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小課堂】

炙手可熱:形容權勢大,氣焰盛,使人不敢接近。

*

【拓展小課堂】

帝國的國家首腦一般為皇帝,漢語對於中國以外的帝國君主也常翻譯為皇帝(如奧古斯都、哈里發、蘇丹等),帝國君主通常為世襲,但也有通過選舉和指定產生的,如羅馬帝國的皇帝。

在歐洲,羅馬帝國前期的國家首腦稱元首(奧古斯都及凱撒,同時擔任共和國的執政官),政體在形式上仍為共和制,但實際上已具備後來歐洲出現的各帝國的主要特點。

本文里是世襲制,所以是叫皇帝。孩子的話,帝國的是皇子,王國是王子。

以及,在中世紀的歐洲,侯爵以上都可以稱為殿下。

。 眾人下意識向聲源處望去,一眼便看到個神采飛揚的年輕「騎士」正一臉肆意地望着逶迤前行的軍隊……正是昨天那名一開始臉現不忿之色,打算說些什麼的年輕人。

一夜過去,這位的「身份」也隨之大白天下——原來居然是拉曼伯爵家的二公子!

不用想,這位跟着「止水騎士」過來必然是存着「鍍金」的小心思……只不過似乎這位的腦筋並不算很好使的樣子?

劉逸飛隨意瞥了眼對方,就沒對這位「二少爺」抱更多關注了——洛山達城的拉曼城主他「上輩子」還算有些印象,「止水騎士」更算是前期小有名氣的高級NPC之一……然而對於這位叫……叫什麼來着的「二少爺」?

抱歉,劉逸飛還真是一點都沒聽說過~

想來也不是什麼含金量高的NPC,沒準什麼時候就死在亂軍之中了也不一定……

【士兵排個隊就能嚇死亡靈巫師?呵~可能埃拉西亞的白痴貴族也就這會兒能說出這麼自大的話了吧……】

心中默默吐槽,劉逸飛更多的還在計較著今天這「必勝」的一局——在沒確定局勢前,止水騎士和他帶來的精銳士兵們肯定是不會參戰的,不過有着己方的傾巢而出,再加上意外抵達的珍妮……

只要撕開了對面最外圍的「黑幕」防護,想來就能平推了吧……

「什麼?你要一個人進去?!這……這會不會太危險了一些?我們完全可以組織士兵一點點推進探索啊,沒必要這個時候冒這種風險的!」

目的地之外,距離可怕的黑幕籠罩之所數百米,莫里格斯一臉驚詫不信地對着劉逸飛說道。

因為就在片刻前,這位他已然認定的「盟友」居然提出了一個在他看來完全就是瘋狂的主意——對方居然想着在大軍壓境之際要先殺入那肉眼不可及的黑暗中去「探路」……

別說是以莫里格斯的軍旅閱歷理解這個提議了,哪怕就是縱觀近幾十年來埃拉西亞王國的戰爭史,也沒有這般大軍不動而軍事主官先行的瘋狂例子!

即便他傑拉特並不算是眼前這支多軍混合的部隊的最高軍事長官……但也是主要決策者之一啊!

在埃拉西亞的社會體系中,哪有這種小兵安守後方,上層權力者卻身先士卒突入絕境凶地的?

或者那些傳古史記又或者是英雄贊詩中有類似的描述……但那也不過就是吟遊詩人們浪漫臆想下的「故事」而已,現實中又有哪個上位者願意親身犯險的?!

是以劉逸飛這話一提,不僅僅是作為未來盟友的莫里格斯第一個出言反對,甚至就連止水騎士和那位「二公子」都是一臉異色地看着劉逸飛……

那感覺,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個傻子一般~

可能現場唯一還算鎮定的就屬遠道而來的珍妮了。

一來,人家本就是經歷過「繼承權大戰」的女巫將軍,在恩洛斯的時候,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啊?要不是眼前這片魔法黑幕的規模有些誇張的過分,珍妮也無力直接透視這片魔法黑幕的話,可能她自己就出手瓦解敵人的防禦體系了。

二來么……

當初和阿基巴德的亡靈大軍、魔法軍團放對,初期階段其實反抗軍的局勢是十分危險的~那個時候,各路起義豪雄們也沒少干深入敵後、斬首破敵一類的事情,就好像她珍妮吧,也是跟隨過她的導師大人一道,作為精銳小隊的一員執行過高危任務的……

當然了,女巫們即便要執行類似的精銳任務,通常身邊也會跟隨有武力強大的精銳護衛,並且她們甚至自己就能憑藉強大的魔力召喚來一些奇異的「助手」。

所以在珍妮看來,或許眼前這個「年輕人」是有種某種信心或者依仗的……畢竟對方是那個什麼護衛軍的一員,還被「特別」派來馳援本地的突發戰陣,總不該是個繡花枕頭吧?

至少就對方目前表現出來的一些行動間的沉穩感判斷,珍妮還是覺得這個名叫傑拉特的年輕人應該是確實有幾分本事的……

各人對劉逸飛的決斷反應不一,然而只有劉逸飛自己清楚,這其實也是他無奈之下唯一可選的「最優方案」:

當然了,劉逸飛也不是說就真打算憑自己一個人就橫掃了前方的亡靈村落,而是打算閃電突破,強勢摧毀了敵方的「黑幕核心」——對方維持着這麼大一片範圍的微縮版「黑暗天幕」,要麼就是建立了類似「方尖塔」那樣的魔法建築,要麼就是抽調了境內絕大部分的施法者力量,且必須要苦苦維持……

前者,只要給特定目標造成一定的損毀,破壞其魔紋迴路,至少就能夠臨時阻斷起黑幕瀰漫,而若是後者那更好~乾脆就趁著對方無法分神之際,一舉襲殺其施法者單位,直接打擊其有生力量……

相比較而言,自然是自己這個「知根知底」的人獨自行動來的方便快捷~

而且若是真的派大軍進入,那個「代價」肯定要比自己孤身殺入多上太多!畢竟在一片黑暗中讓普通士兵和一群數量未知的亡靈怪物交戰……死傷也就算了,給對方送現成的「活屍」就真是妥妥的資敵了,劉逸飛又怎麼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

是而無論一旁的莫里格斯如何苦勸,劉逸飛都不為所動,甚至就連自己那幾個「貼身保鏢」這次都被劉逸飛排除出了隨行人員之列。

在劉逸飛看來,現場真正有資格和他同行的,也唯有珍妮和止水騎士二人,不過這二人當下恐怕都未必願意和他涉險,而其他人么……或者實力欠缺,或者臨陣反應未必跟得上,帶上了反而可能成為累贅,索性不如自己一個人闖上一闖……

那邊劉逸飛在最後安撫住了莫里格斯和他自己麾下的幾名「親衛」,而這頭,拉曼伯爵家的二公子卻是看着劉逸飛呵呵的冷笑,還對着身旁的止水騎士嗤笑道:「這傢伙看來還真是瘋的~明明有着上千士兵,壓上去什麼骨頭亡靈的還不通通拆個稀巴爛啊?非要自己一個人進去送死……可惜那個莫里格斯倒是有些謹慎,否則若是他們兩個都不在了,那卡拉瓦城堡豈不是……」

正要說到得意處呢,身旁的止水騎士卻是忽而冷漠的瞥了他一眼,霎時就嚇得這位二少爺噤聲不言,猶如見了貓的老鼠……

雖說如今人是長大了,但小時候跟隨身旁的「劍術教習」學習劍術時的可怕回憶還在,故而哪怕身為伯爵大人家的少爺,對於這位赫赫有名的「止水騎士」,二少爺私下也是有些懼怕的。

和身旁「小主人」的輕蔑不同,止水騎士雖然也驚詫於那位名叫「傑拉特」的年輕人的衝動,但卻不認為對方只是單純的「送死」而已——

來之前,拉曼伯爵大人已經向他透露了一部分情報,至少,「傑拉特是王國護衛軍在訓成員」這一基本消息他還是知道的~

那個地方,甚至是他本人年輕時所嚮往,而無緣得去的「英雄搖籃」!

那樣地方出來的年輕人,真的會是個莽撞到會隨意送死的笨蛋么?

而且單是看對方坐、行、騎、語時的神態、動作等等,確實也沒有如身旁「二少爺」一般的莽撞輕佻,隱隱更透露出紮實的基本功……這樣的人,會亂來?

至少止水騎士本人是不信的……

而也就在止水騎士難抑心中好奇之際,劉逸飛卻已經完成了最後的部署工作,整理好了自己的行裝,在周圍眾人的注視下來到了珍妮跟前:

「珍妮閣下先前在北邊轉了轉,可有什麼收穫?」

明明是即將孤身殺入肉眼難明的兇險之地,但是劉逸飛卻並沒有絲毫行動前的緊張壓抑,反而若無其事的過來跟珍妮打招呼,還詢問對方昨天動身先一步來到北邊的「收穫」……這一份鎮靜,再結合他的年紀,甚至就連珍妮都不得不高看了劉逸飛一眼。

鳳眼輕輕眨動,珍妮難得對劉逸飛露出柔和的微笑道:「倒是確定了幾處微弱的魔力源反應,如果傑拉特大人此行順利的話,或許稍後能派人前往查探一二,想來總應該有些收穫才對……」

「真的有?」

聽到珍妮如是說,劉逸飛也是不由得面露驚喜之色——沒轍啊,眼下還處於遊戲的大前期,「精良」以上層級帶有「特效」的裝備都不多,就更別提有直接魔法效果的魔法裝備了!

像劉逸飛這樣從王國護衛軍這樣的「最高學府」出公差的「特派員」才有資格趁機武裝自己一回……但回去了那些好寶貝依舊是要無條件還回去的!

如果有機會在廣袤的大地里扒拉出幾件被塵土、歷史掩埋的古物,那還不跟天降橫財一般?

畢竟公家的東西再好,划拉不到自家的口袋裏也只能幹看着流口水啊……

珍妮既然已經偵測到了一些魔力反應,哪怕就是找回來的玩意兒早已破損無用,但至少也能回收一批等級不錯的原材料啊!

到時候東拼西湊一番,沒準劉逸飛就能自己給自己搗鼓出個什麼好東西來呢……

眼見着劉逸飛面上的喜悅之色不似作偽,珍妮心中一動說道:「傑拉特大人看來還真是對此次行動志在必得了……

不過我還是要提醒您一句~

亡靈巫師的手段詭詐陰損,甚至很多時候即便在施法者中,他們的威能也讓其餘術者心有餘悸,大人您……確定不用我出手破解眼前的魔法黑幕么?

對方能施展、維持住這麼一大片的魔法黑幕,想來力量也是極強的,如果我全力出手的話,也不是沒有機會……」

「誒~~全力出手什麼的那多累啊?

像珍妮閣下這樣的美人,到時候如果弄得一身臭汗,又或者頭暈眼花什麼的,難免不美,索性不如我來活動活動身子,正好最近也有些疏於功課,免得回去了還要被教官訓斥,乾脆動一動也不錯~

當然了,如果珍妮閣下真的想幫忙的話,我這倒也確實有些小小的請求想求您抬抬手幫一下……」

珍妮原還有些羞惱於眼前的年輕人胡言亂語,畢竟以她原先在恩洛斯大陸的身份,已經許久沒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口花花了……更別提對方的年紀還要比她小不少。

只是一聽「正事」當前,珍妮也只得暫時壓下心中的著惱,細細聽了聽劉逸飛所謂的「請求」——其實到也不算什麼大事,無非就是幾個施法助力而已。

有一說一,珍妮暫時還不算很清楚那位跟在傑拉特身邊的所謂【僧侶】的施法者擅長哪些法術,只不過眼下傑拉特請求她助力的幾個法術倒也確實選的十分老練——

一個【魔力視界】,一個【耳聰目明】,一個【輕身術】都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冷門法術,應該說但凡是個脫離了「學徒」階段的合格學術派施法者都會。

一個【潛力激發】算是有點難度的二級法術……但這個法術在爭鬥中特別實用,能夠有效增加受術者的一部分精力、體力上限,還能微量增幅力量,所以有點爭鬥經驗或者需求的施法者也都會學,像珍妮這樣的女巫將軍那更是必會了~

最後一個最難的三級單體法術是【倍化術】……

這個法術怎麼說呢……應該說是有點小冷門的。

因為【倍化術】更多時候是用以放大「物品」用的,甚少會被直接用到活物身上,因為其一個很大的特點便是並不會改變受術目標本身的基礎特性,而只是單一的放大一部分體積而已……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像【變巨術】等等的更適合用於活體,尤其是己方戰士的強力增幅法術,在變大目標的同時,會隨同放大目標的力量、體質等屬性,雖然會折扣一定比例的敏捷,但卻是能夠確實放大目標的正面戰鬥力的!

而【倍化術】就好像閹割版的【變巨術】一樣,目標體積放大了,但像什麼力量啊、體質啊、質地什麼的,統統都是不變的!其唯一的優勢,大概也就僅僅是術后的副作用更小,施法難度更低這一點了…… 「嗯.我知道.麗兒此次瘋癲並不是裝的.是真的瘋了.真是可憐她了.」楚國夫人難過的說道.弟弟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如今落得這付光景.她一定不會放過那些人的.

「那老夫人要怎麼打算.賈小姐並沒有說出是誰指使她去做的.到底有沒有人指使賈小姐去下毒.」容敏疑『惑』的問道.

「肯定是有人指使的.只是還不知道是誰.這事不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查.總有一天會查出來的.」楚國夫人道.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容敏問道.

「待會兒你去福青宮請顧昭儀.就說我請她來一趟壽延宮.有要事商量.」楚國夫人道.一張老臉閃現出可怕的『陰』笑.心中暗付:顏皇后.你施加在我們身上.我們會加倍的奉還給你.

是.

容敏恭敬的點頭.雖然她不知道主子心裡打得什麼主意.但主子讓她去請顧昭儀.那就肯定有事要發生.

顧青柔隨著容敏一踏入壽延宮后就心知不妙.她想到以她跟楚國夫人的『交』情.不熟亦不和.她為何莫名其妙的將自己請進她宮中.

所以.顧青柔一見到端坐在案桌上的楚國夫人後.便開『門』見山的問道:「老夫人有何事.特召青柔前來.」

楚國夫人客氣的指著下首的椅子道:「不急不急.顧昭儀先坐.喝杯茶解解渴.」然後.她命人端上了一杯徹好的茶水.

顧青柔心裡雖疑『惑』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也不敢拒她的好意.端起茶杯飲了一口道:「茶也喝了.夫人請快說找青柔來有何事.」

楚國夫人手一揮.在大殿『侍』候的宮『女』太監們便全部都施禮下去了.

顧青柔望著大殿走得一個不剩的宮『女』們.心中更是驚訝不已.楚國夫人這是唱得哪一齣戲.

待所有的人都下去后.楚國夫人才不急不忙的端起茶飲了一口.

顧青柔心裡雖急楚國夫人在打什麼主意.但她不說.自己也拿她不是辦法.

「顧昭儀.難道你就不好奇我此舉是什麼意思嗎.」楚國夫人指著空『盪』『盪』的大殿挑眉問.

「青柔當然好奇.但老夫人不說.青柔就是著急也是沒有用的.」顧青柔微微一笑道.心裡卻怨道.胃口都被你吊起來了.你卻還慢吞吞的喝什麼茶.

「呵呵.」楚國夫人也淡笑了聲.「好了.我也不跟你說廢話了.我跟你做一場『交』易可好.」

「什麼『交』易.」顧青柔緊張的看著她.老狐狸『精』的楚國夫人.她的『交』易肯定不簡單.

「你幫我去害一個人.」楚國夫人道.

「誰.」顧青柔問道.楚國夫人能如此淡定.就肯定有十全的把握.

果然不出所料.從楚國夫人嘴裡吐出幾個字:「顏惜君.」

顧青柔心中一驚.強裝鎮靜的道:「為何要害她.」

儘快自己也很想置顏惜君於死地.但是還沒做出計劃.沒想到還有人要她的命.看來不只是自己狠毒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