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里傳出稀稀疏疏的聲音,下床穿衣聲依次出現,最後一陣腳步聲,門打開了。

門內探出的是一個臉帶倦意的精緻臉龐,只是那鳥窩一樣的頭髮破壞了那份精緻。

「鴉溪,早上好(`)……」

像是還未睡醒,瑟娜又打了個哈欠,撓了撓雜亂的頭髮,最後才將眼睛完全睜開。

「要準備回去了,趕緊收拾一下吧,還有記得把頭髮整理一下。」

隨著瑟娜把門關上,我也離開了這個位置直奔利特租用的房間。

因為之後要分開了,所以現在得先告知他才行,等我抵達他房間位置時,他的門是敞開著的,而利特也像感覺到我的到來一樣看過來。

「準備好要出發了嗎?」

「關於那個我有事要跟你說……我是來和你告別的,昨晚鎮長送了我一輛馬車。」

「送了一輛馬車?那還不錯啊,現在就告別會不會有些太早了?不一起走一段路嗎?」

面對利特的問題,我早就想好了答案。

「考慮到我們和你的目的地不同,之後要走的路線也會有些許偏差,與其遷就一方,不如在現在就分開好一些吧。」

「是嗎?也是呢……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路上小心。」

與利特告別完回到瑟娜門前,此時的她已經整理完頭髮了,看上去依舊是那個藍色笨蛋。

和這個藍色笨蛋前往昨天說好的地點,期間她一直帶著疑惑的表情讓我有些在意。

「怎麼了瑟娜?」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詢問,瑟娜臉上的疑惑表情實在太濃厚了,她本人有意無意的靠向我,讓我不得不朝她發出提問。

「那個,利特人呢(⊙o⊙)?」

啊,原來是在意利特啊,沒想到她也會在意那種事,於是我將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

「——誒?就要分開了嗎(⊿)?」

「是啊,畢竟要去的地方不是同一個,與其之後再分開,不如在這分開會比較方便吧。」

「哦……那好吧,我還想吃他做的食物呢,現在看來是吃不到了呢()!」

比起利特那個人,瑟娜看起來更對他做的食物更感興趣啊,就像是個薄情的傢伙一樣。

「而且,我還沒有和他告別呢(﹏)……」

我收回瑟娜薄情的念想,她鬧著彆扭一樣的敲著我的肩膀,只是沒有使用多少力量的拳頭敲擊絲毫沒有作用。

「反正瑟娜也不會做什麼像樣的告別吧。」

「說的也……鴉溪!你把我當做什麼人了,利特做飯可是非常好吃欸(`~)!」

「吃貨加笨蛋?聽上去有點可愛呢~」

「唔,才不是笨蛋,說別人是笨蛋的傢伙才是笨蛋呢!鴉溪大——笨——蛋!」

這麼長的聲調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喂,旁邊的路人都朝我們看過來了,說我笨蛋還要那麼大聲實在是太過分了吧!

話雖如此,瑟娜也不會意識到自己的過分,只是無能的亂叫,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就這樣,旁邊的瑟娜一邊喊著「鴉溪才是笨蛋」,我們一邊抵達了巴爾桑鎮長說的地方。

巴爾桑早早就和那個守衛等候在那,看到我的身影,他和守衛立馬迎了上來。

「鴉溪來了啊,哦?她應該就是你的同伴了吧?不知道是否能告訴我她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瑟娜唷(˙▽˙)!」

「瑟娜啊,真是個不錯的名字,人也長得非常可愛……不好意思,有些跑題了,馬車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旁邊這個就是了。」

指著一旁看上去很結實的馬車,巴爾桑說。

「那我和瑟娜就離開了,謝謝你的幫助。」

「嗯,一路順風,對於幫助了格林鎮的你會是格林鎮一輩子的好朋友,只要我巴爾桑還在一天,格林鎮就會一直歡迎你的到來。」

走入馬車,駕車的技術有和格魯安學過,久違的拿起韁繩,我很快就熟悉了方法。

馬車的馬非常健碩,一路上的速度都非常穩定,只是我的技術不是很好,於是一路上車廂都是在顛簸中度過的,為此瑟娜還有抱怨。

好在,在記憶的指引下,我們沒有多走彎路,直接的抵達了記憶中的森林。

森林中有一條古老的小道,那是村子里進出去其他地方的路,這一點也在看到小道后想起來了,兩邊的道路也愈發清晰起來。

沉浸在記憶中的我突然發現瑟娜坐在了我的身邊,表情上並不是開心的模樣。

「瑟娜,你看上去似乎不太高興啊。」

「那是當然啦,畢竟和村長(。︿。)……」

「我都說了會陪你一起的,所以完全沒必要擔心什麼吧,至少回家要高興一點。」

「就算鴉溪你這麼說(。︿。)……」

該說的也說了,瑟娜只是單純的看著迅速倒退的風景,臉上的表情沒有好轉。

與其再說些什麼不如就此沉默著好一點吧,瑟娜的視線也轉移至路邊的風景上。

也不知道瑟娜整理頭髮時是否有認真,頭髮被迎面的風吹來就隨隨便便的散開了。

蔚藍色的頭髮吹亂后隨著風的節奏而搖擺,僅有幾束頭髮在嘴角在額頭亂撓,讓瑟娜感覺到癢后撥弄了幾下。

嘛,雖然我也好不到哪去,迫切回村的願望在內心升起,馬車的速度也不知不覺中加快。

我那漆黑色的頭髮也在狂風中搖擺,但是迎面的風真的很舒服,所以也沒有減速的必要。 空天戰機速度越來越快,漸漸達到了一倍音速,兩倍音速,三倍音速……

這個時候,即便有內置引力系統,身為普通人的楊雨柔等人,都開始有些難受了。

「咻——」

空天戰機猶若流光劃過天際,過去很久之後,才有音爆聲和氣爆聲傳到地面。

當達到四倍音速之後,楊明益便道:「就這樣吧,他們幾個普通人有點受不了了。先到處溜幾圈,對了,燃料夠吧?」

楊雨柔等四人露出感激之色,要是再快,他們說不定要受傷。

空天戰機製造出來之後,就不是給普通人使用的,駕駛員最低要求都是武者。

這不僅是身體素質問題,還對神經反應有要求。

「團長放心,我已經將燃料加滿,足夠持續飛行一千個小時的。」唐明日道。

「那就好。」楊明益點頭,看著下方大地在快速拉近而後被甩到後方,心中有些興奮。

別以為生在這個年代,就能經常坐飛機了。

事實上很多普通人,依舊一輩子都沒坐過一次飛機。

當然了,磁浮車某種程度上也已經是飛機了,只不過速度沒那麼快而已。

出發沒多久,忽然楊明益收到岑超越的信息:

「你這就出發了?我還準備去你佔領的地方幫你看看呢。有些生物,空天戰機的雷達的掃描不到的,只有武師以上,能夠感應生物力場的人,才能清晰的感應到。可別跑到某個強大生物的老窩中去了。合同還沒簽呢。」

合同?

楊明益一拍腦袋,將這件事情給忘了:「不過這個倒是不著急,等我達到武師之後再說。」

至於感應生物力場,有龍鱗鳥在,倒也不擔心。

而自己又有護臂式鐳射炮,如意青竹內始終裝著大量的石頭,攻擊力也不會太弱,自己這個開荒團可不是吃素的。

這時候空天戰機早已飛出十公里之外,但因為如意青竹貼身而放,所以楊明益的通訊器一直有信號。

楊明益想了想,回了一句:「我突然想到地盤上的事情沒處理好,就提前出發了,合同的事情下次見面再說。不過岑哥感興趣的話,要不我在一個地方等你,你過來一起?」

很快岑超越就回復了:「這次先算了,星海開荒團的人來了,我們得盯著,等下說不定要打一場。」

星海開荒團去華夏區的大本營了?

楊明益心中一動。

不過考慮到自身的真實戰力只能勉強力敵一個武師,而科技武器也未必派的上用場,他便打消了回去參一腳的打算。

「先突破再說,突破之後我的生物力場會大大提升,每天獲得的原力至少也能翻倍,到時候先製造出一些好東西來,增強開荒團的實力!」

楊明益想到這裡,給岑超越發了一句注意安全等方面的問題,而後問唐明日:「空天戰機的雷達效果如何?」

「十公里內可以掃描到人類等生物的信號,生物實力看能量能級。一百公里內可以掃描到空天戰機的信號,一萬公里內不會跟炎黃號飛船失聯。」

唐明日回答道:「不過因為這顆星球上沒有衛星和基站等,跟炎黃號飛船的聯繫,會出現十來秒鐘的延遲。」

楊明益點點頭,這功能不算差了。

空天戰機一直溜了七八圈,走過的路段都有幾千公里路程了。

確定沒人跟蹤,楊明益這才讓唐明日回程。

與此同時,華夏區大本營,星海開荒團的人走出鋼鐵巨城,臉色陰晴不定。

他們這次前來,第一目的是打探蒙羅的弟弟蒙題的信息。

第二目的才是打探如意開荒團的信息。

然而事情很不順利,關於蒙題的信息完全沒有,至於如意開荒團,雖然打聽到了,可如意開荒團的成員跟實力竟然保密級別很高。

根據他們購買到的信息,只知道如意開荒團目前有八個人。

此外,幾乎什麼都沒有。

一百貢獻點白花了,買到的信息完全沒用。

「華夏區的人真是混蛋,竟然一點信息都不透露!」

蒙羅非常生氣,卻也沒有辦法。

別說這裡有武王坐鎮,就算沒有武王,也不是他區區一個傳奇能撒野的。

各種科技武器,可不是吃素的。

「老闆,那我們現在回去嗎?」克洛斯丁問道。

「回去,不過先繞幾圈,我們可能被天際開荒團盯上了。」

蒙羅還是很清醒的,知道在這裡跟天際開荒團打起來,只會吃大虧,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