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主兒,您今日居然隨著萬歲爺過來了呢?」孟和看向婉妍說道。

婉妍抿嘴一笑:「孟和親王,今日你們都帶著嫡福晉過來請安,皇後娘娘的身體重了,您想著讓皇後娘娘再操勞嗎?」

孟和瞬間啞火了,孟和福晉戳戳他的後背,讓他別再說話了。

蒙古的首領們心中都愣了,婉妍的口才果然很好,一兩句話就能夠擠兌人。

「最近,蒙古諸部的動靜很大,葛爾丹有蠢蠢欲動的情況啊。」康熙給婉妍解圍,讓她先坐在後面的位置上。

婉妍聽到康熙的質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她的杏眸瞧著蒙古首領福晉們的樣子,每個人都緊張起來,孟和福晉算是鎮定的,手卻很是不安的。

「萬歲爺,這話讓奴才們不敢接了,若是真的有問題,奴才是難辭其咎的。」孟和攜帶右翼科爾沁部落,直接跪在了地上。「您若是御駕親征,孟和率領左翼科爾沁首領們領兵跟隨。」

太皇太后特意叮囑過孟和,絕對不能與康熙作對,如今的康熙,已經羽翼豐滿了,蒙古左翼、右翼的人全部都要跟隨。

孟和的答覆,讓康熙很是滿意。

太皇太后一直等帳篷內,等著婉妍攜帶蒙古福晉們前來請安,等了一個多時辰,卻發現她們還沒來,有些坐不住了,趕緊讓蘇沫兒前來打探消息。

左翼科爾沁的親王和塔與太后的關係極好,全力支持著康熙,不求任何的回報,康熙反而更是看重和塔。

「主子,您去看看吧,孟和親王跪在了地上。」蘇沫兒偷窺后,發現孟和正帶著右翼科爾沁部落的首領們,跪在了地上。

自從葛爾丹的部落出問題后,康熙一直盯著右翼吳克善這一脈,靜妃的庶妹是葛爾丹最寵愛的嫡福晉。

「給我更衣。」太皇太后微蹙眉頭說道。

蘇沫兒趕緊過去攙扶著:「主子,您不是答應了萬歲爺,不再過問這些了嗎?」

順治因太皇太後過於插手朝政,才會與她鬧騰起來,後來,康熙登基后,太皇太后就徹底的放手了。

「蘇沫兒,孟和是個厚道的,與哥哥很像,總不能讓他爺受委屈,滿珠習禮調教的和塔,很是精明的。」太皇太后直接說道。

蘇沫兒聽到太皇太后的顧慮,無法再阻攔了,不得不說,太皇太后的顧慮是對的,孟和與和塔相比,和塔更適合在康熙的手下當差的,未來,和塔的爵位可能會比孟和高的。

「主子,有您在,萬歲爺還能不對孟和親王好嘛?」蘇沫兒瞧著太皇太后問道。

「蘇沫兒,你覺得玄燁會看重這個?他更看重的是能力,連滿蒙和親的這項計劃,他應該都想著要撤銷的,吳克善與愛新覺羅家歷代聯姻,你看哪個是好的?」太皇太后很是擔憂,「玄燁的姑姑、姐姐們的夭折,你覺得他不記恨?那些賜婚的家族,只要是公主離世的,玄燁利用了3年的時間,讓這些人慢慢失去了實權。」太皇太后看著身上的藏藍色的常服,戴上了景泰藍的護甲,攙扶著蘇沫兒離開了。

在御帳內,婉妍落落大方的坐在康熙的身側,只要康熙不說,她就不準備帶著首領福晉們去太皇太后處請安的。

皇后的經理,讓她真的有些膽戰心驚的,幸虧皇後有喜了,太皇太后無法再折騰了。

她有一種預感,她便是太皇太后盯著的下一個目標。

「萬歲爺,太皇太后往御帳這邊走了。」李德全聽到小蘇拉回稟,趕緊走進了御帳,俯身在康熙耳邊彙報。

康熙嘴角微微向上,諷刺的一笑,在太皇太后的心理,雖然對他極好,但是,她也看重右翼科爾沁的權利。

「讓鈕祜祿貴妃也一通過來,讓她從後面走!」康熙略微考慮了一下,此處光婉妍一人,可能會被當做靶子。

李德全領命后,趕緊讓小蘇拉去後面找鈕祜祿貴妃過來。

鈕祜祿貴妃聽到小蘇拉的話,心中明白,康熙不過是讓她過去幫襯婉妍罷了,她連衣服都沒準備換,就準備帶著身邊的奴婢就走。

「主子…您不換衣服嗎?」於嬤嬤瞧著鈕祜祿貴妃說道。

「嬤嬤,不用換的,我又不是這次的主人。」鈕祜祿貴妃隨著小蘇拉一起走到了御帳,李德全特意金帳篷稟告,鈕祜祿貴妃前來給康熙請安。

首領們對鈕祜祿貴妃的到來,感到很是惱火,把所有的怒氣全部沖著她發泄了。

「萬歲爺,這御帳是商議政事的,女眷怎麼能隨意的進出。」孟和質問道。

「女眷不能進出,你身邊帶著的福晉是幹嘛的。」鈕祜祿貴妃進入帳篷,聽到孟和的質問,直接駁斥道。

遏必隆乃是戰將,在蒙古左翼和右翼科爾沁的名聲更響亮,鈕祜祿貴妃訓斥首領,一些首領們居然不為之所動。

眾人皆知,遏必隆是個寵愛女兒的,因此,大家都容忍了。

「好了,先坐下吧,剛進來就咋咋呼呼的。」康熙無奈的說道,「怎麼來朕這裡了?」

「萬歲爺,每日給您請安的,今日是不能例外,阿瑪又在營地內住著,若是知道我偷懶,還不又說我?」鈕祜祿貴妃說道。

婉妍瞧著鈕祜祿貴妃笑顏逐開,心中卻沒一絲絲的酸意,鈕祜祿貴妃更像是在表面配合康熙。

在她落座后,婉妍扭頭看向她。

「婉妍,那位老太太來了!」鈕祜祿貴妃冷笑起來。

呃呃呃

婉妍聽到鈕祜祿貴妃的話,更懂得康熙的意思了,沒鬧騰,直接安靜的坐在了哪裡。

「那就麻煩你了。」婉妍接了鈕祜祿貴妃伸過來的橄欖枝。

在深宮內,能有一個人伸出橄欖枝,在不妨礙自己的利益時,都會接的。

。 有趙泰等人安排,陳天龍一行人自然不用再操心飲食住所的問題,甚至連身份證都不用掏,就能住進隆堯市最好的大酒店。

白馬幫眾人雖然都不差錢,但剛從天堂島回來就能有這樣的待遇,個個心情大好,對陳天龍這位少幫主也多了幾分好感和認可。

來到隆堯大酒店后,眾人將行李放好,齊聚已經被趙泰包下來的四樓酒店餐廳用餐。

各種上好的白酒、紅酒早已準備齊全。

因為剛從天堂島回來,兄弟們辛苦很久了,所以陳慶之並沒有阻止幫眾喝酒慶祝。

再說了,大家都是強大的武者,如果發生什麼意外,內力運轉就能消耗掉體內酒精,也出不了什麼大的亂子。

幫眾們自然更為歡喜。

陳慶之、柳如煙、鍾家三人還有陳天龍,自然是同在一張桌子上用餐。

鍾漢離環顧四下,忍不住咂了咂嘴,沖着陳天龍好奇地問道:「上次去帝都查詢你的身份,只知道你這個陳天龍,就是陳氏集團的陳天龍,卻沒想着去查陳氏集團的體量級,看這樣子,陳氏集團在華國,恐怕地位不俗吧?」

陳天龍微微一笑,道:「這兩年確實還算走運。」

要說走運,倒也不假,陳天龍幫了龔家,得到了成熟新能源汽車技術的加盟,所以陳氏集團的股票才能大漲。

但除了幸運之外,陳天龍付出的也不少,遇到的危險更是不在少數。

總而言之,陳天龍如今擁有的一切,都是他應得的。

「哇!」

這時,鍾漢沫忽然驚呼一聲,拿着手機道:「陳氏集團的市值好高啊!」

「哦?」

鍾鐵龍和鍾漢離忍不住扭頭看了過去,道:「多少錢?」

鍾漢沫震驚地道:「陳氏集團市值一萬六千億!在國內所有私企中,僅次於宮家的兩萬九千億,是正兒八經的全國第二大企業!」

「呼!」

聽到這話,鍾鐵龍和鍾漢離面露震驚之色!

陳慶之和柳如煙,也詫異地看向了陳天龍。

陳慶之很清楚之前陳氏集團最輝煌的時候,也不過數百億市值。

這一點柳如煙也是清楚的。

而且雖然柳家是五大古老家族之一,但也僅僅是在古武界強大而已,金錢上的資產也不過百億而已。

陳天龍手中,竟然擁有一家市值上萬億的公司!

「我看天龍哥手底下還有很有名氣的投資公司天龍控股,如果天龍控股也上市的話,天龍哥將一躍成為華國首富!」

這時,鍾漢沫驚訝的聲音再次響起!

眾人臉上的驚訝情緒,也愈發濃郁了!

柳如煙直到此刻才意識到,自己這個年齡相仿的便宜侄子,遠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厲害得多!

而且,陳天龍也就三十歲左右,卻已能擊殺九重天強者!

在沒有巔峰勢力作為背景的情況下,陳天龍的成就,遠遠超過很多巔峰大勢力中的精銳子弟!

陳慶之更是這才意識到,陳天龍的那些敘述,還是儘可能地被陳天龍平淡化了,陳天龍這幾年遭遇的驚險和刺激,遠比自己想像中還要猛烈!

「小龍……」

陳慶之咂了咂嘴,感慨道:「陳家先祖們在天有靈,也肯定會為你感到欣慰的。相較於你,我雖然境界突破到了地花境,卻似乎從未為陳家做過一件事。」

陳天龍忙搖頭道:「小叔,你努力變強,那是因為你知道陳家的真正仇人是皇甫家族!和您比,我的實力差遠了,接下來倘若要對付皇甫家族,還得你出大力才行啊!」

陳慶之擺了擺手,示意陳天龍不必安慰自己。

不管如何,在陳慶之心中,這位侄子的成就,都已超過了他這個當叔叔的。

好在,陳天龍這句話說得倒也不假,想要對付皇甫家族,以陳天龍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陳慶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變強,最好再得到柳家的認可和柳家的幫助。

沒有巔峰大勢力當盟友,他們叔侄二人想要對付皇甫家族,短時間內肯定是不可能的,甚至想都別想。

…… 第2544章

慕安安是能夠懂七爺說的這些話。

也是鞥能夠懂七爺這些話的意思。

她很感動。

「七爺,那我們就在各種領域世界里,保護好自己,創造好自己的人生世界,然後彼此陪伴,一起到老,好不好?」

「好。」

……

慕安安進入月天賦一定下來,詹宗寧跟T先生那邊已經著手下去安排好一切。

他們沒辦法確保萬無一失。

可必須擴大安全係數,所以必須做好完全的準備。

大概是三天後,月天賦到了選擇女傭的時間。

這次選擇女傭主要負責後花園修建工作。

詹宗寧和T先生那邊不太滿意這個範圍,這樣進去了慕安安又辛苦,又沒辦法得到一個很好的接近主樓的範圍。

可慕安安在看了一些月天賦的資料后,卻覺得這是最好不過。

「為什麼最好不過?」詹宗寧向慕安安問出問題,「難道你真的要耗時間,去當一陣子的花匠?」

「下個禮拜,客卧女傭徵用,可以在等幾天。」T先生也表達出了他的意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