假的?」陸嬌顯然有些不信,靈兒才學習認字沒多久,加起來也就認識二十個字。

可是見小靈兒仍認真的盯著書看,便索性直接遞給了靈兒,「那你拿去看吧。」

「謝謝姐姐。」陸靈接過書如獲至寶然後學著陸嬌趴在炕上,開始一頁一頁的看起來。

陸嬌看著跟自己的小影子一樣的妹妹心裡暖暖的。

雖然這妹妹不是親生的,但是也不錯,關鍵是很尊重她這個姐姐。

只是她怎麼還跟上輩子一樣看到這些字就打瞌睡。

打了個哈欠,她搖了搖頭,強行讓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後翻開那本關於水利的書籍開始看起來。

這一看,竟然直接被吸引住了,也不覺得困頓了。

裡面各種各樣關於水利的好處以及各種解決的辦法,陸嬌很快便尋到幾種可以解決白水村(原名陸家寨)的辦法。

其中一種是找到山體的脆弱處打通,另外一種便是要建一種叫做龍骨水車的東西,依靠壓力把水提到高出然後再順勢而下,最好是在另外一邊修建一個蓄水池。

這樣便能解決每次提水都要費力去山另外一邊打的麻煩。

而且如果是灌溉田地的話,還可以順著蓄水池挖一些水渠,這樣水就能自己流淌到田地的壟里去了。

只是大體看了一遍,陸嬌就尋到了辦法,不過擔心錯過更好的辦法,她又把書看了幾遍,最後還是覺得這兩種辦法最好。

尤其是第二種,這樣的話,就真的能解決白水村眼下的吃水困難了。

而且這書里還有怎麼尋找水源和挖水井的辦法,陸嬌覺得說不定以後也可以在村裡再挖一口水井。

不過呢,她可不是啥大善人,她想的更多的還是怎麼靠著這個發一筆橫財。

幻想這以後躺在家裡就能日進斗金的好日子。 ,

第122章

宋三喜下了山坡。

很費勁,才進了那片野刺條里。

人命關天,也顧不了那些鋒利的野刺。

渾身上下,掛爛完了。

臉上,還有些血絲,如珠串。

拉開車門一看,胡海媚還有氣。

只不過,系著安全帶,氣囊彈出來,打的鼻青臉腫。

而且,鼻血還在流。

冬日近黃昏,冷,血還在冒着熱氣。

她,已經深度昏迷,近乎休克。

宋三喜,把了一下她的脈,腕子,冰涼。

失血過多!

然後,在心口、肚子上摸了一下。

眉頭皺了皺,又淡然舒展。

沒品位的女人,你走了狗屎大運。

右腳在油門踏板下,扭傷,如同斷了,相當嚴重。

一看,這是緊急情況下,油門當剎車,飛下了山坡。

肋骨斷了兩根,差點刺穿了肺。

內臟,出血嚴重。

甚至,撞擊之下,右側·卵·巢發生了扭傷性破裂。

得虧,遇上了我。

對於醫學的精通,宋三喜摸摸,捏捏,都能判斷出情況來。

他小心的,平抱着胡海媚,步伐緩慢,不過分的抖動,爬坡頂上去。

這一切,花時間也不少。

二十多分鐘。

上到路邊,正好,中海第一人民醫院的移動生命線開了過來。

近十米的車身,寬兩米五,高三米,印着紅十字的龐然大物。

裏面,能同時進行四台搶救式的外科手術。

不過,現在,整個空間都擺出來,形成一個,更大的手術操作間。

因為宋三喜說了,只有一個傷者。

血漿、藥液,全部到位。

宋三喜,抱着胡海媚上了車。

馬上有急救人員,把她小心的接了過去。

宋三喜一邊說傷情,關了手機,一邊換衣服,做無菌處理。

醫護人員看着他,油然生敬意。

這個年輕的天才醫生,真的是仁厚善良啊!

現場的拍片顯標,他說的傷者情況,一點都不差。

醫生護士們,對於他的醫學水平認知,又上了一個高度。

這簡直是,檢驗醫學的標桿。

比那些,幾十年臨床經驗的老醫生還精準。

五分鐘后,手術已經正式啟動。

移動生命線,一直停在路邊。

自帶的發電機組,源源不斷的提供電能。

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只是宋三喜的下手。

他熟練的進行手術操作,和大家配合得相當精妙,默契。

而且,考慮到這個年輕的女人,愛美,所以,用了無痕手術刀法。

倒也是發現,她,居然還是完整的女生。

嗯,女生。

不是,女人!

不知不覺,天黑了。

夜,深了。

到晚上九點半,手術圓滿成功。

昏迷中的胡海媚,又打了麻藥,一時也不會醒來。

她的生命體征,也穩定了下來。

宋三喜,有些疲倦。

豪華的救護車裏,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人們,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急救主治大夫抹了一頭的汗,說要是晚個十幾分鐘,大羅金仙,也救不了這個美女的命了。宋先生,真是她的再生父母啊!

他,只是淡淡一笑,說:「對她,我也算是認識吧!應該給多少錢,我先墊支著。她的情況,恐怕要在ICU里呆24小時,然後再轉普通病房。」

就按他說的做。

宋三喜,墊支了15萬的費用。 「快躲起來!」隨著冥貓的又一聲提示,灰蛇一個上前就扛上了虛默,向著谷地上起伏彎曲的石彎之下跑去,隨即,頭頂的天空就被群龍狂舞的暗影遮蔽了大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