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傳來了一個尖銳的慘叫聲,似乎是先前那個生物所發出的!

一道熾/熱氣息,突然全部傳導到陳天選氣海穴之中!

磅礴氣息,不斷強行衝進去!

而陳天選的五臟六腑,都在翻滾之中!

他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在自己的周身遊走!

而這一股力量非常的可怕!就連他自己都沒辦法掌控住!

這一刻。

陳天選的實力,在飛速攀升當中!

與此同時,他本人身上的滔天煞氣,也變得更加濃烈了!

一道氣息炸開。

陳天選感應到了一股磅礴的信息,正在沖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隨著信息越來越多,他本人產生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但,陳天選強行支撐下來!

「小子,若是沒有頑強的毅力,你是不可能領悟大道的。」就在此時,那個前輩沉聲說道。

陳天選點點頭。

他知道自己所面臨的處境是什麼。

哪怕是付出一切代價,他都要提升自己的修為!

今天這一戰,只能贏,不能輸!

轟隆!

一道黑光爆出,竟然變得無比耀眼,直衝雲霄!

天空之上的雲層,都在一瞬之間內,被衝散而開!

竟然瞬間照亮了整個墓地!

彼時。

東湖畔。

陳天選立起身子。

一道滔天黑氣同時衝上雲霄!

彷彿是無窮無盡的黑雲,在籠罩著這一片古老蒼涼的大地!

整個大夏,都能看見這一片匪夷所思的景象!

而此刻。

遠在昆崙山之中的皇級高手,一眼就看見籠罩在上空的滔天黑氣!

頓時,那位皇級高手不由得心驚肉跳!

這可是黑氣衝天的皇級高手。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如此滔天的煞氣,就連他這等級別的人,都險些把持不住!

大夏的所有強者,在這一刻,都感應到了巨大的壓力!

他們紛紛看向天空。

心中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疑問。

如此滔天煞氣。

那飛升成功的人,究竟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苗南的各大交通要道上。

數萬名強者,在一瞬間全部停止戰鬥。

他們紛紛看向天空。

十二天王。

黑金騎士團,黑洞組織……

全部都看向天空。

他們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震驚,跟敬畏的神色!

大夏,誕生了新皇級?

這,將是一場鏖戰啊! 當前狀態下有些狂暴的霸王龍表現的十分兇悍,以至於楊磐單手都有些抵擋不住。

楊磐左手握刀刺進了霸王龍的身體,而右手卻有些抵擋不住霸王龍的進攻,眼見事態緊急,他索性決定不再硬抗霸王龍的攻擊。

打定主意,楊磐右手收回了力道,不再與霸王龍的力量相對抗,而失去阻礙的霸王龍也不客氣張開巨口就咬向了楊磐的脖頸。

不過就在霸王龍快要下口的時候,楊磐的右手再一次發力將霸王龍的腦袋向上微微一頂,讓它的巨口咬了一個空。

借著這個機會,楊磐的身體也順勢向前與霸王龍貼在了一起,而將霸王龍頭部頂開的右手此時也緊緊的摟住了霸王龍的脖子。

這時從遠處看上去,這一人一龍的腦袋緊緊貼在了一起,若不是楊磐此時左手握的刀還插在霸王龍的身體中,而霸王龍還在不停的扭動頭部試圖咬斷楊磐的脖頸,這一定會是十分親密的一幕。

被楊磐摟在懷中的霸王龍正在劇烈的扭動身體,兩隻看似短小的前爪卻十分鋒利有力,在他的胸前上抓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而那張危險的巨口也在不斷開合,甚至都能聞到其中傳來的臭味。

感受著懷中巨獸的力量,楊磐加大了右臂的力度,然後握住武器的左手將插入霸王龍體內的骨刀-狼牙拔出,準備再來幾刀徹底結束這隻霸王龍的生命。

這在楊磐出刀之際,突然他握刀的左臂和後背傳來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怒吼出聲。

原來就在楊磐跟霸王龍戰在一起的時候,本來因為楊磐散發出的氣息而心生退意的棘背龍,卻沒有了離開的打算。

在楊磐與霸王龍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它看準了機會趁機摸了上來,並直接偷襲了正準備殺死霸王龍的楊磐。

脊背龍的那張布滿利齒的大嘴直接咬在了楊磐的左臂上,而那雙遠比霸王龍發達的巨爪也狠狠的抓在了楊磐的後背上,在突破了那層足以抵擋步槍子彈的墨綠色鱗片后,在楊磐背上留下了四道深可見骨的恐怖傷口。

感受著被脊背龍攻擊的後背和左手傷口處傳來的劇痛,以及隱隱要掙脫他束縛的霸王龍,處於獸龍化狀態的楊磐,體內的恐暴龍血統讓他產生了一股難以平息的暴虐情緒。

隨著這股情緒升起,楊磐那覆蓋著墨綠色鱗片的巨大身體,肌肉輪廓開始再次膨脹,甚至隱隱透出了一絲紅色,有一種要在獸龍化狀態下進入怒喰狀態的態勢。

這種狀態最終還是沒有成功,不過這股暴虐情緒的升起還是讓楊磐本就誇張的身體力量再次增加了不少。

感受著體內再度增幅的力量,楊磐張開了同樣布滿利齒的大嘴,然後一聲暴虐且瘋狂的怒吼聲從他口中傳出,那時他的技能狂暴怒吼。

在這攝人的怒吼聲中,整片森林中的飛鳥都被驚起,幾百米外躲在舒樹旁的春蕾也嚇了一個激靈,而僅在咫尺的霸王龍和脊背龍則直接陷入了短暫的失神狀態。

藉此機會,楊磐鬆開了禁錮這霸王龍的右臂,同時從脊背龍的口中拔出了布滿血洞傷痕纍纍的左臂,再將武器換到右手后,對著霸王龍右側胸膛心臟所在的位置狠狠的刺了下去。

骨刀-狼牙足有一米七的刀刃有近乎一米二左右直接刺入了霸王龍的身體,而楊磐在鬆開手后,又對著外露的部分補了一拳,直到外露部分只剩下刀柄才算甘心。

而受到致命傷的霸王龍立刻從失神中恢復過來,可惜為時已晚,在發出最後一聲痛苦且虛弱哀鳴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擊殺霸王龍,獲得交易點數1500點。」

解決了霸王龍之後,還沒等楊磐鬆一口氣,已經恢復過來的棘背龍就朝他撲了過來,一口咬在了他的左肩上,那雙鋒利的大爪也抓進了楊磐的身體中。

感受著幾乎將肩部咬碎的巨力,楊磐心中的怒火更勝,受傷的左臂強忍傷痛,猛地按住了棘背龍咬在他肩部的頭顱,然後他調動起體內殘餘的龍屬性能量匯聚在肩頭,同時空餘的右手呈爪裝進入了蓄力狀態。

在龍屬性能量的侵蝕下,棘背龍脆弱的口腔內壁和舌頭根本無法承受,在承受傷害的同時還不斷傳來陣陣劇痛。

感受著口腔內傳來的痛楚,棘背龍下意識的想要張嘴撤離,可是楊磐的左手卻按著它的頭部,不讓它輕易如願。

在棘背龍掙扎著想要撤離的同時,知道自己控制不了對方多久的楊磐將自己的完成蓄力呈爪狀的右手猛地拍向了棘背龍的腦袋。

這一爪拍下去,棘背龍的巨口不僅直接脫離了楊磐的肩膀,還帶下了一大塊皮肉。

不過楊磐也不吃虧,棘背龍的腦袋在他的蓄力一擊之下,留下了五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甚至連顱骨上留下了刻痕,不僅如此它的一隻眼球也被楊磐直接扣了出來。

頭部受此重傷,棘背龍一邊後退,一邊甩動頭部發出痛苦的哀嚎。

而楊磐此時卻像是感覺不到身上的傷口一樣,在站穩腳步后就在此朝著棘背龍沖了過去,沒辦法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衝到棘背龍跟前,楊磐也不廢話,直接伸展雙臂彷彿情人見面一般抱向了棘背龍,而他的目標棘背龍因為之前針對頭部的重擊,此時仍處於有些發懵的狀態,所以被楊磐一把抱在了懷裡。

等到棘背龍反應過來時,楊磐發動了技能抱摔,它那足有8多噸重的身體被楊磐直接抱了起來然後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讓整個地面都跟著震了一下。

抱摔雖然只是一個戰鬥力有限的黑胖子出產的普通技能,但在楊磐獸龍化的巨力之下發揮出了驚人的效果。

被摔在地上的棘背龍此時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被楊磐給一腳踩在了身上,有重新倒在了地上。

眼看棘背龍再次倒地,楊磐直接跨坐在了它的身上,然後舉起了雙拳對準了它的脖頸處的咽喉要害砸了下去。

那彷彿打樁機一般的出拳讓棘背龍完全無法反抗,即便其生出了一絲反抗的力氣也會馬上被這沉重的拳擊給打散。

一開始棘背龍還能有所反應,可是等到十拳二十拳之後,它就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只能任由楊磐攻擊。

最終在楊磐揮出了三四十拳后,棘背龍這隻強大的頂級食肉恐龍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

「擊殺棘背龍,獲得交易點數1500點。」

收到空間的擊殺提示后,楊磐挪動身體離開了棘背龍的屍體,然後快速解除了獸龍化狀態。

伴隨著獸龍化的解除,楊磐那龐大的身體快速縮水,從5米直接降到了1米8,而怒喰狀態也因為虛弱而自動解除了。

不過雖然巨大的身體消失了,那些猙獰恐怖的傷口卻沒有跟著消失,反而是按照比例縮減后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身上。

感受著身體各處傳來痛楚以及那深深的虛弱無力以及飢餓感,楊磐忍不住靠坐在了棘背龍的屍體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十分艱難的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一瓶綠色藥劑(大)灌進了口中。

果然,在喝下藥劑之後,楊磐身上的傷口開始快速恢復,不過顯然一隻藥劑的效果並不足以讓他完全恢復,所以他有取出了一支藥劑喝了下去。

喝下兩支藥劑后,楊磐的臉色雖然還是有些蒼白但已經好看了許多,不過他體內的虛弱感和飢餓感仍沒有得到緩解。

雖然飢餓感很強,但是楊磐並沒有先吃東西,而是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繃帶和酒精,把身上幾處較重且正在流血的傷口給胡亂的包紮了一下,不求別的能止住血就好。 邵沅吃飯,收拾完東西之後,他也要回醫院上班。辛婭帶着兩隻寵物來到了taicha獸醫院,一來柳婉就給她甩臉色,辛婭懶得理她,直接回到了辦公室。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辛婭低頭隨口說了一句:「進來!」

祁涼提着一大袋早餐,走到她的桌前問:「婭婭,剛來你就要開始忙啊!我剛買了你最愛吃的早餐,要不要一起吃?」

她抬眸瞟了祁涼一眼,整理資料道:「我已經吃過了,你自己吃。」

祁涼見辛婭沒有理她,又繼續套近乎,直接拉椅子坐在辛婭的對面,拿出自己精心準備的早餐:「婭婭,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但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對你的心你也知道,就算是五年前你被人嫌棄,我也從來沒有嫌棄你啊?」

說到這個辛婭就來氣,原本在與祁涼確定關係之前,她向他坦白自己的遭遇,但沒想到第二天醫院的人都知道了。

現在的辛婭一心只想工作,沒心情在開始一段心的感情,她拒絕:「祁涼,你既然和柳婉在一起,你就更應該對她負責。」

聽慣了他的拒絕,祁涼心中的憤火也開始往上冒,但為了讓她回心轉意,他還是心平氣和,臉上掛着笑容:「可是我愛的人一直都是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