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你陪我就可以了!」韓千水走了過來,要摟洛溪的小蠻腰!他心裏嘀咕,這麼細的腰,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臀!

洛溪趕緊避開了他:「韓公子請自重,我來江海身負鐵先生重任,不能把心思用在別的上面!你要缺女人,我等下會叫人你給你安排!」

聽到鐵先生三個字,韓千水立刻停止了更進一步的舉動,他無奈道:「算了,那些庸脂俗粉我看不上!」

「韓公子,你的房間安排好了,你去休息吧!我也要去睡覺了!」洛溪說完這些話就上了樓!

屋子裏,洛溪手機響了!

「總裁,我們安排進萬年公司的人全都被開除了!」

「知道了!」

「蕭何昨天見了一個人,是曾經世界上第一殺手鬼長豐……」

「蕭何見鬼長豐幹嘛?」

……

與洛溪打電話的人,顯然都是監視蕭何的人,各種信息匯聚到了洛溪這裏……

她安插在萬年集團的姦細,全都被蕭何開除了,她沒有在意,因為蕭何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就真的太讓她失望了!

她唯一感興趣的是蕭何為什麼要見鬼長豐!

鬼長豐雖然是世界第一殺手,但面對宗師境界強者,只有被秒殺的下場!

蕭何不可能無緣無故見他,那蕭何是想幹嘛?她想不明白,只能叫人繼續監視!

……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就都起來了。

吃過早飯後,蕭何對顧筠道:「你今天跟歐陽娜一起去那些被千載集團威脅的公司,家族……儘力勸說他們加入萬年集團,一起對抗千載集團!」

「他們要是需要資金,就給他們資金!要是需要人手,就給他們人手!」

「總之一句話,一定要把他們綁在我們的戰車上,一起對抗千載集團!」

「知道了!」顧筠回應,隨即離開別墅去了公司報道!

「你們兩個,這段時間都在家裏好好待着,不要亂跑!」蕭何又囑咐庄嵐和黃煙煙!

「知道了,蕭大哥!」庄嵐和黃煙煙道。

「溫婉,我們一起去戰區吧!」蕭何又轉頭對沈溫婉道!

「好!」沈溫婉答應,她要去戰區磨練!她要快速成長,希望有一天能幫上蕭何大忙!

江海戰區!蕭何見到了霸王!

「霸王老兄,給我準備幾架直升機,我有重用!」蕭何跟霸王的關係擺在那裏,蕭何都不用可靠了,直接說明來意!

「好!」霸王想都沒想就答應,隨即,又有些猶豫,對蕭何道:「蕭家要跟太虛門聯姻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什麼太虛門?」蕭何一臉疑惑!

「一個隱世家族,勢力很強大,絕對不弱於龍都四大古老家族……」霸王道。

「為何跟蕭家聯姻?還有……你怎麼知道這個隱世家族?」蕭何又一臉好奇!

「蕭家現在面臨巨大壓力,肯定會選擇盟友!至於我為什麼知道?我是那個家族的人!」這話一出,蕭何着實吃了一驚!

不過又很快冷靜了下來!

龍國五大王,每一個身世肯定都不簡單,不然是當不了王的!

他是蕭家的人,曾經的皇主王是天家的人,而霸王……竟然是太虛門的人,他隱藏太好了,蕭何以前一點都不知道。

「你知道蕭家去聯姻的人是誰嗎?」霸王又詢問!

「誰啊?」蕭何一臉疑惑!

「蕭夢情!」

「什麼?蕭夢情?怎麼會是她?」

蕭何驚呆了!

着筆中文網 「在下州府麾下飛羽衛副將葉嵐,兩位可還要動手?」

葉嵐的反問讓呂塵露出了一絲笑容,直接收起了隕鐵劍,非常的給對方面子。

王翰文的表情可就不太好看了,「葉嵐!你竟然敢攔我?」

「翰文兄,可以了,我已經給你很多時間了,從你們動手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小半柱香了,我給你面子,你也得給我面子,是吧?再打下去,可是要驚動州府大人了,你看著兩邊的街道,都毀成什麼樣了?」葉嵐笑著說道。

王翰文的臉瞬間耷拉了起來。

葉嵐沒有停嘴,立馬又是接話說道:「唉,給你時間動手,你沒殺掉對方,那我有什麼辦法?總不能還不管吧,這要是連你都死了,那你們王家可不得要殺了我?可以了!」

「不可能!此事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王翰文可沒有那麼容易就範,仍是一副強硬的態度。

見狀,呂塵也是興緻勃勃的重新拔劍,「行,換個地方繼續?今天我要是不殺了你,我就不姓呂!」

王翰文陰狠的目光緊盯呂塵。

葉嵐駕馬擋在了兩人中間,用一種冰冷的話語說道:「我剛剛說了,兩位要是還要動手,那麼可就怪我格殺勿論了!飛羽衛!弩箭準備!」

「咔嚓!」

弩箭上膛的清脆響聲頓時讓王翰文清醒了過來,他再強也擋不住上百名飛羽衛,另外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和州府作對!

如果這麼做,那麼他們王家可就真的完了!

王翰文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默默的收起了勁草劍。

「葉嵐,這個事情我記下了!」王翰文說著便是看了一眼呂塵,眼中充斥了無盡的殺意,兩者之間的關係既然已經挑明了,那就不需要再顧忌什麼了。

「書院選拔還有兩天,這兩天你就做好死的準備吧,這兩天不死,選拔那天我會親手殺你!」

王翰文扔了這麼一句威脅便是扶著王翰地離開了!

「記得收屍!都爛了!」

在王翰文離開的剎那,呂塵突然出聲補了一句。

這句話瞬間讓王翰文憤怒的轉身瞪向了呂塵。

一旁的葉嵐莫名的輕聲笑了一下。

看到王翰文吃癟的感覺,真的好爽!

「多謝葉將軍!」

呂塵突然出聲感謝了一句。

葉嵐直接伸手拒絕,「別謝我,我和你沒有關係,也不是州府大人想要保你,所以別攀關係,我之所以出手,那是因為你們的度過了,毀了太多東西了,不能再讓你們如此放肆下去,所以這些東西你要賠償!」

「賠償?」

呂塵的聲音都抬高了一度。

葉嵐點了點頭,「我不追究你殺人的責任,只追究你毀去街道的代價,這不好嗎?」

呂塵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表情一下子難看了不少。

「不多,一千靈石就夠了,這也算是我給你面子!」葉嵐直接伸手,對著呂塵勾了勾手指。

呂塵沒有反駁,直接對著葉嵐豎了豎大拇指,「好!一千靈石!」

說著便是將那顆還沒捂熱的靈精扔了過去。

接過靈精,葉嵐冷笑的看了一眼,之後便是吩咐道:「呂塵!今天算是給你一個教訓,要你知道有些規矩還是要遵守的,有些人你是不能得罪的,你也得罪不起,你今天是命好,但是不代表你的命永遠都會這麼好!世家和普通人之間的距離是你這種人無法想象的,賤種就應該要有賤種的姿態!」

「哦?是嗎?那我應該怎麼做?」呂塵表情冷淡的反問了一句。

望著呂塵如此不屑的表情,葉嵐突然抬手,上百弩箭頃刻間便是對準了呂塵。

只是這一個動作便是讓呂塵頭皮發麻,一種純凈的死亡威脅!

「這就是差距,我只要動動手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王家動動手同樣也可以,今天他們自視甚高,栽了這麼一個大跟頭,下次肯定不會了,你能撐過半炷香,這是你狗屎運,也是多虧這既定的規則,所以別過高的看重你自己,王家想要殺你就是如同殺狗!」

葉嵐不屑的話語讓呂塵的呼吸都是重了起來。

「今日我幫的不是你,而是在幫王家,也在幫我自己,你死了不礙事,王家死了一個同樣也不礙事,要是再多死一個,那就傷筋動骨了,易江城會亂的。」

「到那時候,州府大人怪的是我,王家也會遷怒於我,至於你,反正也是必死,所以聽懂了嗎?別在自以為是了,你這樣的麻煩我很不喜歡,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親自動手殺你,別讓我找到這樣的機會!」

「另外,命賤就要有賤的自知,滾吧!」

葉嵐一說完便是一拉韁繩,留下了一個極其狂傲的眼神。

呂塵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心情極其沉重的離開了!

他並沒有回孔府,而是選擇回到了雲樓。

蘇青看到呂塵的時候,便是開心的跳了起來,一下子就蹦到了呂塵身上。

「塵哥哥才是那條大魚!看到沒有,你這個壞女人!」

蘇青的笑聲讓雲夫人有點尷尬。

「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雲夫人很是歉意的說道。

呂塵極其冷漠的看了一眼雲夫人,反問道:「我沒死讓你很失望,對吧?如果我死了,證明覺得你的選擇沒有錯,利用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普通人去討好一個世家,多麼理所應當的事情!」

雲夫人剛想搖頭解釋一句。

呂塵強硬的態度便是讓其閉上了嘴,「別的都不用說了,這是你的選擇,因為你是雲樓的人,所以我不會殺你,更不會選擇得罪你,念你照顧蘇青的份上,你我就此作罷!」

「我…」雲夫人到嘴的話語依然沒有說出來。

呂塵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這個罪魁禍首,沒再說一句話,徑直帶著蘇青離開。

看著呂塵遠去的背影,雲夫人的表情就這麼僵住了,她不知道該用怎麼話語來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他竟然沒死?還差點殺了王家的三人!而且他才十六歲,他真的是一個天才!而我卻放棄了這麼一個天才!如果再給他幾年,這樣的人勢必會成為劍王吧?我就這麼得罪了一位未來的劍王?」

雲夫人的表情變得極其的慘淡!

不遠處的老人也是默默的感慨了一聲,「唉,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這個潛在的天才,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雲夫人搖了搖頭,「要是被上面的人知道我得罪了這麼一個天才,我勢必再也不可能進入雲府!但即便真的需要動手也不應該由我們來動手,還是等到書院選拔之後再說吧,指不定之後會有變故!」

老人點了點頭,「如果有緩和的可能,也不是不可以,就看王家接下來的打算,看他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