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主意,但是要取什麼名字好呢?」白川。

「我看不如這樣,奧特曼的頭上有着兩柄賽文一樣的冰斧,不如我們就叫他賽文二號怎麼樣?」青島思索一翻后說道。

白川隊員率先翻出白眼「這名字也太土了吧?」

「就是啊,聽起來就怪怪的…」桃井跟着附和。

基地中的氣氛瞬間融洽起來。

青島頓時有些尷尬,一時半會兒他還真想不出什麼好的名字。

「有了!不如就叫巨山超力霸怎麼樣?」赤石忽然拍手提議。

惹來大家又一群白眼…

坐在角落中的鳳源默默不語。

「就叫他塔利斯吧,註冊代號塔利斯奧特曼!」諸星團忽然合起了書說道。

「塔利斯…」

「塔利斯奧特曼…」

隊長發話了,一語敲定,大家自然都沒意見…

「是!」

……

轉眼間就到了林千野出院的日子,躺在病床上,收音機傳來了黑潮島再次浮上來的消息。

浮上來了…

是因為怪獸被打敗了嗎?

靠在床頭,少年轉頭看向了收音機,窗外的陽光伴隨着鳥兒叫聲進入屋子。

「島嶼雖然浮起,但島上的數以萬計的生命卻再也無法回來…」

噠噠噠…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聲拐杖敲擊地面的聲音,人未至聲先到,林千野馬上就知道是誰來了。

迅速將收音機放置一旁,還沒來得及躺好門便被推開了。

是諸星團和鳳源。

「諸星先生…」少年一副剛睡醒的樣子,只露出一個頭在外面,額前的碎發因動作倉促顯得有些凌亂。

「嗯,林,你感覺好些了嗎?」諸星團拄著拐杖走到少年的床前。

噠…噠…噠…

或許是心中藏了事,隨着諸星團的走來,林千野便感覺到了一股壓力,有些不自在地撐著床坐起來。

「謝謝諸星先生,我感覺好多了…」從少年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就一直是對方在照顧自己,身份證明是,居住的房子也是,他真該認真地道一聲謝謝。

「鳳源你先回去,我有些話要和千野單獨談一談。」諸星團轉頭對鳳源說道。

「…啊哦。」鳳源先是一愣,隨後乖乖地聽從諸星團的話。

他也順便要去看望一下百子…

鳳源走後,病房裏一度陷入平靜,兩人誰都沒有說話。

噠…噠…噠…

諸星團緩緩走到了窗前,背對着少年看着窗外的景象,林千野不知道對方為什麼總是喜歡站在窗邊。

「諸星先生要和我說些什麼?」房間里氣息沉悶,林千野決定率先打破平靜。

「林,你現在看到窗戶外面的景象是什麼樣子?」諸星團沒有轉身,依舊背對着少年說道。

「額?」聽到諸星團的話后少年先是一愣,隨後朝着窗戶外面看去。「挺好的,鳥語花香,陽光…」明媚…

「你跟我來。」諸星團打斷了少年的回答,拄著拐杖朝門外走去。

少年不明所以,卻只能下床穿上鞋子跟了上去。

諸星團拄著拐杖在前面走着,少年在後面跟着,兩人一路來到了一處山坡上。

正當林千野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諸星團忽然用手指著一個方向「你看那裏。」

因為山坡的高度兩人能夠將遠處的景象一覽無餘。

林千野的目光順着望去,看到的景象卻是讓他全身血液一滯,整個人都立在那裏一動不動。

只見遠處儘是房屋倒塌后的廢墟,一片片濃煙慢慢向上飄着,儘是災難過後的景象。

消防車和救援部隊正努力救援倖存者,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們跪在廢墟上凄慘哭泣,場景何其的悲慘,在這場災難中他們都失去了親人…

這樣的景象,曾幾何時也是少年心裏的一段陰影。

像極了小時候的那場地震…

「林,你看到了,平和的景象只是表面的,在那裏,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有多少的人們因受到怪獸的迫害而失去親人。」

兩人的衣裳隨風鼓動,諸星團的眼中隱隱含着淚花,像是被山坡上的風沙迷了眼睛。

林千野回過神來,壓下心中的情緒有些不明所以地問道:「諸星先生和我說這些做什麼?」

難道說諸星先生知道了什麼嗎?

諸星團回過頭,看着少年迷茫的樣子一時有些恍惚,他竟忘了對方還只是個孩子。

少年只穿着一層薄薄的病患服,隨着吹來的風塵鼓動着。

「你真的什麼都感覺不到嗎?」諸星團轉過身不死心的問道,以為對方只是還沒有發現自己身上的變化。

畢竟現在少年身上的光的氣息還很微弱,甚至到了近乎於無的程度…

「我什麼也沒有感覺到…」少年搖了搖頭,控制住心底的情緒說道:「抱歉諸星先生,這裏風大有些冷,我該回去了。」

說完少年便轉身倉惶離開,很快身後便傳來諸星團的喊聲。

「林——!這個世界需要有人在危險中負重前行!如果真到了那一天的話,我希望你能不要逃避!」

……

終於回到了家裏,關上門反鎖,林千野脫力地靠在門上,伸手緩緩地解開衣領。

一處又一處的淤青呈現在白皙的皮膚上,胸膛中央更是有着大片紅腫,顯然不是救人時受的傷。

伸手嘗試去觸碰一下,火辣辣的疼痛叫少年手指一縮。

林千野的神色複雜,系好衣服,少年來到廁所的洗漱台前。

嘩…

涼水沖刷在少年的指間,林千野捧起一把涼水朝臉上潑去。

潑完后像是並不滿足,便又一次次捧起水朝臉上潑著。

「哈…」抹了把臉,少年深吸一口氣,抬頭朝鏡子看去。

恍惚間,鏡中出現的鏡像竟不是少年自己的模樣。

銀色的臉龐,一雙乳白色銳利的眼睛,頭頂兩道鋒利的冰斧,甚至脖頸處銀紅相間的皮膚…

這個世界需要有人在危險中負重前行!

如果真到那一天的話,我希望你能不要逃避…

耳邊回蕩著山坡上諸星團的話語,被怪獸破壞過的城市跟着浮現在腦海,少年抓起刷牙杯便朝鏡子砸去!

「誰要當什麼奧特曼!」

刷牙杯掉落在水中,再次看去,鏡中的鏡像已經變回了少年自己,彷彿剛剛看到的只是幻覺一般。

少年兩手撐在水池邊上喘息著,眼中的思緒變化。

對於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林千野再清楚不過了。

他變成了,奧特曼…

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變成那樣,更何況他也從沒想過變成那樣!

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世界又莫名其妙地變成奧特曼,這些他連想都沒有想過!

經歷過剛剛的談話,林千野敢肯定諸星團一定是知道了什麼,不然也不會那樣直接地對自己說那些奇怪的話。

可他要怎麼做?

難道要他直接大方承認然後和他們去打怪獸嗎?!

開玩笑!他沒那麼厲害!

僅一次和怪獸的戰鬥就讓他感到了艱難絕望,如果不是雷歐及時的趕來幫助,那他一定會死的…

他自己都還是個莫名其妙來到這裏回不去家的可憐人…

最大的期望只是哪天能夠一覺睡醒再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有親人和朋友的世界。

為了守護地球去與怪獸戰鬥什麼的對他來說太渺茫了。

那種像大山一樣的責任他真的能夠扛的下嗎…

吱——

深呼吸幾口氣,關上水龍頭,少年理了理額前的碎發,將繁亂的思緒拋之腦後,打算出門去散散心。

臨走前看了眼在水池子裏泡著的牙刷杯。

然後,抓起扔到垃圾桶里…

掂起家裏的一袋垃圾出門丟掉,少年披着件棕色外套,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月色籠罩在少年的身上,顯得格外孤寂,隨着時間的延長,路上的行人漸漸減少著。

不知走了多久,林千野忽然察覺到周圍的異樣,少年抬起頭,發現周圍有些過於安靜了,雖然不能算是萬籟寂靜卻也是一個人也看不見了。

少年望向天空,發現月光已經被烏雲完全遮住。

「啊——!」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男子凄厲的慘叫,林千野驚訝之餘下意識地朝着一個方向跑去。

出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