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着急,讓她先簽收。”

……

“斷糧”了好幾天,劉小慧是真有些迫不及待。

一見着送快遞的車就迎上來急切地問:“小哥哥,我就是劉小慧,我的包裹呢。”

快遞小哥從車裡翻出一個包裹,笑道:“這是從國外寄來的,麻煩你先檢查下再簽收。”

“不用檢查,錯不了!”

“還是拆開看看吧,萬一有損壞什麼的,到時候說不清。”

“真不用,在哪兒簽字?”

“在這兒籤,你彆着急,我再掃一下。”

“好了嗎?”

“好了。”

劉小慧剛把筆還給快遞小哥,捧起包裹正準備回家,老陳和聶廣俊從兩側圍了上來。

“站住,我們是城東派出所的!”

“警察叔叔,什麼事?”

“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

“餅乾啊,餅乾有什麼好看的,警察叔叔,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劉小慧,看清楚了,我是城東派出所民警聶廣俊,我們到底爲什麼來找你,你心裡應該有數。”

“我……我怎麼了我。”

聶廣俊不想引來太多人圍觀,見小姚已經攥住了她的胳膊,搶過包裹當着她的面打開,取出一袋餅乾問:“這餅乾是用什麼東西做的,裡面到底含什麼?”

劉小慧嚇得魂不守舍,耷拉着腦袋不敢吱聲。

“走,去你家看看。”

“警察叔叔,我媽在家……”

“你媽在家怎麼了,你媽在家就不能回去。”

“求求您了,我不想讓我媽知道。”

“現在知道害怕了,早做什麼去了,走!”

聶廣俊搶過她的手機,交給韓昕,便同小姚一起架着她往裡走。

劉小慧既害怕被媽媽知道,一樣擔心被鄰居們圍觀,只能老老實實往家走。

她媽媽不敢相信被警察找上門,本想讓聶廣俊和老陳給個說法,見女兒真像做了什麼錯事似的心虛,一時間竟愣住了。

“王婷,你女兒涉嫌購買毒品,現在我們依法對你家進行搜查,請你理解,請你配合。”

“毒品!警察同志,我家小慧怎麼可能買毒品,你們肯定是搞錯了!”

“我們不會無緣無故上門,看看,這是她剛買的。”

“這是餅乾……”

“這是含有毒品的餅乾!”

“含毒品,小慧,跟媽老實話,到底怎麼回事?”

“媽,我……我吃着玩的,這裡面也不是毒品,在國外很正常,好多地方有的賣。”

聶廣俊收起警察證和搜查證,嚴肅地說:“在國外合法不等於在國內就合法,而且吃這個一樣上癮!”

王婷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氣得揮起胳膊啪一聲抽了劉小慧一個耳光:“警察都找上門了,你還在狡辯!我早看出你不對勁,原來是吃上了這個,老實交代,上次買的是不是也是這種餅乾?”

劉小慧的眼鏡都被抽飛了,捂着臉不敢吱聲。

“有話好好說,不許動手。”老陳趕緊把王婷拉到一邊。

女兒沒哭,她哭了,癱坐在沙發上捂着臉痛哭起來。

可憐天下父母心。

韓昕暗歎口氣,示意老陳叫上王婷一起上樓,戴上手套開始幹活。

從劉小慧的房間開始,一點一點仔仔細細搜。

毒品沒搜到,但從垃圾桶裡搜出兩個裝含有大麻成分餅乾的包裝袋,拍了個照,裝進證物袋,坐下檢查起劉小慧的筆記本電腦。

老陳看了看堆在電腦邊的公考輔導資料,對正哭哭啼啼給老公打電話的王婷說:“公務員、事業單位,只要是與政府有關的崗位,包括銀行、電信這些國企,她都考不成了。學歷再高,學習再用功都沒用。”

韓昕把剛纔搜出來的駕駛證,順手放到一邊:“這個暫時也用不上了,至少三年不能開車。以後想開車,得重新學、重新考。”

王婷沒想到沾上毒品的影響竟這麼大,淚流滿面地問:“警察同志,我家小慧算不算吸毒,要不要坐牢?”

“看樣子是染上了,如果只是她自己吃,沒有販賣,沒有給別人吃,那就不用坐牢。”

“她不會販毒的!”

“希望沒有。”

韓昕檢查完QQ聊天記錄,繼續檢查手機裡的微信聊天記錄,確認沒什麼問題,起身走到樓梯口問:“聶隊,你那邊怎麼樣?”

聶廣俊擡頭道:“我這邊差不多了,她態度挺好,挺配合。”

“那就回去吧,陳警長,麻煩你們去把車開進來,不然就這麼出去影響不好。”

“好的。”

把人帶到城東派出所,請內勤女警和小姚一起搜劉小慧的身,然後帶劉小慧去取尿樣。

果不其然,檢測結果呈陽性,連毛髮都不用檢測。

盤問了近兩個小時,確定沒別的問題,一切按程序辦。

韓昕帶着尿樣回單位請技術中隊做進一步檢測,所裡申請對劉小慧先處以行政拘留。至於要不要責令其強制戒毒,要等進一步檢測的結果出來才能決定。

給肖支打了個電話,彙報了下情況。

回到辦公室,藍豆豆正準備下班。

“小韓,那個丫頭怎麼回事,交代了嗎?”

“交代了,態度還行。”

韓昕脫下馬甲,介紹道:“她在國外就經常吃含有大麻的餅乾,回國之後很懷戀吃了之後那種飄飄然的感覺,就託國外的同學幫着買,第一次不知道什麼原因沒被查獲,這是第二次購買。”

“沒販賣?”

“沒有。”

藍豆豆想想又問道:“她那個同學是外國人還是中國人?”

韓昕無奈地說:“新加坡人,也是個女的,來我們中國的可能性不大。再就是劉小慧雖然知道大麻在國內屬於毒品,態度也比較配合,但能看出來她不認爲吃含有大麻的餅乾是吸毒,覺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她有沒有成癮?”

“沒上癮怎麼會連續購買,你是沒看見她接到快遞小哥電話之後,跑出來收快遞時那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麼說要強戒?”

“強戒倒不一定,社區戒毒肯定跑不掉。”

想到一個人一旦沾上毒品,這一輩子就毀了,藍豆豆喃喃地說:“唐小宇是從外地轉來的不能算,看來她是我們陵海今年新增的第一個吸毒人員。”

“不說她了,我得趕緊看看回播。”

“什麼回播?”

“我表妹演出的回播,不然她問起來,我說沒看,她會不高興。”

藍豆豆好奇地問:“什麼演出?”

“這個。”

Wωω ¤ттkan ¤Сo

韓昕點開鏈接,看了一眼節目單,直接快進到陵海歌舞團的節目。

本想顯擺一下表妹有多漂亮,結果看了半天只看到一羣人在跳舞,連正臉的特寫都沒給一個。

藍豆豆忍俊不禁地問:“這麼多小姐姐,到底誰是你表妹?”

“攝像師怎麼搞的,鏡頭全對着唱歌的,要麼對着臺下的領導。”

“原來是伴舞的,跳的挺好。”

“好什麼好,我都找不到她在哪兒。應該學唱歌的,學什麼跳舞,跳的再好也只能給人家當背景。”

“哈哈哈哈,小韓,你是專門來搞笑的嗎。”

“不看了,沒意思。”

藍豆豆突然想起件事,起身翻出一張通知:“跟你說點有意思的,後天去市局警官培訓中心參加槍支使用學習,上午學習,下午打靶,考覈過關就能領持槍證。”

“我以前學過,以前有持槍證。”

“以前的不算,調回來了就要重新學。”

韓昕最怕學習了,苦着臉問:“能不能不去,我不用槍行不行。”

藍豆豆搖搖手指:“不行,連我都學習過,都打過靶,都有持槍證,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不申領持槍證。”

“範子瑜說分局負一層就有靶場,爲什麼要去市局學習,爲什麼要去市局打靶?”

“以前不用去,現在變成分局纔要去的。還有以前的新民警培訓,直接去省警校。變成分局之後,就改成去市局警官培訓中心。”

韓昕下意識問:“那我算不算新民警,我要不要參加新民警培訓?”

藍豆豆想了想,撲閃着大眼睛說:“領導如果覺得你是新民警,你下半年就要去參加培訓。如果領導覺得你不是,那你就不用去培訓。” 這樣雖然夏欣悅的處境會比較危險,但是按照隊伍實力分配來講,這樣才是最合理的。

並且姜明他們也會全力保證夏欣悅的安全,一旦牧師出了事,就代表他們整個隊伍的危險係數將大大提升。

在前方戰場,人類NPC和變異生物已經到了貼身肉搏的關頭,陣地陣型已經被完全衝散,每時每刻都有人類NPC倒下。

姜明讓齊季幾人呈弧形將夏欣悅保護在中間,朝著戰場推進,衝上來的變異生物直接被幾人合力圍殺。

並且將與變異生物交戰的人類NPC拉入陣型當中,重新組建反擊。

這樣的戰場環境下,沒有絕對強大的實力,單槍匹馬和變異生物戰鬥只能是找死,人類只有團結在一起才能活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